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說盡在故事遞!手機版

首頁總裁 → 千億萌寶腹黑爹地認栽吧

千億萌寶腹黑爹地認栽吧

顧錦時沈烈 著

連載中免費

顧錦時沈烈全文免費閱讀,千億萌寶腹黑爹地認栽吧完整版,《千億萌寶腹黑爹地認栽吧》上架了,這是作者冰妍的作品,這篇總裁題材小說中人物語言真實,尤其是角色的對話,原汁原味兒。顧錦時沈烈小說精彩預覽:顧錦時五年后帶著孩子歸國,在查找當年家破人亡真相之時,卻發現一直愛她護她的沈烈竟然是孩子的生父…

更新:2020/06/03

在線閱讀

顧錦時沈烈全文免費閱讀,千億萌寶腹黑爹地認栽吧完整版,《千億萌寶腹黑爹地認栽吧》上架了,這是作者冰妍的作品,這篇總裁題材小說中人物語言真實,尤其是角色的對話,原汁原味兒。顧錦時沈烈小說精彩預覽:顧錦時五年后帶著孩子歸國,在查找當年家破人亡真相之時,卻發現一直愛她護她的沈烈竟然是孩子的生父…

免費閱讀

  顧錦時連忙擺手解釋,“不是的,我們……”

  話還沒有說完,就被沈烈給接住了話,說道,“你說得很對,這個孩子被她媽媽培養的很優秀。再見!”說完,沈烈就上前牽住小諾的手,準備帶著他往外走。

  顧錦時剛想開口說些什么,便見小諾殷切的問道,“媽咪,我們可以玩一會再回去嗎?”

  沈烈暗贊一聲,好兒子!

  顧錦時蹙緊眉頭,蹲下來說道,“小諾,可是我們應該早點回家休息,這兩天倒一下時差,下周你就要去幼兒園了……”

  “阿錦,小諾還不累,可不可以就玩一小會?”小諾眨巴著大眼睛,一只手抱著玩具,一只手已經抱住了顧錦時的脖子,低聲哀求。不知道為什么,今天跟這個叔叔在一起,讓他有了不一樣的感覺。自從這兩年懂事之后,他再也沒跟媽咪問過爸比的問題,但是心中仍然期盼著有一天那個人會突然出現。

  顧錦時心里一軟,鬼使神差的點了頭,于是一大一小兩只同時開心的不行。

  看到兩人神同步的表情,顧錦時心里說不出的懊悔,羞惱的說道,“顧小諾,想要出去玩可以,但是必須答應媽媽兩個條件。一,一會我說回家的時候你不能癩皮,二,不能一個勁的要玩游戲機?!?/p>

  “好!”小諾立馬點頭,雖然有條件,但是也無比開心。

  沈烈看著顧錦時‘驕橫’的神情,眼神有些發直。直到被小諾拉了拉手,才掩飾性的牽起小手往前走去,心中卻有一種甜蜜的感覺在蕩漾。這個小女人,是他孩子的媽!還有手中牽著的這個小人兒,是他沈烈的兒子!這種奇妙的親緣關系,讓沈烈心里一陣陣發暖。

  一進商場,小諾果然在游樂中心的各種設施玩嗨了,沈烈一路陪著,不管是什么項目都點頭,顧錦時見小諾很久沒這么開心了,也默許了。只是站在外面盯著一大一小兩個人,心中有些疑惑。這個憑空冒出來的沈烈,好似對他們娘倆有些討好,到底是為什么呢?

  很快,沈烈和小諾就從這一輪賽車中出來了,顧錦時走上前將買的奶茶分別給了兩人,引著小諾去了旁邊玩,趁機對沈烈說道,“沈先生,今天多謝你陪小諾玩這么久!”

