精彩小說盡在故事遞!手機版

首頁言情 → 下一場花宴全文免費完整版

下一場花宴全文免費完整版

萌寶阿璃 著

連載中免費 好看的現代言情小說

《下一場花宴》是一篇現代言情小說,又名《花式寵妻,總裁大人超給力》,作者是萌寶阿璃,這篇小說主要講述的是夏惜之為了還親身母親的恩情,被繼母逼迫嫁給了有權有勢的紀家少爺紀修渝,紀修渝哪哪都好,有錢有顏又有勢,可惜是個殘疾人,婚后一年里夏惜之都沒見過這個名義上的老公,但她卻跟另一個陌生男人維持了一年的床第關系,本以為可以和紀修渝離婚重新回歸自己的生活,誰想這床伴搖身一變,居然成了自己的新婚丈夫紀修渝....

更新:2019/03/26

在線閱讀

《下一場花宴》是一篇現代言情小說,又名《花式寵妻,總裁大人超給力》,作者是萌寶阿璃,這篇小說主要講述的是夏惜之為了還親身母親的恩情,被繼母逼迫嫁給了有權有勢的紀家少爺紀修渝,紀修渝哪哪都好,有錢有顏又有勢,可惜是個殘疾人,婚后一年里夏惜之都沒見過這個名義上的老公,但她卻跟另一個陌生男人維持了一年的床第關系,本以為可以和紀修渝離婚重新回歸自己的生活,誰想這床伴搖身一變,居然成了自己的新婚丈夫紀修渝....

免費閱讀

  酒店里,夏惜之擦拭著頭發,從浴室里走出。眼前出現一層陰影,還沒抬頭,身體猛然被壓在墻壁上。下一秒,炙熱的吻不停地落下。

  鼻尖繚繞熟悉的味道,夏惜之揚起下巴,松掉抓著毛巾的手,張開貝齒,回應他的吻。

  簡單的親吻不能讓他滿足,男人粗魯地扯掉浴袍,夏惜之皺了下眉頭,這男人一如既往地簡單粗暴。

  密密麻麻的吻落在她的頸窩,溫熱的氣息呵在她的耳垂,惹得夏惜之一陣嬌顫。

  第二天清晨,夏惜之緩緩睜開眼。想要起身,整個骨頭就像散架一般。昨晚他又要了她一整夜,都不記得是幾點昏睡過去。看著身上光潔的皮膚沒有任何曖昧痕跡,夏惜之揚起嘴角。

  浴室里的水聲戛然而止,夏惜之抬起眼,只見男人走了過來。看著那結實的肌肉,夏惜之咽了口唾沫。

  男人有著刀削過的精致面容,五官立體,棱角分明。深邃的眼睛,高挺的鼻梁,略薄的雙唇。上身毫無贅肉,八塊腹肌很是惹眼球。將近一米九的身高,完美的身材比例,標配大長腿。

  看到她直勾勾的視線,男人來到她的跟前,俯身捏住她的下巴,尾音上揚:“還想再滾一次?”

  他的聲音醇厚,悅耳動聽。手肘靠著他的肩,指尖劃過他的臉頰,夏惜之嬌笑:“你確實是秀色可餐,可惜我今天還有其他事。”說完,夏惜之掀開被子,雙腿踩在地上。剛要站起,雙腿一軟,直接朝著男人撲去。

  摟著她的纖腰,男人挑眉:“還說不想,嗯?”

  摸了把他的胸肌,夏惜之笑瞇瞇地回應:“吃下豆腐而已。”說著,淡定地從他的懷里離開。

  男人有條不紊地穿衣,剪裁得宜的西裝一看就是價值不菲。認識兩個月,她對他的事情一無所知,只知道他叫姓祁。所以彼此見面,她都喚他祁先生。雙腿交疊靠在桌前,夏惜之輕笑地說道:“你說我們倆,像不像在偷情?”

  整理領帶的動作僵硬了下,男人側目,深邃的目光落在她的身上。良久,淡然地回應:“各取所需。”

  聽到這回答,夏惜之不置可否。見他作勢離開,夏惜之淺笑地開口:“不一起吃個早餐再走?”

