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說盡在故事遞!手機版

首頁都市 → 陸青青魏勝藍小說

陸青青魏勝藍小說

佟晶瑩林佳棋 著

連載中免費

當個大小姐真難角色海選,當個大小姐真難演員表,當個大小姐真難電視劇,當個大小姐真難角色,當個大小姐真難電視劇原著小說在哪看?由新人演員佟晶瑩和林佳棋主演的都市職場電視劇《當個大小姐真難》主角是陸青青和魏勝藍,主要講的是陸青青是一名剛來到雜志社的實習生,在職場中作為新人的她一直受到上司打壓,同時也受到了其他同事的幫助,看職場新人會開啟一段怎樣的成長歷程.....

更新:2020/06/03

在線閱讀

當個大小姐真難角色海選,當個大小姐真難演員表,當個大小姐真難電視劇,當個大小姐真難角色,當個大小姐真難電視劇原著小說在哪看?由新人演員佟晶瑩和林佳棋主演的都市職場電視劇《當個大小姐真難》主角是陸青青和魏勝藍,主要講的是陸青青是一名剛來到雜志社的實習生,在職場中作為新人的她一直受到上司打壓,同時也受到了其他同事的幫助,看職場新人會開啟一段怎樣的成長歷程.....

免費閱讀

  陸青青的母親是一家武館的老板,一直試圖撮合陸青青和魏勝藍的親事,

  但在約見之前陸青青便因為種種巧合不小心給魏母留下了不好的印象,只得被母親被送到禪院進行禮儀學習…陸青青在禪院遇到了心地善良,

  同樣被欺凌的患有抑郁癥的林月,兩個人結下了深刻的友誼,林月在陸青青的幫助取得了選秀的成功,陸同樣也結束學習,踏上了返回公司面對生活的新旅程…

  陸青青悄悄觀察著顧衡,起初眼底的期待變成了失落和受傷,嘴角卻牽出一抹得體的笑,他尷尬地咳嗽了幾聲,給在座的介紹阮藝。

  在座的人神色古怪,祁盞眉頭緊鎖,連一向愛湊熱鬧的霍明哲面色變得凝重,反而是阮藝冰冷的嘴角翹了起來,透著幾分不明所以地譏諷。

  陸青青渾身不自在,小聲問祁盞:“阮藝什么來頭啊?”

  “阮藝十年前資助的學生,十五歲被顧衡送出國了?!?/p>

  陸青青思索了會兒:“她是不是上過國際一中?”

  祁盞突然偏頭,有些好奇:“你怎么知道?”

  “我聽說的,她好像對國際一中沒好感?!?/p>

  祁盞沒評價反而是叮囑她別刨根問底,也別當面提。

  陸青青左看右看很不自在,收在桌下的手突然被人抓住。

  她僵住身子,側目時被祁盞的笑容撞了滿眼,他勾著嘴角緊了緊手,像個偷吃到糖果的小孩得意洋洋。

  陸青青臉紅得發燙,小幅度地抽回手,下一秒又被祁盞拽了回去,反復揉捏了幾下,食指在她掌心劃了幾下,引起一陣心悸。

  她閃躲著:“松開呀,我得吃飯?!?/p>

  祁盞眸光閃爍:“牽手又不耽誤吃飯?!?/p>

  兩人像是做賊一般,表面上風輕云淡其實背地里已經風起云涌了。

  祁盞忙著給陸青青夾菜,愣是把碗堆成了小山堆。

  陸青青越是拒絕他越是夾得多,最后就隨他了。

  上了陸青青最愛的蝦,眼里只剩下蝦。

  祁盞輕笑:“想吃蝦嗎?”

  陸青青咬著筷子,眼巴巴的望著祁盞:“你會給我夾嗎?”

  祁盞伸手夾了一支放她碗里:“他們家的蝦不好吃,不過你可以嘗嘗。晚點帶你去吃正宗的?!?/p>

  他松開手,夾了兩只蝦放在碗里,細心地剝殼。

  霍明哲本來在喝湯,抬頭看見祁盞在剝蝦,“噗嗤”一聲跟見了鬼似的。

  “三哥,你在剝蝦?”

