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說盡在故事遞!手機版

首頁穿越 → 寒門小福妻

寒門小福妻

陸云溪李天佑 著

連載中免費

主角是陸云溪和李天佑的穿越言情佳作《寒門小福妻》是由作家閑處好傾心創作,小說講的是女強人陸云溪孤苦無依過了一生,一場意外讓她穿越到古代成了村里陸家的小寶貝,前世不遭人疼愛的陸云溪會如何好好珍惜這來之不易的親情?團寵陸云溪將在全新的世界開啟怎樣的征程.......

更新:2020/06/03

在線閱讀

主角是陸云溪和李天佑的穿越言情佳作《寒門小福妻》是由作家閑處好傾心創作,小說講的是女強人陸云溪孤苦無依過了一生,一場意外讓她穿越到古代成了村里陸家的小寶貝,前世不遭人疼愛的陸云溪會如何好好珍惜這來之不易的親情?團寵陸云溪將在全新的世界開啟怎樣的征程.......

免費閱讀

  陸云溪直接看呆了。

  這是什么神仙顏值?

  這要是放在她那個時代,妥妥的童星好嗎?

  雖說他身上的衣服已經漿洗到發白,還有不少的破洞跟補丁,但是,絲毫無損他的容貌分數啊。

  果然,這人長得好,真的是穿什么都不受影響的。

  “天佑,你又搶我風頭?!标懨骼谟魫灥泥絿佒?,他妹妹應該只崇拜他才對。

  李天佑掃了陸明磊一眼,沒有說話,而是將手打開,一只手里是剛才摘下來的果子,另一只手里是幾枚熟透的桑葚:“給你們吃?!?/p>

  陸明磊看了看李天佑手里熟透的果子,又瞅了瞅自己手里還欠著火候的果子,郁悶的抿了抿唇。

  李天佑手里的果子也好,桑葚也罷,怎么看,都比他摘的要甜。

  妹妹吃,當然要吃最好的。

  陸明磊內心的交戰連一個呼吸時間都沒用,就做出了最正確的決定——讓妹妹吃最好的。

  他剛要開口,手上一輕,陸云溪已經拿過了一個果子,笑嘻嘻的說道:“我就愛吃哥哥摘的這個?!?/p>

  陸云溪吭哧一口咬了下去,一股酸澀直沖腦海,酸得她眼淚差點沒下來。

  她最討厭酸澀的東西了,更別說,這個果子還像是杏的口感,她最討厭吃的水果就是杏李子這類的。

  可是,這是哥哥給她摘的,不一樣的。

  她艱難的一口硬吞了下去,隨后露出了大大的笑容來:“好吃!”

  陸明磊一聽,心里剛剛冒出的小郁悶跟天上的云似的,被風一吹,全都不見了,咧嘴也跟著笑開了:“都是溪溪的?!?/p>

  說著,他把手里剩下的那個果子也塞給陸云溪,只要妹妹喜歡就好。

  “哥哥跟溪溪一起吃?!标懺葡s忙又把那顆果子塞回去,鄉下的孩子能找到點兒吃的東西不容易,就算是這樣沒完全成熟的果子,對他們來說也是無上美味。

  她才不要獨吞。

  “天佑哥,我可以吃果子嗎?”林繡娘細聲細氣的聲音讓陸云溪才記起來,那還有一個人呢。

  陸云溪轉頭,看了林繡娘一眼,尤其是在她的眼上多停留了幾秒,隨后又快速的別開了眼。

  原因無他,主要是林繡娘這雙眼睛跟前世的她真的是太像了,幾乎就是一個模子刻出來似的。

  看著林繡娘眨巴著這樣的一雙眼睛假裝單純無辜,陸云溪表示,她有點兒鬧心。

  她不看了,還不行嗎?