  “不必,還有事情要處理。”男人淡淡地說完,手在她的頭頂拍了下,隨即收回,平靜地離開。

  瞧著他的背影欣長,夏惜之聳聳肩。他們倆總是這樣,風流一夜,各走各的。

  從衣柜里取出干凈的衣服換上,夏惜之看著鏡中的自己。忽然,手機振動傳來。夏惜之疑惑地拿起手機,按下接通:“喂。”

  才剛接通,一個尖銳的聲音傳來:“夏惜之,你是怎么搞的,竟然被掃地出門?這種事,還想瞞著嗎?”

  疑惑地皺眉,夏惜之不解:“掃地出門?”別墅里,夏惜之雙手環胸淡然地坐著,從容地看向正謾罵中的夏家女主人:“夏惜之你真是不中用,連自己的丈夫都守不住,還被趕出紀家。立刻滾去求紀修渝,就算舔他的腳趾,也要讓他收回離婚的打算。”

  悠閑地靠著沙發,夏惜之輕笑:“阿姨,就算我想舔他的腳趾,也要能舔著才行。我跟他,只不過是名義夫妻。”

  尾音還未落下,朱玲玲啪地一巴掌甩向她的臉頰,怒喝道:“沒用的東西,你還有臉說?要是這婚被退,害得我們丟臉,你也給我滾出夏家。白眼狼,我們夏家沒興趣養你。”

  臉頰上傳來疼痛,夏惜之卻是麻木。揚起唇角,夏惜之淡笑地看著他:“阿姨,當初我是堂堂正正地進了夏家的門。就算我是廢物,那也是夏家的廢物。再說,這一年來要不是我這廢物,夏氏恐怕早就破產。”

  胸口劇烈起伏朱玲玲,臉色鐵青臉:“你還敢跟我頂嘴?”

  說話間,朱玲玲揚起手,作勢再次教訓夏惜之,卻被她抓住手腕。用力地想抽回,卻被她死死地抓住手腕。“阿姨,在沒簽字離婚前,我還是紀家大少奶奶。您最好悠著點,要不然我不介意,讓您難堪。”

  “讓我難堪,你有那本事?對紀家來說,你只不過是連傭人都不如的狗東西。”朱玲玲諷刺地說道。

  眼睛瞇起,夏惜之悠悠地說道:“如果紀家知道,當初聯姻時,你為了不想讓自己女兒嫁給殘廢的紀家大少,騙他們說夏雪琪得重病,讓我這個私生女頂替,你說他們會不會動怒?”

  聞言,朱玲玲的臉色瞬間蒼白。夏惜之松手,唇角揚起,淡定自若地說道:“既然我的丈夫對我厭棄,我也沒必要讓他礙眼。阿姨,是否離婚這事,我自己會處理。我還有事,下次聊。”說完,夏惜之笑著轉身,從容不迫地離開。

  目光陰沉,朱玲玲咬牙切齒道:“等沒有紀家這座靠山,一定弄死你。”

  走出夏家,夏惜之抬起手,撫摸著已經紅腫的臉頰,苦澀一笑。拿起手機,翻出通訊錄熟悉卻陌生的名字,按下撥通鍵。電話響過很久,冷漠的聲音傳來:“什么事?”

  隔著電話都能感受到他的冷酷,夏惜之不由一哆嗦,穩住呼吸地開口:“紀先生,作為你的妻子,剛被通知要離婚的事,我不知道是否應該感到高興。”

  克制著怒火,夏惜之讓自己保持鎮定。這段婚姻從一開始她就處于被動,無論結婚還是離婚。“如果我沒記錯,距離我們的協議結束時間還有半年。提前離婚,不需要給我個理由嗎?”夏惜之繼續地說道。

  紀修渝的聲音沒有任何起伏,無情地給出答案:“你已經沒有價值。”

  聽到他的答案,夏惜之想笑卻又笑不出來:“這答案很優秀,紀先生請放心,我絕不會纏著你。”

  “嗯。”紀修渝冷酷地回了個音,隨即撂下電話。

  聽著電話里傳來嘟嘟聲,夏惜之神情淡然。抬起頭,昂然地離開,沒有絲毫惆悵。


下一頁

版權說明

網友評論

發表評論

您的評論需要經過審核才能顯示

最新評論

    更多評論

    為您推薦

    言情小說排行

    人氣榜

    捕鱼达人3电脑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