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說盡在故事遞!手機版

首頁總裁 → 先婚后愛靳少的合約新娘

先婚后愛靳少的合約新娘

靳喬衍翟思思 著

連載中免費

靳喬衍翟思思最新章節,先婚后愛靳少的合約新娘免費閱讀,靳喬衍翟思思小說《先婚后愛靳少的合約新娘》給人一種神秘感,具有很強的懸念效果。作者小栗影講述了:翟思思好心救了一個男人,誰知道這位爺如此權勢滔天,靳喬衍還跟翟思思簽下假結婚合約,婚后翟思思扶著腰大罵,靳喬衍就是個騙子!

更新:2020/06/03

在線閱讀

靳喬衍翟思思最新章節,先婚后愛靳少的合約新娘免費閱讀,靳喬衍翟思思小說《先婚后愛靳少的合約新娘》給人一種神秘感,具有很強的懸念效果。作者小栗影講述了:翟思思好心救了一個男人,誰知道這位爺如此權勢滔天,靳喬衍還跟翟思思簽下假結婚合約,婚后翟思思扶著腰大罵,靳喬衍就是個騙子!

免費閱讀

  “簽字吧?!?/p>

  對立而坐的男人略微頷首,望著翟思思精致的小臉說道。

  翟思思沒有動。

  桌面上放著一份文件,白紙黑字印著《婚前協議》四個大字。

  一個小時前,她離開了院長辦公室,再三猶豫后還是決定打通靳喬衍的電話,求他幫忙。

  這就是他幫忙的方式。

  水靈靈的眸子抬起,落在靳喬衍高挺的鼻梁上:“靳先生,你的條件是不是有些過分了?管家只是輕微過敏,服用抗敏藥兩天就可以緩解,更何況幾天前……”

  “你救我我已經付了酬勞,這次我們不過是等價交換?!?/p>

  靳喬衍懶得聽她多說,直接打斷道。

  “等價交換?”

  翟思思的音調不禁上揚:“只是輕微過敏,就讓我和認識不過五天的男人結婚,也許在你們有錢人的眼里我們什么都不是,但對我而言,我的婚姻非常珍貴!”

  她十分激動,胸口劇烈起伏著。

  攤上這樣的事,換誰誰不激動?原以為靳喬衍是個品行不錯的富家子弟,沒想到他竟然這么羞辱她!

  有錢了不起?

  靳喬衍不耐地蹙眉,狹長的丹鳳眼瞥向站在一旁的費騰,后者心領神會地將一疊相片扔在婚前協議上。

  “我知道你最近一直在找你男朋友,你拼命找他的這段時間,他在國外和院長的女兒環游世界?!?/p>

  翟思思的目光霎時被攤開的相片吸引過去,相片上,徐彬立和院長的女兒在太陽下擁吻、在滑雪場下擁抱、在櫻花樹下牽手,畫面美好得刺眼。

  “在飛機上,院長的女兒一眼就看中了他,他們甚至住在一起,在你擔憂他的安危時,他正在溫柔鄉里醉生夢死,翟思思,你確定還要等這樣的男人攜手共進婚姻嗎?”

  不得不說靳喬衍口才很好,故意提起翟思思拼命找徐彬立的事,再提徐彬立和院長女兒茍且,讓翟思思心里形成巨大的落差,委屈感和憤怒瞬間破表。

  費騰配合地說:“徐彬立放棄四年的感情和認識不到四天的人在一起,圖的是什么,翟小姐你很清楚,你是愿意以被拋棄的可憐蟲的身份,等他們回來通知你參加婚禮,還是愿意以靳家大少奶奶的身份,抬頭挺胸地站在他面前,讓他懊悔一輩子?翟小姐,尊嚴是自己給自己的,而現在,我們大少爺能給你?!?/p>

  翟思思聞言綻放出一抹冷笑,灼熱的目光對上費騰雙眼,拿起桌面上的文件高舉著:“簽這樣的文件,到底是給我尊嚴,還是將我的尊嚴扔在地上踩?”

  “你!”

