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說盡在故事遞!手機版

首頁穿越 → 穆青露遲風小說

穆青露遲風小說

蠻行天下 著

連載中免費

主角是穆青露遲風的小說名是《師父是只短腿喵》是由蠻行天下創作的一本非常好看的穿書甜爽文。主要講述的是:穆青露穿書了,成了下場凄慘的惡毒女配,她想要逆襲,可是天不遂人愿,她被選去了一個奇葩的山頭,整天和一群漂亮的喵喵相處,后來她發現,當年擼過的阿喵,分別是大師伯,二師兄,和大師姐。而她最喜歡的短腿喵竟是她那仙風道骨,玉樹臨風的師傅——遲風上仙。

更新:2020/06/03

在線閱讀

主角是穆青露遲風的小說名是《師父是只短腿喵》是由蠻行天下創作的一本非常好看的穿書甜爽文。主要講述的是:穆青露穿書了,成了下場凄慘的惡毒女配,她想要逆襲,可是天不遂人愿,她被選去了一個奇葩的山頭,整天和一群漂亮的喵喵相處,后來她發現,當年擼過的阿喵,分別是大師伯,二師兄,和大師姐。而她最喜歡的短腿喵竟是她那仙風道骨,玉樹臨風的師傅——遲風上仙。

免費閱讀

  夜黑風高,本該回屋睡覺,穆青露卻躺在青青綠草上,望天。

  這顯然非她所愿,也不知是哪個天殺的將她敲暈了帶過來喂蚊子。

  不得不說,修仙界的蚊子可能也修煉過,咬出來的包特別大

  四下無人,除了樹和草,就一只黑貓和她作伴。

  不得不說,這貓咪實在忒黑了點,完全同背景融為了一體,到了跟前穆青露才發現周圍還有個活的。

  “喵嗚?!币宦暉o比綿長的喵嗚過后,黑貓湊到穆青旁邊蹭了蹭,觸感極佳,毛毛特軟。

  穆青露看了看黑貓一眼,配合黑貓動了動腦袋,人生如此艱難,不如以臉擼貓,緩解一下內心的悲痛情緒。

  黑貓發現地上的人動了一下,即刻警覺,一身柔順的毛發炸起來,嘴巴張大,露出兩顆尖利的牙齒。

  穆青露分析,這是一只外強中干的喵。根據一個貓奴的經驗來說,兇猛的喵類會直接上爪,只有慫貓才會選擇嚇人。

  嘆口氣,穆青露口中發出了一聲:“汪?!?/p>

  果不其然,慫貓聽到這一聲汪,即刻飛起兩米之高,口中發出兩聲不同音調的喵聲,仿佛在說“我靠!”

