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說盡在故事遞!手機版

首頁古言 → 撿個首富做相公

撿個首富做相公

糖不停 著

連載中免費

《撿個首富做相公》由糖不停精心所著的古代言情重生小說,小說主要人物是喬晚、傅錦照。撿個首富做相公喬晚傅錦照小說主要講述了:喬晚重生了,上一世的喬晚被人迫害受盡折磨,死后被人隨手丟到亂葬崗,就在喬晚要成為野鬼的時候,被傅錦照所照料,將其尸體安葬。一朝重生,喬晚回到十六歲。這一世的喬晚有兩個心愿。第一離開這個魔鬼一樣的家庭,第二找到傅錦照報恩。

更新:2020/06/03

在線閱讀

《撿個首富做相公》由糖不停精心所著的古代言情重生小說,小說主要人物是喬晚、傅錦照。撿個首富做相公喬晚傅錦照小說主要講述了:喬晚重生了,上一世的喬晚被人迫害受盡折磨,死后被人隨手丟到亂葬崗,就在喬晚要成為野鬼的時候,被傅錦照所照料,將其尸體安葬。一朝重生,喬晚回到十六歲。這一世的喬晚有兩個心愿。第一離開這個魔鬼一樣的家庭,第二找到傅錦照報恩。

免費閱讀

  一行人在園子里穿梭。

  突然,“咔嚓”幾聲,園子里新移栽過來的“發財樹”接連折了。

  “哎呦喲!哎呦喂!這、這發財樹折了?可真是造了孽喂!”說話之人身披雨蓑,約莫三十多歲,一臉心痛。

  他的身邊還圍著另外兩個披著雨蓑的下人,三人斗笠檐都壓的很低,遮擋住大半張臉,這黑暗中相對比較清楚的,就是三人胸口上大大的白色“莊”字。

  “孫管家,您先別管發財樹了,少爺吩咐的事兒要緊?!?/p>

  孫管家知道這幾棵發財樹對少爺的重要性,可少爺吩咐辦的事情同樣重要。

  孫管家一想,這樹已經折了,要是事兒也沒辦好,他和這兩個下人也離滾出莊家園不遠了。

  “哎,哎,走走走?!?/p>

  兩個下人一人在前一人在后,讓孫管家走在中間,腳步越發快了起來朝后院下人房走去。

  -

  “啊——”喬晚驚叫出聲,猛的從床上坐起。

  喬晚額頭滿是冷汗,小臉煞白,顯然是被夢魘著了。

  喬晚偏頭,窗外狂風暴雨,狂風嗚嗚作響時而帶著電閃雷鳴,她向來害怕這種雷雨天,做噩夢倒也算正常。

  喬晚吐息片刻,掀開被子側身下床,憑借著對屋子的熟悉摸黑走到桌子前倒了杯水。

  喝過水以后,做噩夢帶來的不適已然緩和許多。

  正當喬晚準備回去繼續睡的時候,房門口傳來了“簌簌”的聲音。

  起初喬晚以為是外面刮風導致的,可就在她轉身之時,突然看見兩扇房門之間,伸進來一把泛著寒光的刀,刀刃逐漸向上,一直碰到門閂才停了下來。

  喬晚第一反應:莊家園進賊了!

  可隨即喬晚便打消了這個念頭,就算是進賊了,也該去前院少爺少夫人或者姨娘們的住處,怎么會到后院下人住的地方來呢?

  莫非...是府內的人?

  喬晚心中“咯噔”一下。

  就在此時,門閂被撬開掉在了地上,也“吧嗒”一聲砸在了喬晚的心上。

  房門被從外面推開,三個人前后腳踏進來,為首之人見到坐在桌旁的喬晚一愣,“你......”

  僅這一個字,喬晚就聽出來是誰了,“孫管家???”

  對面三人:... ... ...

  孫管家看著喬晚,低聲跟身旁二人斥了句“抓住她?!?/p>

  “是?!?/p>

  二人領命,從兩側包抄喬晚。

  “你們做什么?”喬晚驚叫,邊躲邊喊:“孫管家!你這是做什么?”

  房間就這么大,門口有孫管家堵著喬晚也跑不出去,一盞茶的時間不到,喬晚就被兩個下人抓住按在了孫管家面前。

  喬晚仰頭,“孫管家??!?/p>

  “喬晚?!睂O管家垂眸盯著她,“你也別怪我,這都是少爺的意思,我聽命行事而已?!?/p>

  少爺?