  費騰沒想到翟思思會這么頂撞回來,尋常女人看對方是靳喬衍,立刻感恩戴德地簽字,她倒好,不簽就算了,還這么囂張?

  他不善言辭,惱火地罵了句:“狗咬呂洞賓!”

  不識好人心。

  相比起費騰的啞口無言,靳喬衍顯然要睿智很多。

  他不疾不徐地掏出一包香煙點燃,深吸了一口,慢條斯理地說:“我可以安排專業的醫療團隊到綏城照顧你外婆,可以資助翟思明上學,給他最好的教育條件,另外……”

  靳喬衍眼眉一抬,冷淡地說:“夫妻關系只持續一年,我們只是表面夫妻,這一年內,你只要演好靳家大少奶奶的角色便可?!?/p>

  維持夫妻關系一年就可以把她所有的生活煩惱統統清理干凈,怎么算都是她賺了。

  翟思思的表情有那么半秒松懈,敏銳的靳喬衍捕捉到了這絲變化,沖費騰點了點頭。

  費騰立刻拿起桌面上的簽字筆,打開筆帽遞到翟思思面前:“翟小姐,只辛苦一年,你外婆就可以得到最好的治療,你弟弟可以得到最好的教育,你辛苦了大半輩子的母親可以休息,你的工作和前途也保住了,甚至還可以揚眉吐氣地出現在負心漢面前,哪怕你不為自己考慮,也得為家里人想想,這是難得的機遇?!?/p>

  是,是難得的機遇。

  有靳喬衍的資助,翟思明可以買到他心儀的美術用品,可以參加他趨之若鶩的美術展覽,有機會的話她還可以帶翟思明出國增長見識、激發靈感,順利打開翟思明的新未來。

  會暈染的美術顏料,和色澤鮮艷的美術顏料,差別之大她也懂。

  更何況,靳喬衍說得對,徐彬立已經拋棄她了,她完全沒有再考慮徐彬立的必要。

  徐彬立。

  在心中盤踞了四年的枝椏一下子被拔除,心臟仿佛被隨意瘋長的根須劃得四分五裂。

  難怪,難怪趙德蓉不肯告訴她徐彬立的下落,難怪醫院的人看的眼神她都怪怪的,難怪向來勢利眼的院長會突然這么和顏悅色。

  她一直像個傻子一樣,苦苦尋找他,在醫院里上演了一場又一場可笑的戲碼。

  濃密黑郁的睫毛垂下,水霧遮擋了她的視線,她憑記憶抬手接過簽字筆,直接翻開文件的最后一頁。

  甲方處,靳喬衍已經簽了字。

  字跡端正地寫下翟思思三個字,放下簽字筆,正欲起身離開,對立而坐的靳喬衍使了個眼色,費騰立即攔截她。

  四目相對的時候,費騰看見翟思思濕潤模糊的瞳仁,還有淚水下幾欲爆發的怒意。

  她已經按照要求簽了字了,他們還想怎么樣?

  費騰有霎時的心軟,甚至在那一刻覺得靳喬衍如此算計一個手無縛雞之力的女人,是不是太過分了。

  片刻后理智打敗了他的心軟,他道:“翟小姐,我有必要把文件里的內容重申一遍,這一年內,你必須當一個循規蹈矩的靳家太太,不能和別的男人有牽扯,不能夜不歸宿,需要無條件配合少爺的一切活動,另外,一年后離婚,靳家的財產與你沒有任何關系,你將不能得到靳家的一分錢,明白了嗎?”

  翟思思抬手一抹雙眼,大大的眸子里空洞無神:“知道了?!?/p>

  靳喬衍似乎能看見她倔犟的脊椎被打碎。

  然而這和他無關。

  如常的淡漠:“等會費騰會送你回去,你把身份證和戶口本交給他?!?/p>

  翟思思微不可察地冷笑了聲,入門到現在,她才知道靳喬衍的保鏢叫費騰,不重要到連介紹也懶得給她介紹。

  靳喬衍沒有閑心觀察她臉上的細微變化,仍兀自說道:“最后,今晚和我上酒店?!?/p>

  當下翟思思就變了臉:“上酒店干什么?”

