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說盡在故事遞!手機版

首頁總裁 → 盛寵影后嬌妻

盛寵影后嬌妻

童嵐陸逸辰 著

連載中免費

主角是童嵐陸逸辰的小說叫什么名字,盛寵影后嬌妻全文免費閱讀,完整版小說《盛寵影后嬌妻》,熱銷作家作者花落三千采用邊敘述邊抒情的寫法,引起讀者的感情共鳴,有催人淚下的效果。童嵐陸逸辰小說最新章節:為了報復渣姐和前男友,童嵐抱上了陸逸辰這條金大腿,不想外人口中清冷自持的總裁卻是只喂不飽的餓狼!

更新:2020/06/03

在線閱讀

主角是童嵐陸逸辰的小說叫什么名字,盛寵影后嬌妻全文免費閱讀,完整版小說《盛寵影后嬌妻》,熱銷作家作者花落三千采用邊敘述邊抒情的寫法,引起讀者的感情共鳴,有催人淚下的效果。童嵐陸逸辰小說最新章節:為了報復渣姐和前男友,童嵐抱上了陸逸辰這條金大腿,不想外人口中清冷自持的總裁卻是只喂不飽的餓狼!

免費閱讀

  她從未想過,原來會有這么一天,自己也會過得這么苦,連舌頭上都快嘗不出甜蜜的滋味,人啊,果然是無味都要嘗過的,可能真的是她這二十多年來過得太美好了,連老天爺都要看不下去了。

  “既然陸總都這么說了,那我們就先走了?!痹趫龅挠浾咭粋€一個離開,童嵐卻一直現在原地,看著陸逸辰上了車,他的車開出了許久,童嵐依舊覺得自己的心如同被扎了千瘡百孔,這種疼痛的苦楚還真不愿輕易放過她。

  童謠壓根沒想到會半路殺出個陸逸辰,徹底把她設的局給攪亂,現在好了真是偷雞不成蝕把米,所有人都以為根本是林少哲的錯,雖然她和林少哲還未訂婚,但是他現在如果頂著這么一個帽子,她再去宣布和他訂婚的消息,那風行不就完了嗎?

  “少哲,你做事也不干凈點,怎么會讓陸氏的總裁知道這件事?”童宇泰儼然一副恨鐵不成鋼的表情看著眼前這個未來女婿,林少哲尷尬地笑了笑,“爸,你也知道,陸氏的合作案不好拿,也就許恒這邊好入手,誰能想那天陸逸辰也在那里吃飯,恰好碰到了,人算不如天算嘛!”

  林少哲如果想要得到林家的家產,不靠一個有背景的女人根本不行,所以當初他才會追求原本就對他有些喜歡的童嵐。

  其實如果單單論外表,林少哲是絕對看不上童謠的,童嵐是個絕對的極品,但是,誰讓這個女人那么保守,連接吻的機會都沒給過他,這樣的女人,他林少哲根本就不需要。

  不過,他還未品嘗過的東西就這樣被自己送到了別人的手里,還真是有點憋屈。

  “少哲,既然如此,我想我們現在公開訂婚也不合適,訂婚這件事就等到以后時機合適了再說吧?!绷稚僬芸粗{臉上再沒有以前纏著他的時候那種討好的嘴臉,反而有些趾高氣揚。

  林少哲心里憋不住的火氣,但是無奈他現在在林家沒一點根基,風行眼看就要落到童宇泰手里,如果他和童謠鬧掰,才真的是賠了夫人又折兵。

  “好,寶貝,你說什么都聽你的?!绷稚僬芤а姥鹧b寵溺說道,童謠滿意地笑了笑,繼續看著直播里還在愣神的女人,此時此刻的童謠看著童嵐快要哭出來的模樣,已經全然忘卻了手上的痛感。

  童嵐心不在焉地坐進了寶馬車里面,一路狂飆,她恨不得現在一頭扎進海里,從此再無生命的氣息,這樣活著真的好累。

  如果不是為了父親,她肯定選擇陪媽媽一起離開……

  童嵐發現自己似乎又開車回到了原來的地方,月牙灣的別墅區,這是陸逸辰的別墅,但是她卻還是兜兜轉轉回到了這里。

  童嵐開車進了別墅大門,她沒想到自己剛剛開車進去就看到了陸逸辰站在院子里盯著她看……

  童嵐總覺得有些不對勁,索性下了車。

  “你……怎么沒去公司?”童嵐也是剛剛知道原來陸逸辰是許恒的上司,而且還是陸氏的總裁,她曾經只知道他也是個大土豪,暴發戶,卻沒想到原來他是陸家的少東家,怪不得他能從許恒手里救了自己。

