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說盡在故事遞!手機版

首頁幻想 → 衛顏唐猙小說

衛顏唐猙小說

李松儒 著

連載中免費

《越界》是由作者李松儒傾心創造的一本恐怖靈異小說,小說主要人物是衛顏唐猙,情節跌宕起伏、扣人心弦,是一本情節與文筆俱佳的優秀小說。越界衛顏唐猙全文講述了:從唐猙看到衛顏的第一眼,就已經想好他們兩以后的家庭生活,連孩子叫什么、養老在哪里都想好了,就連死后合葬都有了安排。作為一名警察,唐猙是堅定的唯物主義信仰者,從不相信任何封建迷信。直到他遇到衛顏。

更新:2020/06/03

在線閱讀

《越界》是由作者李松儒傾心創造的一本恐怖靈異小說,小說主要人物是衛顏唐猙,情節跌宕起伏、扣人心弦,是一本情節與文筆俱佳的優秀小說。越界衛顏唐猙全文講述了:從唐猙看到衛顏的第一眼,就已經想好他們兩以后的家庭生活,連孩子叫什么、養老在哪里都想好了,就連死后合葬都有了安排。作為一名警察,唐猙是堅定的唯物主義信仰者,從不相信任何封建迷信。直到他遇到衛顏。

免費閱讀

  黃薇薇一邊打字,一邊警惕地看著身后,擔心男友突然回來。雖然男友早晨跟她說晚上會加班,她也特意把書房的監控給堵了,男友應該不會發現她在偷偷上網,但小心無大錯。

  就像上次小區停電,男友看不到監控,上班時間跑了回來,就為了確認她乖乖在家。

  “我好久沒和人……”這幾個字打出來,她又飛快刪掉,換成了“我不知道這算不算囚禁。我和男友感情一直很好,已經準備結婚了。但兩個月前他突然把我的工作給辭了,說讓我在家里休息,他養我就好。他不讓我出門,換了我的手機號,把我所有的朋友同事聯系方式全刪了。我唯一能聯系的只有父母,但每次都必須在他在場的情況下才能和父母通話?!?/p>

  “這還不叫囚禁?你怎么不報警?”

  黃薇薇看著網友的反問手抖了下,猶豫著回復道:“他就是警察,我不知道報警管不管用?!?/p>

  “警察怎么了?警察就能把女朋友關起來?你現在能上網,他是不是不在你身邊,那還等什么?趕緊跑啊?!?/p>

  “我……”

  “別我了,現在、立刻、馬上出門,去感受一下自由的滋味?!?/p>

  “你不敢是嗎?你怕什么?你怕他打你?那正好家暴的男人一腳踹了?!?/p>

  “不,我男友不打人,他就是不喜歡我出門。他其實對我挺好,只要不加班每次回來都帶禮物,他會做飯收拾屋子,什么都不用我干?!秉S薇薇下意識替男友辯解。

  “你是抖M吧?他這和養個寵物有什么區別?”

  寵物兩個字刺痛了黃薇薇,她一時忘了上網的意圖,滿腦子都是網友說的出門,感受一下自由的滋味。

  兩分鐘后,黃薇薇站到門口,捂著好似要跳出喉嚨的心臟,緩緩把手放在門把上。她覺得自己好像回到了青春叛逆期,要和大人對著干一樣。但那時她更多是興奮,不像現在膽怯中充盈著害怕。

  她也不清楚自己害怕什么。只是家林不讓她出門,她就記住了不能出門。

  吱呀!

  門輕輕被拉開,樓道里黑洞洞的,黃薇薇感覺心越跳越快。就在這個時候電梯突然當的一聲,她立刻像受驚的兔子一樣關上了門。

  等了會,樓道內一直靜悄悄的沒有聲音。黃薇薇重新做了一番心理建設,再次拉開門。這是黃薇薇兩個月以來第一次面對外面,她心里浮起一個奇怪的念頭,好像這一步走出去就會有什么不一樣。

  是男友會生氣嗎?

  黃薇薇不愿多想,站到了電梯前。

  當!