  他記得祁盞最討厭的三樣東西,啰嗦的女人、不講義氣的兄弟,還有一樣就是蝦。每次提到蝦就跟要命似的,嫌棄得想殺人,更別提剝蝦這種驚悚場面。

  他莫不是看錯了,祁盞認認真真地剝蝦,還一臉姨夫笑,剝完后放到陸青青的碗里。

  這他媽!

  愛情的魔力真他媽的偉大。

  “嗚嗚嗚,三哥我也要!”

  “你又不是我女人!”

  祁盞剜了一眼霍明哲,剝好的蝦喂到了陸青青嘴里,故意炫耀給霍明哲看。

  霍明哲看了看一桌子人,除了他跟顧衡都在忙著跟自己的女人剝蝦,賊他娘的羨慕。

  顧衡的筷子在蝦面前頓了頓,終于夾了別的菜,嘴角溢出一抹微不可聞的心酸,轉瞬即逝,陸青青以為自己眼花了。

  顧衡倒了杯熱水,繞過祁盞和陸青青,徑直遞到了阮藝的面前。阮藝冷冷的看了一眼,推開那杯水低頭吃菜。

  她好高冷,好安靜!

  顧衡失笑,找了個話題打破尷尬:“青青聽說你跟阮藝一個學校?”

  陸青青偏頭看了一眼阮藝,她低著頭像是他們聊得跟她沒關,她也不知道該怎么回答,說認識還是不認識?

  阮藝感覺到陸青青看她,緩緩抬頭看向顧衡:“同寢室?!?/p>

  冷冰冰的三個字,跟她臉上的神情一樣。

  顧衡嘴角也扯出一抹笑:“同寢室很好啊,可以互相照顧?!?/p>

  陸青青和阮藝都沒說話。

  飯后男人們高談闊論,陸青青憋得慌逃到陽臺上透氣。

  沒想到撞見正在抽煙的阮藝——

  阮藝低垂的眼眸緩緩抬起,染著一層寒霜,一瞬不瞬,看著陸青青。

  她走也不是,不走也不是尷尬得很。

  氣氛令人窒息。

  她猶豫了幾秒轉身,聽聞身后傳來淡淡的聲音:“陸青青?!?/p>

  她回身,阮藝又噙起嘲諷的笑,跟昨晚無異。她心里突然有點反感阮藝,裝出一副高高在上的模樣瞧不起誰啊!

