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說盡在故事遞!手機版

首頁總裁 → 契約?;槠珗炭偛脤櫳习a

契約?;槠珗炭偛脤櫳习a

傅延琛裴念 著

連載中免費

傅延琛裴念小說全文免費,契約?;槠珗炭偛脤櫳习a完整版閱讀,傅延琛裴念小說完整版,在小說《契約?;槠珗炭偛脤櫳习a》中,作者衛子醬細節抓得好,選取故事中的一個片段,語言口語化,精彩梗概:五年前,傅延琛親手將裴念打入深淵,五年后,裴念靠在別人懷里巧笑嫣然,傅延琛眼眶都紅了…

更新:2020/06/03

在線閱讀

傅延琛裴念小說全文免費,契約?;槠珗炭偛脤櫳习a完整版閱讀,傅延琛裴念小說完整版,在小說《契約?;槠珗炭偛脤櫳习a》中,作者衛子醬細節抓得好,選取故事中的一個片段,語言口語化,精彩梗概:五年前,傅延琛親手將裴念打入深淵,五年后,裴念靠在別人懷里巧笑嫣然,傅延琛眼眶都紅了…

免費閱讀

  傅延琛提醒她:“你應該沒有跟我談條件的資格?!?/p>

  裴念目光炯炯跟他對峙不做聲。

  他又道:“不過你先說說看?!?/p>

  裴念抿唇要求:“第一我要出去工作,你不能阻止?!?/p>

  傅延琛想起她那份工作,穿著暴露在臺上走來走去任人觀賞,蹙了蹙眉,“第二個呢?”

  裴念冷聲道:“第二,無論如何不能讓我爸知道我跟你這個交易?!?/p>

  傅延琛稍加思考了下,就點頭,“可以,沒問題?!?/p>

  裴念聽到他這么說,這才在紙上簽下來自己的名字。

  傅延琛收起那份合同:“從現在開始你住這里,我會派人把你的東西拿過來?!?/p>

  裴念知道自己反抗不了,只能不做聲默認。

  傅延琛接著看了看時間,接著對她說:“我先去公司了,讓云姨帶著你熟悉一下這里的環境?!闭f罷他就要離開。

  裴念見他要離開,連忙急切的提醒他:“慢著,我爸那里你還沒通知醫院?!?/p>

  傅延琛瞥了她一眼:“我早就打電話解決了,你不放心的話,稍后可以去醫院里檢查?!?/p>

  裴念頓時瞪著他,他原來早就設好圈子,就等著她上套了,真是卑鄙無恥。

  “行了,我去公司了?!睙o視她的瞪眼,傅延琛轉身出去了。

  裴念站在那里看著他離去的背影。

  她由衷的呼出一口氣,但愿這一年能很快過去……

  傅延琛出門沒多久,裴念也離開了別墅。

  她不放心他的承諾,要親自過去醫院里確認才放心。

  裴念來到醫院父親的病房里。

  貴嫂看到她過來,頓時欣喜不已告訴她,“裴小姐,你來了,我今早接到通知,醫院這邊又讓你父親留下了?!?/p>

  確認傅延琛沒有食言,裴念總算是放心了,隨后沖她微笑著點頭,“貴嫂,這件事我已經知道了?!?/p>

  她這時來到床前檢查床上的裴父。

  貴嫂跟過來,試著朝問她:“裴小姐,你說這醫院怎么忽然改變主意了啊?”

  裴念見父親一切正常,于是抬頭回答她,“我也不知道,反正不管怎么樣,只要還能留下來就行了,您說呢?”

  “也對?!?/p>

  “恩?!迸崮钸@時將裴父的手放進被子里,站起來對著她道:“貴嫂,你先在這里看著,我去一趟院長辦公室?!?/p>

  貴嫂連忙點頭,“行,沒問題的,你快去吧!”

