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說盡在故事遞!手機版

首頁古言 → 我家王妃權寵天下

我家王妃權寵天下

姜沉禾獨孤衍 著

連載中免費

我家王妃權寵天下全文免費閱讀,姜沉禾獨孤衍最新章節,《我家王妃權寵天下》由超人氣金牌作者卿月精心編寫,本故事寫出了真情實感。很充分、很具體,姜沉禾獨孤衍小說精彩段落:姜沉禾重生歸來,本想獨善其身,偏偏獨孤衍對她緊追不舍,姜沉禾問,獨孤衍,我做了什么你就喜歡我?獨孤衍笑瞇瞇,那就問問你自己上輩子做了什么。

更新:2020/06/03

在線閱讀

我家王妃權寵天下全文免費閱讀,姜沉禾獨孤衍最新章節,《我家王妃權寵天下》由超人氣金牌作者卿月精心編寫,本故事寫出了真情實感。很充分、很具體,姜沉禾獨孤衍小說精彩段落:姜沉禾重生歸來,本想獨善其身,偏偏獨孤衍對她緊追不舍,姜沉禾問,獨孤衍,我做了什么你就喜歡我?獨孤衍笑瞇瞇,那就問問你自己上輩子做了什么。

免費閱讀

  姜沉禾這樣說著,一邊捶腿,一邊嘆氣,那眉梢眼角的笑意帶著意味不明的暗示,那意思分明是,誰來主動伺候她,才有機會拿到試用裝。

  要知道,她手中現在這些試用裝可比陸成珺那里還多呢!

  眾人你看看我,我看看你,他們都是姜家的人尖子,哪里看不懂姜沉禾的意思?只是他們剛剛還給姜沉禾沒臉,此時上前去阿諛奉承,實在是做不出來,于是雖然心中迫切的想要得到試用裝,卻站在原地未動。

  不過,也有很多臉皮厚如墻,慣會見風使舵之輩,很快笑的一臉諂媚為姜沉禾捶腿道:“大小姐站了這半日,自然是乏了,大小姐快坐下,讓奴婢為大小姐錘錘腿!”

  姜沉禾自然知道這丫頭絕非善類,但是她也不會拒絕,她在宮廷里生活數年,自然知道小人要比那些君子好用得多,因而她欣然接受,并且笑道:“你這丫頭甚是乖巧,改日到我屋里坐坐,也好為我解解悶兒?!?/p>

  “只要大小姐喜歡,奴婢便是為大小姐當牛做馬,也是使得!”那丫頭高興的開了花,她如何不明白姜沉禾的意思,這是要讓她上她那兒領試用裝呢!

  眾人見這丫頭諂媚的樣子,竟然得到了姜沉禾的喜歡,有的恨恨的看著她,尤其是重畫等人,臉上又是憤怒,又是嫉妒,又是鄙夷!不過也有眼紅的小丫頭,畢竟那試用裝得的多了,那價格可是夠他們一家子吃一輩子的了!怎么可能不眼紅呢?

  于是,不到片刻,就有一群丫頭已經躍躍欲試了。

  姜沉禾先是看看重畫等人,她知道這些丫頭身上有傲骨,根部不屑向她屈服,覺得是一種恥辱,不過姜沉禾不著急,只是微笑著看那些眼紅的丫頭們:“哎,這夏日最容易口渴,嗓子眼兒干的很呢!”

  “奴婢去給大小姐倒茶!”有個反應快的小丫頭急急忙忙跑去拿茶壺,手腳慢的丫頭看著那丫頭的眼神充滿了憤怒和嫉妒,同時又火熱的盯著姜沉禾,期待她再次有什么要求。

  姜沉禾十分賞臉,“哎呀,好熱啊!”

  “奴婢為大小姐扇扇子……”一群丫頭一擁而上,圍在姜沉禾的周圍扇了起來。

  “哎……肩膀也有些酸呢……”

  “奴婢為大小姐捏肩膀!”

  “肚子餓了呢……”

  “這是新出的桂花糕,大小姐嘗嘗……”

  只是不到一刻鐘的時間,姜沉禾已經是前呼后擁,堪比皇太后了!

  陸成珺被這一幕驚呆了,什么時候,姜沉禾那個榆木腦袋這樣靈活了?

  姜夫人也驚訝的半天沒有反應過來,仿佛做夢一般,瞪大眼睛,再瞪大眼睛,老天,這是她的女兒嗎?怎么這么古靈精怪起來?

  蓮子和蓮藕先是呆住,轉而無比的驚喜和驕傲,腰板都挺的直直的!

