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說盡在故事遞!手機版

首頁總裁 → 萌寶宅急送媽咪抱抱

萌寶宅急送媽咪抱抱

墨喬御楚伊瑤 著

連載中免費

墨喬御楚伊瑤小說叫什么名字,萌寶宅急送媽咪抱抱全文免費閱讀,主人公是墨喬御楚伊瑤的小說免費閱讀,作者容朵兒在故事中充分表現了主題,可見作者深謀遠慮?!睹葘氄彼蛬屵浔ПА肪书喿x:在楚伊瑤最艱難的時候,是墨喬御給了她活下去的勇氣,楚伊瑤無法交心,但墨喬御有的是時間和耐心去等待。

更新:2020/06/03

在線閱讀

墨喬御楚伊瑤小說叫什么名字,萌寶宅急送媽咪抱抱全文免費閱讀,主人公是墨喬御楚伊瑤的小說免費閱讀,作者容朵兒在故事中充分表現了主題,可見作者深謀遠慮?!睹葘氄彼蛬屵浔ПА肪书喿x:在楚伊瑤最艱難的時候,是墨喬御給了她活下去的勇氣,楚伊瑤無法交心,但墨喬御有的是時間和耐心去等待。

免費閱讀

  “這不是華毅集團墨公子的未婚妻么?聽說楚小姐在新婚前一晚和兩名男子私會,被墨夫人教訓了!果然,這楚家呀,都不是什么好東西,大的造假犯法,小的四處玩男人!真是安城的笑話啊!”

  什么意思?造假?

  “瑤瑤,有人舉報我們公司的珠寶首飾是假的,以次充好,警方在我們庫房里查到一批假貨……”

  “不可能的!”

  楚伊瑤搖了搖頭,楚氏是做珠寶首飾起家的,雖然沒有多久,但信譽向來很好,怎么可能會有假貨?

  她看著一旁嚴肅的警員,神情激動,“我們的產品都是經過嚴格把關的,不會有問題的,這里面是不是有什么誤會?”

  警員的臉上沒有任何的動容,拿出了一疊文件,上面有楚氏和違法經銷商的簽約合同,甚至還有楚氏的章印。

  楚伊瑤不敢相信,公司全靠姑姑撐著,她畢業之后也在楚氏幫忙,這一塊是她負責的,她根本就沒有簽過這些合同,這到底是怎么回事?

  “證據確鑿,沒什么可狡辯的了,楚董事長必須和我們回去接受調查!”

  警員壓著楚月就要帶上警車,楚月不停的咳嗽,身子搖搖欲墜,顯然已經到了身體承受的極限。

  楚伊瑤看在眼里急在心里,暗暗攢緊了雙手,擋在了他們面前。

  “這一部分是我負責的,你們直接帶我去審問就好,我姑姑身體不好,恐怕她還沒到就已經先倒下了!”

  “瑤瑤,你在說什么傻話呢!”

  楚月不同意,可楚伊瑤根本就沒有給她反駁的機會,直接將手銬拷在了自己的手上,對著守在一旁的王助理囑咐道,“我姑姑似乎又發病了,麻煩你幫我將她送到醫院!”

  “楚小姐放心!”

  王助理自然明白她的心思,將想要追上去的楚月攔了下來。

  警車離開,圍觀的記者和媒體也逐漸散去。

  這時,阮珊珊從角落處走出來,眼里透著一絲陰狠。

  -

  楚伊瑤穿著囚服,在看守所待了三天。

  無論她怎么解釋,都沒有人相信她的話。

  她漸漸明白,這是一個連環的陰謀,先是將她綁架毀了她的聲譽,再陷害楚家。

  對方明顯針對的就是自己,就連警方這邊,似乎都已經被人買通了。

  說是調查,卻根本連解釋的機會都不給,直接將她押了進來。

  冰冷的囚牢昏暗無邊,到了夜里,更是刺骨的冷。

  楚伊瑤瑟縮著身子,很擔心楚月。

  她生在楚家,母親改嫁,父親在四年前死亡,只有楚月是真心對她好的,為了她,獨自撐起了楚氏,不僅累壞了身子,更是終身沒有嫁人。

  都是她連累了姑姑……

  楚伊瑤閉著眸,黑暗席卷著她,幾乎要將她吞沒。

  腳步聲忽然響起,接著就是門鎖打開的聲音。

  “楚伊瑤,有人要見你!”

  “誰?”

  楚伊瑤神色微楞,眼里有了一絲光亮,可等她到了外面的時候,原本了有了亮光的眸子瞬間便黯淡了下去。

  是許安安!就是她將她綁架到了酒店, 策劃了這一場陰謀!