  沈烈搖頭,說道,“顧小姐不用客氣,能夠相識便是緣分。況且,我覺得跟小諾很投緣?!?/p>

  沈烈的語氣很真誠,顧錦時有些不好意思但還是狠下心開了口,“我知道沈先生是個好人,但是有些誤會,還是講清楚的好,就像剛才在餐廳時,那樣對沈先生不好?!?/p>

  “沒關系,我不介意。誤會也是一個美麗的誤會!”沈烈說。

  “不!”顧錦時搖頭,語氣決絕,“沈先生這種優秀的人,走到哪里都是焦點。我不希望和你有什么說不清的誤會,免得讓人多想。我更不想讓小諾,沉浸在美好的幻想中,這樣對他也不好?!?/p>

  沈烈一窒,試探著開口,“其實,你沒必要想這么多。如果我沒有猜錯的話,你是一個單身媽媽吧,小諾也需要父愛,你就沒想過……”

  “夠了!這是我的事情!”顧錦時臉色變得有些難看,她沒想到沈烈不但看出了她的處境,還直接說了出來,“素昧相逢,沈先生好像管的寬了些。我雖然感激沈先生的救命之恩,但是這些事,屬于隱私?!?/p>

  面對顧錦時的激烈,沈烈有些無能為力。他沒想到只是簡單的提起,她就這般抵觸!那要走到她的心里去,還需要多遠的距離?

  沉默了半響,才吶吶說道,“是我不對,是我說的有些多了。我只是覺得小諾很可愛,應該在一個陽光健康的環境中長大。有些事,過去了就過去了,你不要為難自己?!?/p>

  這一刻,沈烈甚至有股沖動,想要告訴顧錦時,他就是當年傷害她的那個人,讓她有什么怨有什么恨,都一股腦的沖他發好了!可是他不敢,就要說出口的話被沈烈狠狠咽了回去,他不想錯失跟他們母子相處好的機會。等到他們之間的關系再好一點,再好一點,到時候他會把一切都講清楚的!

  顧錦時的眼淚已經在眼眶中打轉,這么多年,她披著堅硬的鎧甲帶著小諾一路走來,沒想到卻被一個陌生人,一眼就看透了一切!

  深吸一口氣,顧錦時努力平復了一下情緒,淡聲說道,“多謝沈先生的關心,我是孩子的媽媽,知道該怎么做才是對他最好!往后,沈先生若是有什么事情需要我,請盡管打我的電話。今天太晚了,我先帶孩子回去?!?/p>

  說完,顧錦時過去將小諾領出來,在他耳邊說了幾句話就帶著孩子離開了。

  沈烈站在原地,看著小諾一步三回頭的往這邊看來,心里刀絞一般的難受。顧錦時的身上彷佛披著一層硬刺做成的外衣,時時刻刻防備著一切。他很心疼她的堅強,沈烈暗暗發誓,一定要加倍的對她好,彌補自己曾經對她造成的傷害!

  出租車上,小諾終于忍不住開口問出了心中的疑惑,“媽咪,沈叔叔真的是有事嗎?”

  顧錦時點頭,面不改色的撒謊,“是啊!這么晚了,沈叔叔肯定要回他自己的家啊,你要記住,我們只是普通朋友,不過剛認識而已,讓人家陪著玩這么久,是很不禮貌的對嗎?我們小諾是個最有禮貌的孩子,對不對?”

  “嗯?!毙≈Z點頭,不再提關于沈烈的話題。但是他能明顯感覺到,媽咪不開心,到底是為什么呢?吃飯的時候不是還好好的嗎?

  “媽咪,你是不是想媽媽了?”小諾用小手緊緊握住顧錦時的手,關切的問道。

  顧錦時差點掉下淚來,以前她偷偷哭被小諾看到一回,她告訴小諾自己是想媽媽了,沒想到這個孩子一直記在了心里,還這樣安慰她。顧錦時覺得窩心的不行,一把抱住了小諾,點了點頭,“是有那么一點想,不過,一會就好了?!?/p>

  回到顧家老宅,小諾已經困得睜不開眼睛。拖著他洗漱完,小家伙連睡衣都沒有換就倒在床上睡了過去,顧錦時給他脫了衣服,看著兒子可愛的睡顏發呆。

  回來之后,一切跟她想象的不同,她沒想到暗處的敵人這么快就采取了行動,這樣小諾呆在她的身邊,會不會有危險?

