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說盡在故事遞!手機版

首頁言情 → 沈延卿江汨羅小說

沈延卿江汨羅小說

山有嘉卉 著

連載中免費

主角是沈延卿江汨羅的小說名是《我想牽你的手》是由山有嘉卉創作的一本非常好看的現代言情小說。主要講述的是:因為二哈生病,沈延卿奉母命帶它去寵物醫院。然邂逅了寵物醫生江汨羅,隨著兩人的相處,江汨羅的身世之謎被逐漸揭開,兩人的感情也上升到了另一個階段……

更新:2020/06/03

在線閱讀

主角是沈延卿江汨羅的小說名是《我想牽你的手》是由山有嘉卉創作的一本非常好看的現代言情小說。主要講述的是:因為二哈生病,沈延卿奉母命帶它去寵物醫院。然邂逅了寵物醫生江汨羅,隨著兩人的相處,江汨羅的身世之謎被逐漸揭開,兩人的感情也上升到了另一個階段……

免費閱讀

  二月,春節假期剛過,空氣里還彌漫著喜慶的氣氛,冷空氣裹挾著寒風,卷走地面上的落葉。

  位于沿江路和江夏路交叉的路口,有一處占地頗寬的草地,草地中央一棟造型現代的建筑,圍墻圍著,讓人以為這是一處私宅。

  可是正門的墻壁上,卻掛著白底黑字的招牌,“仁心動物醫院”,一旁藍色的小牌子上寫著營業時間,這是一家二十四小時營業的高端動物醫療機構。

  二樓盡頭的一間休息室“吱呀”一聲打開門,從里頭走出一個穿著藍色工作服和白大褂的女子,她揉揉眼,反手開始扎頭發。

  “江醫生起來啦?”提著水桶的保潔員陳姐聽見動靜,看了過來,笑著打招呼。

  “陳姐早上好?!苯枇_朝她笑笑,又說聲辛苦,然后轉身朝同一層樓的另一端走去,穿著白色的運動鞋,健步如飛。

  這是一棟類環形建筑,之所以只是類環形,是因為這個圓圈沒有閉合。

  以中間的樓梯口為分界點,二樓一側分布著兩件休息室、資料室和財務科,另一側則是病寵住院部。

  江汨羅一間間房間看過去,看到過年留在這里住院的毛孩子們有的還在呼呼大睡,有的已經醒了,她隔著籠門跟它們打招呼,“醒啦?餓不餓?”

  有的叫兩聲,有的不搭理她,也是,在毛孩子心里,可能穿白大褂的都不是什么好人。

  看了一圈,江汨羅下樓,一樓的一側是門診和休息室及更衣室,另一側則是手術室、檢查室和儲物間。

  另一位保潔員何姐正在對地面進行消毒,“何姐早上好?!?/p>

  “江醫生早上好,小丁把早飯買回來了,你快去吃罷?!焙谓阋贿呁系?,一邊應她。

  江汨羅哎了聲,抬腳往休息室走,現在是早上七點四十分,距離醫院開門營業,還有一個小時十五分。

  還沒有走到休息室門口,就見她的助理丁洋從里面出來了,“汨羅姐你起來啦,早餐買回來了,你先吃,我去給給它們喂點吃的?!?/p>

  江汨羅點點頭應聲好,先進了休息室,早餐是豆漿油條和小籠包,前面那家橋頭早餐店的。

  研究生畢業后她來仁心已經第四年了,早餐味道從沒變過,每次值班清晨的對話也幾乎沒變過。

  江汨羅垂下眼,慢吞吞的吃著早飯,休息室的窗打開了,有風灌進來,吹動了她的衣領。

  也是差不多這個時候,容城軍區總醫院的行政樓二樓醫學工程部辦公室里,電話聲叮鈴鈴的打破了清早的安靜。

  “你好,醫工科?!苯与娫挼氖莻€年輕男人,聲音清朗平緩,他靠在桌邊,一手執著話筒,一手抬起來,看了眼手表的時間,早上七點四十五分。

  “這邊是心外科……哎?沈師兄?”那頭的人說了半句,又微愣,似乎沒想到接電話的會是他,“昨天值班的不是小張么?”

  沈延卿嗯了聲,聽出說話的人是誰了,“是楊敏啊?小張昨天家里有急事,我替他值個班,你什么事?”

