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說盡在故事遞!手機版

首頁穿越 → 宋朝夕容璟小說

宋朝夕容璟小說

池陌 著

連載中免費

主角是宋朝夕容璟的小說名是《給前夫的植物人爹爹沖喜》是由池陌創作的一本非常好看的甜爽文。主要講述的是:宋朝夕穿書了,成了里面的炮灰女配,原主嫁給了世子爺容恒,直到死后才知道自己只不過是個替身,而女主搶走她的鐲子變得越來越美過上了幸福的生活。宋朝夕看著書里的劇情,怒了,然后轉身嫁給了書中的大人物容璟……

更新:2020/06/03

在線閱讀

主角是宋朝夕容璟的小說名是《給前夫的植物人爹爹沖喜》是由池陌創作的一本非常好看的甜爽文。主要講述的是:宋朝夕穿書了,成了里面的炮灰女配,原主嫁給了世子爺容恒,直到死后才知道自己只不過是個替身,而女主搶走她的鐲子變得越來越美過上了幸福的生活。宋朝夕看著書里的劇情,怒了,然后轉身嫁給了書中的大人物容璟……

免費閱讀

  這女兒果然是來克自己的,沈氏心里一堵,氣道:“你姑姑就是教你這么跟母親說話的?”

  宋朝夕笑容如常:“母親,我自小就被送走,沒有母親教導,說話難免隨性了一點,就請母親多擔待了?!?/p>

  沈氏心里慪得很,偏偏宋朝夕是笑著說的,且禮儀周到,挑不出一點差錯來。

  “你……”她壓下心里這口氣,“你妹妹身體不好,這都是拜你所賜,你要記住這是你欠她的,以后在府里,凡事要讓著妹妹,切勿讓她生氣?!?/p>

  宋朝顏恢復如常,體貼地說:“母親,姐姐剛回來,要讓也是我讓著姐姐才對?!?/p>

  朝顏真是太善良了,沈氏正要說話,卻見宋朝夕點頭附和她:“看來孔融讓梨的道理妹妹還是懂的,妹妹不愧是侯門貴女,侯府這些年果然沒白教你,母親要是怕我克了妹妹,就讓妹妹少往我面前湊,省得被我克到了?!?/p>

  宋朝顏和沈氏都是一愣,一旁的蔣氏挑著眉頭,也沒想到宋朝顏是這般脾性。

  若這孫女性子柔弱,容易拿捏,她反而不會把人放在心上,畢竟那樣的脾性就算出嫁,也很難收服夫君的心,管理好夫君的內宅。脾氣大不是壞事,只是人若有脾氣卻沒城府,也會壞事,宋朝夕顯然不是沒有謀劃的人,這樣的脾氣很適合做當家主母,說不定能尋一門比料想中更好的婚事。

  如此一來,宋朝夕對侯府的價值可就不一般了。

  蔣氏重拾笑意,送了朝夕一根發簪做見面禮,又把背后一位年長的婦人叫出來,這是大房宋元忠的正妻藍氏,邊上穿碧色褙子跟宋朝夕年齡相仿的是藍氏嫡女宋庭芳,宋庭芳朝宋朝夕眨眨眼,扮了個鬼臉,宋朝夕沒想到她是個活潑的,便也回笑。

  一旁為老太太泡茶,穿素色衣服的婦人也站起來,這是宋豐茂的姨娘謝迎秋,聽聞謝氏年輕時很受寵,只是近年來不知為何,恩寵少了。

  對頭的對頭便是友人,謝姨娘送了塊玉佩做見面禮,宋朝夕對她也很是客氣。

  藍氏跟沈氏雖然面上和氣,可這些年,老太太偏疼宋朝顏那個病秧子,藍氏為自己女兒庭芳不平,如今沈氏的長女回來給沈氏添不快,藍氏樂見其成,便把手上的鐲子退下,戴到宋朝夕手上,“看這模樣,真是個妙人兒,都說揚州出美女,那邊的水土果然養人?!?/p>

  藍氏送的鐲子品相上乘,宋朝夕笑笑接過,便讓丫鬟把自己準備的禮物送上來,給老太太的是自己做的填充了藥材的香囊,香袋樣式新穎,便是京城也難尋,里面的藥材有安眠凝神的功效,很適合老人用,給藍氏和宋庭芳幾人都是揚州的胭脂水粉,女人皆愛美,揚州富庶,胭脂水粉流行的都和京城不一樣,幾個女眷都很歡喜。眾人皆知,宋朝夕沒多少銀錢,這些已經是盡其所能了。

  至于沈氏和宋朝顏,宋朝夕笑容明媚:“母親,妹妹,我們都是自家人,就別見外了?!?/p>

  沈氏:“……”

  宋朝顏:“……”

  宋朝夕全然不顧她們難看的臉色,她沒有慣著別人的習慣,當母親的當妹妹的都沒有提出給她見面禮,她何必拿自己的錢去喂這兩頭豺狼?她沒那么蠢,既然她們厚臉皮不提,她也當不知道,反正大家都是一家人嘛,一家人就該相親相愛,計較那么多干什么。

