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說盡在故事遞!手機版

首頁古言 → 霸氣女相俏王爺

霸氣女相俏王爺

慕清綰風宸墨 著

連載中免費

慕清綰風宸墨小說叫什么名字,霸氣女相俏王爺最新章節,故事遞網小說《霸氣女相俏王爺》近段時間火爆全網,作者眼淚泡飯在平直樸實的敘述中飽含著對角色慕清綰風宸墨賦予的感情,讀來令人感動。內容概述:因為父親病重,慕清綰身為女兒身卻扮作男子站上朝堂,結識了玩世不恭的王爺風宸墨,是姻緣還是孽緣,讓我們拭目以待。

更新:2020/06/03

在線閱讀

慕清綰風宸墨小說叫什么名字,霸氣女相俏王爺最新章節,故事遞網小說《霸氣女相俏王爺》近段時間火爆全網,作者眼淚泡飯在平直樸實的敘述中飽含著對角色慕清綰風宸墨賦予的感情,讀來令人感動。內容概述:因為父親病重,慕清綰身為女兒身卻扮作男子站上朝堂,結識了玩世不恭的王爺風宸墨,是姻緣還是孽緣,讓我們拭目以待。

免費閱讀

  一路上,風宸墨不停的跟慕清綰找話談,就像閑不住一樣,從國家大事到自己的日?,嵤?,沒有他說不到的,慕清綰只是含含糊糊的恩恩啊啊的回答,根本就沒有走心。終于是忍耐不住了,才幽幽的說道,“王爺,本相實在是勞累不堪,還望王爺允許本相休息片刻,可好?”

  風宸墨才意識到慕清綰還是帶病之身,才悻悻的收了話題。不知道怎么的,看到這個弱不禁風的男子就有說不完的話,很少有人讓自己這樣了,這若是個女人定是要收了她。只可惜,丞相是個不折不扣的男人。風宸墨嘆了口氣,淡淡的看著外面。

  好不容易安靜下來,慕清綰貪婪的享受著難得的寧靜,實在是太聒噪了這個男人。慕清綰靠在馬車的窗子邊閉目養神,滿足的咂咂嘴,還是這樣子的生活比較適合。就在睜開眼睛的一瞬間,突然看到了一雙璀璨星辰的眸子,立刻開口道,“停車!”

  “停車?~”風宸墨不知道發生了什么,只是看到慕清綰突然變了一個人一樣,就由著她停車了。車剛停下還沒有停穩,慕清綰就掀起簾子邁步跳下去,看向那個地方。只是剛才站著人的地方早已空空如也,慕清綰嘆了口氣,難道是自己的幻覺么?那個男人,不是他?

  “怎么了,丞相大人?!憋L宸墨也是好奇慕清綰會突然喊停車,以為是發生了什么事情,急忙過來詢問道。

  “無事?!蹦角寰U恢復了一派的清明,看著風宸墨說道,“是本相看錯了,以為是本相的一位故人?!?/p>

  風宸墨點點頭,“這樣啊?!闭f著就像是大徹大悟一樣,繼續道,“那我們就上車吧?!?/p>

  “好?!迸R走時,慕清綰還是忍不住的看著那個空無一人的地方,皺皺眉。

  等到慕清綰剛走,一個墨綠色身影從不遠處的樹上一下子跳下來,璀璨的眸子閃了閃,勾起笑意,想不到這丫頭扮成男人還真是有模有樣!

  馬車慢慢的走著,不知不覺就到了丞相府,慕清綰反應過來對著風宸墨作揖道,“多謝王爺讓本相搭了馬車。還請王爺一路順風?!?/p>

  “恩好說好說?!憋L宸墨淡淡的笑了笑,輕輕道,“綰綰,在私下里本王就這樣喚你,如何?”

  慕清綰抽抽嘴角,強忍住翻滾的厭惡,保持著一向的彬彬有禮,“王爺,本相是男子?!?/p>

  “那又如何?”風宸墨哈哈哈笑了幾聲,“至少你在本王這里是獨特的,不是么?”

  慕清綰知道自己說不過他,無奈的只好妥協了,“如此,那就隨便王爺,本相先進去了?!闭f著就從馬車上走下,門口等著的阿奴早就按捺不住的沖過來扶住慕清綰的手指,小心翼翼的接她下來?!柏┫啻笕?,慢點~”

  “恩,好?!蹦角寰U頷首,在阿奴的攙扶下趕緊逃離馬車,總覺得這個涼王好像深不可測,自從第一次見到他就不對了,不疑有他還是早日離他遠遠的為好。

  “綰綰,本王還有要事要辦,就不進去喝茶了?!憋L宸墨不知道從哪里尋得一把扇子,輕輕晃動著故作溫文爾雅,一雙桃花眼迸射出耀眼的火花。慕清綰趕緊轉過頭去,拍拍自己的胸脯,聲音還是淡淡的,“好,恭送王爺?!?/p>

  風宸墨還想說什么,卻沒說,便下令走了,空留下一地的轍痕。

  “小姐,沒事吧?”阿奴擔憂的看看涼王遠去的馬車,輕聲問道,“這個王爺為何三番二次的從小姐回來?莫不是小姐的身份被發現了吧?”