  裴念來到院長辦公室。

  房門并沒有關,她敲了敲門。

  蔣院長抬頭看到她過來,頓時放下文件:“念念,你來了?”

  裴念笑著走進去打招呼,“蔣伯伯?”

  蔣院長對著她道:“你父親的事你應該知道了吧?董事會那邊又了解過一遍你的情況后,決定改變主意了?!?/p>

  裴念點頭,“蔣伯伯,這件事我已經知道了?!?/p>

  說完她這時從口袋里拿出來一張卡,走過去放在他桌上,“還有,蔣伯伯,這里面有二十萬,這是我這兩天籌集的,剛好可以還清我父親欠醫院的所有醫藥費?!?/p>

  蔣院長聞言,看著那張卡,有些欲言又止,最后還是什么都沒說,嘆息一聲接過來,“好吧!”

  “蔣伯伯,那我先告辭了?!迸崮罹鸵x開。

  “等一下,念念?!笔Y院長這時叫住她。裴念停下來看著他,“蔣伯伯,還有什么事嗎?”

  蔣院長跟她對視道:“你父親,或許不用等到你籌錢送他去國外治療了?!?/p>

  裴念聽到這話,頓時怔了怔,隨后問道:“蔣伯伯,您這話的意思是……”

  蔣院長這時拿出一張邀請函遞給她,“這是崇城最近一個醫療機構舉辦的座談會,他們請了好多專家過來參加,其中就有一位很權威的腦科方面的專家,叫李鳴,如果你能請動他來為你父親做手術的話,應該就不用送你父親出國治療了?!?/p>

  裴念聞言接過邀請函,盯著它看了半晌,才轉向蔣院長,神色有些動容的開口,“我知道了,真的很謝謝您,蔣伯伯?!?/p>

  蔣院長輕斥,“行了,你這孩子,又開始跟我客氣了!”

  裴念聞言,笑了起來,“嗯,不客氣?!?/p>

  蔣院長這時接著收斂神色提醒她,“不過這位教授想要請動他不是一般的難,曾經很多人找到他,愿意花高價請他,都沒有讓他答應,這點你要做好心理準備?!?/p>

  裴念聽到這話,頓時正色道:“我知道了,蔣伯伯您放心吧!我會努力說服他的?!?/p>

  蔣院長點點頭。

  結束談話,回去的路上。

  裴念又拿出那張邀請函看了看,座談會時間是明天上午九點。

  她深呼出一口氣,不管這位李教授屆時如何難請動,為了父親她都會努力爭取的。

  是夜。

  沁園別墅。

  裴念走進大廳。

  云姨見到她回來,頓時呼出一口氣來到她面前道:“裴小姐,你終于回來了?!?/p>

  裴念聞言,勉強扯了下嘴角對她道:“云姨,不好意思回來晚了,讓你擔心了?!?/p>

  “沒事,你回來就好?!痹埔绦α诵?,接著問她,“裴小姐,你還沒吃東西吧?我現在去給你熱點夜宵吧……”

  裴念卻搖搖頭,“不用麻煩了云姨,我不餓,先上樓去了?!?/p>

  她來到了樓上,沒想到一推開臥門就發現房間里面燈光是亮著的,而且浴室里還有簌簌水聲傳來。

  裴念見到這一幕先是一怔,隨即反應過來是誰在那里面時,頓時有些自嘲的笑了笑。

  自己如今已經賣給他了。

  某些權利,他的確可以行使了。

  十分鐘后,傅延琛圍著浴巾走出來,就看到裴念坐在沙發上那里,撐著頭有些昏昏欲睡……

  看到這一幕,仿佛回到以前,他在公司加班到很晚,她過來探望他,也是這樣乖巧的坐在沙發上等著他處理完事情……

  裴念坐在那里昏昏欲睡,忽然感覺到一片陰影遮在頭頂,她頓時驚醒,防備的抬起頭來,就看到近在咫尺的傅延琛,以及他剛剛伸到一半的手。

  傅延琛沒錯過她眼中那一抹防備之色,這時從容不迫收回手,問道:“怎么這么晚才回來?”

