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說盡在故事遞!手機版

首頁總裁 → 萌寶成雙墨少的傲嬌前妻

萌寶成雙墨少的傲嬌前妻

姜知許墨琛 著

連載中免費

以姜知許和墨琛為主角的總裁甜寵小說《萌寶成雙墨少的傲嬌前妻》作者是陸知許,小說講的是姜知許愛了許墨琛十多年,可許墨琛卻為了第三者將姜知許親手送進監獄,姜知許的一生全被墨琛毀掉,兩人之間從此隔著血海深仇,六年后兩人再次見面,姜知許繞道躲著墨琛,可不料悔不當初的墨總開始了追妻火葬場.......

更新:2020/06/03

在線閱讀

以姜知許和墨琛為主角的總裁甜寵小說《萌寶成雙墨少的傲嬌前妻》作者是陸知許,小說講的是姜知許愛了許墨琛十多年,可許墨琛卻為了第三者將姜知許親手送進監獄,姜知許的一生全被墨琛毀掉,兩人之間從此隔著血海深仇,六年后兩人再次見面,姜知許繞道躲著墨琛,可不料悔不當初的墨總開始了追妻火葬場.......

免費閱讀

  她不愛了,不能再愛了,可為什么,心這么痛?

  在雪中跪了一天一夜,她渾身都是痛的,分不清是凍得還是因為別的,姜知許感覺自己隨時可能暈倒,勉強撐著身體說道,“我簽了,可以讓我回去了嗎?”

  墨琛不為所動,眼神愈發的冷:“你該不會以為離婚就能把你的罪孽抵了吧?那殺人的代價未必太低?!?/p>

  “你還想做什么?”

  “姜知許,我要整個姜家賠償她們母子,我要你終生都活在地獄里,給姜茶她們母子贖罪?!痹捓涞南袷莵碜缘鬲z深淵。

  姜知許渾身的血液像是瞬間被冰凍結了,一個趔趄,癱坐在雪地上,眼前發暈,“墨琛,和我父母沒關系,別動姜家,我求你了……”

  愛上墨琛,是她姜知許一個人的錯,姜氏是父母的心血,不能想象,如果姜氏被墨琛報復,破產,她父母會怎么樣。

  “你們全家用卑劣的手段算計讓我娶了你這個惡毒女人,你算計了姜茶的命, 你們姜家人,流著的血都是骯臟的?!?/p>

  骯臟?

  姜知許渾身止不住顫抖,雙眼血紅的瞪著墨琛,“我竟不知道,你如此恨我,恨姜家!墨琛,你別忘了,我姜家人骯臟,你的白月光姜茶,也是吃姜家的飯長大的,身體里流的也是姜家的血?!?/p>

  墨琛的臉色更難看,“她和你們不一樣?!?/p>

  姜知許臉上冷笑連連,心里抽搐的疼。

  強撐著從地上爬起來,抖落一身霜雪,直視著面前的男人,“你認為我們的婚姻是我算計來的,認為姜茶是我害死的,墨琛,我告訴你,我姜知許就算什么都沒有,也不會算計自己的婚姻,算計人命,你真的有好好的看看姜茶嗎?當年明明是她往我杯子里下了藥,第二天一群記者涌進來,你……”

  明明該是最狼狽的人,卻還渾身傲氣,墨琛最厭惡這樣的姜知許。

  “姜知許你以為我會信你嗎?”說完,轉頭看向墓碑上的照片,看著照片里那張笑顰如花的臉。

  姜知許呆呆愣愣的看著這一幕,她的丈夫,正用她從未見過的溫柔看著一個女人的照片。

  那溫柔的眼神,是最后擊垮她的利劍,直插心臟。

  “以前,不管你做了什么惡毒的事情,她總說你不是故意的,你是世界上最好的姐姐,我對你也因她多容忍一分,可你呢!你害死了她,害死了我和她的孩子?!?/p>

  一直沒表情的姜知許突然咧著嘴角笑了。

  原來姜茶肚子里的孩子是墨琛的啊,怪不得。

  姜知許猛地上手抓掉墓碑上的照片,狠狠地把那張溫柔的笑臉踩在腳底下:“惡心!白眼狼!”

