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說盡在故事遞!手機版

首頁穿越 → 天命皇妃

天命皇妃

凌媚離蕭玉 著

連載中免費

天命皇妃最新章節,天命皇妃全文免費閱讀,主角是凌媚離和蕭玉的穿越言情佳作《天命皇妃》正火爆更新中,小說講了時間輪轉穿越時空,前世的凌媚離死后搖身一變成了受盡冷眼的廢柴小姐,來自異世的凌媚離會如何為悲催原主討回公道?凌媚離在逆天改命途中會有哪些驚奇際遇......

更新:2020/06/03

在線閱讀

天命皇妃最新章節,天命皇妃全文免費閱讀,主角是凌媚離和蕭玉的穿越言情佳作《天命皇妃》正火爆更新中,小說講了時間輪轉穿越時空,前世的凌媚離死后搖身一變成了受盡冷眼的廢柴小姐,來自異世的凌媚離會如何為悲催原主討回公道?凌媚離在逆天改命途中會有哪些驚奇際遇......

免費閱讀

  我叫林美麗,在二十一世紀的大時代里是一位普通的不能再普通的中二少女。

  啥本事沒有,稀奇古怪的異象消息倒是知道的不少。這其中,最喜歡研究的便是穿越時空,跨越時間的事兒。

  后來以此為理想成為了考古學家,從不同朝代的墳墓里尋找埋沒與歷史的傳奇。本來呢,以為這一生也就這樣過去了,誰知道在考察一座無名女尸的墳墓時竟然發生了坍塌事故。

  ……

  “我不管你們用什么樣的方法,反正美麗是跟著你們一起下墓的,現在她困在里面,不管是死是生我都要見到她!”

  林美麗的過命之交許悅哭腫著臉,無比堅定的對著考古人員說道。

  帶著眼鏡的男人推了一把旁邊的一個胖子,兩人相視了一下。

  這女人都纏了我們半個多月了,給錢也趕不走,這下怎么辦?

  能怎么辦!這意外本來就來的突然,我們又有什么辦法!眼鏡男丟了個白眼回去。

  ……這墓地還有一個月才能打開,安全檢測來來回回起碼還得等半年才能進去。抬頭看了下許悅,思路一轉,道:

  “林同志的意外大家都很傷心,但是結局已經定了,就算想看到……也要等到下半年啊?!?/p>

  “具體多久!”

  “2016年四月左右?!?/p>

  “四月……”

  難道……師傅的預言……

  轉身看著胖子使了個媚眼,道:“那么這尋找美麗的下落,可就拜托你了?!?/p>

  那胖子果不其然的著了許悅的道,眼睛男發覺不對。一個踏步擋在了兩人中間,陪笑著說:“一定一定?!?/p>

  對于眼睛男的此舉許悅并不放在眼里,輕哼了一聲甩手就走了。

  眼睛男卻是看的心驚膽戰,雖說現代并不推崇那些奇門藝術,但他常年探墓,對于那些奇奇怪怪的事多少還是有些了解。

  許悅剛才的舉動與他當年出行山西一chunv尸地內,本地人所說的狐媚術極像。

  而現代里,除了黑市那些游走的地方野術士,便是國內查辦超自然現象的內層社會的研究人員。

  “所以……她不是術士就是內層人員!”

  想罷,原本膽怯的神色多加了一些異樣的色彩。

  而他們腳下的這處墓地的表面,冒出了些不易察覺的白色霧氣。隨著烈日的普照下化作輕風消散掉。

  一只節骨分明的手朝著那無形的空氣揮了一下,一縷淡藍的如圖夢幻一般的煙又再次在烈日下形成。

  接著飄入了空中,跨越萬間星河吹入凌媚離的鼻中。

  “哈氣!”

  “啊~唔?!?/p>

  想著前世后,便伸展著身體,左右扭動了兩下。旁邊服飾的婢女立刻上前為她著裝打扮。

  “啊~”接著又是一個哈氣,“怎么回事,怎么突然這么困?”