  她抿著嘴沒說,臉上的表情也出賣了她。

  阮藝直起身子,湊到她跟前忽然吐出一口煙,刺激的味道竄入鼻息,嗆得她咳嗽不停。

  “膽小鬼!”她冷哼。

  陸青青瞪大了眼睛,阮藝怡然自得的靠回了之前的地方,猛地抽了幾口煙才把煙蒂狠狠揉滅,丟進垃圾桶。

  繞過陸青青的身邊,她厲聲道:“記住你今天什么都沒看到?!?/p>

  依然如昨晚那邊強勢,不容置疑。

  “憑什么?”陸青青反駁。

  她嘴角微微翹起,哂笑著:“憑你跟我一個宿舍?!?/p>

  阮藝撂下話離開了,只留下陸青青在風中凌亂。

  她真可霸氣,一個宿舍了不起啊。

  她靠在陽臺上,越想越來氣,掏出手機打算跟陳喬八卦來著,腦海中浮現阮藝冷冰冰的臉頓時打消了念頭。

  房間內,推杯換盞,杯子碰撞發出清脆聲響。

  祁盞一手勾著霍明哲的肩膀,一手舉著紅酒同淮安捧杯。不知道說了些什么,仰頭猛灌,脖子后仰扯出一抹完美的弧線,喉結翻滾著?;蛟S是喝得急促,祁盞的臉頰竟染上一抹紅。

  霍明哲順手又給祁盞滿上,他勾著唇似乎心情不錯,晃了晃酒杯突然抬眸,在房間里掃了圈終是落在了陸青青身上,目光變得火熱。

  陸青青猛地轉身,避開他灼熱的視線,耳根止不住發燙。

  祁盞眼含深情的模樣,難怪那么多女人為他前赴后繼。

  酒過三巡,房間內突然安靜。

  阮藝靠在房門口一瞬不瞬盯著顧衡,重復著剛剛的話:“我該回去了?!?/p>

  顧衡放下手中的杯子,緩緩站了起來。

  “我送你回去?!?/p>

  阮藝并不接受他的照顧,丟了句:“我自己走?!比缓鬄t灑的轉身,離開。顧衡眸光一暗,淮安擺了擺手道:“顧衡你去跟阮藝好好談談,我們待會兒換場子等你?!?/p>

  顧衡如釋重負,追了出去。

  霍明哲嚷嚷著要去打牌,淮安不樂意非要換場子喝酒,一行人轉戰“W”會所。

  陸青青比較為難,她想回學校,于是扯了扯祁盞的衣角小聲提醒:“我想回學校了?!?/p>

  祁盞喝得不多,但是喝得比較猛有點上頭,但也不至于暈乎。

  他握住她的手,掌心一片滾燙:“好。我送你?!?/p>

  陸青青拒絕來著,祁盞堅持不肯,淮安指了指霍明哲:“他沒喝酒,你讓他開車送,你跟我們接著喝?!?/p>

  祁盞不答應,滿了一杯酒咕嚕咕嚕灌了下去,紅著臉說:“哥哥們,我先送青青回學校啊,不然陸老爺子該怪罪了,不把寶貝孫女兒嫁給我怎么辦?”

  額???

  眾人啞口無言,好像沒理由反駁,只能由他牽著陸青青往外走。陸青青又羞又臊,垂著眼眸不敢看人。

  祁盞勉強能走,搖搖晃晃的,必須得陸青青牽著。

  他靠在陸青青的肩膀上,乖乖的閉上了嘴,安靜的像個乖寶寶。

  霍明哲把他塞車里,跟爛泥似得貼在陸青青身上,她挪開一些他便粘過來一些,嘴里還嘟噥著不滿。

  霍明哲憋著笑了一路,陸青青頭疼假裝睡覺,祁盞才乖乖地消停。車開了半路,祁盞突然驚醒,嚷嚷著要霍明哲調頭,語氣嚴厲?;裘髡芘ゎ^看了一眼,祁盞醉了。

  “大哥,直行道我沒法調頭?!?/p>

  喝醉的祁盞跟三歲小孩一般難纏。

  祁盞堅持調頭,陸青青又好氣又好笑,憋著笑問:“你要調頭去哪兒?”

  “調頭去吃龍蝦,青青想吃龍蝦?!?/p>

  陸青青一把捂住祁盞的嘴,心口突突地跳動著,像是被什么東西猛烈的撞擊著。

  祁盞居然還記得她想吃龍蝦,心里敲鼓一般,說不上什么滋味,有點甜有點感動?

  一定是感動!

  祁盞倒在她胸前,眼巴巴的望著她,烏黑的眼珠上裹上了一層光,光的深處是她的剪影。

  陸青青心口一窒,松開了他:“我不想吃龍蝦了?!?/p>

  “那你想吃什么?”

  陸青青想穩住祁盞,讓他安靜的休息,隨便撿了個答案:“水果吧?!彪m說隨便敷衍,幸福感還是洶涌而來。

  祁盞點了點頭,枕著陸青青的手,安穩的躺了下來。

  陸青青僵著身子,雙腿麻木到失去知覺。他第一次近距離觀察祁盞,睡夢中的他很柔和,周身籠罩上一層暖意,長長的睫毛投下一圈陰影,鼻子高挺,菲薄的嘴唇染上酒的紅,抿成了一條直線。

  祁盞真好看啊,她看得入神。

  “咳咳咳,那個……嫂子……到了?!被裘髡茈y為情地提醒道。

  陸青青慌亂地看了一眼,確實是到了宿舍門口,看著祁盞犯難。

  他睡著正香,她雙腿都麻木了,怎么才能下車嘛!她小幅度的挪動了一下,祁盞敏感地抬起身子,迷蒙的環視四周。

  “到了?”