  不等喬晚再問些什么,孫管家一揮手,“帶她走?!?/p>

  “是?!?/p>

  “等等?!?/p>

  押著喬晚的人停下來,孫管家走進去,扯了喬晚的外衣搭在她身上,“快點走?!?/p>

  “是,是?!?/p>

  從喬晚所在的下人院到前院,白日步行不到兩刻鐘,但今晚大雨滂沱,加上喬晚一直不配合,以致于孫管家三人將喬晚押到前院時,已將近三刻鐘。

  孫管家讓二人帶著喬晚等在外面,囑咐著一定要看住她,免得功虧一簣。

  在下人連連應聲中,孫管家脫了蓑衣斗笠搭在外面,然后低著頭走了進去。

  沒多久,孫管家出來,讓喬晚跟他進去。

  喬晚想知道究竟發生了什么,使的少爺深更半夜還讓孫管家去抓她過來。

  于是,喬晚把已經濕了的外衣重新穿好,走進去。

  莊錢的屋子燈火通明,亮如白晝。

  “少爺,喬晚帶來了?!?/p>

  “恩?!鼻f錢應了一聲,跟孫管家擺手,“你先下去吧,外面等著?!?/p>

  孫管家領命,走了出去,并且將門帶上了。

  喬晚垂眸,衣袖內的雙手攥成拳,泛白的指節昭示著喬晚不平靜的心。

  “喬晚,知道少爺喊你過來做什么嗎?”莊錢嗓音里帶著笑意,聽在喬晚的耳朵里有一種莫名的得意。

  喬晚抬眸,直視莊錢,“奴婢不知?!?/p>

  莊錢突的笑了,連帶著他身后捏肩捶背的婢女一起,笑作一團。

  莊錢拍拍手,側面簾子掀起,有人走了出來。

  喬晚看清對方面容,錯愕出聲,“爹????您怎么在這里?”

  喬父并沒有看喬晚,弓著身走到莊錢身邊,一臉討好之色,“莊少爺,您看我們之前說的事情......”

  莊錢笑,“喬老頭,少爺我雖然錢多,卻也不能隨便揮霍出去,我這把喬晚給你找來了,你自個兒跟她說吧?!?/p>

  “這......”喬父為難。

  莊錢睨他一眼,“怎么著?想從少爺這兒白白拿錢?”

  “不敢不敢...”喬父連聲討好,“莊少爺,是不是我說服了喬晚,您就...”

  “少不了你的?!鼻f錢不耐煩的擺手,“快著點,再拖一會兒天都亮了,少爺我還要回去睡覺呢?!?/p>

  “哎,哎?!?/p>

  喬父應聲過后,便轉身走向喬晚。

  “小晚...”

  喬晚皺著眉往后退一步,“您別這么叫我?!?/p>

  喬父見喬晚面色不佳,語氣不善,也收了笑容,“喬晚,你的丫鬟契我給你改了,以后...以后你就是莊少爺的姨娘了?!?/p>

  “你說什么???”喬晚眼眸瞪大,懷疑自己是來的路上被雨水堵住了耳朵,否則怎么會聽見這么荒唐的話,“姨娘?”

  “對?!眴谈改恳晢掏?,“你是莊少爺的姨娘了?!?/p>

  喬晚腦袋嗡的一下。

  喬家有四個孩子,三女一男,喬晚行二,五年前為了讓弟弟能繼續去學堂讀書,喬父把她賣給了莊家做丫鬟。

  喬晚閉了閉眼,果然...她就知道她爹出現不會有什么好事情。

  喬晚睜開眼,看著喬父,眸色認真,“我不同意?!?/p>

  “什么!”喬父一愣,隨即嗓門拔高,“你不同意也沒用!”

  喬晚冷笑,“我不按這個手印,你能怎么樣?”

  “你——”喬父抬手,作勢要打。

  “好了?!鼻f錢冷喝一聲,隨即起身走過來,剜了喬父一眼,“沒用的東西?!?/p>

  喬父唯唯諾諾,連連稱“是?!?/p>

  喬晚笑的諷刺。

  莊錢站在喬晚面前,長嘆口氣,“喬晚,你也別死心眼,你在我莊家園五年,這下人和主子的生活如何你是知道的,再說你的丫鬟契是死契,反正你也得在莊家做一輩子的下人,何不借此機會翻身,做做主子?你放心,少爺我絕對不會虧待你的?!?/p>

  喬晚抿唇。

  莊錢聲音放輕,繼續誘哄,“你想啊,你做了姨娘,再也不用起早貪黑干活,只要你把少爺我伺候舒服了,這府里多少人都得看你的眼色,嗯?”

  “少爺所說的生活確實很好?!?/p>

  莊錢一喜,自以為把喬晚說動了。

  喬晚后退,“可奴婢不愿,奴婢只想做個下人?!?/p>

  莊錢聞言,面色瞬間冷凝,“你當真不愿?”