  扣衣的小小笑道:“嘻嘻,小姐定是為了四姨太,太操勞了,昨日可是折騰了許久呢?!?/p>

  “四姨……”瞪大眼,“我昨晚不是在四娘的身邊嗎!我,這,啊!?”

  “哈哈哈!”小小看著主子蠢萌的樣子細細回道:

  “是大小姐啦,大小姐昨晚帶著奴婢去四姨太的房中,看見小姐睡在了四姨太的床邊。

  大小姐看著小姐您可是抱怨了好久呢,然后抱著回到了自己房中,吩咐守著四姨太,等早日小姐要醒之時回來伺候您?!?/p>

  “哦?……”

  凌悅不是那個糟女人的女兒么,怎么會這么好心?

  似是看出了她的心事,小小對著鏡中的凌媚離道:“您忘了,今日是定明王妃的日子。您要進宮受封的?!?/p>

  “封?封王妃?”

  “封個菩提老祖的王妃啊!我還沒有意中人,還沒有談個轟轟烈烈的愛情,還沒有追過最喜歡的男……”

  還沒發泄完,凌悅便走了進來,打斷她道:“最喜歡的男人?”

  “你~”

  看著凌媚離上下打量了一番,頗有玩味的挑了下眉。

  小小不想主子因此受難,趕忙站了出來解釋道:“小姐最喜歡的就是老爺了,所以最喜歡的男人也自然是老爺?!?/p>

  “哦?!绷钀傠S便應了聲。

  上前拉住凌媚離的手就往外走了出去,還不等凌媚離掙扎便與凌相思撞了個正著。

  “阿離?!绷柘嗨驾笭?。

  嘛,嘛耶!怎么又用這種眼神看著我啊!

  對視不過三秒,就敗下陣來,慌亂的將頭撞進了凌悅的胸口前。

  額……

  凌悅因為凌媚離帶勁的埋頭,悶哼了一聲。然后對著凌相思笑的格外甜道:“早啊,二妹?!?/p>

  凌相思也笑著回道:“阿姐早?!?/p>

  然后看了眼不敢看她的凌媚離,嘴角上揚了下。帶著丫鬟便走了,凌悅也將凌媚離從自己胸口上提了出來。

  “走了?!闭Z氣略帶些無奈。

  “啊呵呵呵哈哈”搓著手,來回甩了下,笑的有些弱智的擺下左手,“走了走了,別誤了時辰?!?/p>

  快步走在了眾人的最前頭,右手拍著胸,輕吐著氣。

  唉。也不知道那凌相思的身上有什么特殊的氣場,每次跟她對視就好像要將靈魂獻出去一樣。

  聽說她在道術上頗有功底,是難得的天才。那這窺探人心,看透靈魂的事,要做也一定是輕而易舉吧!

  啊!

  我知道了!

  她一定是嫉妒我的美貌還有我格外出眾的命格所以想要利用道術實施乾坤大挪移來滿足她的渴望。

  想著,左手握拳打在右掌上,“好你個白蓮花!”

  哼,現在已經被我識破了,我看你以后還想怎么加害我!

  懷揣著識破奸計的得意心情,坐入了轎中。行程進行了一半,掀開窗簾前后都看了一遍,怎么都沒有瞧見凌相思的轎子。

  看著小小道:“怎么不見二姐的轎子啊?”