  “去過了,怎么,童嵐,一邊求著我和你結婚,想要利用我的力量,一邊去給你前未婚夫添堵,這就是你的誠意?”陸逸辰想到她不顧一切羊入虎口,期期艾艾地在媒體面前偽裝,心里就覺得壓抑的很,這個女人終究還是放不下林少哲。

  童嵐聽到陸逸辰的話,有些詫異,她沒想到的,沒想到陸逸辰迫不及待在這個別墅等著她原來只是為了諷刺她而已。

  原來他的話也不過是在說謊而已。

  “陸先生,那你想要怎樣的誠意?”童嵐認真地看著陸逸辰的眼睛,想要從他的眼睛里得到一點答案,但是他對自己,好像只有嫌棄而已……

  之前他明明對自己很溫柔的,難道這一切都是假象?還是他接近自己原本就是有目的的?童嵐不知道,但是她唯一懂得的是現在的陸逸辰一點都不喜歡她,或者說連對一只動物的憐憫都不愿給她。

  聽到童嵐的話,陸逸辰邪肆一笑,帶了幾分不羈和輕蔑,落在童嵐眼里,讓她覺得格外扎眼。

  “童小姐,想做我的女人,至少應該身體心里全部臣服于我,否則我憑什么要你?”童嵐有些慌張和錯愕,而臉上突然出現的緋紅更是不曾逃過陸逸辰的眼睛,“所以……所以……你答應了?”童嵐斷斷續續地說著,卻感覺自己的心在撲通撲通跳個不停,她感覺自己的臉好燙,真的要成為他的女人嗎?

  陸逸辰看著長發后掩蓋的那張絕色傾城的臉,她的表情更是讓他忍不住喉結一動,這個女人,是不是在林少哲面前也曾這樣勾人?

  想到這里,陸逸辰一時忍不住,大步向前,一手抓住了童嵐的手腕,童嵐感覺到陸逸辰突如其來的靠近,但是下一秒就被他硬是拉進了別墅里面,“你等一下,車,車還沒停好?!?/p>

  童嵐有點害怕這樣的陸逸辰,他這么迫不及待,是想要做點什么嗎?但是她真的還沒有準備好啊。

  可是,萬一陸逸辰準備那么做了,她好像也沒有什么拒絕的理由……畢竟,她除了自己已經沒有什么能給他的了。

  “車鑰匙給張嫂,她會讓管家去停?!蓖瘝褂悬c尷尬,但陸逸辰還是放開了她,讓她拿了鑰匙交給張嫂。

  “跟我過來!”男人的語氣里帶著幾分警告,童嵐不由自主地便跟著他一起進了別墅的二樓房間……

  這是童嵐第一次進他的房間,黑白灰三色的格調讓童嵐這個習慣了明亮色的人覺得抑郁的很,原來這才是男人的房間啊……

  陸逸辰看到童嵐進來,立刻伸手關上了門。

  童嵐聽到門聲響,立刻轉身看,映入眼簾的卻只有一道欣長的身影,陸逸辰冷哼一聲,“你想好了嗎?你的誠意呢,要不然下一次我可不會幫你?!?/p>

  幫她?

  “你什么時候幫我了?”童嵐皺眉,這個人明明說是為了他自己而已……

  “那你說,我還要怎么樣幫你?”童嵐感覺耳邊瞬間酥酥麻麻的,他……他什么時候靠自己這么近的?陸逸辰看著童嵐的微微發紅的臉龐,她瞬間后退了一步,“你,你想干嘛?”

  “我想干嘛?難道不是你求著我幫你?嗯?”陸逸辰的聲音本來就好聽,現在又帶了幾分蠱惑人心,瞬間便讓原本就沒有好好談過戀愛的童嵐更加是臉紅發燙。

  童嵐緊咬貝齒,不知道該說什么,嘴巴一張一合,終究還是把話吞進了肚子里……她還能怎么說?畢竟陸逸辰說的話也不是完全沒有道理,但是……有些東西他好像是誤會了……就比如,林少哲那個殺千刀的賤男人……

  “你說的沒錯,不過,陸先生,我去風行不是為了見林少哲,我只是為了我自己而已?!标懸莩接悬c錯愕,她居然還記得他說的這句話?

