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說盡在故事遞!手機版

首頁總裁 → 總裁爹地撩上癮

總裁爹地撩上癮

安羅伊慕羽楓 著

連載中免費

主角是安羅伊和慕羽楓的總裁甜寵文《總裁爹地撩上癮》是作家招財貓所寫,小說講的是安羅伊為了外婆被繼母嫁給年過半百的糟老頭子,安羅伊嫁過去后發現老頭子的兒子慕羽楓對她心懷不軌,可鬧了場烏龍,安羅伊發現自己要嫁的竟是自己孩子的親生父親,那安羅伊和慕羽楓有過一段怎樣難以言喻的過往?婚后兩人會以怎樣的相處模式生活.......

更新:2020/06/03

在線閱讀

主角是安羅伊和慕羽楓的總裁甜寵文《總裁爹地撩上癮》是作家招財貓所寫,小說講的是安羅伊為了外婆被繼母嫁給年過半百的糟老頭子,安羅伊嫁過去后發現老頭子的兒子慕羽楓對她心懷不軌,可鬧了場烏龍,安羅伊發現自己要嫁的竟是自己孩子的親生父親,那安羅伊和慕羽楓有過一段怎樣難以言喻的過往?婚后兩人會以怎樣的相處模式生活.......

免費閱讀

  “放……放開我,不要……”

  下一秒她就感到陣陣的刺痛,反手緊攥著被單,眼角滑落下兩行晶瑩的淚珠。

  男人借著月光照拂清楚的看見她眼角的淚水,整個人愣了一秒,隨即俯下親吻著她誘人的紅唇,將他全部的渴望盡數發泄在她的身上。

  “痛……啊……”

  她的身體被狠狠地撕裂著,而馳騁在她身上的男人依舊沒有半點要停下來的意思。

  “不……不要?!?/p>

  安羅伊伴隨著一聲尖叫,猛地一下睜開眼瞼,雙手緊緊地攥著蓋在身上的被褥,額頭上還冒著陣陣虛驚的冷汗。

  時隔五年,每每午夜夢回她都會感到害怕和恐懼。

  “砰……”

  一聲激烈的撞擊聲。

  讓她整個人驚愕的彈坐了起來,雙眸警惕的看向門口。

  許茹鄙夷瞟了她一眼:“睡什么睡趕快起來?!?/p>

  “爸,你找我有什么事情嗎?”

  許茹看了一眼安父,率先開口替他回答:“我給你找了一門好親事,是A市里的名門望族慕家,你收拾好東西,過兩天慕家就會派人來接你的?!?/p>

  安父一副慈父的面孔,附和道:“是啊,伊伊,你嫁過去一定不會讓你受委屈?!?/p>

  “爸……”

  安羅伊不可置信的看向安父。

  “怎么?你還不樂意,人家都沒有嫌棄你未婚生子,還生了個死胎?!?/p>

  許茹的話猶如形成的利劍,挑撥開她心臟上那道已經塵封多年的傷疤,血淋淋的痛的她連呼吸都在顫抖。

  安父見她遲遲不肯點頭答應,愁眉苦臉的嘆了口氣:“伊伊,爸爸知道讓你嫁給一個五十歲的男人的確是有些……可是爸爸真的是實在沒有辦法,公司現在周轉不靈,要是月底之前還沒有資金周轉,到時候公司只能宣布破產?!?/p>

  安羅伊手微微攥緊著裙角,直接拒絕道:“爸,我不愿意嫁?!?/p>

  “你一個殘花敗柳之軀,人家能要你都已經不錯了,你還在這里挑三揀四?!痹S茹的雙眸中充滿了不屑和鄙夷。

  安父睨了許茹一眼,又一副萬般無奈,對著她賣苦:“伊伊,爸爸知道這樣做很委屈你,可是你要是不嫁的話,咱們家公司就要……面臨破產?!?/p>

  她不愿意……

  況且那個慕遠恒都已經五十多歲了。

  許茹見她還不肯答應,蹭的一下站起身,扯著尖銳的嗓音:“我告訴你,今兒你不嫁也得給我嫁,否則你外婆的日子也會不好過?!?/p>

  外婆……外婆……

  許茹每每都會拿這件事情來逼她就范。

  安羅伊雙手放在腿上緊緊地攥緊成拳。

  “如果你不嫁,我就把你的外婆從養老院里趕出去?!?/p>

  安羅伊聞言手中不由再攥緊了幾分,眼眸又含帶著幾分期望看向一旁安父,只見他耷拉著腦袋,眼神俯視著地面,似乎是在躲避她求救的目光。

  她在這一刻心里最后的希望也破滅了。

  許茹看到她沉默的樣子,無聲的冷笑,轉身就對身后的傭人吩咐道:“帶她回房間換衣服,別讓慕家的人等久了?!?/p>

  話落音,兩個身強力壯的傭人走上前,直接架著安羅伊就上了樓。

  安羅伊就像木偶人一樣,被她們操控著換了衣服,緊接著就強硬的把她塞進慕家的車子里,絲毫沒有給她任何反抗的空間。

  許茹也怕她半路逃走,特意又叮囑一番:“伊伊,在慕家的時候,隨時想想你外婆,不要任性,記得了嗎?”