  眼不見為凈。

  林繡娘可不知道陸云溪在想什么,她所有的注意力全都在眼前的果子跟桑葚上,看著就好好吃,仿佛果子那脆脆甜甜的滋味已經在嘴里滾動,她的口水早就溢滿馬上就要淌出來了。

  “你、想吃,果子?”李天佑的問話讓林繡娘心里一顫,不知道為什么,她感覺李天佑的目光就跟那冬天往下飄的雪花似的,冷得讓她直想打哆嗦。

  “我、我想吃桑葚……可、可以嗎?”林繡娘在自己重男輕女的娘親手里多年鍛煉出來的直覺,讓她做出了另外一個選擇,她戰戰兢兢的問著。

  “當然可以?!崩钐煊诱f著,將拿著桑葚的手往前一送,舉到了她的面前。

  隨著林繡娘拿起了桑葚,她明顯的感覺到剛才那如同刀割的寒意竟然消失了。

  是她的錯覺還是她選對了,林繡娘已經顧不得了,她吸溜著口水,一把將桑葚搶到手中,塞進嘴里。

  真甜啊……

  嘴里咬著甜甜的桑葚,林繡娘骨碌碌的轉著眼珠,有些遺憾的看著被李天佑另一只手里的果子。

  比起桑葚來,她更喜歡果子的口感,當然,經常吃不飽飯的她,只要有東西吃就可以,她不會太挑剔的。

  不過,再怎么樣,她的桑葚也比陸云溪那個沒全熟的果子好吃多了。

  林繡娘得意的想著,故意的吧唧著嘴巴:“真甜……真好吃……”

  對于她這樣故意炫耀的行為,陸云溪只當沒看到,幼稚。

  陸明磊的注意力更是沒在林繡娘身上,而是好奇的問著:“天佑,怎么好幾天都沒見到你?”

  “進山了?!崩钐煊与S意的應付了一句之后,深深的看了林繡娘一眼,大步離開。

  陸明磊聳了聳肩,然后,承擔起教育妹妹的重任:“溪溪,你不要跟天佑學,深山是絕對不能進的知道嗎?那里很危險?!?/p>

  “嗯?!标懺葡刂氐狞c頭,乖巧的模樣可是讓陸明磊的心都要化了,他妹妹怎么這么可愛?

  好想捏一捏。

  妹妹的小臉就跟那剛出爐軟乎乎的包子似的,他要是給捏壞了怎么辦?

  陸明磊強忍著上手的沖動,蹲在了地上,背對著陸云溪:“來,哥哥背你回家?!?/p>

  陸云溪乖乖的趴了上去,然后對著林繡娘揮了揮手:“繡娘,我先回去了,你好好洗衣服吧?!?/p>

  林繡娘呆了呆,這話聽著好像沒什么不對,可是,為什么她心里突然冒出一股別扭的酸澀出來。

  她低頭看了看盆里成堆的衣服,再瞅瞅被陸明磊背著回家的陸云溪,嘴巴里剛剛吃進去的桑葚的甜,此時全都化作了濃濃的苦澀,苦得她想哭。

  憑什么她要在這里洗衣服,陸云溪就可以被背回家?

  她要是陸家的孩子,肯定也會被這樣寵著的!

  ……

  李天佑先陸明磊他們一步回到了家,李家就在陸家的隔壁。

  他進了院子,往盆里舀了半盆的水,嘩啦啦的洗頭。

  隨著他的動作,清清的水里緩緩的有血漬化出。

  “哎呦,你個殺千刀的,要洗頭不會去河里洗啊?水不用挑的嗎?”李田氏聽到院子里有動靜,從屋里走出來一看,拍著大腿就叫了起來。

  李天佑根本就沒搭理他,快速的洗好了頭,甩了甩,然后將水往院子里一潑,差點潑了李田氏一腳。

  “哎呀哎呀……”李田氏快速的往后退著,嘴里叫罵著,“你個小混賬,沒長眼是吧,你往哪里……”