  楊敏哦哦兩聲,“師兄,我們打印機沒墨了,能不能……”

  他似乎有些不好意思,沈延卿又嗯了聲,“稍等,我馬上過去?!?/p>

  楊敏連忙哎了聲,掛了電話,然后又想起什么,長長的嘆了口氣。

  沈師兄那么好的人,怎么就淪落到去醫工科了呢?在那里蹲著,這輩子都埋沒了。

  沈延卿掛斷電話,提著鑰匙,去開信息科的門,拿了一個新的墨盒,把工具包跨在肩上,出了行政樓就往外科樓走去。

  已經快到八點上班時間了,心外科的醫生辦公室里早就坐滿了人,他看在門口看了一眼,看見里面有熟悉的人,和從沒見過的臉孔。

  他抬手敲敲門,吸引了大家的注意力,然后笑笑,“我過來換個墨盒?!?/p>

  “……沈師兄?”一個年輕的女醫生驚訝的看著他,似有些不可置信,“誰叫你來的?你不是不用值班么?”

  “我……我叫的?!睏蠲裘亲?,有些不好意思,“我也沒想到昨晚是師兄值班?!?/p>

  “楊敏你不能自己去拿嗎,干嘛讓師兄跑這趟?!迸t生兇巴巴的瞪楊敏一眼,“你不知道師兄身體不好啊!?”

  楊敏訥訥,沈延卿哭笑不得,“何燦,我又不是傷了腿,再說了,這是我的本職工作?!?/p>

  何燦抿著唇,有些倔強的別過頭,“不,師兄你一定還會回來的?!?/p>

  她的話音剛落,滿室寂靜突如其來。

  新來的學生們不明所以,所以噤若寒蟬,心外科的醫護們知道緣由,卻不知該說什么才好。

  想當年沈延卿剛剛加入心外時,是如何的躊躇滿志意氣風發,連帶著主任都說:“假以時日,小沈必將是我們科的一張王牌?!?/p>

  可惜造化弄人,天才終究折翼。

  “換好了,還有個新的墨盒,讓周護長收好,下次再沒了你們自己換?!痹谶@所有人都沉默的瞬間,沈延卿已經換好了墨盒,笑著打破沉默。

  他拿著換下來的墨盒就要走,楊敏忽然喊了一聲,“師兄……”

  沈延卿一頓,回頭疑惑的嗯了聲,“還有事?”

  “……沒、沒事?!睏蠲粑⒄?,然后搖搖頭,目光落在他修長白皙的手指上,“就是、你最近好不好?”

  他的話似乎打開了所有人的語言封印,一個個都爭先恐后的問了起來,沈延卿失笑,“你們每次見了我都問,好著呢,工作清閑自在,有什么不好?”

  其實沒什么不好,只是不那么滿懷希望和斗志罷了。

  眾人看著他的眼眸沉靜如水,不再有從前的光芒,不由得心酸。

  他輕輕擺一擺手,走出醫生辦公室,跟心外的陳主任碰個正著,“小沈?”

  “陳主任好?!鄙蜓忧潼c點頭,問了聲好。

  陳主任應了聲,目光落在他的手上,語氣關切,“最近康復得怎么樣?”

  七個月了,距離他手上已經七個月了。

  沈延卿笑笑,“就那樣,不影響生活?!?/p>

  可是也沒法重回原來的生活了。

  陳主任嘆口氣,拍拍他肩膀,“沒事,在醫工也挺好的,不危險?!?/p>

  沈延卿笑著點一下頭,“不打擾您,我先走了?!?/p>

  等進了電梯,他低頭看著自己的右手,卻發現它正輕輕的顫抖著,天冷,衣服遮住了他的手臂,也掩蓋了丑陋的傷疤。

  他輕嘆一聲,不叫自己去想那些發生過的事,提著舊墨盒出了電梯,要穿過狹長的通道離開外科樓,往行政樓走。

  走到出口,看見一旁豎著的學術講座宣傳海報,主題是“主動脈夾層的診斷和治療”,主講人是心臟大血管外科何燦。

  他的目光在海報上頓了片刻,不知在看什么,然后搖搖頭,這才真的走遠了。

  才過了七個月,再看這些,總覺得熟悉之中摻雜著陌生。

  他剛回到辦公室,看見同事們都來了,見他回來,信息科的科長葉西就招呼大家:“主任回來了,開會開會?!?/p>

  節后上班第一天,例會免不了。

  可是要說的也沒什么,無非就是繼續加強對本院的醫療設備管理和安全檢查之類的事,周周說天天說,沒什么特殊的。

  例會很快就散了,各忙各的,這是容城軍區總醫院的醫學工程部,下設采購供應室、器械科和信息科,管著院內大大小小的醫療器械,從墨盒到CT機,都歸他們負責,一個后勤部門。

