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說盡在故事遞!手機版

首頁言情 → 全世界我最貪戀你

全世界我最貪戀你

鹿隨 著

連載中免費

《全世界我最貪戀你》由鹿隨精心創作的一篇質量上乘,人氣爆表的現言破鏡重圓久別重逢小說,主要人物是羅跡、許沐。全世界我最貪戀你羅跡許沐全文主要講述了:桀驁不馴的羅跡竟然追到了年級第一的學霸女神許沐,可這段戀情,還是以許沐單方面分手結束。羅跡再次遇到許沐,是在大學友誼辯論賽的賽場上。當羅跡看到許沐這張小臉蛋時,這些年的不甘都煙消云散。

更新:2020/06/03

在線閱讀

《全世界我最貪戀你》由鹿隨精心創作的一篇質量上乘,人氣爆表的現言破鏡重圓久別重逢小說,主要人物是羅跡、許沐。全世界我最貪戀你羅跡許沐全文主要講述了:桀驁不馴的羅跡竟然追到了年級第一的學霸女神許沐,可這段戀情,還是以許沐單方面分手結束。羅跡再次遇到許沐,是在大學友誼辯論賽的賽場上。當羅跡看到許沐這張小臉蛋時,這些年的不甘都煙消云散。

免費閱讀

  手機已經響了好一會,打電話的人似乎沒有放棄的意思,許沐按了免提,順手把手機扔桌上,隨后聽到小姨趙清歡暴躁的聲音:“我是給你介紹男朋友,不是找你討債催命,怎么連電話都不接?”

  許沐脫掉身上的短衫,調整文胸肩帶,“沒聽到?!?/p>

  “少扯,老實交代,為什么不通過人家的好友申請?”

  “不想聊,別浪費人家時間?!?/p>

  趙清歡耐著性子:“只是交個朋友了解一下,又沒讓你馬上洞房,萬一你喜歡呢?人家可是機長,開飛機的!履歷表十幾頁,多少人排隊等著呢?!?/p>

  脖頸上的鏈子刮到耳朵,有點疼,耳洞前幾天發炎還沒好,許沐微微側過頭,把卷在項鏈上的頭發拉出來,“哦,那讓排隊的去加吧?!?/p>

  趙清歡雖是許沐小姨,但只比她大六歲,倆人從小一起長大,站一起跟親姐妹似的。

  她為許沐操碎了心。

  “外甥女,大小姐,姑奶奶,我求求你了,談個戀愛吧?!?/p>

  許沐沒說話,拆開新襯衫的包裝袋,發現所有扣眼都是封住的。

  “你都大四了,還整天一個人混,身邊有人每天對你噓寒問暖,哄著你寵著你,不好嗎?”

  “還有,你知不知道,女人到了一定年齡沒有性生活是要生病的——”

  正用別針挑開襯衫扣眼的許沐:“……”

  她有點無奈:“趙清歡同志,我一會還要比賽?!?/p>

  “你不是替補嗎?怎么又讓你上?!?/p>

  許沐拆掉襯衫吊牌,“一辯狀態不好,老師跟我說過幾次了,我不好拒絕?!?/p>

  全國大學生辯論決賽,錄播制,后期是要在電視臺播放的。

  這種露臉的事,她最不喜歡。

  許沐已經很久沒穿過正裝了,大概因為經常背著單反上山下河四處走,所以衣服大多比較休閑舒適,眼前這套白襯衫和小黑裙顯然不是她的風格。

  裙子不太合身,許沐深吸一口氣,費力拉上腰間的拉鏈。

  趙清歡:“早知道這樣,當初你直接上多好,非要把名額讓給別人——你干什么呢?”

  “裙子太緊?!?/p>

  隊里不知從哪找這么條裙子,這里的人估計也只有許沐能穿進去。

  趙清歡笑了:“你是不是胖了?”

  “沒有——”

  話沒有說完,忽然聽到兩下敲門聲,簡短急促,接著有人轉動門把手。

  雖然進來的時候已經鎖了門,但許沐還是下意識拽了桌子上的襯衫護住胸口,門外傳進一個略顯低沉的男人聲音,沒什么耐心的樣子,似乎是在跟誰通電話,“我到了,開門?!?/p>

  隔了幾秒,走廊有人喊:“老大,這呢!”