  “別著急走啊!”

  見楚伊瑤轉身,許安安立即叫住了她,“那天晚上,和你發生關系的男人是誰?”

  許安安那晚離開后,激動的等著她的保鏢發來楚伊瑤的不雅視頻,可沒想到保鏢卻說自己沒得手,有人闖進來了,等她要再問清楚的時候,那保鏢已經音訊全無。

  還好阮珊珊幫她策劃這場陰謀的時候,特意提醒她為了防止意外發生,提前偽造一份監控,而那監控現在派上了用場,再加上楚伊瑤脖子上的aimei痕跡,她的計劃總算是成功了。

  她就是好奇,那晚的男人會是誰?

  楚伊瑤并沒有回答,一雙眼睛死死的瞪著她,冰冷,憤怒。

  “看你這模樣,我猜測對方估計是一個五六十歲的暴發戶吧,也就是有點小錢,喝的醉醺醺的想玩女人了,誤闖進那個房間把我的保鏢給趕了出去,呵呵,我看啊這老頭還不如我的保鏢呢能滿足你呢!”

  “閉嘴!”

  楚伊瑤怒吼著,心知在這里鬧事對她有害無利,這才忍下了隔著鐵欄去撕破她臉的沖動,轉過了身,“我不想見你,請你滾!”

  許安安絲毫沒有離開的意思,反而告訴了她一個噩耗,“你還不知道你姑姑的消息吧,聽說她現在還在重癥病房內呢,身邊連個照顧的人都沒有,也不知道還能不能挺過去,真是可憐啊!”

  “你說什么?”

  許安安笑著,聲音上揚了幾分,“不信?我說的可都是真的!你一進來之后她就心臟病復發病倒了,估摸著活不了幾天了!”

  “我看啊,八成是給你氣的!本以為你可以風風光光的嫁進百年名門墨家,可沒想到你竟然跑去和別的男人私會,你說你姑姑該有多失望啊!這事還沒幾天呢,又傳來了楚氏造假這趟子事,你進了牢房!呵!要我是你姑姑,也會被你氣的吐血不止……”

  “許安安!”楚伊瑤咬著牙,極力壓抑著自己的情緒,“這些都是你做的對么?你想嫁給墨子銘,不僅綁架毀了我,還要毀了楚氏?”

  “毀了楚氏?我可沒這個本事!總之你才是那個罪魁禍首,要不是你妄想嫁進墨家這樣的大豪門,誰會想到要對付你楚家這樣上不了臺面的小門小戶呢?偏偏你自己還沒本事,活該落得這樣一個下場!”

  “你卑鄙!”

  許安安嘲諷的看了她一眼,“瞧你落魄到現在這幅模樣,我也就不追究你罵人的事情了,我今天來,不過是想告訴你,你姑姑馬上就要死了,而你,很有可能會一輩子待在這里!”

  成功看到她蒼白的臉色,許安安得意的笑出聲,離開了。

  楚伊瑤幾乎站不穩,身子無力的倚靠在墻上。

  為什么會這樣?

  姑姑不會有事的,她不能有事……

  她現在還不能出去,醫院里也沒人,她必須要找人照看姑姑。

  想著,她征得警衛員的同意后,給阮珊珊打了個電話。

  她出了事,墨子銘兩天都沒有過來看過她,估計還在氣頭上,她只能找最好的朋友幫忙。

  電話等了很久才接通。

  “瑤瑤……”

  “嗯……”

  阮珊珊的聲音透著一絲怪異,楚伊瑤沒有多想,急忙問道,“珊珊,你現在回國了嗎?”

  聽說她自從婚禮過后,就去了國外出差。

  “還沒呢?瑤瑤……怎么了?”

  楚伊瑤正想說清楚,忽然電話那頭傳來一陣劇烈的不堪聲音。

  “嗯……你輕點……”

  她的臉色變了變,匆匆忙忙的掛了電話。

  她不是未經人事的人,怎么可能會猜不到阮珊珊在做什么,她不好意思打擾,更何況阮珊珊也還沒有回國……

  想了想,楚伊瑤還是打給了墨子銘,可是他一聽到自己的聲音就二話不說的掛斷了。

  “你的時間到了,請回去!”

  警衛員冰冷無情的聲音響起,她慌了慌,“你再給我一點時間……”

  沒有將姑姑安頓好,她怎么能安心?

  “這是規定!”

  警衛員冷著臉,將她押進了禁閉室。

  門鎖落上,楚伊瑤的心情也跌落到谷底……

  豪華酒店,zongtong套房內,床上交疊著兩個人影。

  “表哥,都是你,剛剛都被瑤瑤聽見了!”