  又一下,電梯停在了黃薇薇所在的樓層。隨著電梯門朝著兩邊打開,明亮的光線溢出,一陣熱鬧的喧囂撲面而來。

  “哎呀我那個閨女真是讓人氣得不得了,被個男人壓得死死的?!?/p>

  “老楊你這是要去看重孫子吧,四世同堂,恭喜恭喜啊!”

  “哈哈哈同喜、同喜?!?/p>

  “咱們現在就算出界了吧?”

  “出界?早得很呢,還有最后一步。諸神保佑千萬別被卡在關里,老婆子還等著我呢?!?/p>

  黃薇薇整個愣住了,一時有種錯覺,她不是晚上等電梯,而是站在了擠滿人的熱鬧車廂里。掃眼望去電梯里到處都是人,男男女女聚在一起,彼此熱絡地聊著天。

  很快有人發現了她,進而電梯里的人都注意到了她的存在。剎那電梯由熱鬧變得寂靜,里面的人停下聊天,齊刷刷朝著她看過來。

  黃薇薇莫名有些緊張。她出門已經是晚上十點了,正常這個點電梯里幾乎沒人,今天怎么回事?

  見她站在門口不動,有人低聲道:“不是說這周就放出39個名額嗎?”

  沒人接這個話,倒是擠在電梯門口的老者和善地跟黃薇薇笑笑:“等電梯嗎?上來吧?!崩险咿D身對后面道:“擠擠,讓這個小姑娘上來?!?/p>

  “谷大爺真熱心啊?!比巳豪镉腥岁庩柟謿?。

  谷姓老者沒在意,笑呵呵地看著黃薇薇。

  “不用了,謝謝?!秉S薇薇猶豫著準備等下一趟電梯,里面擠了這么多人,上去會超重吧。

  “快上來吧,這一禮拜可就這么一趟了?!崩险邉裾f著。

  說話間電梯里的人已經給她擠出一個巴掌大小的地方。黃薇薇不覺得自己能上去,又不好意思拂了眾人的好意,勉強伸出一只腳打算超重立刻下來。但出乎意料的是她順利站上了電梯,不僅沒有超重,身邊也一點不覺得擠,前后左右空蕩蕩,好像根本沒人一樣。

  “第一次來?”谷姓老者和善地問。

  她沒明白什么意思,茫然地搖搖頭。

  后面有人嗤笑:“花錢插隊的吧?!?/p>

  黃薇薇感覺落在自己身上的視線多了很多探究,不解地看向一旁的谷姓老者。老者轉頭低聲道:“慎言?!?/p>

  電梯再次安靜下來,沒人說話,黃薇薇甚至覺得周圍連呼吸都聽不到了。她覺得有些冷,下意識抱緊了雙臂看向身旁的谷姓老者。老者跟她安撫地笑笑,在這種壓抑的氛圍中,電梯終于到了一層。

  黃薇薇輕輕松了口氣,一秒也不愿在電梯里待,匆匆就要走,不料身后有人拉住她:“懂不懂規矩,排隊知道嗎?”

  “……”黃薇薇茫然,“排隊?”

  拉住她的是個穿著旗袍的中年女人,臉上涂的像是剛刷的墻一樣白,吊著眉一臉刻薄。

  谷姓老者打著圓場:“小姑娘一時緊張忘了,這也不是什么大事,排個隊就好。來來……”說著沖著黃薇薇招招手,黃薇薇抬頭,對上電梯里眾人不善的視線,猶豫地停住腳步。

  人群蜂擁而出。

  不知是否黃薇薇的錯覺,電梯里的人似乎有些多,遠遠超過了電梯核載的15人。之前幾次幫助黃薇薇的谷姓老者示意她排到最后,黃薇薇茫然站過去,腦海冒出一個念頭——什么時候出門還需要排隊了?