  “不愿?!?/p>

  “不后悔?”

  “不后悔?!?/p>

  “好?!鼻f錢喊了聲“喬老頭?!?/p>

  喬父上前,“莊少爺?!?/p>

  “喬老頭,你也看到了,不是少爺不幫你,而是你家的不肯低頭,既然如此,你就回去吧?!?/p>

  喬父并沒有馬上應聲,猶豫著。

  喬父還想再勸勸,反正喬晚都要在莊家一輩子,做個姨娘怎么了?怎么著那也算半個主子不是?再說五年前賣掉喬晚的時候,她很順從的,怎么五年過去了,反倒是難纏了些?

  真以為做了莊家的下人,她就能挺直腰桿了?

  真是笑話!

  “喬晚?!眴谈傅吐曂{她,“你以為經過今晚的事情,莊家的這些人還能容你?”

  喬晚:“不勞您費心,是死是活都是我自己的事情?!?/p>

  “你——”喬父咬牙,“莊家的主子不會容你,下人會排斥你,你這性子怎么這么倔?”

  喬晚嗤笑,“那不如您先說說,您為何選擇這大半夜的過來?白日不能說嗎?”

  “我......”喬父被戳中心事,臉色難看起來。

  喬晚笑了,“看您這神色,想必還知道這是件丟人至極的事情了?!?/p>

  五年前,喬父為了供小兒子去學堂讀書把二女兒賣掉時,已經成為街坊四鄰的笑柄,若是五年后他想把二女兒再次改賣成姨娘的事情被傳出去,恐怕大家的唾沫星子都能淹死他。

  這世道不是沒有人把孩子賣掉,但多數人都是迫于生計實在是太窮了養不起,生怕孩子跟著自己餓死才會賣掉孩子為其尋求生機。

  像喬父這種真真兒是鳳毛麟角。

  喬父氣的渾身哆嗦,再加上信誓旦旦跟莊錢的保證也沒有做到,自覺沒臉說了幾句硬氣話便怒氣沖沖的走了。

  喬晚苦笑。

  啪—啪—啪。

  莊錢鼓掌,“好戲,好戲,少爺我看的非常高興?!?/p>

  喬晚沒有接話。

  莊錢把孫管家喊進來,“既然喬晚不想做姨娘,你知道該怎么做了,去處理吧?!?/p>

  “是,少爺?!?/p>

  孫管家把外面的下人喊了進來,“抓住喬晚?!?/p>

  “是?!?/p>

  孫管家話音剛落,喬晚便知道不好,轉身想跑,可孫管家快了喬晚一步,直接把門關上了,一如剛才在她房間時的狀況,幾乎分毫不差。

  喬晚知道莊錢是要用強硬手段對她了,府內也不是沒有過這種事情,能說通的、自愿的會成為莊錢的姨娘,不愿的...那事兒發生過以后,用不了多久莊錢膩了就會消失在府里。

  喬晚不怕死,但她不想被莊錢折辱。

  孫管家連帶著下人,還有原本就在莊錢房間內的婢女一起,將喬晚抓住強行按跪在莊錢面前。

  莊錢垂眸看著喬晚,冷笑聲隨即抬腳踩在她肩膀上,用力下壓的同時半彎身體,“你算個什么東西,也敢拒絕少爺?給你留兩分臉還真當自己是個值錢貨了?”

  喬晚咬著牙,不肯出聲。

  莊錢發瘋了一般,突然踹了一腳喬晚。

  喬晚摔倒在地。

  莊錢喊著孫管家幾人按住喬晚,然后摸到了他隨手放在椅子邊的長棍,長棍約莫有成年男子手臂那般長,上面泛著黑紅,是不知道沾了多少次的血才浸成這樣。

  莊錢拎起長棍,毫不手軟照著喬晚的頭,肩膀,后背、腿、膝蓋等地狠狠的打了上去。

  “啊——”喬晚痛苦的叫了聲。

  “喊啊,叫啊,求饒啊!”莊錢紅了眼,“要骨氣?你倒是繼續硬氣給少爺看啊!啊!”

  “唔!!!”

  喬晚渾身冒著冷汗,不知挨了多少下以后,眼前模糊不清,片片發紅。

  “少爺,少爺,再打就把人打死了!”孫管家大著膽子攔住莊錢。

  可莊錢已經昏了頭,掙開孫管家,“滾開!”