  安羅伊垂眸遮住眼底的情緒,冷聲地說道:“許茹,記住你的話,你要是敢兩面三刀,我不介意跟你魚死網破?!?/p>

  她說完直接就關上車窗,無視許茹那微青的臉色。

  半個小時后,安羅伊抵達慕家。

  她看著眼前比安家豪華幾倍的別墅,就是因為慕家有錢有權,她就廉價的被父親賣給了慕家,去給一個六十多歲的老頭做妻子。

  呵……

  還真是諷刺!

  安羅伊在門口靜靜站了好一會兒,直到里面走出來一個女仆人,帶著幾分主人架勢地說道:“安小姐,請你跟來我?!?/p>

  女仆人說完,轉身就里面走去。

  她看著女仆人的背影,沉默片刻才抬腳走進去。

  安羅伊走進客廳,一眼就看到放在茶幾上的一個相框,當她看清楚照片里小男孩的容貌時,立馬就認出來。

  這……

  這不是自己一個月前救過的那個小男孩諾諾嗎?

  她之所以對諾諾的印象這么深,是因為當初諾諾直接抱著她就喊她媽咪,不管她怎么解釋,他就認定自己是她媽咪。

  女仆人看到她出神的樣子,眼底滿是輕蔑:“安小姐,這是我們的小少爺?!?/p>

  小少爺?

  安羅伊眨了眨眼睛,那豈不是自己未來老公的孫子?

  她年紀輕輕就多了一個小孫子,這種感覺……

  女仆人見她沒有說話,等著面就冷哼一聲,帶著幾分警告地說道:“安小姐,你能嫁入慕家,全是因為小少爺的功勞?!?/p>

  說完,她很是挑剔上下掃視一圈安羅伊:“要不是小少爺非要跟你玩,像你這種身份的人,怎么可能嫁到慕家來?!?/p>

  說到最后,女仆人眼神中的鄙夷更是顯露無疑。

  安家雖然也算是富貴之家,但是和慕家比起來,簡直是大巫比小巫。

  女仆人一點都看不上安羅伊,甚至覺著她這樣暴發戶的出生,完全配不上他們是優秀英俊的少爺。

  也不知道她是走了什么狗屎運,還是祖上冒了什么青煙。

  居然能嫁給少爺。

  女仆人越想心里越酸的厲害,心里也更加替少爺感到不值。

  安羅伊直接無視女仆人各種鄙夷嘲諷的眼神,反正看幾眼又不痛不癢的,倒是女仆人的話,引起了她的沉思。

  按照女仆人的說法,她其實就是慕家給諾諾找的保姆?

  不過這樣……

  好像也不錯?

  安羅伊接受了自己保姆的身份,看著女仆人詢問道:“諾諾在哪里?”

  女仆人聽到她喊諾諾,打量的目光再次落到她身上,隨后才回答:“小少爺在國外?!?/p>

  “國外?”她有些不解。

  諾諾一個五歲的小孩子……去國外做什么?

  女仆人好似看穿她的想法,冷聲說道:“小少爺體弱,會定期去國外治療,下周就會回來了?!?/p>

  聞言,安羅伊的心里不由浮現一絲心疼。

  諾諾那么可愛的小孩,居然定期要去治療……

  只要一想到這個,她就忍不住的心疼。

  “安小姐,請你跟我來,我帶你去房間,以后你就住在那里,請不要記錯了?!迸腿送蝗怀雎?,拉回安羅伊的思緒。

  她回過神來,下意識點了點頭。

  女仆人又蔑視掃了她一眼,抬腳就朝樓上走去,安羅伊直接就跟上去。

  她帶著安羅伊去了三樓,指了指三樓唯二兩個房間的其中一個:“那就是你的房間,如果沒有別的事情,你最好不要到處閑逛,尤其是二樓,那是少爺辦公的地方?!?/p>

  安羅伊點點頭:“我知道了?!?/p>

  哼……

  安羅伊直接無視女仆人的所有態度。

  既來之則安之……

  她推開緊閉的房門,當看到里面的裝修,隱隱覺著有些不對勁。

  至于……哪里不對勁,她一時半會也說不上來。

  安羅伊的目光落到那堪比一間臥室面積的浴室,頓時就想洗澡。

  她在安家被關在儲藏室那么多天,就沒有洗過澡……想到這里,她自己都有點嫌棄自己,抬腳就朝浴室走去。

  安羅伊躺在浴缸里,享受著自動按摩。

  不禁感嘆了一句:“有錢人的生活……真好啊……”

  安家也算的是富貴之家,但是錢被許茹把控著,哪里享受過這么奢侈的生活。

  她泡了大半個小時才從浴缸里出來,只感覺渾身都懶洋洋的,她拿著浴巾擦了擦身體,想要穿衣服時。

  安羅伊懵逼了……

  她好像沒有拿衣服進來?