  后面的話,被李天佑冰冷的眼刀給生生的砍斷,嚇得李田氏呆立當場,動都不敢動一下。

  李天佑拎著盆,進了自己的屋子。

  咣當一聲,重重的門響,這才讓李田氏回過神來,拍著胸口,心有余悸的小聲嘟噥著:“小混賬就是小混賬,不懂規矩的東西?!?/p>

  回到了屋里的李天佑找出來一塊兒相對干凈的布,又將他在山里找到的治療傷口的草藥給搗碎敷上包扎好。

  這個時候,他才坐下,慢慢的摸著自己的臉,眸光在昏暗的房間內,閃閃爍爍,不知道在想什么。

  晚上的時候,地里的男人都回到了家,村里家家戶戶的彌漫著飯菜的香味。

  陸家的晚飯跟村里人沒有什么不同,要說唯一不同的,那就是,在陸云溪面前擺著一碗嫩滑的雞蛋羹。

  那是獨一份,只有她可以享受的待遇。

  家里的幾個小哥哥全都圍在桌子邊,咬著手里的饃饃,卻沒有一個對妹妹獨享雞蛋羹有任何嫉妒心。

  “溪溪,哥哥喂你吃?!标懨骼诳戳艘谎圩约很涇浥磁吹男∶妹?,不放心的說著。

  妹妹前兩天還病著,是不是沒力氣自己吃啊?

  “明磊,你自己吃自己的,奶奶喂溪溪?!标懲跏喜亮瞬潦?,一把將陸云溪給抱到了她的腿上,滿是皺紋的臉上笑開了花,柔聲道,“奶奶來喂溪溪好不好啊?”

  “奶奶,我……”

  “你個殺千刀的啊!殺人了!殺人了!”隔壁院子里響起的尖叫,一下子打斷了陸云溪的話。

  陸王氏一聽,抱著陸云溪就沖了出去,隔著院子叫罵道:“李田氏,你嚎什么嚎?”

  陸云溪被奶奶抱著,好奇的探著小腦袋往那邊看過去,記憶告訴她,那邊是李天佑的家,李天佑親娘在他三歲的時候就沒了,后來,他爹娶了李田氏,又生了個兒子。

  李天佑在家里從此之后,就跟個小奴隸似的,什么都做,身上還總是有淤青傷痕。

  傷是怎么來的,村里人誰不明白,但是,人家家里的事情,總不能沖到李家家里去管吧?

  她奶奶就是個暴脾氣的,反正有機會就會敲打李田氏,算是間接的為李天佑撐腰。

  那個孩子太沉默寡言,受了欺負也不說,看著怪可憐的。

  只是……

  陸云溪皺眉想了想,總感覺原主記憶中老實的李天佑跟今天白天她見到的不太一樣,說不上來哪里不對勁,反正就是給她感覺怪怪的。

  李田氏隔著院子轉頭怒吼:“都要殺人了,我還不能叫了?”

  “誰要殺你?別胡說八道!”陸王氏臉一沉,哼了一聲,“上次你還誣陷天佑偷東西吃,把孩子打個半死,最后是你們家小兒子吃的。怎么?這回還想冤枉天佑?”

  陸王氏說著,抱著陸云溪走了出去,往李家一邊走一邊高聲的質問著:“今天你又想怎么冤枉天佑?告訴你,鄉親們都在呢,別以為孩子沒娘了,你這個當后娘的就可以隨便欺負他!”

  陸王氏早年守寡,自己拉扯著三個兒子一個女兒,在村子里愣是沒有受到半點欺負,還不就是因為她彪悍潑辣的性子。

  如今要對付一個李田氏,簡直就是小菜一碟。

  隨著陸王氏的話,周圍的鄰居也走出了門,往李家門口涌去,嘴里全都在埋怨著:“李田氏,你差不多就行了?!?/p>

  “天佑還是個孩子,你要干什么?”

  “怎么說,天佑也是你男人的兒子,你還真想打死他啊?”