  裴念聞言,坐直身子,凝視他反駁道:“傅總,我記得你合同里好像沒寫,我每天出行都還有時間限制吧?”

  傅延琛望著她淡淡道:“沒有可以加,以后晚上門禁是九點,現在記住了?”

  裴念跟他對視,抿唇沒做聲。

  傅延琛也沒多說,接著轉身往床上走去。

  “傅延琛?”裴念這時在他身后叫住他。

  他停下來轉身睨著她。

  裴念站在昏黃的燈光下,跟他對視忽然道:“我不想吃biyunyao!那東西對身體傷害很大,我希望你能理解?!?/p>

  傅延琛聽到這話,沉默片刻,最后既沒說答應,也沒有不答應,只示意她,“去洗漱吧!”說完他去了床上。

  裴念不知道他這個態度究竟是什么意思。

  如果他是不愿意,那她也沒撤只能認命了。

  畢竟如今她已經賣給他了。

  想到這些她不由自嘲的笑了笑,沒想到有一天她居然也會經歷這種,這種人為刀俎我為魚肉的局面……

  裴念這個澡洗了很久才走出來。

  傅延琛瞥到她出來,把書往一旁的柜子上一放,對她扔下一句,“睡吧!”說完自顧自躺回床上。

  裴念見狀,深呼一口氣才走過去掀開被子躺進去。

  她躺下默默做好心理準備等待著,可是等了許久,都不見一旁的傅延琛有什么動作。

  于是漸漸卸下心防來,隨后就抵擋不住睡意侵襲,沉沉睡了。

  傅延琛聽到一旁傳來淺淺的呼吸聲才緩緩睜開眼睛。

  他轉身盯著裴念的睡顏。

  如今的裴念對他有很深的戒備。

  要如何才能讓她重新信任起來?

  第二天。

  裴念醒過來的時候,床上已經只有她一個人。

  她揉了揉眉頭坐起來,找到手機看了看時間,居然快八點了。

  想起座談會邀請函時間,她頓時起床去了浴室里洗漱。

  裴念洗漱完換了衣服下樓。

  云姨看到她下來,朝她招呼道:“裴小姐,你起來了?我做了早餐……”

  裴念打斷她:“云姨,我不吃了,有點事要出去一趟?!?/p>

  云姨一聽到她又要出去,立即擔心起來:“裴小姐你又要出去啊?那你什么時候能回來……”

  裴念安撫她道:“放心吧!我今天不會那么晚回來了?!?/p>

  云姨只得眼睜睜看著她離開。

  然后拿起電話撥通了傅延琛的電話號碼,匯報:“先生,裴小姐她剛剛又出去了?!?/p>

  這邊。

  傅延琛正在辦公室批閱文件,聽到貴嫂的匯報,淡淡頷首:“嗯,知道了?!?/p>

  他收了手機以后,把小李叫了進來,吩咐道:“讓你那個手下留意裴。

  念今天的動靜,看她跟誰在一起,去做了什么,隨時匯報她的一切動向?!?/p>

  小李立即點頭,“明白?!比缓笸肆顺鋈?。

  裴念順著蔣院長給她的邀請函上的地址,找到了座談會舉辦地方。

  一座五星級酒店里。

  她進去時,座談會還沒開始。

  這正合她意,她正好可以趁著這段時間找到那位李鳴教授,說服他為父親做手術。

  裴念四處轉悠尋找著,最后不知怎么來到一處休息區。

  這里空無一人,她正要離開。

  忽然一道怒斥聲傳來,“我還沒老呢!他們一個個就想著開始分家產的事情了,告訴他們,咳咳,想要分家,做夢去吧……”

  裴念聽到這話,抬頭看過去,只見一位穿著中山裝,拄著拐杖的老人家背對著她站在落地窗那邊打電話。

  她一向不喜歡八卦,就要轉身離開。

  然而走了沒幾步,身后忽然傳來砰的一聲。

  裴念轉過頭,發現那位老人家居然倒在了地上。

  看到這一幕,她連忙走過去扶起他:“老先生,您沒事吧?”