  老太太留宋朝夕說了會話,話里話外問起宋朝夕的姑母,宋朝夕有意隱瞞,只說姑父還和從前一樣,做些謀生的活兒,老太太聽說庶女過得不好,心情愈發暢快,留宋朝夕用了早膳。

  侯府的早膳還算豐盛,幾盤面點、幾樣小菜、幾種粥,擺了滿滿一桌子,揚州富庶,小吃種類繁多,姑母家的幾個哥哥都愛美食,家里吃的一向是極好的,宋朝夕咬了口海螺狀的ru酪點心,口味如她想象的一樣平平無奇,她從揚州來京城,走了月余,萬萬沒想到,到京城最先懷念的不是別的,而是揚州皮薄肉多,吸一口就滿嘴湯汁的灌湯包。

  她懶懶吃了幾口,老太太原以為,她一個沒見過世面的,見到侯府早膳的陣勢,應該局促才對,可宋朝夕的視線掃過那些菜,竟像是一個都瞧不上的樣子,老太太心中難免奇怪。

  沈氏更是氣,放這么個命硬的人在身邊,也不知道對朝顏的身子有沒有影響。

  侯府有自己的規矩,食不言是必然的,等早膳撤了沈氏才道:“朝夕,你命硬,恐對妹妹不利,改日我找個大師替你相看相看?!?/p>

  宋朝夕挑眉,作為醫者她自然知道雙生子一個健壯一個虛弱是正?,F象,只可惜沈氏不這樣想,看宋朝顏的表情,她好像也認為,她這樣都是宋朝夕害的。

  宋朝夕喝了漱口茶,才笑道:“母親,我命硬可不能怪我,妹妹身子不好也不能怪我,畢竟都不是我生的呀?!?/p>

  生她的不就是自己?沈氏慪得要死!這是把罪責都推倒她這個母親身上?有這樣對母親說話的?

  宋朝顏面色微變,軟軟道:“姐姐,我從來沒有怪過你,但你萬萬不該跟母親這般說話,她可是我們的母親啊!”

  屋里安靜得很,眾人明明都吃完了,卻都假裝口渴留下來喝茶,各個偷偷打量宋朝夕,明顯是在等她反擊。

  宋朝夕有些驚訝,“妹妹,你這話倒讓姐姐糊涂了,你有什么可怪我的?你自己身子不好難不成還是我的錯?我不是你爹,也不是你娘,你自己在胎里搶不過別人,還能把錯怪在別人身上?訛人也不是這么個訛法?!?/p>

  訛人,說她訛人?宋朝顏做夢都想不到,自己長相氣度不如宋朝夕就算了,嘴上也說不過對方,宋朝夕果真是沒教養,這嘴也太厲害了點!村婦都說不過她吧?自詡京中貴女的宋朝顏不停勸自己別跟這種人一般見識。

  看到沈氏和宋朝顏吃癟,藍氏重拾笑意,暢快的很。

  老太太并未理會宋朝顏求救的眼神,只淡淡地揮揮手,“我乏了,你們都回去吧?!?/p>

  等人走,老太太身邊的管嬤嬤替老太太捶著腿問:“老夫人好像很看重大小姐?!?/p>

  蔣氏也沒遮掩,點頭道:“倒像是個能成事的?!?/p>

  “沒想到大小姐在外多年,能有這番容貌氣度,竟比養在府里的二小姐看著更有當家嫡母的款兒,”見蔣氏沒打斷,管嬤嬤才繼續說,“我見老夫人很看重大小姐,卻又沒太出面維護,倒像是有意借二夫人的力敲打她一番?!?/p>

  蔣氏自己動手點了香,用手扇了扇待香味傳來,才道:“我瞧她這性子也太有主見了些,將來嫁了人只怕不好拿捏,讓沈氏敲打她一番也不是壞事。當初侯府送她走,她心里定然是有怨氣的,只不知這怨氣對的是誰?!?/p>

  “大小姐明白事理,自然怨的是二夫人,她剛回府自然有許多不適應,老太太若這時關心一二,她必然會記老太太的好?!?/p>

  蔣氏笑笑,就著丫鬟送來的水沐手,擦干后才說:“你親自替我走一趟,送些衣物和首飾給她?!?/p>

  管嬤嬤笑著領命去了。

  青竹為宋朝夕捏一把汗,回到院子里這顆心才徹底放下,她第一次看到有人把沈氏駁的說不出話來,就這樣老太太也沒惱,可見大小姐是個厲害的。宋朝顏這脾性和京城貴女不同,可在這侯府,一個不受寵的小姐,有些脾氣也不是壞事吧。

