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說盡在故事遞!手機版

首頁總裁 → 謝絕離婚

謝絕離婚

沈墨洛安寧 著

連載中免費

沈墨洛安寧免費閱讀,謝絕離婚最新章節,作者季歌的小說《謝絕離婚》男女主是沈墨洛安寧,故事后半段字里行間流露著角色心中的懊悔之意,同時也體現了作者的用心良苦。故事梗概:五年前,沈墨不顧安寧懷孕,丟下離婚協議書,洛安寧簽好離開,再次相遇,洛安寧不再是沈墨記憶中的模樣,更不將沈墨放在心上…

更新:2020/06/03

在線閱讀

沈墨洛安寧免費閱讀,謝絕離婚最新章節,作者季歌的小說《謝絕離婚》男女主是沈墨洛安寧,故事后半段字里行間流露著角色心中的懊悔之意,同時也體現了作者的用心良苦。故事梗概:五年前,沈墨不顧安寧懷孕,丟下離婚協議書,洛安寧簽好離開,再次相遇,洛安寧不再是沈墨記憶中的模樣,更不將沈墨放在心上…

免費閱讀

  “不覺得你這樣帶著我走的方式很讓人注目嗎?”沈墨說了一句。

  孟千羽就這樣拉著他穿過會廳朝門口外走去,兩個大男人 ,這樣怎么看都讓人覺得怎么怪。

  “哈,我跟你什么關系,好同學,好朋友,他們愛看就就看吧,我只是興奮而已?!泵锨в鸩挪辉诤鮿e人的那些眼光。

  他剛接到電話,他期待的人居然在會場外,說只是來說聲恭喜,因為不適合這樣的場合,所以不打算進來了,這個時候,他又怎么可以放過這個機會呢?

  他要讓沈墨看看他孟千羽看中的女人是什么樣的。

  聽孟千羽這么都這么說了,沈墨也沒有再多說什么,只是無奈的扯了下唇角,然后跟著孟千羽一起去了門口之外。

  大門之外,遠遠的就看到了一個站在那里的背影,一身休閑的裝束依舊掩飾不住婀娜的身姿,棕色的大波浪頭發披在肩膀上,透著數分的嫵媚,只是一個背影就讓人充滿了遐想。

  “安寧?!泵锨в疬h遠的就朝那背影叫道。

  背影聽到叫聲回過了頭。

  而這一回頭,沈墨就感覺胸口莫名的一緊。

  臉上的表情也不由自主的僵了僵。

  洛寧從來沒有想過,在離開四年之后的今天會以這樣的方式再與沈墨見面,他還是沒有變,帥氣俊逸,眸子深邃,就連身上所透露出來的氣息都是讓她熟悉的。

  沈墨,再次見面,居然讓她胸口隱隱作痛。

  佯裝一臉的淡然,洛寧站在那里,看著走過來的兩個人淡淡的笑著,臉上的表情是那樣的自然與平靜,仿拂不認識沈墨一般。

  如今的她早已不是當年的那個愛做夢的小女孩,學會長大總是需要一點代價的,而沈墨給她的殘忍,就是她成熟的代價。

  “安寧,都到門口了為什么不進去呢?”孟千羽臉上的笑容掩飾不住內心的興奮,他原以為她不會出現在這里的,可是她居然來了,雖然只是站在門口。

  “因為還有些事,所以不打算進去了,路過這里,所以叫你出來也只是想說聲恭喜?!甭鍖幓卮鸬煤茏匀?,而從頭到尾,她的目光不再看沈墨一眼,即使是如此,她卻仍然感覺到了來自于沈墨的那一道灼熱,他在盯著她。

  “沒關系,你來就好了,對了,先給你們介紹一下,這個是我的同學兼競爭對手,也是當今最風云的沈氏集團總裁,沈墨!不知道你有沒有聽過?”孟千羽拍著沈墨的肩膀對洛寧介紹道。

  沈墨!

  這個名字,想必洛寧忘記誰也不會忘記這個名字吧?

  “吶,這位就是我之前提到過的那位,又美麗又特別的洛安寧小姐?!泵锨в鹪賹ι蚰榻B起洛寧來。

  洛安寧?

  嗯哼?什么時候名字里多了一個字了,是他記錯了、?還是……改了?

  意為想要安寧嗎?沈墨勾起唇角,露出了一抹意味的笑容,細看著站在自己面前,看似熟悉卻又陌生的女人。

  幾年不見,她變了。

  如果不是這幾年盯著她的照片不知道多少次,以他過去對她的那些印象,他肯定認不出眼前的這個女人就是當年跟他同一屋檐下住了一年多的妻子。

  “你好!”沈墨帶著意味的笑容,伸出了一只手欲握手示好。

  “你好?!甭灏矊幒艿坏囊采斐隽耸?。

  她不介意跟他握手,以如此陌生的一種方式打招呼。

  握上了手,說不出來那種感覺是什么樣的感覺,應該算是一種完全陌生的感覺吧?就算他們曾經以夫妻的名義同一屋檐下,但他們從沒有牽過手。

  像現在這樣的牽手,或許是除了他們在一起最后那一夜之外,已經算是他們之間最親密的接觸了。

  完全陌生的感覺。

  然后這時,他的中指卻悄然的摸向了她的無名指。

  如果沒有記錯的話,當年她一直把那結婚戒指戴著當寶一樣,而他卻從沒有戴過,以至于,那樣的秘密結婚就連孟千羽這樣的朋友都不知道。

  空的!