  看那些鄙夷我們小姐的,想要得到試用裝,就只有討好我們小姐的份兒,不然沒門兒,哼!

  重畫等人的鼻子都氣歪了,可是他們看看坐在貴妃榻上的姜夫人,竟然絲毫責怪的意思都沒有,不由得更加惱恨,姜沉禾本來已經是不受寵的小姐,合該討好他們這些夫人身邊的紅人,今日竟然讓他們討好,真是豈有此理!

  不過,他們沒有生氣多久,很快,一陣腳步聲從外面傳來,只見簾子一動,一身材修長,俊美無匹的美少年走了進來,他的目光往屋里掃了一眼,先是落在陸成珺身上,心中一喜,不過當看到姜沉禾的時候,他的臉色陡然變得憤怒異常,腳步生風的走到姜沉禾的面前,狠狠得道:“姜沉禾,你好有臉在這里享受?還不快向陸姑娘請罪,陸姑娘可是被你害慘了!”

  這個聲音太熟悉了,熟悉的讓姜沉禾心驚,她的笑容僵在臉上,一點兒一點兒失去了血色,目光慢慢的,慢慢的望向那少年。

  這是她的雙胞胎弟弟,姜天晟,記得她剛剛入死牢一個月,好不容易讓忠心的婢女向姜家傳話,沒想到那婢女冒死的舉動卻只換來姜天晟一句冷酷的訓斥,“那賤人死有余辜,你不必再來!”

  死有余辜,死有余辜啊!她姜沉禾一十五年在姜家為這個弟弟憂心,每每噓寒問暖,卻只換來一句死有余辜,他們一十五年的姐弟之情,竟然比不上陸成珺在姜家兩年!

  姜沉禾的心絞痛,哪怕是她當時已經知道姜家放棄了她,可是姜天晟是她的雙胞胎弟弟啊!他竟然被陸成珺迷了心竅!對她動了殺心!

  這是她的親人,這是她的弟弟嗎?姜沉禾心中凄然,不過她兩世為人,又在死牢里靜思了五年,早就不是那十四歲的單純少女,她的臉色不過是微微一變,就很快恢復了笑容,她沒有動,就靠在椅背上,露出十分驚訝的神色,就那么看著姜天晟。

  在重畫等人看來,姜沉禾已經被世子爺的威懾嚇傻了,剛剛還志得意滿,待會兒還不如孫子一般向世子爺請罪?不然這位大小姐今日斷沒有活路的!夫人可是早就發話,大小姐再闖禍,便不再姑息!

  本來上來獻媚,團團圍住姜沉禾的丫頭們,也迅速退開,他們意識到,如果此時還站在姜沉禾的跟前,必然被殃及!雪顏膏固然很珍貴,可不能丟了性命啊!

  姜沉禾只是淡淡的看了一眼那些丫頭,這些人本來就是見風使舵,捧高踩低之輩,指望他們為自己擋災,那簡直是不可能的!

  不過姜沉禾也不在意,如果是前世的自己,見到姜天晟退避三舍,那是因為她要為陸成珺遮掩那些禍事,可是現在,卻完全沒有必要,所以,她無須避開,不但如此,她還要迎上去!

  “天晟,你來了!你這是去哪兒了,如此風塵仆仆的樣子,哎呀,幾日不見,我的弟弟生的越發俊俏了,要迷倒一大片姑娘呢!”姜沉禾笑著,已經站起身,無限溫柔的打量著姜天晟,還為他撣了撣衣袍上的褶皺,完全是姐姐對弟弟喜愛的真情流露。

  什么?姜沉禾竟然不怕世子爺,還夸世子爺俊俏!這在以往,簡直是不可能的事情……這……這是怎么回事?重畫等人呆呆的站在原地,一瞬不瞬得看著姜沉禾臉上那再自然不過的笑容……這……怎么會這樣,大小姐的表情竟然沒有一絲作偽,這怎么可能?難道是……難道是大小姐被磕傻了?

  對,一定是這樣,不然大小姐此時一定嚇得跟孫子一般了!哪里還會如此靠近世子爺?除非不想活了!

  哼!既然成了傻子,以后還不任由他們拿捏!真是剛才白生氣了!

  陸成珺和姜夫人也震驚的看著,呆愣的竟半天沒有反應過來!

  姜天晟本來是一肚子的怒火,恨不得將連累了陸姑娘的這闖禍精碎尸萬段,可見到這樣的姜沉禾,他驚的整個人都呆愣住了。姜沉禾……今日的姜沉禾,好像……好像不太正常!