  他臉色漲紅看著她,指著口袋,“藥……”

  裴念于是伸進他衣服口袋,拿出來一個瓶子,她請示問道:“是這個嗎?老先生?”

  他點點頭。

  裴念頓時倒出來遞給他。

  他接過去咽了下去,過了一會兒他才臉色恢復正常了,感激對著裴念道:“謝謝你小姑娘?!?/p>

  裴念笑了笑,“您不用客氣?!?/p>

  就在這時,幾個男人焦急的尋了過來,為首的助理一樣的男人來到老先生面前,“李教授,您怎么在這里?座談會快要開始了……”

  “知道了?!崩罱淌趹?,這時對著裴念道:“小姑娘,今天你救了我,我應該要感謝你的,不過我現在要趕去參加座談會,這樣,你留個聯系方式,待座談會結束以后,我再好好謝謝你……”

  裴念聞言,頓時婉拒道:“真的不用了,我……”

  李教授不容置喙打斷她,“你就不要跟我客氣了,就這么說定了?!?/p>

  說完他吩咐一旁的助理跟裴念交換聯系方式。

  裴念本來不想承這個情,然而當她看到助理遞過來的名片上寫著李鳴二字時,頓時瞪大眼睛,沒想到眼前這位老先生居然就是她要找的李鳴教授?

  目送他們離去,裴念看著手中的名片,心情有些復雜,沒想到她居然會跟這位李教授誤打誤撞碰上了……

  講座會結束之后,裴念果然接到了李鳴教授的電話,他派人過來將她帶去了他的休息室。

  看到她過來,李教授頓時熱情道:“裴小姐你來了,快過來坐?!?/p>

  裴念笑著走過去坐下來。

  助理這時遞給她一茶杯,她道了一聲謝謝。

  李教授對著她道:“裴小姐,今天真的很謝謝你,要不是你,說不定我現在就躺在醫院急救室了?!?/p>

  裴念笑了笑道:“哪里有您說的這么嚴重?!?/p>

  “你就別謙虛了,這是實話……”

  二人閑聊幾句以后。

  李教授這時吩咐一旁的助理,“去將東西拿過來?!?/p>

  助理很快拿來遞給他。

  李教授接著遞給裴念道:“裴小姐,本來想直接給你錢感謝你的,但是后來想那些還是太俗氣了……這是我的一枚私章,現在贈給你,你收下來,以后倘若有什么需要我幫忙的,盡管拿著這個到海城來找我?!?/p>

  裴念聞言,著實有些受寵若驚,想也沒想就婉拒道:“李教授,這個太貴重了,我不能要……”

  李教授挑眉半開玩笑道:“裴小姐,你要是不接,那就是對我這個感謝還感到不滿意嗎?”

  裴念語噎,頓時接也不是不接也不是,她索性豁出去,跟他對視坦白道:“李教授,其實,實不相瞞,我今天是專程過來找您的?!?/p>

  “找我?”李教授這才看著她,“你找我什么事?”

  裴念目錄懇求的看著他道:“我的父親半年前因為腦溢血做過手術以后,一直沒能醒過來,我想請您去為我父親做手術?!?/p>

  李鳴教授聽到這話,并沒有第一時間做出回應,而是神色間露出一絲尷尬的神色出來。

  裴念見他不做聲,心里漸漸緊張起來,“李教授,怎么,有什么問題嗎?”

  李教授這時苦笑開口,“裴小姐,按理說這件事并不是什么大問題,但是……”

  “但是什么?”