  慫貓罵人第一次見,穆青露十分想起身抓貓研究一下什么品種,腰上使力便要起身。

  結果,無事發生。

  她身子宛若被強力膠水粘在地上,動彈不得。

  行吧,只有腦袋能動,穆青露默默接受了現實。

  周圍金光閃爍,顯然她是被法陣困住了。前些時日穿進了一本沒有名字的修仙小說里,剛剛適應了惡毒女配的生活,就被命運擺了一道。

  這劇情到底進展到哪了?為了不穿幫,她近些時日翻看了諸多典籍,一時沒空跟周圍人接觸,便遭遇了這綁票事件。

  旁邊黑貓“嗷嗷嗷”地跑走了,穆青露覺得當務之急不是研究貓的品種,而是研究自己的處境。

  勉力扭了扭頭,穆青露大致看清了這法陣的形狀,它主體十分圓潤,左邊兩爪,右邊兩爪,前后不見。

  根據爪子的形狀,外加憑借超凡脫俗的想象力,她判斷,這光陣的形狀是個王八。

  黑暗中。有人慢慢走來,夜色太黑,角度不好,穆青露看不清對方容貌,但有一點可以確定,對方定是將她綁來之人。

  綁匪身著本門校服,身形矮小,走路姿勢有點內八,根據這些信息,穆青露覺得此人乃本門二師兄蔣晏衡,女主陸惜顏的癡情男配。

  此人此陣,穆青露瞬間明白了自己的處境。

  事情的起因是陸惜顏走火入魔,需要一味清心草救命,而這清心草極為難尋,門派上下不超過十株,大多被長老管著,唯一一株流落在外的,剛好在穆青露這。

  作為跟女主搶男主的惡毒女配,她自然不會輕易交出清心草,而男配深知這一點,也沒想著跟穆青露商量,直接上手將人綁走。

  這陣本是蔣晏衡布出來嚇唬穆青露的,沒想發動,誰知穆青露一心不想讓女主好過,死活不交。

  蔣晏衡因陸惜顏而焦心,怒而發動陣法,奪去她一身強運,并將這強運強行轉移給女主,從此以后穆青露變成了一個可憐巴巴的倒霉蛋,而女主一路奇遇,扶搖直上。

  好在,書中為了強調惡毒女配如何悲慘,特別交代了一句:其實抵擋陣勢的法器就在穆青露丹田中,只是她一時沒想起來。

  心中剛一陣竊喜,穆青露又發現了新問題:她不知道如何自丹田取物。

  這一瞬間,她覺得又被命運耍了,必須重新想對策。

  “小師妹醒了?”蔣晏衡伸出一只腳,又縮了回去,反復數次始終徘徊在陣法周圍,不敢靠太近,他甚至沒帶個面罩把自己遮起來,打劫打得理所當然。

  可這不是廢話嗎?不然她這腦袋動來動去是因為抽筋?

  “二師兄,其實我沒醒?!蹦虑嗦睹蜃?,略有嘲諷地看著蔣晏衡。

  “沒醒,小師妹為何還能與我談話?!笔Y晏衡嘴角抽搐,右腳一跺。

  “我夢游呢?!蹦虑嗦缎ξ粗Y晏衡。

  暫時來講,她并不怕惹惱對方,因為這奪運術法會反噬施術者,一旦發動。蔣晏衡必將付出慘痛代價。而照原著所說,蔣晏衡生生同她磨了兩個時辰嘴皮子,才讓陣法發動,可見他心中有所顧慮。

  至于這代價究竟是什么,原著也沒多說。反正蔣晏衡結局挺慘的,女主發現他奪了穆青露的氣運,憤而與之絕交,他因此生了心魔成為墮仙,終被正道誅殺。

  “小,小師妹還同往常一般能,能說會道?!笔Y晏衡顯然有點憋氣,穆青露這位內八師兄但凡情緒波動就會結巴。

  “謝師兄夸獎?!蹦虑嗦饵c點頭,總要維持一下她惡毒女配的人設。

  “把清,清心草給我,否,否則此陣發動,你這一身逆天福運便沒了?!笔Y晏衡不想同穆青露多說廢話,索性直奔主題,也不知是剛才被慕情露氣的,還是內心真有些怕,總之還是結巴

  沒了福運這事其實挺嚴重的,平時倒霉生活質量下降不說,還可能真的喝涼水被噎死。

  遠的不說,就現在來看,沒了福運,穆青露很可能被逐出師門。

  作為出云山的外門弟子,穆青露的修為可以說差到忽略不計了。

  但一眾長老依然對她寵愛有加,甚至想將之推入內門,一切都歸功于她這出門右轉就能找到寶貝的逆天本領。此類福娃,據說修仙界萬年不出一個,珍貴的緊。

  也就是說,一旦她福運被奪,就是個棄子。

  原著中雖有人為她說情,讓她留下,卻因為她這棄子的身份,門派上下甚至未追究蔣晏衡的責任,而穆青露因接受不了這心理落差開始不擇手段,最后搞得自己人不人鬼不鬼。

  這就產生了另一個問題,若是她今日交了清心草,蔣晏衡大概率不會冒著被反噬的危險發動法陣。

  最好的方法是撤去法陣,殺她滅口。

  為今之計,只能是從蔣晏衡口中得到丹田取物之法,取了法器護體,并激怒蔣晏衡讓他發動陣法,法器能抵擋法陣之力,在此期間兩股力量碰撞會產生不小的動靜,動靜夠大就會有人注意到這里,然后她就有救了。

  “又是為了陸惜顏,我就算死也不會將清心草交予你?!蹦虑嗦恫⒉幌肷罡胍垢信鋰\嘰歪歪,只是若答應得輕易了,只怕對方還要心生疑竇。

  “清心草不止一顆,我現在去師長那求便是。我若走了,陣法便會在兩個時辰后發動,到時候你后悔也來不及了?!笔Y晏衡說這話的時候聲音還算平穩,但是吧,這時候他的內八腳出賣了他,那抖動頻率是相當均勻,說明他在死撐