  阮珊珊嬌嗔抱怨,惹得身上的男人心神蕩漾。

  墨子銘沒有理會。

  直到他滿足了,男人才停了下來,摟著阮珊珊,神情迷戀,“珊珊,你真美……”

  阮珊珊嬌羞的低下頭,低聲道:“要是我們的事情被瑤瑤發現了怎么辦?”

  “沒事提她干什么?”

  墨子銘的眼里閃過一絲厭惡,“發現就發現了,量她也沒這個膽子告訴我爸媽!”

  “表哥,凡事總有個萬一,我覺的自己挺對不起瑤瑤的,要不我們還是改變計劃,你們不要結婚了好不好?”

  阮珊珊暗自在心里打著算盤。

  “珊珊,你就是太善良心軟了,楚伊瑤這樣的女人根本不值得同情,你知道的,我和她結婚也是有目的的,不僅是為了你的身體,也為了這一墨家分支能得到更多的利益!還是說你吃醋了?”

  “表哥,你想什么呢?我只是有些愧疚!我知道你心里愛的只有我!”

  阮珊珊掩飾好眼里的鋒芒,嬌嬌柔柔的說道。

  “沒什么好愧疚的,楚伊瑤她早就被很多男人玩弄過了,根本就不是什么好女人,竟敢在婚禮前一晚還找男人,總得讓她受點教訓!過段時間等我氣消了我們在執行原來的計劃!”

  “還是表哥想的周到!”

  阮珊珊擁著他,狀似無意的撩撥,墨子銘晃了神,再次將她吻住,“珊珊,我愛你!”

  “子銘……”

  聲音房間內響起,一室的旖旎。

  -

  又過了兩天,楚伊瑤依舊待在禁閉室里,得不到楚月的任何消息。

  她將頭深深的埋在膝間,絕望的情緒在心里無盡的蔓延。

  腳步聲響起,她沒有抬頭,沉浸在自己思緒中。

  墨喬御走了進來,看著衣衫單薄,縮成小小一團的女人,眉頭緊鎖。

  他鬼使神差的脫下了西裝,將女人瘦弱的身子包裹住。

  楚伊瑤被驚動了,看著眼前修長好看的手指,驀地抬眸。

  “怎么是你?”

  他是怎么進來的?

  驚訝了一會兒后,她的眼里恢復了清冷,“墨先生是來看我笑話的么?”

  看到她這么落魄,他心里應該很滿意了吧?

  果然是不識好歹!

  墨喬御自動忽略了她話里的譏諷,冷眼睨著她,“不想出去了?”

  “什么意思?”

  楚伊瑤怔了征,她可不相信這個男人會這么好心。

  墨喬御勾了勾唇,摟住了她的腰將她往自己的懷里帶,“你離開墨子銘跟了我如何?這樣你明天就可以恢復自由了!”

  原本掙扎的身子頓時僵住,楚伊瑤變了臉色,雙手無力的垂下。

  果然是這樣么?這個男人還是要逼她么?

  “墨先生還是一貫的喜歡強迫別人是么?不知道你到底看上了我哪點,讓你這樣卑鄙的手段對付一個女人,不過可惜了,我寧愿一輩子待在這里也不愿任你玩弄!”

  楚氏會出事也許就和他有關,這個男人就是想逼著她妥協!

  可是她不愿,她的尊嚴已經被墨子銘踐踏的所剩無幾了,她只想守著最后那么一點活下去。

  墨喬御冷冷的笑了笑,原以為在牢里待了幾天,苦頭也吃夠了,會害怕了,沒想到她比自己想象的還倔!

  倒是有意思!

  好不容易才看上的女人,又怎么會輕易放過?哪怕手段的確沒那么正當!

  他想要的,勢必要得到!

  墨喬御危險的瞇著眼,指尖捏住女人的下巴強行讓她和自己對視,“楚伊瑤,你愿意待在這里一輩子,可是你姑姑呢?”

  聞言,楚伊瑤毫無波瀾的眼睛終于有了情緒。

  她要是困在這里了,她姑姑怎么辦?楚家舉目無親,楚氏集團原本就資金空缺,發生了這樣的事,已經是瀕臨破產了,姑姑重病在身,既沒有錢,也沒有任何人可以依靠……

  自己又怎么能放得下?

  “你一直在被人算計,你入獄了,你覺得真正想要害你的人還會放過你姑姑嗎?沒有誰會相信楚氏是被陷害的,你就是再辯解,都沒有用!也沒有誰會走這蹚渾水幫你!”