  李教授凝視她,坦白道:“但是近兩年由于我年紀漸大,身體也每況愈下,像這種大手術目前已經吃不消了,而且再加上我的身體最近還出現一點問題,在吃藥,所以我可能無法應允你這個請求……”

  裴念聞言,神色頓時黯然下來,沒想到費勁力氣找過來卻是這樣的結果,不過她很快又想到什么重新對著他提議,“李教授,既然如此,那么請您去看一看我爸的情況行嗎?他昏迷將近半年了,找了很多醫生都沒有辦法?!?/p>

  “這個自然是沒問題的?!崩罱淌谶@次爽快應下來,詢問一旁的助理,“我接下來還有什么行程?”

  “您接下來還有一個會要開,晚上還在酒店里有一個主辦方舉辦的宴會要參加,明天上午才有空?!?/p>

  “那這樣吧!”李教授跟裴念商量道:“我明天上午過去看,可以嗎?”

  裴念自然沒有異議,“可以,沒問題?!?/p>

  不管如何,能讓他過去看看父親的具體情況,哪怕就算不能為父親做手術,也是好的。

  結束跟李教授的談話,裴念從酒店出來。

  看著外面的大街。她呼出一口氣。

  接著去了醫院給蔣院長講訴了這個情況。

  醫院,蔣院長聽完她的講訴以后,倒是沒有一絲驚訝,“是么?”

  隨后見她一副萎靡不振的樣子,便安慰她道:“念念你也不要太失落了,雖然他不能為你父親做手術,但是他能來查清楚你父親昏迷的原因,這也不算白找一趟不是么?”

  裴念聞言,勉強笑了笑。

  現在也只能這么想了。

  她又跟蔣院長聊了一陣父親的病情,然后去病房里看了一眼裴父,接著離開這里回了家。

  原本以為,事情至此,總算歇口氣。

  但是下午時分,裴念忽然接到了貴嫂的電話。

  “裴小姐,你快點過來一趟醫院吧!你父親情況有些不妙……”電話那邊貴嫂焦急道。

  裴念聽到這個消息整個人一怔,隨即點頭,“好,我馬上過來?!?/p>

  結束通話,她匆忙跟云姨打了一聲招呼,然后就去了醫院。

  醫院病房里。

  裴念跑過來,推開病房的門,就看到圍滿了人。

  蔣院長也在,看到她過來,開口喚道:“念念,你來了?!?/p>

  裴念走過去看著床上的裴父,只見他臉色很是蒼白,于是抬頭問道:“蔣伯伯,我爸他這是怎么了?之前不都還好好的嗎?”

  蔣院長目露不忍的告訴她,“不久之前,你父親不知怎么身體各方面指數忽然開始下降,幾個教授費了很大的勁才讓他穩定下來的?!?/p>

  裴念聞言,看著病床上的裴父,忽然內心感到一陣無力,這算是一波未平一波又起嗎?

  她無力的問道:“那現在要怎么做?”

  “必須要盡快請到專家給他做手術,否則他可能熬不過今晚?!?/p>

  裴念聞言,蹙了蹙眉,可是這么短時間,她能去哪里請來專家給父親做手術?

  找傅延琛嗎?

  即使找他,他從國外找醫生過來,也不可能這么快的速度吧?

  想來想去,裴念覺得自己最后能寄予希望的,好像只有一個人了,那就是李教授。

章節在線閱讀

查看全部目錄

版權說明

網友評論

發表評論

您的評論需要經過審核才能顯示

最新評論

    更多評論

    為您推薦

    總裁小說排行

    人氣榜

    捕鱼达人3电脑版 台湾时时彩官网开奖 泳坛夺金中奖明细 幸运农场技巧 上海十一选五走势图 有德国赛车的彩票平台 腾讯股票 怎样获取股市最快消息 20选5河北20选5走势图 意大利pk10是官方开奖吗 河南彩票十一选五开奖结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