  可是如果將他送回國外的話,她內心又萬分不舍。

  不到萬不得已,她不想將孩子送離自己身邊。顧錦時思量半天,還是沒有鼓起勇氣打出去那個電話。

  想到自己不辭而別,顧錦時就覺得自己愧對大洋彼岸的那個人,但是她實在是想不到別的辦法解釋,因為那個人若是知道自己回了國一定會跟過來,她不想耽誤他,離開是最好的辦法。

  洗漱完,顧錦時又來到了父親的書房。

  電話響起,是郝依依。

  “依依!”顧錦時接起了電話。

  “阿錦,本來今天下午想過去找你的,沒想到公司有事絆住了,我今晚要出差,去海南?!焙乱酪赖穆曇粲行┢v,帶著明顯的歉意。

  “要去幾天,依依,你照顧好自己。我這里沒事的,你不用擔心?!?/p>

  “嗯,大概兩三天吧。海南那邊分公司負責人出事了,我到了再跟你聯系?!焙乱酪勒f道,“對了,昨天那輛黑色車的事我讓系統內的朋友幫忙留意,相信很快就會有結果的,阿錦,這幾天你和小諾出門一定要小心?!?/p>

  “嗯,我知道了。你也是!”顧錦時深呼一口氣,又叮囑了郝依依多帶幾件衣服,就掛了電話。

  她現在真想馬上知道想要害他們的那個人是誰,害得父母還有哥哥慘死的那個人是誰!

  燈火通明的頂樓辦公室,郝依依掛了電話之后看著自己的手指甲發呆,今天得到的那個消息到現在還讓她有些發懵。

  她怎么也沒有想到,當年顧錦成的死竟然另有玄機。朋友告訴她,顧錦成的死亡報告有問題,而且是系統內部的人做的手腳,這就不難想象,當年顧家父母的那場車禍,更是有人為之。

  郝依依不知道該不該告訴顧錦時這個消息,她怕顧錦時知道了受不了,失去了方寸。連她知道了這件事,心里都針扎一般的難受。

  沒有死,這么多年卻沒有音訊,實在是讓人不敢想象,這背后到底還隱藏著什么,有時候,死反而沒那么可怕。

  起身收拾好行李,郝依依決定暫時先瞞著顧錦時,等到這次車禍事件查清楚之后,再一起告訴她。

  而至于救了他們的沈烈,郝依依覺得應該只是湊巧。畢竟那人的神秘低調,以及頗有俠義之風的個性,早在接手沈氏集團的時候,圈里就已經傳開了。

  他和顧氏,還有郝家,應該是沒有什么交集。

  沈氏集團,是他們這種三流商賈所仰望的存在,就算是交好,也是他們上趕著巴結沈氏,所以沈烈這邊斷沒有玩陰謀詭計的道理。

  說句難聽的,就算是收購,人家都不一定愿意收購他們這種小公司。

  而被郝依依判定沒有陰謀詭計的沈烈,此時正在跟顏鋒取經。否定了每天送玫瑰花等追求攻略,沈烈直接選擇了每天定時送早飯。

  想到以后兒子每天能吃到自己送的早飯,沈烈的心情就忍不住變得更好。

  第二天一早,顧錦時剛洗漱完,就聽到樓下門鈴聲響起。

  急匆匆的下樓,掃了一眼可視電話,顧錦時就愣住了,居然是沈烈!他是怎么找到這里來的?竟然知道顧家老宅!而且,他到這里來做什么?她不是已經跟他講清楚了嗎?

  “沈先生,有事嗎?”顧錦時打開門剛說完,就看到沈烈手里拎著的飯盒。

  “今天晨練完,發現一家很有特色的早餐店,所以就買了帶過來?!鄙蛄艺f著,揚了揚手里的食盒,又道,“昨天在醫院,我讓朋友幫忙查了車禍那件事,然后就知道了這里的地址?!?/p>

  車禍那件事,顧錦時也是當事人之一,警察局里留下地址也不稀奇。顧錦時了然,點了點頭說道,“那個,我……”

  “怎么,不請我進去坐坐嗎?一直拎著這些東西很重的……”

  顧錦時掃了一眼沈烈兩只手里長長一串的飯盒,終于還是心軟將門完全打開,放沈烈進了門,只是心里她本能的感覺到一種不好的預感。

  小諾穿著拖鞋從樓上下來,看到沈烈拎著飯盒進來,歡呼著就撲了過來。

  “沈叔叔,早!”小諾歡快的迎了上來,幫著沈烈將東西放到了餐桌上,沈烈高興的摸著他的頭,然后一把將他抱了起來?!白屛也虏?,小諾肯定沒有吃早飯對不對?”