  印象里她租住的小區門口確實有保安,但也只是簽收個快遞什么的,并不管住戶出入的事。猶豫了下她探頭朝前看去,發現一樓樓門口不知何時擺了一張黑色的桌子,桌子后面并不是她記憶中那個胖乎乎、一臉憨厚的保安,而是一個陌生的年輕男人。

  只一眼黃薇薇便移不開視線,她從沒見過這么好看的男人。

  男人有一雙漂亮的桃花眼,微微上挑著,皮膚又白又透,好似溫潤的和田玉。公寓大樓的燈光打在男人身上,暈染出一層迷離的色彩,就像寶石一樣不自覺便吸引了所有人的視線。

  黃薇薇想到積石如玉,列松如翠這句話。她不是花癡,更有深愛的男友,但漂亮的人無論男女,和美好的事物一樣,只是單純欣賞便足以讓人心情愉悅。

  “現在的小姑娘都喜歡衛小哥這樣的小伙吧?”

  “嗯。誒?衛小哥?”

  黃薇薇下意識點頭,反應過來是谷姓老者在跟她說話,愣了下。

  “衛小哥就是衛顏,林城入界署的負責人,你沒看通知嗎?”

  好似聽到了自己的名字,男人驀地抬頭,一雙漂亮的桃花眼冷淡地看了過來。

  ……

  華典公寓18棟的一樓大廳里,長長的隊伍一眼望不到頭。包括排在隊尾的黃薇薇在內,整個隊伍的視線都積聚在了門口那個叫衛顏的男人身上。

  “入界理由?”

  衛顏抬頭,語氣淡淡。

  排在隊首的中山裝男人打起精神,拘謹地遞上一本黑色冊子,小聲道:“探親?!?/p>

  衛顏沒有說話。中山裝緊張起來,飛快補充:“是我媳婦給我捎話,說我孫子給我們老楊家生了個胖兒子,我就琢磨著去看一眼。這不是四世同堂了嘛?!?/p>

  整個公寓大廳十分安靜,黃薇薇得以清楚聽到兩人的對話。但她覺得自己沒有聽懂。隊首的男人看著也就四十出頭,哪來的孫子和重孫子。不等她想清楚,她看到衛顏在黑冊子上蓋了個章,言簡意賅:“一天?!?/p>

  中山裝臉上露出憨厚的笑容,夾著公文包站到了一旁。

  第二個人立刻頂上,正是那個穿旗袍的女人。不等衛顏問,她已經一疊聲道:“哎呀衛小哥你是知道我的,一把年紀了還得操心我那個不爭氣的女兒。你說說她當初不聽我的話,非要找那個沒用的男人,一毛錢不賺就知道打老婆,打完老婆打孩子,偏偏我女兒傻,不知道要離婚,把我氣得喲。這不是我女兒又被打了,我得親自去給他個教訓,告訴他我馬春花的女兒可不是好欺負的……”

  黃薇薇想到她剛剛拉住自己兇惡的樣子,實在無法和這個說起女兒來絮絮叨叨啰嗦個不停的母親聯系到一起。她看到衛顏屈起手指敲了敲桌子打斷女人翻來覆去的絮叨,既沒有表現不耐煩,也沒有因為她女兒的遭遇顯露同情,依然是那副冷淡的樣子。

  “一天?!?/p>

  “哎呀衛小哥這一天能教訓什么,能不能多幾天?”

  衛顏抬頭輕飄飄掃了對面一眼,女人立刻改口:“一天就夠了?!?/p>

  第三個、第四個……隊伍不停往前走,每個人都要先交一個黑色封皮的冊子,然后給出出門理由。黃薇薇有些緊張地在身上摸來摸去,她不清楚小區什么時候出門變得這么繁瑣,男友似乎也沒說過。不對,男友好像提過?黃薇薇搖搖頭,她最近記憶變得十分差,很多事都不記得了。

  現在怎么辦?她焦慮地看著前面,等會她說自己就是想在公寓門口站一站,衛小哥會放她出去嗎?

  糾結中排在她前面的人越來越少,只剩下一個穿著紅馬甲的男人。

  “衛小哥,我也是探親?!?/p>

  紅馬甲殷勤地遞上黑色冊子,里面鼓囊囊地好像塞滿了東西。衛顏隨手翻開,黃薇薇站在后面看的清楚,小冊子里夾著一沓粉紅色的紙幣。

  “!!!!”