  “姜知許,你敢!”墨琛眼眶瞬間通紅,不管不顧的把姜知許推開,小心翼翼的從雪地里撿起來那張被踩的面目全非的照片。

  姜知許一個趔趄,強撐著沒倒下,朝著墨琛吐了一口血水,笑的慘烈又絕望,“我敢!我為何不敢?沒有我,姜茶早在十年前就死了,沒有我,她只不過是姜家已死大房的一個私生女,她有什么資格站在上流圈子?憑她的學歷嗎?還是憑她豆芽菜的身材,清湯寡水的容貌?家世,學歷,樣貌,她究竟有何比得過我?”你竟那么愛她。

  墨琛臉色越來越難看,伸手大掌甩在姜知許臉上,瞬間,她的臉紅腫,嘴角留下了一口鮮血。

  “她死了你還在侮辱她,姜知許,你還沒認識到你的錯誤?”

  姜知許笑的更很,她覺得自己可悲又可憐。

  她仰著頭,雙眼血紅盯著面前的男人,“我錯了,墨琛,我姜知許最大的錯,是愛上你!明明知道你這人沒心,我還不知悔改的愛了你十年?!?/p>

  墨琛上前,親自按著姜知許,“你給我跪下!好好懺悔?!?/p>

  姜知許激烈掙扎,瘋狂喊道,“我不跪,我沒害過她,我為何要跪,你們兩個在我婚后tongjian,奸夫!讓我給一個第三者下跪,你做夢,我呸!”

  墨琛面目猙獰,掐住她的喉嚨,恨不得把面前的女人掐死。

  姜知許逐漸出氣多進氣少,往日波光瀲滟風情無限的眼睛此刻漸漸發直,那玻璃珠似得眸子里,只有恨意,死死的看著墨琛,心里那種不舒服,又席卷來,他鬼使神差的松了手。

  姜知許癱倒在地。

  墨琛的皮鞋踩在她的頭上,狠狠地說道:“不愿跪在這給小茶懺悔,好啊,殺人償命,兩條命換你一條,說起來你還賺了,你的余生就在獄中懺悔,別怕孤單,陪你的還有你的家人”

  姜知許慘白一笑,血液順著嘴角滑落在雪地中,白雪染上大片殷紅。

  “墨琛,你最好讓我這輩子都再無翻身之力,不然,我死也要把姜茶的墓撅了!我讓她死也不得安生!”

  墨琛怒極反笑,“你敢!”

  “我有何不敢?墨琛,你不就仗著我愛你?才肆意傷害我?”

  “墨琛,從現在我不愛你了!也不怕你傷害我了?!奔t著眼這話說出來,姜知許只感覺心上千瘡百孔,呼吸都是痛的。

  男人臉上恨得猙獰,“好啊!我就讓你無翻身之力!”

  他話音一落,大掌一揮,小跑過來一排的警察,姜知許還沒反應過來,墨琛就無情把她踢向一群警 察,冷漠從旁邊保鏢手里接過一張濕巾,慢條斯理的擦了擦手,那模樣,好像碰了姜知許,像是碰了什么骯臟的東西一般。

  一排警察熟練的給姜知許帶上了手銬,她看著手腕上的手銬,心中已經明白一切了,掙扎的扭頭看了看一襲黑衣的男人,他正擦過手,把濕巾嫌惡的丟在雪地。

  她于墨琛,恐怕是擦過手的垃圾還不如,可她呢,于萬千人群之中第一眼看到的永遠是他。

  如此卑微,可笑又可悲。

  被他踢過一腳的小腹發疼,姜知許心如死灰,這個時候,她的情緒竟然平靜了下來,借著旁邊警察的力氣,目光毫無波瀾的沖著墨琛喊道:“墨琛,你最好祈求你能眼瞎心盲一輩子,不然,終有一日,你會后悔的!”

  聲音通過風飄進墨琛耳朵里,像是詛咒,又像是來自這個女人的不甘,墨琛看著她被警察拖走,心里的一個角落像是空了,轉瞬,他搖搖頭,從旁邊的人手中接過一束菊花,彎腰放在姜茶墓碑前。

  “小茶,我給你和孩子報仇了?!?/p>

  墨琛看著手里被姜知許踩得面目全非的照片,明明他很恨那個女人,現在那個女人要得到應有的報復了,他心里卻開心不起來,冰冷的雪花落在他身上,頭上,周圍的人像是一瞬間白頭。

  墨琛腦子里鬼使神差的冒出來一個嬌蠻的女孩,拉著他在雪地里撒嬌說,墨琛哥哥,我們要一起到白頭,心臟瞬間酸痛,墨琛不解,為什么會這樣?