  小諾摸著餓的扁扁的肚子猛點頭,萌萌的樣子讓人忍俊不禁。

  “沈叔叔,你昨晚真的是有事先走了嗎?”小諾小聲問道。

  顧錦時一走過來,就聽到這句話頓時有些緊張的看向沈烈。

  “是啊!昨天叔叔答應陪小諾玩,但是有事先走了,是叔叔不對!所以呢,今天叔叔特意買了早飯來賠罪,小諾就原諒叔叔好不好?”

  “好!”小諾的聲音說不出的軟糯乖巧,說著還眨巴著一雙大眼睛轉頭看向顧錦時,“阿錦也餓了呢!我剛才都聽到她肚子咕咕叫了!”

  顧錦時臉一紅,想找個地方鉆進去!剛才洗漱的時候,她肚子就餓了,被小諾聽見還取笑她,現在倒好居然當著外人的面就這么說了出來!

  “那小諾去洗洗手,我們一起吃早飯吧!”沈烈彷佛沒聽見一般,只是轉頭看向顧錦時的眼神,好像多了一些東西。

  小諾跑去洗手,顧錦時的拗勁又犯了,忍不住對沈烈說道,“沈先生,昨天我已經說清了,你這樣容易讓小諾產生誤會,以后他……”

  “顧小姐,我正式宣布,從今天開始我沈烈要追求你!”沈烈雙眼亮的像天邊的星星,鄭重說道,“顧錦時,我不管你以前經歷過什么,從現在開始,我要給你世間所有的溫暖!”

  顧錦時瞪大眼睛,不可置信的看著一臉真誠的沈烈,先是鼻子泛酸,然后就有些惱怒。鼻子泛酸是因為那句,世間所有的暖,這個人竟然那樣的懂她,知道她抗拒不了任何一種溫暖。而惱怒,卻是因為兩人的身份。

  沈烈的名片她看過,也知道沈氏集團是怎樣的存在,堂堂沈氏的當家人,跟她簡直是云泥之別!

  “這種玩笑沈先生就不要開了,我不會當真的?!鳖欏\時冷聲說道。

  “我是認真的,阿錦!”沈烈喚道。

  顧錦時一窒,對于沈烈這種自作主張改換稱呼的做法很有些惱怒,剛想說些什么,便聽到小諾跑過來喊道,“媽咪,我洗好了!我們吃飯吧!”

  顧錦時深呼一口氣,無奈的點頭。無論她再怎么生氣,在小諾面前她都會收拾好自己的情緒,這么多年來,這些習慣早已深入骨髓。

  她盡自己最大努力在小諾面前收拾好一切負面情緒,讓小諾成長的跟普通孩子沒什么不同。

  盡管如此,這個孩子還是如此懂事,早熟。

  敏感的小諾早就發現了沈叔叔和媽咪之間,有些奇怪的氣氛,但是聰明的他什么都沒說,只是小大人般招呼兩人吃早飯。

  沈烈也當真沒有拿自己當外人,主動給母子倆人都盛好粥,又將餐盒一樣樣打開,獻寶一樣問小諾最喜歡吃哪種。

  看著溝通和諧的兩人,顧錦時一陣陣的無力感襲上心頭。

  心情沉悶的吃完早飯,顧錦時將碗筷都收拾了去洗碗。沈烈想了想沒跟進來,陪著小諾去花園玩了。

  秋天的晨風還是有些涼的,沈烈脫了自己的外套罩在小諾身上,從跟花園連接的陽臺書架上拿過一本繪本,讀給小諾聽。

  一大一小兩只坐在花園的秋千架上,緊緊依偎在一起讀書。顧錦時洗完碗出來,邊解圍裙邊抬頭看了一眼,心臟頓時被擊中一般呆在那里,心里說不出是什么滋味。

  兩人和諧有愛的畫面,深深的刺到了顧錦時。

  小諾從未跟任何人這么親近過,在國外的時候就連多年鄰居,都未曾讓他如此靠近。顧錦時此時甚至有一種兩人是親生父子的錯覺,可是,可能嗎?

  當年那個人自那夜之后就消失無蹤,甚至連一句對不起都沒有說過!更別提負什么責任了!這么多年,她也不是沒有想過那個人的真實身份,雖說當時她醉酒的厲害,但是那個人一身特別的裝束,還有身上不停滴血的傷口,都歷歷在目。

  也許,對于那夜的事情,那個人并沒有感到抱歉,也并不知道她是初*夜。算了,都過去了這么久,自己還想這些干什么?