  她給宋朝夕端了熱茶,才笑說:“小姐,二小姐今天看到您時,臉色很難看,恐怕也沒想到您的樣貌氣度都壓她一頭?!?/p>

  宋朝夕看向指尖丹蔻,抿唇輕笑,這一笑讓人覺得春光都明媚了幾分。

  她垂眸抿了口茶,本朝喝茶極為講究,宋朝夕自己就泡了一手好茶,丫鬟泡的這茶雖然不錯,但比起她的手藝還差得遠,她只喝了一口就放下了。

  “現在說這些還太早,你且說說,府里都有哪些跟我有關的傳言,此次老太太忽然讓人把我接回來,為的又是什么?!?/p>

  侯府很多年沒給宋朝夕送過銀錢了,這次馬車去揚州找到的地方也是姑母家的揚州舊宅,是以,侯府這邊仍不知道姑父已經是揚州城數一數二的大戶。

  此時老太太把宋朝夕接回來,她不認為這是老太太忽然良心發現。

  按照書中劇情,宋家人還沒有找到薛神醫的徒弟,并不知宋朝夕的血可以做藥引,如此,為什么把她接回來便是宋朝夕不明白的。

  下人間經常會偷偷議論主子的事,青竹從前只是府里不受重視的二等丫鬟,被調來照顧宋朝夕,也算是升了,雖然宋朝夕不受寵,可若是主子嫁得好把她帶去夫家做貼身丫鬟,總也比在侯府好。

  青竹便如實說:“聽老太太手下的丫鬟議論,老太太得知大小姐已經及笄,想把大小姐召回來,給大小姐尋個夫家?!?/p>

  宋朝夕手指在下巴上點了點,才瞇著眼:“可有中意的人選?”

  “尚未定下?!?/p>

  宋朝夕這次回來也打算替原身討回公道,只是該如何行動她心里還沒什么想法,書中原身嫁給了容恒,但她不會重蹈覆轍,容恒這個世子是不能嫁了,只她是侯府嫡女,祖母和母親都在,婚事自然輪不到她來做主。

  等容恒找到了薛神醫的徒弟,得知她的血可以入藥,沈氏必然毫不猶豫地站在宋朝顏那邊,只是沈氏如此偏愛幼女,老太太卻未必如此,蔣氏既是侯府老太太,必然是以侯府為重,只要宋朝夕能給侯府帶來更大的利益,蔣氏必然會站在她這一邊。

  這也是為什么今天蔣氏不出口偏袒沈氏。

  蔣氏會給她挑選家世顯赫的夫婿,只是家世好不代表對方的人好,若是把她嫁給某個傻子,抑或是七老八十的老太爺做續弦,那她還真是無力抵抗。

  她必須為自己好好謀劃。

  悅耳的笑聲傳來,穿著碧色褙子的宋庭芳走進來,宋庭芳面若銀盤,長相大氣,性格看著也爽朗,朝夕對她的印象不錯。

  “朝夕姐姐,是不是揚州的美人都和姐姐一樣,冰肌玉骨?”

  宋朝夕笑得慵懶,“那是不是京城的豪門閨女都和庭芳一樣可愛大氣呢?”

  宋庭芳噗嗤一笑,用帕子掩住嘴,“那當然不是,這京城比我可愛的人可找不出幾個來?!?/p>

  “哦?!蹦愀吲d就好。

  宋庭芳偷偷打量她,“姐姐你還記得我們曾經一起堆雪獅子嗎?”

  原身的事宋朝夕不很記得了。

  “我們好不容易搭了個雪獅子,誰知次日起床一看,雪獅子卻被人弄倒了,當時我們失落了很久呢,你還揚言要追查兇手的下落,只可惜不久后你就被人送去揚州,后來我才知道,那雪獅子就是宋朝顏弄壞的,可家里人都不信我,覺得我污蔑好人?!?/p>

  宋朝夕笑笑,那些舊事她并不回味,侯府給原身的印象不好,哪怕是幼年回憶,也不值得留。

  “你離府以后,你那位病歪歪的妹妹,動不動西子捧心,誰惹她生氣她就淚水漣漣,害的我們根本不敢靠近她,省得被人告狀,自己還要受罰,現在你回來了,我總算松了口氣,大姐,謝謝你回來陪我一起做宋朝顏的活靶子?!?/p>

  宋朝夕哭笑不得,她還是第一次見人這么實誠的。

  她挑眉揶揄:“看來妹妹你很怕她啊?!?/p>

  “哎,侯府姐妹少啊,其他人都不敢靠近她,我就成了這侯府最大的替罪羊?!?/p>

  她搖頭晃腦,模樣有趣,明擺著取笑宋朝夕成了新的替罪羊。


章節在線閱讀

查看全部目錄

版權說明

網友評論

發表評論

您的評論需要經過審核才能顯示

最新評論

    更多評論

    為您推薦

    穿越小說排行

    人氣榜

    捕鱼达人3电脑版 广东快乐10分开奖网 双色球第84期开奖结果 排列3绝杀6码 赛车开奖 1万炒股一年最多挣多少 腾讯分分彩分析 020博彩 股指期货配资网站 山西快乐10分开奖结果 彩票北京pk拾是官方开的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