  他明明最厭惡那個女人的。

  甩甩頭發,用力的把那個的女人的一顰一笑從腦子里甩掉。

  姜知許被警察拉走,隔著無數的人,第一眼依舊看到的是那個男人,他跪在姜茶的墓前,愛惜的撫摸著面目全非的照片,姜知許痛苦的閉上眼。

  “姜宗壇跳樓了?!?/p>

  警車內突然有警察驚訝的喊道。

  一直閉著眼面無表情坐在車上的姜知許渾身一震,震驚的看著那人,唇瓣顫抖,“你……剛剛說什么?”

  “你爸跳樓了,從墨氏大樓?!?/p>

  “我說你啊,好好的大小姐不做,非得去害人命,現在好了吧,你爸跳樓了,一家人都受你連累?!?/p>

  “好了,這不是我們該說的,她嘴硬的很,等到局里,把墨先生提供行兇視頻給她看一看,看她還嘴硬不?!?/p>

  “噗……”姜知許再也受不住,一大口血噴出來。

  “她吐出血了,趕緊轉道送醫院……”

  “沒呼吸了,不會要死了吧?”

  六年后。

  “媽媽,哥哥又不想去學校了?!?/p>

  姜玉綰像是小炮彈一樣,沖到書房,一頭栽在她懷里,聲音軟軟的告狀,告完狀還偷偷扭頭看看哥哥有沒有跟過來,沒看到她哥哥的影子,伸著短短的胳膊抱著姜知許撒嬌:“我不管,哥哥不去上學我也不去啦?!?/p>

  姜知許在小玉綰臉上親了一口,“你的成績什么時候超過你哥哥,就可以不去上學了?!?/p>

  小玉綰的臉立刻垮了下來。

  “玉綰,別鬧媽媽?!?/p>

  姜玉淵端著一杯清水,遞給姜知許,小手在她額頭上摸了摸,又看了看她電腦上的稿子,“媽媽是不是又通宵畫稿了”?

  “沒有,我剛起你們就來了?!?/p>

  “媽媽又撒謊。 ”姜玉淵像個小大人似得,“媽媽你不要那么辛苦,我會趕緊掙錢養活你的?!?/p>

  姜玉綰仰著頭笑的甜甜的:“媽媽,我也養你,可不可以不上學啊?”

  姜知許心里又疼又想笑,當年她被送到醫院,檢查出來已經懷孕了,把兩個孩子生下來之后,帶著孩子繼續服刑了三年,后來不知道江之于用了什么辦法,把她救出來了。

  明明是雙胞胎,兩個孩子的性格卻大不相同,小玉淵聰明又敏感,像個小大人一樣,她有一點點的情緒不對,小玉淵都能發現,玉綰則是大大咧咧,愛撒嬌愛賣萌的。

  兩個孩子越長越像墨琛,玉綰還好,她愛撒嬌賣萌,和墨琛那股氣質千差萬別,玉淵就不同了,在外人面前,簡直是墨琛的縮小版,在她面前,那雙和墨琛相似的眸子沒有厭惡,沒有冷淡,也沒有嫌棄,只有濡慕和關心。

  這兩個孩子,是她身處無邊恨意中的救贖。

  “媽咪,玉綰在家養你,玉綰不想去學校?!?/p>

  姜知許搖搖頭,甩掉腦子里亂七八糟的事情:“不可以,你不上學沒工作要你,怎么養媽媽?趕緊起床陪江叔叔吃飯,我送你們上學?!?/p>

  姜玉綰被無情拒絕,小嘴撅的可以掛個油瓶,不情不愿的走到姜玉淵面前:“哥哥,你下次考試你可不可以請病假?這樣我可以超過你,然后不去上學了,好不好呀……”

  姜知許帶著兩個孩子出來的時候,江之于正穿西裝外套。

  姜知許看了看時間,才剛到七點:“走這么早?”