  他在她的無名指上什么也沒有摸到,那枚戒指早已不知她怎么處理了。

  洛安寧似乎也感覺到了沈墨的用意,揚起唇角露出了嘲諷而高傲的一笑,丟了,關于他的東西,她都丟了。

  “咳!沈墨,你不能這樣握著人家女士的手不放啊?!泵锨в鹂粗鴥扇宋赵谝黄鸬氖植环?,不禁醋意升起,干咳的提醒道。

  孟千羽的提醒,沈墨只能優雅的松手,將手放回了西褲的口袋里,目光卻依舊是放在洛寧的身上。

  她給他的感覺,變了很多。

  “孟先生,我想你還是進去吧,今晚你是東家應該很忙,所以我也該回去了?!甭灏矊帉γ锨в鹫f道。不想把過多的目光放在沈墨身上。

  該結束的在四年前就已經結束了,現在的她與他,不過是陌生人而已。

  “不高興了,都讓你叫我千羽,這么久了你還是先生先生的叫,太有陌生感了,不把我當朋友嗎?”孟千羽對洛安寧的稱呼有些小小的不滿。

  洛安寧笑而不語。

  跟孟千羽認識只是一次偶然而已,后來他就經常到她的酒吧喝酒,對她的意思也很明顯,不過,她可沒有其他的意思,并不打算高攀孟千羽。他們不是一路的人。

  孟千羽看了看時間,微蹙了眉頭:“這么早你就要回去了嗎?真的不進去坐一下?”

  好不容易洛安寧出現在這里,他可不想就這樣放她走。

  “不了,真的還有事,所以要先走了,孟先生還是先進去忙吧,我先走了?!甭灏矊幉幌攵喽毫?,所以說完話就轉身走人。

  見洛安寧沒有商量的余地了,孟千羽趕緊說道:“那好,你先回去,下次我再過去找你一起喝酒?!?/p>

  洛安寧沒有回頭的揮了揮手,然后鉆進自己那輛二手的本田揚長而去。

  看著洛安寧遠去的車,孟千羽失落的深呼一口氣:“看到了吧,她是那么的不同,其他的女人是想盡千方百計的鉆進我的懷里,只有她,我追了這么長一段時間了,她對我還是那么的陌生。真是讓我有挫敗感?!?/p>

  沈墨看著,只是笑而不語。

  “喂,你那什么眼神?可別忘記了我之前說的話,你不能對兄弟看上的女人下手哦?!泵锨в鹨娚蚰粗灏矊庪x去的方向淺笑著,不由得蹙眉。

  “你向來也不介意我這個競爭對手的存在,不是嗎?”沈墨的聽似玩笑的一句話,說完轉身就朝會場廳里走去。

  “雖然我是不介意,不過這個女人可不行,她不是我們游戲的籌碼,所以你就別打她的主意了?!泵锨в鹁霉ゲ幌侣灏矊?,心里當然沒有底。

  沈墨卻是什么話也不再說,只是臉上的笑容卻不曾消退過。

  四年了,整整四年了。

  他讓人尋找了她四年,卻沒有任何的消息,沒有想到在今天這樣的場合這樣的情況下再遇到她,原來是已經改了名。不過現在看到她了,心里莫名的舒暢多了。

  他當然不會這么輕易的放過她,她要為她當年那樣的離開而付出代價。

  雖然之前一切看起來都是那樣的風平浪靜,但是現在,坐在車上了洛安寧的心里卻是有些七上八下的。

  多年前,她離開了沈墨,離開了那座城市,并在名字里加了一個安字,洛安寧!意求安寧。

  這幾年來,也的確是安寧的過著。

  但一切,似乎將要從今天開始被打破。

  她知道,沈墨不會這么輕意的放過她的,就從之前他臉上那抹意味的笑容她就清楚,他心里的小算盤已經在開始盤計。

  那樣的感覺會讓她不自覺的心里發毛。

  車子開回了自己的酒吧門口,洛安寧將車放好,看了看自己酒吧大招牌,深嘆了一口氣,她不知道,這間酒吧在今天遇到了沈墨之后還能開多久,她又是否該離開這座城市再重新開始呢?

  LP酒吧!

  這幾年來她的心血,一切,真的需要重新再開始嗎?