  眾人七嘴八舌的進了李家院子,隨后,全都愣住了。

  大家不約而同的做了同一個動作,用力的閉眼,再睜開,眼前的幻覺還是沒有消失。

  這、這是怎么回事?

  只見堂屋內,桌子被掀翻,碗碟打碎了一地,更別說李田氏的小兒子趴在地上,半邊臉貼著亂七八糟的湯湯水水,小聲的哭著。

  他的背上,踩著一只穿著破爛草鞋的腳,小腿明顯是孩子般的瘦弱,卻相當的有力,至少讓李田氏的小兒子根本就沒法掙扎出去。

  眾人全都傻眼,這、這什么情況?

  平日里任由李田氏打罵的李天佑竟然學會反抗了?

  不是、這反抗也太激烈了吧?

  還、還拿著砍柴刀?

  “他這是要殺人啊!”李田氏的尖叫聲,讓眾人回神。

  他們剛才真的是被嚇傻了,尤其是天佑這小子的眼神,實在是太可怕,就跟那深山里的野獸似的,看著怪駭人的。

  就在眾人不知道該怎么辦的時候,陸王氏哼了一聲,罵道:“李田氏,你看看你,把孩子都逼成什么樣了?”

  “天佑多乖的一個孩子,下地、洗衣、做飯,帶你兒子……你們家里什么活兒不是他做的。他什么時候說過一個不字?現在逼得他都拿上刀了,你到底怎么他了?”陸王氏的一番話,讓眾人恍然大悟。

  是了,上次李天佑被李田氏打得快死了,那孩子不也就是縮在墻角抱著頭,都不知道反抗嘛。

  現在呢?

  李天佑竟然都動了刀了,李田氏這是對孩子做了什么?

  “你少胡說八道!”李田氏氣得跳腳,“我什么都沒做,他就拿著刀沖過來了!”

  “天佑這么老實的孩子會這么做?你們信嗎?”陸王氏問著周圍的鄰居。

  鄰居們齊刷刷的搖頭。

  “你、你們……”李田氏氣得差點沒吐血,她這是渾身是嘴都說不清了!

  “天佑啊,來,跟奶奶來?!标懲跏弦皇直е懺葡?,一手伸過去拉李天佑,“好孩子,到奶奶家來?!?/p>

  李天佑手里握著砍柴刀,抬頭看了陸王氏一眼,依舊是犀利的目光,陸王氏卻一點都不害怕,堅定的拉住了他的手:“走,去奶奶家吃飯去?!?/p>

  李天佑慢慢的垂下了眼眸,遮住了眼中的戾氣,反提著砍柴刀跟著陸王氏離開了。

  “明磊,去,打盆水讓天佑洗洗手,咱們好吃飯?!标懲跏线M了自家院子,對著家里的小子們叫了一聲。

  剛才那些扒在院門口看熱鬧的小家伙立刻行動起來,打水的打水,拿碗的拿碗。

  陸王氏將李天佑給按在了桌邊的凳子上,塞了一個饃饃到他手里:“吃,在奶奶家,想怎么吃就怎么吃?!?/p>

  李天佑單手捏著饃饃,右手卻一點都沒有松開砍柴刀。

  他沉默的樣子可是要把陸王氏給心疼壞了。

  李田氏那個混賬做了什么天殺的事情,竟然逼著這么老實的孩子都動刀了。


章節在線閱讀

查看全部目錄

版權說明

網友評論

發表評論

您的評論需要經過審核才能顯示

最新評論

    更多評論

    為您推薦

    穿越小說排行

    人氣榜

    捕鱼达人3电脑版 贵州快3开奖走势图 极速赛车彩票选号软件 河北20选5开奖结果今天69期 银行业股票分析 买股票委托的流程 新手炒股开户要多少钱 内蒙古11选5怎么玩 极速时时彩开奖到几点 上海天天彩选4第320期开奖号码 湖南快乐十分链接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