  不是說好不會碰她一根汗毛,他們只是維持表面上的夫妻關系?去酒店要干什么!

  靳喬衍今天說的話已經夠多了,星目的不耐即刻爆發,費騰見狀催促她:“翟小姐,走吧,晚上我會接你,到時候你聽我安排?!?/p>

  黑色的邁巴赫在易城主干道上飛速行駛,費騰透過后視鏡瞧了眼滿臉不安的翟思思,不由得開口寬慰她:“翟小姐,你不用緊張,我們少爺他讓你今晚去酒店,不是想要動你?!?/p>

  翟思思雙手合在一起,落在車窗外的視線收了回來:“那是要干什么?”

  費騰拐過一個彎,然后才回答:“讓你正式進入靳家,你放心,少爺不是隨便的人,他今晚只是讓你配合他演戲,這場戲完了,你們的夫妻身份才算定下來?!?/p>

  演戲?

  翟思思本想問演什么戲,旋即想起下午靳喬衍不厭其煩的表情,霎時沒有開口追問的念頭。

  也不知誰慣的,多解釋一句都嫌費勁,她還不想問了。

  兵來將擋,水來土掩,反正事已至此,她也只能見一步走一步,要是靳喬衍真敢動手動腳,就別怪她不客氣。

  思及此處,她悄悄將放在沙發上的皮包拿了過來,拉開拉鏈一頓摸索,確認手術刀在最底下時,她才松了口氣。

  這一細小的舉動被費騰盡收眼底,他猜到翟思思豁出去的心思,嘆了口氣,說:“翟小姐,我們少爺是好人,你不必處處防備他,況且他要是真想要你,也無須拐彎抹角,直接上就成了,他就是脾氣不太好,和他相處的時候你少說話就對了,他讓你走東,千萬不要走西,一年很短,熬一熬就過去了?!?/p>

  好人?

  她可沒看出來!

  大晚上受了傷在巷子里逮人就威脅,還不敢去醫院不敢讓家里知道,是好人也有限!

  心里如是想著,嘴上卻也什么也沒說。

  說多錯多,不如不說。

  邁巴赫在易城車道上出盡風頭后,最終在城中心的滄瀾酒店門口停下。

  酒店門口中央,更為顯眼的pagani huayra上,走下來一位英俊帥氣的男人,亦步亦趨地走到邁巴赫旁,打開門,隨后翟思思的視線里,纖長的手指赫然出現。

  定睛一看,攤開的五指上,竟盤踞了大大小小的繭子,這令得她愣了片刻。

  靳家大少爺怎么會長繭子?不是十指不沾陽春水的富家子弟么?