  腳步聲響起,門外安靜下來。

  許沐恍惚了一下,這聲音很像一個人。

  她站在原地沒動,雙手緊緊拽著白色襯衫,電話里趙清歡還在說著什么。

  許沐回神,“我還有事,先掛了?!?/p>

  她加快速度,將襯衫紐扣扣到領口第二顆,黑色西服外套披在肩上,一邊將手伸進袖口里,一邊疾步向外走。

  走廊已經沒有人。

  許沐盯著聲音消失的方向看了一會。

  手機收到一條信息,是趙清歡:這事沒完,晚上再說。

  剛看完,又來一條:爭氣一點,贏了給你買糖吃。

  許沐笑了下,手指輕點,發過去一個字:好。

  她把換下的衣服塞進紙袋里,轉身去了旁邊A大休息室。

  方桌上堆了厚厚一摞資料,兩個隊友還在低聲研究,另一側沈瑜沖她招手,“沐沐,這里?!?/p>

  許沐走過去,隨手把紙袋放在沙發旁,“導師呢?”

  “被主持人叫走了?!?/p>

  她點了下頭,接過沈瑜遞來的胸牌別在身上,抬手三兩下抓了個蓬松又漂亮的丸子頭,手腕上的黑色頭繩拉到頭發上綁了三圈。

  沈瑜問她在哪換的衣服,許沐說隔壁。

  “隔壁不是Z大休息室嗎,他們挪地方了?”

  許沐翻開桌子上的資料夾,“是嗎,我去的時候沒人?!?/p>

  沈瑜擠到她旁邊,有點花癡似的,“我來的時候看見他們了,倍兒精神幾個男生,其中一個特帥,正宗偶像劇男主那種類型?!?/p>

  沈瑜是皇城根兒下長大的姑娘,一口京片子,打小沒離開過北京,考大學拼著老命報了青城A大,拎行李上飛機那一刻有種出獄的感覺。

  許沐翻了一頁資料,“有多正宗?”

  “就是那種,”沈瑜絞盡腦汁搜索詞匯量,想了半天發現找不出一個準確的形容詞,于是選擇了最原始最直白的語言:“帥啊?!?/p>

  許沐:“……還有呢?”

  沈瑜想了想,“腿長?!?/p>

  “高冷,沒錯就是字面意思,又高又冷?!?/p>

  “一副拒人于千里之外的樣子,偏眼睛又很勾人,看你一眼心怦怦跳?!?/p>

  聽起來好像是挺不錯,但許沐沒什么感覺。

  世界上最好看的那雙眼睛,她早就見過。

  人大概都是這樣,嘗過最好的,其他的再好也入不了眼。

  那個少年人。

  當年在學校,他很惹眼,喜歡穿帽衫打球,扯起衣領擦汗,有點渾,有點倔,誰都不放在眼里,一雙桃花眼又欲又痞,很招女孩兒喜歡。

  那時的欲,不是成年人的欲,是少女對青澀.愛情的小小幻想,期待被那樣一個生活在規則之外的人特別對待。

  許沐是年級第一,別人都以為她是乖乖女,只有他看出她骨子里叛逆的一面。

  他帶她爬山,住帳篷,看一整夜的星星。他跟人飆車,她就坐在摩托車后頭,緊緊摟著他的腰,耳邊全是風,眼睛都不敢睜。

  下大雨,她說從沒淋過雨,他把傘扔掉,拉著她一起沖進雨里,過后兩人雙雙感冒。

  他帶她做了太多瘋狂的事。

  那時她什么都不怕,跟著他,生活永遠新鮮有趣。

  當年兩人分手,全校都知道,轟轟烈烈,鬧得很僵。許沐轉學后,切斷了那邊所有聯系,再也沒見過他。

  這些事她不常想起,只是偶爾在街上碰到跟他身型背影有些像的男生,會忍不住多看幾眼,默默在心底拼湊他現在的模樣。

  沈瑜碰了碰她,小聲說:“導師回來了?!?/p>

  許沐抬眼看過去,導師從外面進來,順手把門帶上,眼神示意一下讓大家圍坐過來,做最后的論點和流程梳理。

  導師姓張,畢業后留校任教,是A大最年輕的教授,參加過很多辯論賽,思維敏捷,常常劍走偏鋒,從異于常人的角度剖析論點,圈內很有名。

  他一來,休息室里的氣氛很快緊張嚴肅起來,全國大學生辯論決賽局,大家不敢怠慢,很快進入狀態。

  時間不多,簡短的二十分鐘會議結束,導師拿出一個透明文件夾,從里面抽出幾張A4紙,“Z大賽區都是什么學校你們也清楚,能從那些頂尖學校中脫穎而出,實力不可小覷?!?/p>