  出個門還要這樣?黃薇薇吃驚地看向對面。衛顏好看的眉峰挑起,淡淡地瞥了眼紅馬甲。

  紅馬甲干笑兩聲,又從兜里掏出一卷錢塞到小冊子里低聲道:“衛小哥我這不是證件過期了嘛,就借了我兄弟的。我就出去半天,馬上回來,規矩我懂?!?/p>

  “什么規矩?”衛顏清冷冷地問。

  “呃……”紅馬甲說不出話,這些都是潛規則,誰會放在明面上說呢。

  “賄賂入界署工作人員,觸犯出入界管理條例158條,判罰忘川海服役六個月?!毙l顏替他下了定論,敲敲桌子:“下一個?!?/p>

  忘川海三字說出,大廳一瞬好似墜入寒冬。輕快的笑容從已經過關的人群臉上褪去,紅馬甲臉上閃過一絲猙獰,去忘川海意味著什么大家都懂,他用力一拍桌子:“衛顏你不要太過分,別以為我不知道你怎么爬……”

  “爬什么?”衛顏漂亮的桃花眼挑起。

  “爬、爬……”紅馬甲說不下去。

  衛顏不再看他,敲敲桌子:“下一個?!?/p>

  黃薇薇糾結要不要上前,紅馬甲攔在桌前,強撐道:“衛顏你不敢……”

  “不敢什么?”衛顏云淡風輕地看他,“忘了說你有三天申述期,有什么不滿歡迎隨時去監察署投訴我。下一個?!?/p>

  黃薇薇怯怯往前站了一步,紅馬甲怨毒地瞪了黃薇薇一眼,一咬牙向著門外沖去。一步、兩步,眼見紅馬甲半個身子已經探出大門,衛顏若無其事丟出手中的筆。只聽得一聲慘叫,一團黑霧鉆入紅馬甲的身體。他整個人像是蠟燭融化一樣,血肉消融成一團,一滴一滴落在地上。

  “啊——”黃薇薇驚慌失措地后退,上下牙關顫抖個不停?!八?、死人了?!?/p>

  抬頭,衛顏坐在那里像是什么都沒發生一樣,拉開抽屜重新拿出一支筆看她:“入界理由?”

  “我、我我我……”黃薇薇急著四處張望,發現擠在大廳另一側的人各個直視前方,好似都沒看到發生的這一切。一股冷意自她后背竄起,明明還是那張漂亮的吸引人的臉,她卻不敢再看,磕磕絆絆說了句:“我、我不出去了?!?/p>

  “快快快快!”

  黃薇薇狂奔到電梯里,飛快摁了關門鍵。電梯門就要關上,一只漂亮的手突然伸了進來。

  “我什么都沒有看到?!秉S薇薇尖叫。

  門口,夾著筆記本的衛顏淡淡瞥了她一眼,直接上了電梯。

  黃薇薇縮在角落,大氣不敢喘。眼見電梯到了五層,她急著就要跑,卻驚駭發現衛顏和她要去的是同一樓層。

  咯咯!

  黃薇薇控制不住上下牙顫抖,衛顏若有所思回頭看向她。黃薇薇忽的怔住,只覺衛顏瞳孔幽深,一眼望去仿佛墮入深潭。她腦海亂糟糟地回了家,開燈,換鞋,總覺得忘了什么。

  直到她無意識走進書房,看到還亮著的電腦,猶豫地過去點開。

  “在嗎?你出門了嗎?自由的感覺怎么樣?”

  出門!

  黃薇薇回憶起一些片段,出門,她出門了嗎?她茫然地想著,視線掃過屏幕,發現上面顯示已經凌晨2點了。


章節在線閱讀

查看全部目錄

版權說明

網友評論

發表評論

您的評論需要經過審核才能顯示

最新評論

    更多評論

    為您推薦

    幻想小說排行

    人氣榜

    捕鱼达人3电脑版 广东快乐十分牛定走势 时时彩开奖赛车微彩app 股票涨跌是怎么产生的 江苏十一选五今天开奖号 买平特一肖能赢吗 三明期货配资公司 黑龙江快乐十分猜全数怎么玩 竞彩的玩法介绍 新疆11选5前三走势图带连线 重庆幸运农场计划软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