  在這個部門工作的,十個有八個是醫院誰誰的親戚,沈延卿卻一點都不覺得不好管,因為他是這里后臺最大的那個——他爸沈長河是院長。

  “主任,這份采購合同你簽個字?!眲偦氐阶约旱霓k公室,就有同事遞過來一份合同。

  這是年前就定了的合同,沈延卿接過來仔細看了一遍,確認沒問題了,這才簽字,“我一會兒就回去了,有事找老劉?!?/p>

  老劉是辦公室副主任,他不在時,老劉就是負責人。

  九點不到,沈延卿就離開單位,才出醫院大門,就接到母親封悅的電話,“延卿啊,媽媽今天課比較多,你帶初七去醫院看看好不好?資料我都放在茶幾上了?!?/p>

  沈母是市一中的英語老師,高三的,大年初五就開學了。

  沈延卿應好,想到初七這幾天都不拆家了,又有些嘆氣。

  沈家在市中心和郊區交界處的別墅區里有一棟獨立小洋房,后面有個不大不小的花園,沿著圍墻種著一叢叢的玫瑰。

  “初七,初七!”沈延卿一進門,就習慣性的叫了兩聲,然后看見一只毛絨絨二哈朝自己跑過來。

  它把頭拱在沈延卿的懷里,尾巴甩來甩去,發出哼哼唧唧的聲音,沈延卿摸摸它的鼻子,濕濕的,嘆了口氣,“我帶你去看醫生好不好?”

  初七又哼哼兩聲。

  沈延卿沒換鞋,進門拿了母親準備的文件袋,給初七套上牽引繩,帶著它出門,按照母親囑咐的,找到她以前一直帶初七來的仁心動物醫院。

  狗兒子初七才六個月大,五個月前被封悅從寵物商店抱回家,那時它才出生一個月,養了五個月,盡管它總是調皮搗蛋,但感情還是有的,沈延卿揉揉它的頭,“等看了醫生,你感冒就能好了?!?/p>

  初七伸舌頭舔舔鼻子,又甩了兩下尾巴。

  醫院里等著不少人,不少都是老人帶著來的,他牽著初七穿過人群走到前臺,“你好,我是初七的爸爸……”

  “哦,是初七啊?!鼻芭_似乎認出了初七,低頭看了眼它,就伸手拿話筒,“江醫生,預約你看感冒的來了?!?/p>

  然后她放下話筒,對沈延卿道:“去貓診室3找江醫生就可以啦?!?/p>

  養了五個月狗,可沈延卿還是第一次來動物醫院,也不明白怎么給狗看病要去貓診室,他想了想,見人家正忙,也不太好意思問,于是便帶著初七按照墻上的指示標志走去了看診區。

  找到貓診室3,玻璃門開著,小小的診室初七一進去就占走了一大塊空地。

  “初七,你來啦?”桌子后面的女醫生抬起頭來,露出一張秀美的臉孔,她臉上掛著溫和的笑意,連同那雙柳葉眼都微微瞇了起來。

  初七看見她,搖頭擺尾的汪了聲,沈延卿就知道這是它的熟人了,不由得有些錯愕。

  他還以為醫生在哪個診室就專門只看哪種動物呢,原來跟他們有些不同的。

  丁洋伸手牽著初七上一旁的秤,江汨羅笑著問了句:“多少斤?”

  “二十……二十二?!倍⊙罂粗由系氖緮?,應道。

  江汨羅點點頭,記□□重,然后抬頭看向了沈延卿,漂亮的眼睛里閃出疑惑來,“你是初七的……”

  “爸爸?!鄙蜓忧鋺?,然后有些不好意思的抿抿唇。

  他連女朋友都沒有,就當爸爸了,雖然是個狗兒子,但感覺還是奇奇怪怪的。

  江汨羅哦了聲,“那初七現在是感冒了?多久了?”

  “呃……”沈延卿愣了愣,他是真沒注意到初七感冒了,還是前天聽母親提起才知道,“我前天才知道它感冒了?!?/p>

  江汨羅眉心一皺,示意丁洋把它抱上檢查臺,看看它潮濕的鼻子,又用聽診器聽過心跳,然后一邊給它測體溫一邊對沈延卿道:“它的感冒癥狀很明顯了,肯定不止才三天?!?/p>

  聲音淡淡的,似乎有些不滿,沈延卿摸摸鼻子,眨眨眼,有些不好意思的哦了聲。

  心說,這醫生看起來,似乎也沒他以為的那么和氣?


章節在線閱讀

查看全部目錄

版權說明

網友評論

發表評論

您的評論需要經過審核才能顯示

最新評論

    更多評論

    為您推薦

    言情小說排行

    人氣榜

    捕鱼达人3电脑版 有没有靠谱的股票配资平台 河北11选五 六合规律全年固定公式 山东十一选五一定牛 极速11选5开奖官网 浙江快乐十二任五遗漏 有哪些赌博顺口溜啊 辽宁快乐12遗漏查询 黑龙江22选5开奖结果 海南飞鱼号码统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