  借著夜色掩護,穆青露翻了個大大的白眼,當她不知道門派中藥材珍貴,都是給大佬用的。

  蔣晏衡之所以找上她,便是因為比起其他人來,她是相對軟的那顆柿子。

  “師兄等等?!蹦虑嗦堆鹧b猶豫,又咬了咬嘴唇,露出很糾結的模樣。天正黑著,估計蔣晏衡看不大清楚,希望對方能成功明白她要傳達的精神,畢竟,因為演技實在不好,她經常被人稱為“戲精”。

  “演員”和“戲精”的本質區別在于,演員是力求逼真的,而戲精是力求夸張的,夸張到你一眼看過去就知道是在演。

  “不就是一顆清心草,有什么大不了的,給你便是。只是這東西在我丹田之中,我恰好忘了如何取出?!?/p>

  穆青露大量著蔣晏衡,希望他不要看出什么破綻來。

  “師妹莫想拖延時間,你若忘了,師兄可以教你?!笔Y晏衡中氣雖然不足,總算不似剛才一般抖抖抖。

  穆青露第一次覺得自己這一身浮夸的演技得到了認可。

  二師兄跟那黑喵差不多,也是個外強中干的貨,他今晚行事還是很緊張的。

  “既然師兄這么說,就麻煩師兄了,只不過躺著影響發揮,師兄總要先放我起來?!蹦虑嗦栋β晣@氣,還嘆了好幾聲,生生將自己嘆老了十歲。

  她明白,真正束縛她的并不是這奪運陣,而是奪運陣上疊加的地縛之術,唯有撤去這術法,她才能順利取出丹田法器。

  蔣晏衡思忖片刻,掐了個法決,穆青露瞬間解放。這一動不動躺了如此之久,她簡直腰酸背痛腿抽筋。

  但剛一起身,她就發現了問題,這雞賊的二師兄只解了一半術法。。

  所以她的腿該抽筋還是要抽筋。

  “師妹心思聰慧,不得不防?!笔Y晏衡這會大約是覺得勝券在握,也不磕巴了,殊不知他心里盤算的時候,穆青露盤算得更多。

  “師兄說得極是,您若敢放,我自然敢跑?!蹦虑嗦秲忍摂M問候了蔣晏衡得祖宗十八代,面上仍舊和顏悅色。

  “你,你,你照我說得做?!?/p>

  要說蔣晏衡這心理素質實在不好,穆青露只要開懟,他必定磕巴。

  穆青露懶得理會這些,連忙照著蔣晏衡羅里吧嗦得描述開始冥想。好歹修煉過那么一丟丟,這會取物倒也不難。

  但是,著東西也忒多了,找起來有些困難。

  “師,師妹莫要再拖延,我,我的忍耐是有,有限的?!?/p>

  蔣晏衡一開口穆青露就想讓他閉嘴,兄弟你這威脅,大概是拿來搞笑的。

  沒一會,穆青露就掏出一顆毛茸茸的草來,她覺得若放在現代,這東西應該叫狗尾巴草,她覺得可能是草藥放太久,長毛了。

  幾乎同時,她又掏出一個黑黢黢的八卦盤藏在身后。憑借書中對那些法器的描述,穆青露覺得沒拿錯。

  “給我?!笔Y晏衡異常激動。

  看來這草是拿對了 ,穆青露用指甲將清心草掰成數段,夜色正濃,蔣晏衡內心緊張,自是看不清穆青露的小動作。

  “師兄拿好?!蹦虑嗦秾|西丟過去,一手緊握八卦盤。

  蔣晏衡先是面露喜色,拿到草的一刻卻是額頭青筋暴起。

  “你……”那模樣仿佛要吃了穆青露。

  是了,清心草斷裂即失效,蔣晏衡拿到的是一顆廢草。

  “抱歉,保存得不太好?!狈ㄆ髟谑?,穆青露也不怎么想繼續演。激怒蔣晏衡發動陣法,利用法器和陣法碰撞引來救兵,這是最危險的一條路。

  若是法器失效,她將照書中設定的路線,一路走向死亡。

  可至少,命運在自己手中,而不是在蔣晏衡那,萬一交了東西蔣晏衡撤了法陣再殺人滅口,那可就真是虧大了。

  “只,只怕師妹,師妹是故意的吧?!笔Y晏衡繼續磕巴。

  “師兄果真是冰雪聰明。不過這發動法陣你也會遭到反噬,師兄不過是嚇我,并不敢真正發動法陣?!?/p>