  “你沒必要跟我報備這些?!标懸莩娇粗瘝鼓请p眸子里的單純,和曾經的她還真的是如出一轍,看來她應該沒有說謊,陸逸辰忍不住勾唇一笑。

  童嵐皺眉,這么半天面前這個人也不打算放她出去,難道還真要在這里辦了她?不會吧……童嵐感覺系列自己的手心都出汗了,但她還是不知道自己能不能離開,畢竟她現在在別人的地盤,終究還是別人說了算啊!

  “所以,你和我解釋這些做什么?是不是怕我誤會了什么?”陸逸辰的聲音里突然帶了許多童嵐讀不懂的東西,有些溫柔,又有些……童嵐覺得眼前的陸逸辰怕是個假的,畢竟剛剛的他還不是這樣啊!

  陸逸辰看著微微發愣的女人,只是笑意更濃。

  “不會,我不是解釋,我只是已經徹底看清楚了林少哲而已?!蓖瘝箘倓倧囊欢问〉母星槔镒叱鰜?,對于她而言,現在最重要的事情只是查出殺害爺爺的真正兇手,這樣也能幫爸爸徹底洗清冤屈。

  想到童宇泰,童嵐只覺得心里膈應,爺爺死了,葬禮他都沒和家里人好好商定,就在為自己的女兒籌謀婚事了……呵,想來爺爺的死還有爸爸無緣無故入獄和童宇泰脫不了干系,只是……現在的她沒有證據罷了。

  陸逸辰聽到林少哲的名字就覺得心里窩火的很,“算了,童嵐,你最好快點想好,否則我沒有那么多時間浪費在你的身上,除非你能告訴我你有多少價值!”

  陸逸辰的話讓童嵐如同雪上加霜,原本他只是想雪中送炭,卻沒想到現在的她早已不是原本那個他曾經深深喜歡的少女,現在的她,他根本不會放在眼里,因為她和其他的女人根本沒有什么區別。

  童嵐在原地愣了很久,聽完陸逸辰的話,她恨不得一把沖出門去大哭一場,但是……現在的她有什么資格在別人家摔別人的門?

  她什么都不能做,甚至是原本就要奪眶而出的眼淚,都被她硬生生憋了回去,她……不需要眼淚,從今往后的童嵐再不會是從前的童嵐。

  “那……陸先生,如果沒什么其他事情的話,我就先走了?!蓖瘝沟穆曇綦m然盡量偽裝得很好,但是還是讓陸逸辰聽出一絲委屈,她在難過。

  因為自己生氣嗎?呵……應該是他自以為是了,現在的童嵐還會因為自己的看不起而感覺到難過嗎?如果她覺得委屈,怎么可能這樣平靜地和自己說話?還帶著一絲討好,陸逸辰最討厭的事情就是童嵐把自己當做陌生人一樣討好,他們之間,她根本就不用這樣。

  “滾!”陸逸辰悶聲一吼,都沒來得及給童嵐一個正面的表情,就讓原本就有些委屈的童嵐此時此刻更是心里比剛剛委屈了一百倍還不止,然而,終究是“人在屋檐下,不得不低頭”讓童嵐靜靜地離開,她什么都沒說。

  而陸逸辰最討厭的就是,童嵐即使討厭他這樣,也不會表現出任何的反感,這就好像他用盡心思去引起她的注意,她反而不為所動,讓陸逸辰著實抓心撓肺了一把。

  他做人還從未這么……失敗過。

  離開之后的童嵐躲在陸逸辰幫她準備的客房里,剛打開房門又關好門的那一刻,她就哭了,她原以為,她的生命都不會更加糟糕了,卻沒想到,什么都只是開始而已,即使沒有了林少哲,陸逸辰也不會對她更好。

  不過,她到底有什么好期待的,男人不都是這樣嗎?為什么被陸逸辰這樣對待以后,她還是要在意呢?根本不需要在意的不是嗎?