  不過,他到底是不在意姜沉禾的死活,更別提人不正常了,只是愣了一瞬間,便很快冷下臉色,目光冷冷的盯著姜沉禾,好像要吃了對方一般。

  看到姜天晟眼中毫不掩飾的冷色,姜沉禾一瞬間就猜出了姜天晟的心思,她這個弟弟根本就不在意她的死活,上一世,她總是覺得,雖然姜天晟總是呵斥指指責自己,那是因為不知道是她為陸成珺頂了禍事,等到她坐上皇后之位,弟弟年紀大了,自然要處處儀仗自己,到時候,他們的姐弟之情會慢慢修復。

  可是,在死牢的那五年,她早就想明白了,她和姜天晟的感情永遠都無法修復,因為她這個好弟弟早就被陸成珺迷昏了頭!她姜沉禾在她眼里連一個看門狗都不如!往日對他的好都是白費了!

  不過,姜沉禾不急著和姜天晟算賬,她的臉上露出錯愕的表情,“天晟,你這是怎么了?怎么這樣看著姐姐?昨日姐姐的頭被磕破了,你都沒有去看姐姐,我們是雙胞胎,你……你難道不想念姐姐么?”她的臉上一片凄然,仿佛深受打擊。

  姜天晟卻沒有半分動容,面色越發的冷,“姜沉禾,你以為你用這種拙劣的手段,就能逃過責罰么?我警告你!你最好現在跟陸姑娘道歉認錯,保證下次不會再犯,或許,陸姑娘還能原諒你!不然……”姜天晟危險的瞇起了眼睛。

  姜沉禾心中冷笑,姜天晟的意思是,如果她不道歉,即便是父親母親會繞過她,但是姜天晟也會對她動手,上一世,姜天晟露出這樣的表情,她立即道歉認錯,想盡辦法讓姜天晟消火,陸成珺當年還不停地為她求情,姜天晟才放過她。

  那時候,她還感激自己在如此落魄的時候,陸成珺也沒有拋棄自己,給了自己唯一的一份溫暖,對陸成珺無限感激的同時,更加珍惜這份姐妹之情,這一次么……

  姜沉禾的眼中快速的閃過一抹狡黠,然后無比震驚的看著姜天晟,仿佛完全不知道對方說的是什么,“天晟?你到底在說什么?姐姐我何錯之有?你可要細細道來,免得你我姐弟生了嫌隙啊!”

  “何錯之有?”姜天晟完全是咬牙切齒,冷冷的盯著姜沉禾,他越發肯定,姜沉禾就是為了不受罰,所以演出這出戲,他一字一句的數落著姜沉禾的罪名,“你跋扈任性,死性不改,竟然不顧世家小姐的臉面,和二妹妹打在一起,害的二妹妹受傷就罷了,連無辜的陸姑娘也受到你的殃及,姜沉禾,你如今還不知錯么?”

  這聲討的語氣,和前世幾乎是一模一樣,姜沉禾只覺得恍若隔世,心底冷笑著。

  表面上看來,事情的確是她和姜思寧打在了一團,可那是因為她當年看到陸成珺踩了姜思寧的繡鞋,姜思寧暴怒之下要對陸成珺動手,她那時候一心維護陸成珺,再加上在陸成珺的讒言下,早就恨極了姜思寧,積壓許久的怒火一觸即發,自然扭打在一起。

  所以,說到底所謂她惹出的禍事,還不是因為陸成珺?

  可是現在,陸成珺卻成了無辜受牽連的人,她姜沉禾成了罪該萬死的罪人了!

  而陸成珺明知道事因她起,卻不會主動站出來,不但如此,她還會趁機獲得美名,姜沉禾正想到這里,就看到陸成珺上前一步,走到姜天晟的面前,一副我見猶憐的表情,“天晟,你不要怪小禾,小禾就是性子太直,她沒有惡意的!”

  “沒有惡意?”姜天晟眉頭皺起,關切的看著陸成珺,嘆氣道,“陸姑娘,你就是太善良了,被姜沉禾蒙蔽了,她若是沒有惡意,怎么會弄傷你?每次闖禍都連累你?我看她就是嫉妒你!陸姑娘,難道至今你還看不出姜沉禾的真面目么?”

  呵呵……

  姜沉禾冷笑著,受蒙蔽?受蒙蔽,被欺騙的人是她吧!