  穆青露耳畔,傳來骨骼碰撞的聲音,應是對方握拳導致的,她決定再加把勁。

  “后日執掌三峰的上仙會下山選弟子,師兄既然不敢發動陣法,便回去準備一下,若是不能入玉清上仙和華音上仙的眼,被遲風上仙選了去,可是會有性命之憂的。我聽說這位遲風上仙潔癖、事多,性情古怪,許多弟子上了子上了他的云幕峰就再未出來過?!?/p>

  穆青露現在是真心說廢話,力求降低二師兄的耐心值

  “師妹說,說得極是?!?/p>

  穆青露覺得蔣晏衡這話過后還有個但是,可蔣晏衡忽然想起什么,什么都沒說,轉身便走。

  什么情況,這人怎么不按劇本來。

  穆青露思索片刻,只聽蔣晏衡“哎呦”一聲趴在地上,那姿勢,跟剛才得王八法陣差不多,就是沒有王八圓。

  這一趴倒好,法陣瞬間啟動,金光騰起半人高。

  穆青露此刻被光芒晃瞎了眼,看不真切,只覺得身體被一只無形大手按住,透不過氣來,手中□□還算爭氣,正高速旋轉,發出極大的轟鳴聲。

  穆青露微微松了口氣正準備保護一下耳朵,卻聽“咔!”一聲脆響,□□戛然而止

  她的設定是個福娃,怎得如此倒霉,這□□莫不是生銹卡住了?

  穆青露冷靜下來,決定接受現實,此番總還是死不了的,留得青山在,不怕沒柴燒。

  “轟隆”穆青露好不容易冷靜下來的心又提了起來。

  這又是怎么了?

  正想著,□□忽然碎成齏粉,陣法光芒隨之褪去,束縛穆青露下.身的術法也隨之消失。

  萬幸,□□和法陣同歸于盡了。

  本該高興,她卻有點高興不起來。

  這事蹊蹺,按理說蔣晏衡都暈了,法陣不該是他啟動的。

  況且,他若真有心要清心草,一把刀架自己脖子上便好,何必費這一番周章。

  穆青露總覺得,布陣和發動陣法的都不是蔣晏衡。

  正當她覺得事態復雜準備放棄思考時,一人影忽然出現在身前

  那人一身白衣輕紗質地,夜風之下白衣翻飛,迎著月光得面容如玉雕般清透87,下頜線清晰而卻不硬朗,眉眼如畫,鼻梁不高不矮恰到好處,一頭烏發束在后面,看起來倒是年輕。

  “這位,師兄,為何深夜在此?!蹦虑嗦缎⌒脑囂?,旁邊還躺著個蔣晏衡,免不了要跟人解釋一番。

  對方并未答話。

  穆青露以為自己稱呼有誤,不由得改了說辭。

  “這位,仙君?!?/p>

  仍無人作答,疑惑之際,黑貓發出一聲雄渾得“喵嗚”,不知何時爬到了白衣人身上,一黑一白,倒是挺搭。

  原是這貓將人帶來,穆青露始終覺得這喵能在陣中恣意行走,定是個神獸無疑,有神獸的位份大多不低。

  一念至此,穆青露覺得,這人身份定然極高,思來想去,為了表達尊敬之情,她喚了一聲:

  “祖師爺爺?”

  終于,對方有了反應,問了一聲:

  “你想如何死?”

  嗯?什么情況,穆青露一頭霧水,怎么一個兩個都想弄死她。


章節在線閱讀

查看全部目錄

版權說明

網友評論

發表評論

您的評論需要經過審核才能顯示

最新評論

    更多評論

    為您推薦

    穿越小說排行

    人氣榜

    捕鱼达人3电脑版 北京快中彩基本走势图 私募基金配资是什么意思 北京pk10是正规彩票吗 七星彩杀号技巧 上证指数行情东方财富 内蒙快三玩法中奖规则 广东快乐十分推荐软件 马耳他幸运飞艇官方计划 河南十一选五开奖走势图 黑龙江快乐十分前三组遗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