  顧錦時使勁搖了搖頭,將這些雜七雜八的思緒甩開,將圍裙掛好走了過來。

  “小諾,今天我們是不是要出去?”顧錦時雖然知道這會打擾正在讀書的兩人不對,但還是狠心湊過來沒話找話。她不想讓小諾跟沈烈的感情更好,那樣對小諾不好。

  孩子產生了依賴,是很難戒掉的!

  哪知想象跟現實總是有所出入,顧錦時話音剛落,小諾就眼巴巴的看著沈烈,就差開口問他有沒有時間一起出去了。

  顧錦時暗恨,但是又不好說孩子什么,只得說道,那你們現在花園玩一會兒吧,我去打掃一下。說完,顧錦時就落荒而逃。

  沈烈失笑,接起電話調整了一下工作安排,然后就將手機打在了靜音上。

  “小諾今天想去哪里玩,我都陪著怎么樣?”沈烈說道,“小諾以后可以喊我阿烈,或者阿沈,就不要叫叔叔了好不好?我們要做好朋友!”

  每次聽到小家伙煞有其事的喊他叔叔,沈烈心里就格外的不舒服。明明是自己的親兒子,結果卻喊自己叔叔,聽起來要多別扭就有多別扭!

  “好!”小諾深以為然的點頭,他也覺得跟沈烈關系喊叔叔似乎有些陌生,叫阿烈正合他心意!

  “阿烈,你再給我讀這本!”小諾屁顛屁顛的跑回書架,從上面輕車熟路的翻出一本自己最喜歡的繪本,拿給沈烈看。這些書都是媽咪以前給他買的,從國外帶回來的,他讀了無數遍仍舊愛不釋手。

  沈烈一看這些畫滿坦克飛機還有各種軍事交通工具,心里就被漲滿。

  這個小家伙不愧是自己的兒子,喜歡的東西也和普通小朋友不一樣,才這么小的年紀,就已經顯露出這方面的天賦了,這本繪本一看就被翻了很多遍了,看來小家伙很喜歡這本書。

  沈烈笑著,給小諾讀起繪本,還邊讀邊加上自己的一些解釋和經驗,小家伙一下子就聽出了不同來。

  “阿烈,你怎么知道這么多?就像……是真的shibing一樣?!毙≈Z興奮的彎著眼睛問道。

  對于小家伙很快就敏銳的感覺到了這一點,沈烈感到很欣慰。

  這個孩子好好培養將來一定是可造之材!沈烈又想到顧錦時在面對小諾時的遷就和忍耐,暗道她把所有的愛和耐心都給了孩子,小諾被教育的很好。

  又過了一會,顧錦時洗好了水果讓小諾進屋吃水果,小諾看出媽咪和阿烈有話要說,便乖巧的進了屋,大人之家的秘密,小孩子是不可以聽的哦!

  顧錦時關好陽臺上的門,很困擾的對沈烈說道,“沈先生,我想我們該好好談談……你可不可以不要對小諾這么好?我們之間,不可能?!?/p>

  “阿錦,你別這么大壓力?!鄙蛄矣挠恼f道。

  他沒想到今天這樣做會讓顧錦時有這么大的反應,平常女人若是知道了他的身份和他所做的這些,早就尖叫著撲上來了!

  可是他的阿錦呢,不但不感動反而一副如臨大敵的模樣!他的阿錦真是與眾不同,不是那些庸脂俗粉可比!

  顧錦時若是知道此時沈烈心里想什么,一定會吐血!但是她當然想不到這些,只得說道,“沈先生年紀輕輕就以雷霆手段掌控了沈氏,想來應該也是一個聰明人?!?/p>

章節在線閱讀

查看全部目錄

版權說明

網友評論

發表評論

您的評論需要經過審核才能顯示

最新評論

    更多評論

    為您推薦

    總裁小說排行

    人氣榜

    捕鱼达人3电脑版 长城汽车股票 好彩1开奖号码生肖方位 广东好彩一走势图 北京pk10精准计划 江西多乐彩开奖一定牛 十大融资炒股平台 贵州快3走势图表基本走势图 河南快三怎么中奖 财神到配资 广东36选7历史开奖号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