  不過,姜沉禾并不會拆穿陸成珺,因為時機還不到,她滿臉的悲痛,身體搖晃了幾下,定定的,呆呆的看著姜天晟,仿佛人一下子失去了神采,“天晟……你……你就是這樣看待姐姐的么?我們……我們可是雙生的姐弟啊,我們的心應該是在一處的,姐姐以往對你的好,難道你都忘了么?”

  她這話一出,本來將滿心同情的目光投向陸成珺的眾人,全部吸引了過來,皆震驚的看著姜沉禾。

  長久以來,他們只知道姜沉禾闖禍,卻從來沒有看到她如此痛苦難過的樣子,每次姜天晟讓姜沉禾道歉認錯,他們都覺得理所當然,甚至覺得還不夠,可是現在,看到姜沉禾如此悲痛欲絕,他們竟呆住了。

  姜沉禾也感受到了眾人的目光,曾經,她就是被親人寵壞了,不懂得人性那么多的彎彎繞,自從她得知陸成珺背叛自己,她也逐漸明白了一些道理。

  曾經,自己總是把所有的痛苦都往肚子里咽,性子驕傲的不肯向人表現自己的柔弱的樣子,殊不知,正是自己不懂得柔,所以,在自己被投入死牢的時候,也得不到親人的一點兒同情。

  他們都覺得是她罪大惡極。

  可是,人心畢竟是肉長的,她此時表現出柔弱,痛苦,雖然不能讓眾人立刻原諒自己,但是卻可以獲得一些同情。

  “沒錯?是,我近兩年總是闖禍,丟了姜家的臉面,讓你出去覺得臉上無光。是,我有錯,我罪大惡極,可是天晟,我是你的姐姐啊,我們骨肉相連,同胞姐弟,你怎么可以這樣說我?你知道我多么難過嗎?”

  姜天晟從來沒有見過這樣的姜沉禾,在他的印象里,他這位姐姐是跋扈任性的,從小被父母寵上了天,性子十分驕傲,從不在外人面前示弱,可是今日,她的眼中淚光閃閃,嘴唇哆嗦,仿佛是悲痛欲絕。

  那一瞬間,姜天晟有些憾然,可是很快,他的表情恢復了冷然,目光冷冷的盯著姜沉禾,“既然你不想我這樣說你,那就改了那些毛病,不要再丟姜家的臉面了!”

  “是,我改,我一定改……”姜沉禾的聲音顫抖,身形搖晃著,仿佛隨時都能夠摔倒,“所以……天晟,你不要再對姐姐說那樣的話……我們姐弟還在一處,等你成親,姐姐還要為你未來的夫人添妝,為我的小外甥做鞋子呢……”姜沉禾笑著,仿佛眼中充滿了憧憬,而事實上,她的眼底一抹狡黠快速閃過。

  添妝?做鞋?呵呵,做夢吧!

  眾人聽得呆愣住了,被姜沉禾對姜天晟的感情所感染,不管姜沉禾闖了多少禍事,對姜天晟這個弟弟,可是一片真心啊!

  可是,就在眾人引起共鳴的時候,一道冷酷的聲音突然打斷了他們的沉浸,“哼,什么添妝,做鞋!你還是先改了你那跋扈的性子再說吧!”

  這聲音好不冰冷,只感覺一兜頭涼水,瞬間令眾人手腳冰涼。

  姜夫人緩慢的將頭轉過來,看向自己的兒子。

  此時她的心還在微微的顫抖著,“天晟……”以往,不管姜天晟如何斥責姜沉禾,她都覺得還不夠,因為那些斥責根本不能夠讓姜沉禾醒悟,可是此時,她突然感覺到了大女兒心中的痛苦,她的內心,想必……想必如她說的這般。

  這個女兒一向驕傲,往日雖然闖禍認錯,卻從不示弱,高高的昂起頭,倘若不是難過到了極點,絕不會輕易示弱……這是姜家人的驕傲,她如何不知道呢?

  可是……

  姜夫人慢慢的將目光移到姜沉禾的身上,可是這個驕傲的女兒,真的是認識到自己的錯了么?畢竟她的性子已定,也不是那么輕易改變的。

  “小禾,你弟弟雖然說話重了一些,可都是事實,倘若你不能改過自新,那么便是姜家的恥辱!”