  “哎呦——”孫管家趔趔趄趄差點摔倒,幸好被下人擋住了

  可惜了...孫管家心中嘆氣,喬晚......活不過今晚了。

  莊錢一通發泄,伏在地上的喬晚已然是出氣多進氣少了。

  莊錢把長棍放回原處,朝喬晚呸了聲,“晦氣?!?/p>

  莊錢招手讓兩個婢女過來,一左一右摟在懷里,“你們兩個,想學那喬晚嗎?”

  兩個婢女齊齊搖頭,“奴、奴婢不想?!?/p>

  莊錢瞥了孫管家一眼,“處理掉,做的干凈點?!?/p>

  “是,少爺?!?/p>

  莊錢帶著兩個婢女走了。

  孫管家招呼著下人抬起喬晚,借著黑夜和大雨,出了府。

  -

  雨下的更大了。

  “快快快,小心一點,看好腳下,別摔了?!?/p>

  “是,是?!?/p>

  喬晚感覺腦袋沉沉,身上也很痛。

  大雨的聲音她聽的很清楚,她身上大概有什么擋著,雨水落下時有著“啪啪”的敲打聲。

  沒多久,喬晚感覺自己被放了下來。

  “快,就這兒吧,趕緊挖?!笔菍O管家。

  “哎,是,我們這就挖?!?/p>

  挖什么?喬晚想,大概是挖坑吧。

  入府近五年,府里處理不聽話下人、婢女的方式她也有所耳聞,她一直覺得,只要自己安分守己,做好奴婢的分內之事就可以了。

  可沒想到,只因她不愿意賣身做妾,就淪落到拋尸荒外的下場。

  “好了,挖好了?!?/p>

  話音剛落,喬晚被三人合力抬起,扔了進去。

  孫管家三人將喬晚埋上一層土,趕緊溜了。

  這大晚上電閃雷鳴,在亂葬崗呆久了晦氣。

  沒有人去想喬晚是不是還活著,這種荒郊野外的地方,今晚又有大雨,就算人還有一口氣兒,也得咽下去了。

  埋著喬晚的這塊地被暴雨沖刷,泥土逐漸減少,喬晚憋著氣,伸出手慢慢爬了出來。

  “咳——”

  喬晚躺在地上,呼吸微弱,也不知道什么時候下一口氣就沒了。

  喬晚沒有力氣能離開這里,她想睜開眼,但卻因為雨水砸在臉上的緣故,眼睫一直眨啊眨的。

  直到天快亮時,下了一整夜的雨小了。

  喬晚望著一點點亮起的天,想著如果再有下輩子,她不想再做人了,好累好累,好累好累...啊。

  -

  連續七日的大雨,終于停了。

  經過七日的飛禽啃噬,走獸撕扯,喬晚的尸體已然殘缺不堪。

  唉。

  坐在樹杈上的‘喬晚’嘆氣,誰能想到她身體‘死’了還不是真正的死。

  那日咽氣了以后,她的魂魄便從身體里抽了出來,這七日,她一直等待著有人路過這里,能幫她埋一下尸體。

  可惜,沒有,畢竟誰沒事兒能來亂葬崗啊...

  今夜子時之前,若是再無人幫她掩埋尸身,她就會徹底消失。

  ‘喬晚’換了一只手托著自己下頜,早知道...她就不從那個坑里爬出來了。

  噠噠噠,有馬蹄聲傳來。

  ‘喬晚’眼睛一亮,偏頭看去。

  遠處逐漸靠近的,是一輛看起來就很富貴的馬車,只有一個車夫,車簾遮擋的嚴嚴實實,看不見里面是否有人。

  “公子?!避嚪蚱^對著里面的人道,“有具尸體?!?/p>

  “恩?!瘪R車內的公子嘆息一聲,“停下,埋了?!?/p>

  車夫詫異。

  車內公子似是知道車夫所想,便道,“今兒做件善事?!?/p>

  “是,公子?!?/p>

  此時樹杈上的‘喬晚’已經呈半透明的狀態,她只能模糊的看見有人朝她尸體走去。

  ‘喬晚’飄下來,想要靠近馬車,看清恩人的樣子。

  只可惜,車夫埋她的動作很快。

  ‘喬晚’幾乎是在被埋好的瞬間化成齏粉消散在天地之間,她沒看見恩人的樣子,只看見了馬車壁上的一個【傅】字。


章節在線閱讀

查看全部目錄

版權說明

網友評論

發表評論

您的評論需要經過審核才能顯示

最新評論

    更多評論

    為您推薦

    古言小說排行

    人氣榜

    捕鱼达人3电脑版 北京pk10规则 福彩快乐10分怎么玩法 内蒙快三平台 河南快三形态走势一定中 极速飞艇公式计划 澳洲幸运8开奖网站最快 金7乐怎么下载 谁有大发快三网址 主力是如何拉伸一只股票 3d试机号100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