  陸青青點頭,打開車門下了車,叮囑霍明哲送祁盞回家休息。

  陸青青往宿舍走,腿麻得有點不聽使喚,僵硬的很。

  走了幾步,聽見祁盞在背后叫她,下一秒就祁盞拽入了懷中,紅酒的香氣迎面撲來?;裘髡艿能嚐趔E然間熄滅,四周只剩下空洞的黑和他劇烈跳動的心跳。

  “青青,我有些話想告訴你?!? 他的懷抱很燙,呼吸很熱夾雜著紅酒的淡淡香氣,有點醉人。她想要掙脫懷抱,他不允許,她越是掙扎他越是鎖得很緊,牢牢地圈在他的臂膀之間,貼住他為之悸動的心跳。

  有些話,他等不到明天了,今晚月色很美,他迫不及待的把他心中那些如潮水般蜂擁而來的情愫一一剖析給她聽。

  慢一秒,他都等不了。

  陸青青用手臂抵著他的臂膀,企圖鉆出去,他直接低頭捧住她的臉頰,小心翼翼的打量著她,打量著她黝黑的瞳孔里是否有他的一席之地。

  好在,此時她的眼里只有他。

  陸青青的臉刷地一下紅了,目光左閃右閃就是避開和他對視。面對面定住,四周變得靜悄悄,只能依稀聽見輕微的呼吸聲。

  “陸青青,站好!”祁盞不滿低斥。

  陸青青打了個機靈,立馬收腿站得僵直挺拔,看起來有那么幾分滑稽。祁盞揪了揪她的小鼻子,心情異常的好,嘴角微微上翹,忽而皺起了眉頭。

  “陸青青啊,你真的脾氣臭眼光差個頭矮胸也小……”

  “……”

  祁盞說得什么鬼啊?醞釀了這么半天就是數落他,喝醉了嘴都這么毒,她真是氣得翻白眼了。

  陸青青剛想反駁又被祁盞訓斥了一頓:“你閉嘴,聽我說完?!?/p>

  好吧,陸青青腹誹不跟喝醉的人計較,把沖到嘴邊的話全都給吞了回去,眼神示意他接著往下說。

  他擠了擠她的小肉臉,有點語無倫次:“雖然你的缺點那么多,但老子真的很稀罕你啊。我這種絕世好男人放在你面前,你不要眼光真差?!彼闪怂谎?,抓著她的手一頓胡摸:“你看看這臉、這胸肌、這腹肌,你真不要?”

  陸青青心口被他撒了一把火,熊熊燃燒了起來,火苗竄動的聲音在胸口久久回蕩。

  有那么一瞬間,她的大腦陷入癱瘓的空白狀態,沒法思考。

  她跟祁盞認識的時間不長,但是深知他什么樣的人什么樣的的秉性,從沒把他亂撩的話當真,可可這段酒后的告白,聽完竟覺著那么點甜還有那么點小興奮?

  同時,她又慌得不能自已,因為心底某個封閉的地方傳來了碎裂的聲響,一種不明所以的感覺溢滿整個胸膛。

  不知道酒色醉人,還是祁盞身上有種魔力,讓她堅定地心這一刻動搖了,殘忍拒絕的話說不出口,而且那些直白的話總在腦海中里轉來轉去,撞擊著她最柔弱的意志。

  “別逼我,給我點時間?!?/p>

  祁盞不滿地哼了一聲,但也只是抱著她在耳邊蹭了蹭,小小聲:“好,別讓我等太久?!?/p>

  陸青青“嗯”了一聲。

  “怎么辦啊,老子真的好稀罕你啊?!彼塘撕芫貌趴酥谱×艘H吻她的沖動。

  陸青青心口一悸,一種通電般的感覺瞬間傳遍全身,鉆入每個毛孔叫囂著她被蘇到了。

  “你快回去休息,聽話好不好?”

  祁盞也懂,這種事情不能逼得太緊,她今晚給出的反應是意料之外的,他已經很滿意了。放開陸她,望著陸青青倉皇遠去的背影,笑開了。

 

章節在線閱讀

查看全部目錄

版權說明

網友評論

發表評論

您的評論需要經過審核才能顯示

最新評論

    更多評論

    為您推薦

    都市小說排行

    人氣榜

    捕鱼达人3电脑版 江西时时彩出号规律 江西十一选五走势图 云南快乐十分投注价格表 河南体彩11选五开奖 如何找到正规的配资机构 北京赛车登录平台 青海快3走势图今天快3遗漏号 体彩黑龙江6 1开奖结果 卖房炒股败家排行 青海快三查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