  小小看著主子那一臉壞水的樣子捂嘴笑道:“二小姐要等咱們到宮里給太后請了安后,才可以啟程的?!?/p>

  “唔?!?/p>

  我說嘛,怎么不見她的蹤影。早上我起的那么早,她都能碰上我,而且她本身還得很晚才能進宮。

  呵,小娘們兒,果然大清早的來就是為了看看本姑娘的狀態好不好。哼,老奸巨猾!還好我休息的不錯。

  白了個眼,緊接著就打了個哈欠。

  “小姐?!?/p>

  小小伸著手牽著凌媚離下了車,與凌悅相聚后兩人走在了眾人的最前頭。

  早日的陽光清冷澈明,但由于沒有徹底的高掛在空中。只好斜著角度送來一片青光,巧的是正好打在兩人的身上。

  兩人也都邁著大家閨秀的步子,高凌媚離半個頭的凌悅本身就是各位性感的女人,此時的光芒映在她的身上無疑為她平添了一種“芙蓉出水”的感覺。

  而凌媚離的各自也不挨,但是面龐過于清秀,不似凌悅的鵝蛋臉。她是一張有肉的小圓臉,可是看著卻不俗氣也不顯得孩子氣反倒是有點神女稚子的不凡氣質。

  凌悅也自然是看到了凌媚離的儀態,也是頗為滿意的輕笑了下。

  “阿姐?!?/p>

  “何事?”凌悅疑惑開口。

  凌媚離一本正經道:“我餓了?!?/p>

  “……!”

  腳下一頓,本以為凌媚離會有何事要講。唉。

  凌媚離這邊吐出了心中的想法,但是遲遲等不到凌悅的回應,只得繼續裝模作樣。

  小手偷偷摸著肚子滿心抱怨,真是的早晨起的那么早,又撞上了凌相思都把吃飯這事都給忘了,啊啊啊啊啊!

  我是真的好餓啊!好餓啊!餓啊!啊!

  因為心中這般想,情緒帶動使得眉頭也跟著皺了起來。這下她可是真的裝不下去了,開始了彎腰駝背走路。

  不巧的是凌悅與她身后等人都停下了腳步,凌媚離自然是不知情的直愣愣的撞入了一華衣錦裳的男子胸膛中。

  凌悅等人因為看到了男人的手勢便停了下來。

  凌媚離也很自然的因為慣性往后倒退,那男人卻伸手將她拉了回來,“你沒事吧?”

  應聲而去,對上男人的眼睛,不禁喃喃道:“非主流……”

  ……“嗯……還有點帥哦?!?/p>

  男人看著凌媚離這番被他帥到爆炸的顏值迷倒的樣子,表示非常滿意。臉往凌媚離的臉也湊的更近了,“我帥嗎?”

  “一般般?!?/p>

  男人驚道:“什么?”

  凌媚離推開了他,往后退了幾步,拍拍手毫不在意道:“如果顏值可以打分的話,你只能是六十?!?/p>

  男人剛想走過去,一個充滿了霸道總裁的聲音傳來:“三弟在做什么,竟讓你這般失態?”

  輕挑著眉頭轉身看過去,當那一張臉映入眼瞳時,一股狂風暴雨的情緒與記憶襲來。

  羅宇,大梁國最有望成為太子的大皇子。英武非凡,氣宇軒昂,英姿颯颯,更是足智多謀,一個內室皇子其劍道竟不輸天下第一劍圣李秋水。

  十六歲便入朝堂參與政事,十八歲封明王。而去自小便與原主相識,更是在封王之時在天下面前向凌媚離示愛。

  原主也深深的愛著這個優秀的男人,可是記憶中卻有一只手將她推入了深淵,不可上岸。依稀間,只能看見一墨衣男子立與血色彼岸之上猶如天上人,他好像在狂笑。

  凌悅見凌媚離不對勁,上前抓住她的雙肩,道:“五妹!五妹!你怎么了?!”

  似有些清醒了,看到凌立刻便抱住了,“阿姐?!?/p>

  眼淚珠子嘩嘩的就流下來,小小等下人也都跟了上來。場面一度陷入混亂,怎么看都像似受到了那位三皇子的驚嚇。

  非主流男人立馬說道:“我羅鶴以皇子的身份證明,我絕對沒有對五小姐做什么!”