  安羅伊扶額輕嘆一聲,她不僅沒有拿衣服來進來,從安家離開時也是一件衣服也沒帶。

  她看了看鏡子里的自己,總不能一直這樣光著吧?

  也許……房間會有準備好的衣服?

  安羅伊越想越覺著可能,用浴巾隨意圍著上半身,小跑著出了浴室。

  她前腳跑出浴室,后腳房間門就被打開了。

  聽到動靜,安羅伊下意識停下腳步,側眸就朝門口看去,慕羽楓冷峻的面孔出現在她的視線中。

  男……男人?

  “啊……”反應過來的安羅伊,直接尖叫一聲。

  這刺耳的尖叫聲,讓慕羽楓不爽的蹙緊眉頭,冷呵一聲:“閉嘴!”

  那如寒冰般的聲音,直接震懾住安羅伊,立馬就住了嘴,雙手緊緊捂在胸前,戒備地看著他:“你……你怎么會出現在這里?!?/p>

  慕羽楓冰冷的視線掃視她一眼:“這里是我的房間?!?/p>

  “不……不可能!”安羅伊想也沒想就反駁。

  聞言,慕羽楓眼底劃過一絲譏諷,抬腳就朝她走過去。

  安羅伊看著不斷靠近的慕羽楓,慢慢的朝后面退著,退著退著就到了床邊,一個沒站穩就跌坐到了床上。

  慕羽楓走到她跟前,彎腰與她平視。

  彼此之間,只隔了三四厘米的距離,只要稍稍移動,他們的鼻尖就會觸碰到一起。

  慕羽楓呼出的氣息,安羅伊更是清晰可聞。

  她白皙的臉頰不由自主浮現一陣紅暈,下意識往后揚了揚身體:“你……你離我遠一點,我……”

  我了半天,她都沒有我出一個所以然。

  慕羽楓看到她嬌艷欲滴的臉頰,伸手輕輕捏了捏她的臉:“安羅伊,你是不是故意在gouyin我,嗯?”

  他故意拉成尾音,那一波三折的幅度,好似一把小刷子在安羅伊的心間晃動。

  酥酥……癢癢的……

  安羅伊眨巴眨巴眼睛,底氣不足的反駁:“我……我沒有gouyin你,是……是傭人安排我住在這里,我不知道這里是你房間?!?/p>

  慕羽楓勾了勾嘴角,目光慢慢下落,看到那起伏的弧度,他的呼吸微微一頓。

  安羅伊順著他的視線,發現不知不覺中身上的浴巾,往下滑了一點點,她立馬就把浴巾往上拉,結果下面就遮不住。

  她頓時面紅耳赤,手忙腳亂的想要遮住自己。

  偏偏她的這番動作,落在慕羽楓的眼中就成了欲擒故縱。

  慕羽楓單手握住她的肩膀,輕輕往后面一推,安羅伊就仰躺在床面上,慕羽楓一只手撐在她的腦袋旁,低頭靠近她的耳垂,輕輕吹了一口氣。

  他磁性的聲音,緩緩響起:“安羅伊,你穿成這樣說沒有gouyin我,你相信你自己的嗎?”

  安羅伊:“……”

  她眨了眨眼睛。

  如果……如果換做是她,好像……好像也不太愿意相信。

  安羅伊看到他深邃的眸子,里面好似燃燒著一股火焰,咽了咽口水,訕訕一笑:“我……我們怎么說也算是一家人了,所以……不要斤斤計較?”

  “一家人?”慕羽楓拿起她的一縷頭發輕輕的把玩。

  安羅伊聞言,如小雞啄米般狠狠點點頭。

  “你怎么說也是我的……”她的話說到一半,就傳來一陣敲門聲。

  剩下的繼子,兩個字直接就咽回肚子里。

  管家再次敲了敲門,同時說道:“少爺,晚飯已經準備好了?!?/p>

章節在線閱讀

查看全部目錄

版權說明

網友評論

發表評論

您的評論需要經過審核才能顯示

最新評論

    更多評論

    為您推薦

    總裁小說排行

    人氣榜

    捕鱼达人3电脑版 十分快三技巧 一定牛福建快3开奖记录 股票推荐 牛市快讯每天推送 山西11选5 北京快乐8网上怎么购买 湖北十一选五遗漏软件 彩经网福彩3d走势图综合 pk10开奖视频 pk10稳赢公式 赢咖娱乐是个什么公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