  “公司出點事,需要我去解決,你送孩子上學之后給我發個消息報個平安?!?/p>

  姜知許聽到江之于的交代,無奈的搖頭:“沒事的,已經六年了,墨琛早忘了我這個人了?!?/p>

  江之于停下系領帶的動作,鄭重說道,“不可掉以輕心?!?/p>

  說完彎腰抱起來玉綰親了一口:“叔叔去公司了,玉綰要好好學習,明天是出去玩的日子,叔叔和媽咪帶著你和玉淵去海洋館?!?/p>

  玉綰高興的在江之于臉上親了幾口,戀戀不舍的放江之于去上班。

  姜知許剛坐在餐桌前,照顧兩個孩子吃飯,放在餐桌上的手機叮的響了一聲,她還沒動,姜玉淵已經打開手機了,她沒在意,先喂玉綰喝粥,喂了幾口,看姜玉淵還在玩手機,下意識朝著他方向看了一眼。

  看到手機屏幕上一張熟悉的臉,姜知許趕緊從玉淵手里搶過手機,掩飾道,“別玩手機了,趕緊吃飯上學?!?/p>

  姜玉淵面無表情,“別藏了,我早知道墨琛是我爸爸了?!?/p>

  姜知許愣了愣。

  姜玉淵無奈,“你以前夢里喊得是他的名字,我上網查過了,他又和我長得像?!?/p>

  姜知許訕訕笑道,“是嘛?”

  她還真不知道自己夢里都喊了什么。

  “墨琛應該不知道我和玉綰的存在?!苯駵Y慢條斯理吃著面包:“若是知道了,媽咪也不用怕,我和玉綰都不會跟他走的?!?/p>

  姜玉淵的目光認真又虔誠:“我會保護你的,絕對不會跟他走,媽咪,你不要害怕?!?/p>

  “媽咪,我也會保護你的?!苯窬U不甘落后的表態。

  姜知許頭扭到一邊,深呼吸兩下不讓眼淚出來,她太對不起兩個孩子了。

  現在,還要孩子來安慰她,心里又暖又酸。

  姜知許把兩個孩子送到學校,打開手機看了一下玉淵剛看的新聞。

  “墨琛A大演講?!?/p>

  大標題只有幾個字,下面全是在介紹墨琛這些年的事跡,最后附了一個演講的視頻,視頻封面上的那張臉,一如當年,又比當年增添了一份成熟,姜知許盯著那張臉,手指甲扎進了肉里。

  這幾年,墨琛的生意越做越大,她刻意的不去看關于他的信息,但總能聽到些。

  在他的商業版圖不斷擴張的時候,她正在牢獄里帶著孩子服刑和抵抗抑郁癥,遇到墨琛,就是一個劫難的開始,她曾經也是父母的驕傲,上流社會的明珠,可現在就是一個狼狽笑話,為了能把孩子留在身邊,還要隱姓埋名躲躲藏藏的生活。

  姜知許正對著手機屏幕胡思亂想的時候,一個語音通話打過來。

  來電是編輯大大,姜知許趕緊按了接聽。

  “喂,我給你發消息怎么不回我?”

  “剛剛有事沒看到,怎么了?”

  “你明天要上推薦位,這個位置是我好不容易給你搶過來,你注意加更?!本庉嫴环判牡慕淮?。

  姜知許應下來,把新聞關了,她現在的生活,和墨琛已經是兩條不相交的線了,她沒辦法出去工作,害怕被墨琛發現,以往的金融專業相關的也不能接觸,幸好,她美術不錯,高中的時候又學了漫畫,現在是一個漫畫平臺的簽約作者,成績還不錯。

  和以前姜家大小姐的生活當然沒辦法比,但生活也算無憂。

  姜知許感覺在車內待久了有點窒息,打開車窗,讓風吹進來,深吸一口氣,開車一路回去,她剛把車停好離開,一輛黑色的勞斯萊斯停在了她的車位旁。

  墨琛目光一頓,幽暗的目光盯著前面柔弱的背影,那個背影,好像她!

  許歸泓走幾步,看旁邊突然沒人了,轉身沖著墨琛的目光看過去,“琛哥,看什么呢?”


章節在線閱讀

查看全部目錄

版權說明

網友評論

發表評論

您的評論需要經過審核才能顯示

最新評論

    更多評論

    為您推薦

    總裁小說排行

    人氣榜

    捕鱼达人3电脑版 彩票查询黑龙江6+1 宁夏体彩11选5走势图 11选5自创定胆 十一选五辽宁开奖结 福建十一选五走势图 股票配资收费 什么是军工股票 新上市股票一览表 吉林快3走势图表跨度 极速11选5投注技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