  羅宇看著淚流不止的凌媚離眉頭一皺,不解的走上前來。

  開口道:“離兒?”

  沒有反應。

  “離兒?”

  沒有反應。

  “離兒!”口氣突然嚴肅。

  凌媚離這邊也被嚇得抖了xiashen體,答道:“哎!”

  “你!”

  眾人一陣無言,羅宇眼睛看著凌媚離的眼睛,鳳眼微瞇。

  這人真的是凌媚離么。

  凌媚離本人恢復了情緒,也從羅宇的眼中看出了異樣。他是……看出了端倪。

  神情也自然的開始嚴肅了起來,奶聲道:“宇哥哥!”

  這一喊,羅宇身上的氣息也收了起來。從凌悅的懷中拉過了凌媚離,用手輕輕的刮過她的鼻子,笑道:“這么久沒見,阿離還是跟從前一樣,淘氣!”

  語氣盡顯aimei,羅鶴眼看不成冷哼一聲便離開了。

  凌媚離見狀又怎會放過此等機會,從羅宇的手上掙脫開追上羅鶴,拉住他的袖子,道:

  “這么些年沒來這皇宮,路都記不得清了,你可以帶我去跟太后請安嗎?”

  雙眼盡顯童真,后邊的羅宇聞言臉色稍稍變了下,但很快又恢復了正常。

  凌媚離將這些盡收眼底,哼,癡呆這些年從未見你來看望過原主,就連那日原主掉入河中已死的消息傳遍整個皇城你都未來看過一眼。

  憑我看過這么多年狗血劇,瑪麗蘇,還不知道你就是在利用原主的一片癡情。

  渣男,滾吧!

  羅鶴也是沒想到凌媚離會主動與他搭話,露出空姐式微笑,反手握住凌媚離的小手,“好啊,不過看這時辰太后恐怕要用早膳了,你我早些去,說不定能與太后同坐?!?/p>

  “早膳!”

  凌媚離驚叫了聲,雖然已經壓制了激動,但還是發出了不小的聲音。正好,她的肚子也發出了周杰倫式龍卷風的音調。

  羅鶴為此愣了下,極為聰明的拉著凌媚離快步走了起來。凌悅只好向羅宇行禮便緊跟了上去,剩羅宇在原地冷臉。

  凌媚離,她變了。

  凌媚離也回頭,看到了羅宇的黑臉,臉上不自由的笑了起來。

  “哈哈哈!”

  狗男人!這樣的日子還有好多嘞,只要你還要靠我登上太子的位置,那您就慢慢受著吧。哈哈哈哈!

  凌悅看著凌媚離的傻樣,白眼道:“何事笑的如此瘋癲?”

  “阿姐!”凌媚離停住笑。

  “嗯?”

  “啊哈哈嚯嚯嗝哈哈哈”一連串的如同杠鈴般的笑聲對著她笑了過來,笑就算了還打起了嗝。

  凌悅看著凌媚離就像見鬼,哦不,見一個瘋子一般。漂亮眸子也瞪大了許多,速度也放慢了下來,她是真不愿與凌媚離一起丟人。

  所以,前往壽康宮的路上,一位皇子面帶假笑的牽著一位一路狂笑不止的漂亮小姐。陽光灑在他們的身上,一對路過的太監羨慕道:“真是一對璧人?!?/p>

  隨后紅衣太監露出了嬌羞的笑容。


章節在線閱讀

查看全部目錄

版權說明

網友評論

發表評論

您的評論需要經過審核才能顯示

最新評論

    更多評論

    為您推薦

    穿越小說排行

    人氣榜

    捕鱼达人3电脑版 二分时时彩的开奖结果 pc蛋蛋豆豆网 青海11选5前三走势图 600805股票行情 甘肃快三和值预测 天津快乐10分玩法 急速赛车彩票公式 配资公司排名又寻金多多建议 贵州11选5前三直遗漏 四肖中特期期准免费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