  墨喬御的話,像是冰刀子一般,無情的戳在楚伊瑤的心口,雖然冰冷,卻也是事實。

  她有聯系過以前的朋友,要么就是借口推辭,要么就是直接拒絕,沒有人會幫她調查事實的真相,她也永遠都出不去!

  “至于墨子銘,他就更不可能出手了,他現在整日花天酒地,流連在娛樂酒吧場所,怎么可能顧的上你,他要是心里真的有你,又怎么會在你出事了這么多天里,一次都沒有來看過?”

  “不可能的!”

  楚伊瑤有些激動,她的確不指望墨子銘能夠幫她,她也知道他一直在生氣,可他一向潔身自好,不會這么做的!

  見她不相信,墨喬御的眼眸冷了下來,“墨子銘的心里從來就沒有過你,是真心還是做戲,也只有你才分辨不清!現在能幫你的,只有我!”

  “你好好想清楚!”

  墨喬御意味深長的看了楚伊瑤一眼,踱著步子就要離開。

  “等等!”

  楚伊瑤開口叫住了他,嗓音有些顫抖。

  終于是要妥協了么?

  墨喬御停了下來,轉過身,瞳孔微微一縮。

  女人解開了一半的衣扣,露出了大片雪白的肌膚,貝齒咬著下唇,雙眼紅腫的看著他。

  一雙美眸染上濕霧,眼底閃現著復雜隱忍的情緒,惹人憐愛。

  “我答應墨先生,請你帶我出去!”

  楚伊瑤幾乎是咬著牙才說出這句話的,她心里痛恨自己成為了她眼中最不屑的人,可一想到病重的親人,她只能選擇這個辦法。

  她毫不懷疑這個男人的能力,最年輕的商業帝王,墨家本家的長孫,墨氏集團未來的繼承人,帶她出去并不是件難事,更何況,楚氏本來就是被陷害的。

  不就是陪他么?睡一次也睡了?多睡幾晚又有什么區別?

  楚伊瑤緩緩的朝著男人走近,褪去了外套,只留下薄薄的底衫,傲人完美的身材就這么暴露在男人的眼底。

  灼熱的視線落在身上,她強自壓下了心底的害怕,勾住了對方的脖頸。

  紅唇覆上,動作生澀無比,卻異常的誘人。

  墨喬御深邃的眸子染上猩紅,攬住了女人的纖腰,指尖穿過她的長發,化被動為主動。

  霸道綿長的吻,幾乎要將她吞噬。

  感受到男人的手掌在她的背后撫摸,楚伊瑤的身子變的僵硬。

  她的腦海里想的都是墨子銘當著一眾好友,舉著玫瑰帶著戒指和她求婚的畫面。

  她以為四年前那件事之后,她再也沒有資格擁有幸福。

  可墨子銘的出現,給了她溫暖和希望。

  不過才一個月的時間,現實給了她狠狠一擊,墨子銘謙遜溫和的笑被不屑和嘲諷所取代。

  而她也變成了出賣自己的身體,和現實妥協的女人。

  再也回不去了……

  楚伊瑤的身子顫抖的厲害,墨喬御神色一怔,瞥見她眼角的淚水,眼底的渴望消失殆盡。

  他將女人推開,楚伊瑤猝不及防,無力的跌在地上。

  “你還在想那個男人?”

  墨喬御蹲xiashen,捏住她的下頜,沉聲質問。

  楚伊瑤痛的皺眉,卻是沒有回答,眼神平靜無波。

  “呵!”

  不說話就代表默認了是么?他雖然對她有興趣,但最討厭和女人歡愛的時候對方分心。

  尤其楚伊瑤心心念念的還是一個徹頭徹尾的渣男!

  墨喬御放開她,毫不猶豫的起身,雙腿被拉住。

  頓了頓,他將女人的手掰開,再也沒有看她一眼。

  門鎖落上,楚伊瑤的心情沉落在谷底。

  他不愿意碰她?是不是說明他不會再幫忙了?

  唯一的希望再次破滅,無窮無盡的黑暗將她籠罩,她再也抑制不住哭了出來。

章節在線閱讀

查看全部目錄

版權說明

網友評論

發表評論

您的評論需要經過審核才能顯示

最新評論

    更多評論

    為您推薦

    總裁小說排行

    人氣榜

    捕鱼达人3电脑版 甘肃11选5历史最大遗漏 快乐双彩开奖结果查询牛材网 彩票东方6十1开奖结果 腾讯分分彩开奖规定 上海快三22期开奖结果 河南快3开奖结果走势图 上证指数成分股 配资炒股杠杆经验 浙江11选5的走势图 悦配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