  進了酒吧里,現在還早,還沒有什么客人光臨,這不是什么大酒吧,說得難聽一點就是一個小酒館,來這里消費的人也是一般生活水平的人,也不能和那些高檔酒吧相提拼論。

  不過這小酒吧也有小酒吧的特別風情,所以這里的生意也算是很不錯的。

  “啊,安寧姐,你怎么這么快就回來了?”小酒保天明見洛安寧回來了,臉上的表情明顯的有些詫異。

  “我回來很奇怪嗎?”洛安寧淡笑的說道。

  “可是你不是去參加那個孟先生的什么酒會了嗎?”天明說道。

  “嗯,參加回來了?!甭灏矊幈揪筒幌矚g那種場合,說參加,其實是連會場都沒有進去。

  “那么,寒菱姐和洛裴怎么沒有沒有跟你一起回來呀?”天明摸著頭,明顯的一種不解。

  聽到天明的話,安寧的身子不由得一僵:“洛裴?”

  “是啊,你走沒有多走之后,洛裴一直哭著要找你,所以寒菱姐就帶著他去找你了,你沒有遇上他們嗎?”天明說道。

  天明的這話更是讓洛安寧半天說不出話來,怎么她也不會想到寒菱會帶著洛裴去孟千羽的酒會找自己。

  不過想想,這樣的可能性又是那么的大,寒菱不是一直都想著她跟孟千羽嗎?

  但是……

  洛安寧猛然想到了沈墨。

  天,不行,不能讓沈墨看到洛裴。

  誰又知道呢?

  她那個沒有父親的孩子洛裴,正是當年與沈墨一夜激情的結晶……

  登格總部會場。

  門口外面突然傳來的吵鬧聲讓會場里的人都小聲的議論起來。

  孟千羽和沈墨正在說著事,聽到外面的吵鬧時,孟千羽微微的蹙起了眉頭來,顯然的,對發生這樣的情況微有不滿。

  不管怎么說,今天都是他登格所辦的商業酒會,來這里的人可都是商界里的頂尖人士,要是出現什么意外的狀況,那可是他們登格的面子問題了。

  “沈墨,你先找其他的人聊一會,我去處理一下?!泵锨в饘ι蚰f道。

  沈墨含笑的點了點頭。

  看著孟千羽離去,沈墨握著酒杯走到了一邊安靜的地方,拿出了電話撥打了一竄的電話號碼,電話很快就通了。

  “怎么樣?”沈墨的聲音很富有磁性的一種沉穩。

  “找到地方了,是間叫LP的酒吧?!蹦沁厒骰貋淼幕卦?。

  “很好,繼續在那盯著,我晚點會過去?!鄙蚰f道。

  “好的?!?/p>

  沈墨掛掉了電話,嘴角的弧度拉長,意味至極。

  四年了,再見那女人居然是別有一翻風情,莫名的,他對她的興趣猶如多年埋藏的酒香一樣,瞬間迸發。

  她逃不了。

  就算逃過了四年前,也逃不過如今的他。

  砰——

  就在這里,小小聲的一聲脆響,像是盤子摔在地上的聲音讓沈墨怔了一下,這聲音就從他身邊的那排鋪著華麗臺布的長餐臺下傳出來。

  而就在沈墨目光看向那餐臺下的時候,他看到餐桌的臺布動了動。

  很明顯,在那餐臺下面有東西,有會動的東西。

  是貓?

  是狗?

  還是人?

  沈墨眉頭微微蹙了起來,蹲xiashen子,思慮了一會之后,還是輕輕的挑起了垂于地面的臺布。

  剛挑起餐布,餐臺下呈現在他面前的一張小面孔讓他不由自主的怔了怔。

  一個小孩?

  一個看似三四歲的小孩!

  那是一張很精致的面孔,白皙干凈的皮膚,大大的眼睛,雙唇細膩紅潤,圓潤的臉蛋,此時的表情或許是因為沈墨的突然的侵襲而有些受到驚嚇的愕然。

  小孩的面前的地上,一塊掉在地上的糕點,一個磁盤子,想必就是盛著糕點的盤子掉在地上,所以發出了剛才的那個聲音。

  為什么會有一個小孩子躲在這里偷吃呢?

  然而就在沈墨這么出神揣測的瞬間,小男孩突然對他表情一變,露出了燦爛的笑臉,一雙眼睛都瞇成了兩條線。

  危險!

  這是沈墨的直覺,這個小孩子的笑容雖然燦爛,卻透著數分的危險氣息。

  果然,沈墨的直覺剛來,小孩子就已突然將他身上的危險氣息變成行動,拿起地上的糕點就突然砸到向沈墨的臉……

章節在線閱讀

查看全部目錄

版權說明

網友評論

發表評論

您的評論需要經過審核才能顯示

最新評論

    更多評論

    為您推薦

    總裁小說排行

    人氣榜

    捕鱼达人3电脑版 宁夏十一选五前三组走势图 云南11选五5遗漏查询 江西多乐彩遗漏数据排 广东好彩1官方网站 蒙古快三预测一定牛 20选5中奖规则及奖金河北 幸运28预测上pc28点gd 2019开奖结果 开奖记录 浙江11选5中奖规则 2012年3月上证指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