  姜沉禾一怔,心中一陣心酸,一陣欣喜,又一陣悔恨,輕輕的喚了一聲,“娘……”這個字,她多久沒有這樣喚過了?她在死牢的那五年,日日夜夜在回想母親對她的寵愛和教導,可是后來……

  后來他們母女之間的隔閡越來越嚴重,到了最后,母親已經完全對她失望,已經不愿再管她的事,當做沒有她這個女兒,畢竟,母親也不只有她一個女兒。

  可是如今,如今自己一示弱,母親竟然心軟了。

  前世自己太傻了,總是固守著那可笑的驕傲,不肯低頭,想要等到自己登上皇后之位,姜家人主動求到自己的頭上,可真是傻啊!

  倘若自己早低頭,也許……也許便不會有那樣凄慘的結局。

  “娘……女兒,女兒真的知錯了……”姜沉禾不受控制的撲到姜夫人的懷里,她積壓已久的痛苦瞬間爆發,如決堤的江河。

  姜夫人一時間怔住,低頭看著撲在自己懷里的女兒,心又軟了幾分。

  已經有多久了,她沒有跟小禾好好說過一句話了?每次見到她,她的臉色都是淡冷的模樣,她知道,小禾拖自己身邊的丫頭替她說情,也知道她的內心想要靠近自己,修復母女關系,可是,她卻從未主動向自己認過錯。

  所以她總是暗里敲打姜沉禾,讓她明白,沒有姜家,沒有她這個母親的庇護,她姜沉禾什么都不是,經歷那些慘痛的教訓后,她自然會學乖。

  可是……現在啊,現在……

  姜夫人實在是未料到小禾會向她服軟,而且……她的內心竟然如此之苦。

  姜夫人的衣衫被淚水浸濕,姜沉禾幾乎是抽噎著,不知道過了多久,才控制住自己的情緒。

  眾人皆震驚的瞪大了眼睛,好像處于夢幻中。

  今日夫人還給大小姐沒臉,這會兒就好了?

  大小姐那闖禍精,就這樣被夫人原諒了?

  這怎么可能?

  陸成珺就站在姜天晟的身旁,不知怎么的,她看著姜沉禾撲在姜夫人懷里的樣子,竟覺得心中十分的不舒服,她有種沖動,想要沖過去,拉開姜沉禾。

  姜天晟始終冷冷的看著這一幕,直到姜沉禾停止了哭聲,他冷笑著,“姜沉禾,你這出戲也演夠了吧!不管如何,你也不能逃脫責罰!陸姑娘可是因為你,被老夫人罰抄了佛經,你這個罪魁禍首,怎能夠心安理得?”

  姜沉禾慢慢抬起頭來,輕輕的擦了擦眼角的淚痕,她的嘴角掠過一絲近乎于無的笑意。

  罪魁禍首?

  這個罪名,她可不能白白的擔啊!

  前世陸成珺可是占盡了自己的便宜,這一世,她豈能再讓對方占分毫?

  她站起身來,偏頭看向姜天晟,“你說的沒錯,我的確是應該向思寧道歉,畢竟她受了那樣重的傷,是我一時失了理智,誤傷了她?!?/p>

  眾人聽聞,皆驚愕的瞪大雙眼,完全不可置信。

  大小姐要和二小姐道歉?這……這簡直不可能啊!

  可是,這時候,姜沉禾已經朝姜夫人施禮,道:“母親,女兒去了?!?/p>

  姜夫人未料到姜沉禾竟然當機立斷,真的要去道歉,不禁心中欣慰,可是想到曾經姜沉禾無數次向陸成珺道歉,也沒有改過,很快就冷了臉色,道:“你既已放言要痛改前非,便要言出必行,否則不配為我姜家女兒!”

  這話說的十分重,姜沉禾卻點點頭,“是,女兒定不負母親期望?!?/p>

  陸成珺皺起眉梢,只覺得姜沉禾這一變化,變的有些蹊蹺,好似變了一個人一般,這到底是怎么回事?難道磕壞了?她極力思索,卻并未阻止姜沉禾,只辭了姜夫人,跟在姜沉禾的身后。

  而姜夫人看著眾人離去,不由得喃喃自語:小禾,你此次若能道歉便罷,如若不能,我……”我什么,她卻如何也說不出口,只半攏華袖,指尖顫抖。

章節在線閱讀

查看全部目錄

版權說明

網友評論

發表評論

您的評論需要經過審核才能顯示

最新評論

    更多評論

    為您推薦

    古言小說排行

    人氣榜

    捕鱼达人3电脑版 甘肃十一选五彩票平台 腾讯分分彩app 上海快三官网下载 甘肃快三遗漏数据查询 北京快三一定牛基本走势 广西11选5任八倍投计划 辽宁省十一选五开结果 广东11选五28期开奖结果 甘肃快3遗漏号查询 pk10收费精准计划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