  但是她還是感覺自己全身的力氣好像被抽干了一樣,就這樣靠著門,她坐在了地攤上,雙手抱膝,她不知道自己埋頭哭了多久,但是嗚咽的聲音讓她覺得有點呼吸不暢,這種感覺,真的很不好受,最近這段時間,她好想把她這十幾年間沒流過的淚通通給補上了。

  一直到晚飯時間,張嫂敲門的時候,童嵐才知道,原來已經過了兩個小時多了,“童小姐,先生叫您下樓吃飯?!?/p>

  略微粗重的嗓音讓童嵐有些心里發緊,原來是陸逸辰叫張嫂來喊她吃飯的,所以,剛剛那么罵了自己,現在又叫自己吃飯,這個人是魔鬼嗎?這么喜歡折騰人?

  “張嫂,我不去了,我頭有點疼,如果沒什么重要的事,麻煩你告訴陸先生,我先休息了?!睆埳┖唵螒鹆艘宦?,就下樓去了,其實童嵐的房間在二樓最里面,而陸逸辰的房間則在二樓的樓梯口,兩人的房間之間隔了有四五個房間,所以她才敢這么放肆去哭的,完全不用擔心陸逸辰會不會聽到。

  聽到張嫂離開的腳步聲,童嵐踉踉蹌蹌地從地上站起來,她發現自己的腿都麻了,走上一部都差點摔倒,但她還是扶著墻走到了房間里的衛生間,陸逸辰為她準備的這個房間,比起曾經她那個小房間,豪華程度有過之而無不及,這個房間一個都比得上原來她房間三個那么大了……

  童嵐看著墻上鑲嵌的鏡子里落魄的女人,迅速在洗手臺里放滿了水,她一遍又一遍地用冰冷的水洗臉,希望現在的自己能夠清醒一點,不要再因為陸逸辰的一句話而傷心難過,不是已經發誓,這輩子都不信男人了嗎?

  但是,她很清楚地知道,她在被記者圍堵的那一刻,陸逸辰的出現讓她瞬間有點感動,畢竟沒有女孩子愿意舍棄一個公主夢,那個時候的陸逸辰太像是一個為了拯救她而出現的白馬王子。

  可惜,不是她的白馬王子……

  童嵐拿起毛巾擦了擦臉,卻沒想到猝不及防耳畔傳來了一陣敲門聲。

  “童嵐,給我開門?!泵髅魇敲畹脑?,他卻說的盡量溫柔,她剛剛不是告訴張嫂自己不吃飯了嗎?

  “陸先生,我……”童嵐走出衛生間,剛準備開口解釋說自己難受的很,就被對方打斷,“開門,我帶你去醫院!”

  去醫院?童嵐突然想起自己對張嫂說的話,看來……陸逸辰還真的是相信了她說的話。

  “不……不用了……”童嵐結結巴巴地拒絕。

  “你給我開門!”陸逸辰的語氣讓童嵐覺得有點害怕,所以她耐不住害怕的情緒,選擇了給他開門。

  “我不疼了,不疼了!”童嵐臉紅地解釋著,住進他們家這么長的時間,這還是童嵐第一次素顏出現在陸逸辰面前,她有點沒底氣,連臉都不敢抬。

  “不行,你不想去醫院,我已經叫了醫生過來?!标懸莩绞钦娴膿乃纳眢w,哪里能想到她其實是在撒謊呢?

  “不用了,我不想麻煩你了,我真的沒事了……”童嵐有點心虛,自己撒的謊自己必須要想辦法圓過去啊……

  “一會兒讓醫生幫你檢查一下?!蓖瘝蛊疵芙^,沒想到陸逸辰還是不改初衷,有點著急的童嵐突然感覺眼前一黑,身體踉蹌了兩下,最終扶在了門邊,“這下是真的不舒服了……”童嵐感覺自己這樣一定是遭到了報應!

  “還說你沒事,人應該有點自知之明?!标懸莩接行┥鷼獾乇鹧矍暗呐?,童嵐第一次被男人抱在懷里,她感覺她渾身上下都有點不對勁,陸逸辰感覺得到懷里的女人幾乎全身都在緊繃……

  她的緊張讓陸逸辰忍不住勾唇一笑,這個女人,想來和林少哲之間根本什么都不曾發生過。

  “下次不舒服可以直接告訴我?!蓖瘝拱櫭?,“剛剛好像是你叫我滾的,如果我真的離開了,你還會管我的死活?”

  童嵐有點生氣,就算他們僅僅是陌生人罷了,但是好歹也在一起同桌吃飯了好多次,他難道就沒有一點同情心嗎?