  大家看過去,最上面那張紙上附了一張照片,旁邊有文字說明。

  導師點點這個人,“對方一辯,邏輯學大三學生?!彼麑酌q手簡單介紹,包括基本資料,專業優勢,語言習慣等。

  經過之前幾場比賽,大家對其他賽區比較突出的隊伍多少知道一點,只有許沐是后加入的,聽得格外認真。

  導師介紹完前三位辯手,把最后一張簡介單拎出來,推到幾人面前。

  許沐目光定住。

  照片里,男生側臉英俊,下顎線條分明,眼神透著不拘,眼睛沒有直視鏡頭,但莫名給人一種壓迫感,渾身散發著這人“不好惹”的信號。

  導師著重說了一下:“羅跡,Z大數字媒體藝術專業大四學生,主攻游戲設計方向,這個人你們要特別注意一下,他是Z大幾個辯手里唯一一個專業相關度低的人,前幾場比賽表現非常突出?!?/p>

  許沐看著照片,心跳驟然亂了節奏。

  那年轉學后,她換了手機卡,再也沒登陸過社交賬號,沒有跟其他同學聯系,也沒有打聽過他的去向。

  原來他去了首都。

  許沐的思緒有些不受控制,一些片段不斷從記憶深處涌出。

  兩人感情最好時,他什么都順著她,寵著她,毫無底線,只有一件事有分歧。

  許沐想去首都的大學,羅跡喜歡青城,兩人還開玩笑,說等報考那天猜拳決定,誰贏聽誰的。他們的思維里沒有異地這個選項,也從沒想過會分開。

  許沐倒沒有自作多情到認為羅跡是為她去的首都,那時她態度堅決,連座位都調到前面,離他八丈遠,羅跡又氣又慪,折騰好久,后來沒有再找她,大概再也不想見到她。

  導師后面說的話,許沐一句都沒有聽進去,直到大家開始收拾東西,起身整理衣領,沈瑜叫她:“愣著干嘛,走了?!?/p>

  “去哪?”

  “候場?!?/p>

  按照流程,兩隊人在同一個地方候場,主持人開場后,聽指示先后入場。

  許沐忽然有些緊張,她深呼吸,努力平復心情,不想影響接下來的比賽。

  導師帶著四名辯手向候場區走過去,旁邊有攝像跟拍,隊尾還跟著兩名工作人員,一行人浩浩蕩蕩,走到入口時,迎面碰到同樣陣勢浩大的Z大辯論隊。

  許沐一眼看到羅跡。

  真人跟照片感覺很不同,這樣看起來,他比以前還要高一些,肩膀寬了,眼尾有些紅,似乎沒有睡好的樣子。

  一身精致合體的黑色西裝,短發干凈利落,眼神幽深,令人捉摸不透。

  跟從前一樣,不說不動,只站在那里就很惹人注意。

  兩人目光一碰,許沐悄然攥緊手指。

  兩位導師站在門口寒暄幾句,互相讓了一下,一同進入候場區,大家緊隨其后,只有許沐站在原地。

  羅跡的眼神只在她臉上淡淡掃過,便再沒看她一眼。

  淡定的像當年兩人的初吻。

  他把她叫到天臺,天都黑了,他毫無預兆地湊過來親了她一口,說:“跟著我,天天給你親?!?/p>


章節在線閱讀

查看全部目錄

版權說明

網友評論

發表評論

您的評論需要經過審核才能顯示

最新評論

    更多評論

    為您推薦

    言情小說排行

    人氣榜

    捕鱼达人3电脑版 黑龙江11选五5 快乐12走势图一定牛 湖南快乐十分开奖直播 广东快乐十分视频开奖 pk10官网开奖直播 北京pk赛车是福彩还是体 河南快3遗漏号查询 极速飞艇攻略 全国最知名的股票配资平台 南宁期货配资公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