  靳喬衍遲遲沒有等到車內的人主動伸手,俊逸的眉頭剛蹙起,費騰立即開口:“翟小姐,該下車了?!?/p>

  呃……

  翟思思尷尬地把手伸過去,輕聲說著抱歉,順手將手提包拿下車。

  翟思思前腳剛下地,費騰便伸手在車窗上敲了敲,靳喬衍聞聲望去,對上費騰的視線后,了然地關上車門,不著痕跡地瞥了眼翟思思手中的皮包。

  翟思思的手仍被他牽著,也不知是實習的時候和男性接觸多了,還是她對靳喬衍壓根沒有半點興趣,被他這么牽著,她心中倒是平靜得很,半點局促也沒有,只是有些反感。

  只想盡快離他遠遠的。

  靳喬衍狹長的眼瞇了瞇,故意似的攬過她的肩頭,淡淡地說:“演戲要演全套?!?/p>

  說話的同時,他寬大的手掌使勁,把她帶到身側,禁錮在他的臂彎之下。

  這個動作在外人看來親密無比,但在翟思思這,當真是難受至極,整個人完全被他牽制著,壓根就動不了,只能機械性地配合他。

  踏入滄瀾酒店前,靳喬衍瞥了眼酒店門旁的草叢,戲謔地勾唇。

  費騰已經開好了房,靳喬衍帶著翟思思徑直走進電梯,直達樓頂。

  用磁卡開了門,翟思思迫不及待地把門關上,一把扯開壓在肩膀上的手。

  “該中場休息了?!?/p>

  她帶著一絲慍怒道,隨后毫不愛惜地踢掉高跟鞋,穿上綿柔的一次性棉拖,雙腳回歸大地的感覺真好。

  靳喬衍看見被踢得凌亂的高跟鞋,眼睛動了動,將锃亮的皮鞋脫下,彎腰順手將她的鞋子擺放整齊。

  這雙鞋是他買的,不僅是這雙鞋,翟思思今晚身上這一整套衣服都是他花錢讓人給送過去的,她倒好,一點也不知道愛護東西。

  雖然這點東西在他眼中不值錢,但在部隊里呆的幾年,讓他養成整潔的好習慣,像這樣凌亂的樣子,他看不下去。

  翟思思四處打量了一番,偌大的套房里只有一張一米八的大床,落地窗前的窗簾大大地敞開著,易城夜景盡收眼底。

  她趴在窗前,水靈靈的大眼睛左看看右瞧瞧,像劉姥姥進大觀園似的應接不暇。

  大一開始她就在易城生活,四年多來每天都為生計忙碌,一直活在勞動階級的最底層,睡過下水道住過地下室,最好的日子不過住在十幾平米的小房子里。

  她從來沒有妄想過有朝一日能夠像現在這樣,站在易城最高的房子里,俯視這座紙醉金迷的城市。

  易城真的好美。

  靳喬衍瞥了眼她趴在落地窗前不雅的背影,一聲不吭地拿出浴袍洗漱,洗漱完出來后翟思思已經乖巧地坐在沙發上,抱著她帶來的書專心致志地看著。

  算她識趣,沒有爬到床上。

  他用毛巾隨意擦了擦頭發,然后將毛巾掛在脖子上,走到床邊拿起手機,就勢坐在床上,修長的手指不斷在屏幕上點動著。

  翟思思悄悄抬眸睨了他一眼,潔白的被褥上,靳喬衍穿著暗藍色的睡袍慵懶地靠在床頭,璀璨的星目目不轉睛地看著手機,劍眉如常微微蹙起,薄削挺立的唇嘴角勾起,自帶魅惑人心的氣質。

  拋開品行來看,他倒是個吸引力十足的男人。

  只匆匆打量了兩眼,翟思思又重新把注意力落在書本上。

  時間滴答滴答地走動,困意逐漸侵襲。

  她的眼皮越來越沉,漸漸地不受控制幾欲合上,即將睡著之前,突然眼前一黑,嚇得她一個激靈,立刻睜大水眸。

  床上的靳喬衍不知何時已經走到了她的面前,雙手撐在沙發上,俊美卓絕的容顏就在眼前,近得她只能看見那雙星星般璀璨的丹鳳眼。

  一個哆嗦,她扔掉書本,雙手放在身后摸索。

  “靳、靳喬衍,你想干什么!”

  靳喬衍把頭歪向一旁,眼皮微斂,望著她緋紅櫻唇,一反常態邪魅地說:“你說我想干什么?”

  說完,他的手捏上翟思思的下巴,指腹在她的唇瓣上輕輕摩挲著,描繪著她甜美的輪廓,將她眼底的慌亂和緊張一覽無余。

  這一下把她嚇得直打哆嗦,以前和徐彬立談戀愛,頂多就是牽牽手,從來沒有和男人這么親密過的她頓時炸毛,指尖正好摸到她悄悄塞在沙發夾縫里的手術刀,怒道:“不要碰我!”

  話落,她一咬牙,雙手舉起手術刀,快速朝靳喬衍的雙眸扎去。

章節在線閱讀

查看全部目錄

版權說明

網友評論

發表評論

您的評論需要經過審核才能顯示

最新評論

    更多評論

    為您推薦

    總裁小說排行

    人氣榜

    捕鱼达人3电脑版 山西十一先五分布图 云南时时彩开奖查询 福建快3一定牛走势图刀 东华软件股票 股票几大重要数据 申通快递股票行情走 彩经网河北快三走势图 山东11选5开奖结果 福建11选五的网站 快乐12选5开奖结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