  “我有沒有告訴過你,你最好不要擅自離開這里,去找不該找的人?”陸逸辰難得皺眉,童嵐對上他那雙好看的鳳眸,瞬間收回了目光,他是她不可企及的人,她不該奢望,因為這個男人太過完美,她配不上。

  “我只是想去要回我的股份,爺爺在律師那里留給我一部分風行的股份……”童嵐老老實實地解釋了事情的原委,至于和林少哲童謠碰到也只是個意外,而在風行門口遇到記者圍堵也是她不曾想到的,畢竟以前這些事情都是交給邵杰這個經紀人處理的,她也只是做公司交代的演出事情而已。

  誰能想到童謠居然會找那么多記者故意讓她難堪?

  “你在風行還有股份?”陸逸辰的語氣十分篤定,讓原本已經十分肯定的童嵐露出了疑惑的目光……

  “有啊!”童嵐知道爺爺肯定是不會騙自己的,所以,一定有的。

  “喂,阿辰,你找我過來有什么事情?”陸逸辰聽到時南楓的聲音,只是回頭看了他一眼,然后說,“幫我看看她為什么會頭痛?!?/p>

  時南楓忍不住打個哈欠,睡眼惺忪的眸子都懶得睜開,“什么啊,我還以為你有多大的事情,不就是頭疼嗎,隨便吃點藥就行了,我剛做完一臺手術!困死了!”

  “你看不看?”陸逸辰警告的聲音讓時南楓忍不住全身打個哆嗦,這家伙的聲音真是一如既往很冷很冷,他聽著都要懷疑是不是周圍的氣壓太低了……

  “好好好,幫你看!”時南楓緩步走到童嵐的面前,看到床上靠在陸逸辰懷里的女人,她的臉色看起來慘白的很,但是……他怎么可能不認識呢?是她!這不就是最近炒的火熱的風行小公主,童嵐嗎?

  她怎么會和陸逸辰認識?時南楓想到某個人,瞬間有點擔心,“阿辰,這樣的女人,你留在這里做什么?”

  童嵐看著眼前長相俊美的男人,他一身淺藍色的手工西裝穿的格外好看,但是他說出的話卻讓童嵐心里難過萬分,她這樣的女人,她怎么了?她是什么樣的女人?

  “我是找你來這里看病的,另外,我的事情,還輪不到你來置喙!”陸逸辰看著童嵐脖子上的吊墜,那個形狀是絕無僅有的,世界上都沒有第二個了,因為那是他第一次純手工制作的銀飾,而上面刻著的東西只有一顆星星。

  真的是她,陸逸辰曾經對她說過,“有一天如果我能安全活下來,我一定會回來報答你!”

  他記得當初的少女根本沒當回事,輕聲說了一句,“不必了,我看你脖子上的項鏈不錯,不如送給我當報酬吧!”

  他義無反顧地摘下,當做是禮物送給了她,從此之后,便消失不見……他也再不曾遇到她。

  “好好好,我看!不過你最好不要做讓子瑜傷心的事!”陸逸辰皺眉,瞥了時南楓一眼,隨后時南楓看了看童嵐的情況,便幫她寫了一些藥,讓她近期先喝,“她只是心里壓力太大了而已,你也別太緊張,最近最好別再做什么刺激她的事,否則她情緒崩潰就不好了?!?/p>

  陸逸辰冷眼看著時南楓,“我知道了,你可以離開了,不送!”

  時南楓沒有回答,只是什么都沒說,一聲不響地就離開了,而童嵐最好奇的事就是子瑜是誰?難道是陸逸辰的正牌女友嗎?還是說他隱婚了?所以他后來才不答應自己的求婚?

  童嵐覺得頭大如斗,昏昏沉沉的她就這樣睡了過去,她沒什么資格去問陸逸辰這些,如果他已經結婚了,她會離開,就算她不依靠別人,也一定能查清楚真相,只不過……會浪費一點時間罷了。

章節在線閱讀

查看全部目錄

版權說明

網友評論

發表評論

您的評論需要經過審核才能顯示

最新評論

    更多評論

    為您推薦

    總裁小說排行

    人氣榜

    捕鱼达人3电脑版 今晚好彩一的开奖号码 炸金花技巧规律视频 新群英会20选5高手技巧 皇家三分彩开奖公告 网上股票配资平台牛壹佰赞a 福彩快乐十分玩法奖金 哪个时时彩5分钟一期 幸运飞艇冠亚和值破解图片 河北快三是正规的吗 深圳风采一周开几次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