  慕清綰搖搖頭,“還沒,只是這個人難纏的很,罷了罷了,為今之計只能是見招拆招?!闭f著就提起厚重的朝服,“阿奴,快快準備熱水新衣,你家小姐實在是太累了?!?/p>

  “呵呵呵,是,小姐?!卑⑴诖捷p笑?!皩α?,小姐,二夫人他們明日便回來了?!?/p>

  慕清綰腳步一頓,懊惱的撫了撫額頭,這事情真是一樁接一樁,好不容易自己頂替爹爹當了丞相,這現在二娘她們又回來了,這可真是一個頭兩個大?!盁o礙,明日再說那些?!?/p>

  “是?!?/p>

  古色韻味,雕龍畫棟,絲竹琴弦,盈盈不斷。檀木做的匾額多了文人騷客的志向和趣味,裝潢并非大富大貴,到處都顯示出幾許與世無爭的意味。風宸墨從馬車上走下來,看到的便是面前的這個在繁華鬧市卻還是清新雅致的小苑?!澳銈冊谶@里等著便可?!闭f完就頭也不回的推門走進去。

  推開門進去,仍舊是一股子清新的味道,院子里種下排排的竹子,看起來生機勃勃,眾多竹子的包圍中是一棵參天開滿桃花的桃樹,落英繽紛,粉紅花瓣偶爾有幾片翩然落下,帶著絲絲小家碧玉的趣味。風宸墨笑了笑,剛走一步,只看見面前的竹子便迅速的開始變化移動,甚至是超乎尋常的速度。風宸墨倒是無奈的笑笑,這個人還是防備心這么嚴重??粗媲安粩嘧兓闹褡?,風宸墨一時之間也不知道從哪里進去,這個人的陣法每日都不同,就算自己參破其中一種,第二日又會變成另一番模樣。

  “阿洛?!睙o奈之下,風宸墨只好開口喚了一句。

  話音剛落,只看到飛速的竹子逐漸的降低了速度,緊接著就是一道低沉暗啞的聲音回過來,“上五走四,轉首退二,后方出八,斜右下一?!?/p>

  風宸墨按著聲音的提醒,三下五除二的就走出幻境,映入眼簾的才是小苑的主廳,依依稀稀的只看到主廳里空蕩蕩的,風宸墨抬步走了進去,四下看看。這里果真和自己上次來的時候毫無差別,還是那么干干凈凈,真不明白,一個人怎么就如此的干凈,連一個下人都沒有。

  “涼王來所謂何事?!蓖蝗坏囊宦暻謇錈o邊的聲音傳過來。

  風宸墨倒是絲毫見外的感覺都沒有,笑嘻嘻的反手就坐在太師椅上,優哉游哉的晃悠著自己的腿,嬉笑著的看著面前站著的男子,“沒事,我就不能來看看阿洛你么?”有一個月不見,這個男人真是越發的沉淀了。只見到面前的男子一身絳紫衣袍,腰間配著模樣極好的玉佩,發絲整整齊齊的束著,一根白玉簪子固定住,偶有一縷垂下來,多了絲絲秀氣。帶著病態蒼白的臉上卻是擁有一雙璀璨艷麗的眸子,過于艷紅的唇在臉色的映襯下更血紅,眼角的一顆淚痣顯得我見猶憐,絲毫都不比女子的美麗遜色,相反的在男子身上沉淀出了智慧的韻味。

  男子淡淡的瞥了一眼風宸墨,涼涼道,“我可不記得有涼王這么個閑人惦記著?!?/p>

  “誒啊,阿洛,才一個月不見,怎的就對我這么生疏?”風宸墨不死心的繼續道,“你可知這一個月來朝中的變化?”

  男子不經意的掃了下風宸墨,勾起唇角,“與我何干?”

  “難道你就不關心我朝的大事?好歹你也算我朝的一份子啊?!憋L宸墨喝了一口茶水,滿足的咂咂嘴,“阿洛這里特有的桃花茶真是香醇可口,可否讓我帶回去點嘗嘗?”

  男子低頭看看自己的手掌,走到一旁的柜子出拿出一袋子什么東西,回到風宸墨的身邊,清幽的開口,像是空靈一般,“你朝與我何干?莫要忘記,我乃是歸于前朝,并非你朝人?!闭f著就把這一袋子東西塞進風宸墨手掌中,“這桃花茶你若喜歡,就拿去?!?/p>

  風宸墨一時不知道說什么好。不錯的,這個人便是歸降于本朝的前朝王爺嬴洛,才華橫溢足智多謀被當今天子看上帶回來,分派了個閑散王爺,智謀則移交給他,是本朝的國師般存在。

  “阿洛你既然還是這么說,那我也沒辦法,我就是想要告訴告訴你,現在局勢大變,皇兄已經開始招納賢才了。你空有這么一肚子的智謀,善于布局的術法,何不在皇兄面前展露一下?成為我朝的棟梁之才?”

  “呵呵呵?!辟逋蝗恍α顺鰜?,眸子里看不清是什么神情,只是勾著唇角,語氣淡淡的說道,“罷了,天色不早了,涼王請回吧?!?/p>

  聽到嬴洛下的逐客令,風宸墨自然沒有再留的道理,于是悻悻的說道,“那你就再考慮考慮,好的話來我府找我?!闭f著就轉身走了出去。留下那絳紫色的身影一個人在屋內。

  等到風宸墨走了之后,從外面一瞬間跳進來一個身影,跪在地上對嬴洛道,“主上?!?/p>

  “恩?!辟宓膽?。

  “主上難道不想抓住這次機會么?”男子低低的說道,“這是一個接近皇帝的好機會?!?/p>

  嬴洛皺皺眉,“我自然是知道的,只是還不到時機?!?/p>

  “何為時機?”男子不解道。

  “等一個不知道什么時候來的時機,十一,你不必猜了?!笨粗莻€男子奇怪的模樣,嬴洛勾唇笑了出來?!拔颐闳ゴ蛱降氖虑?,如何?”

  十一嘻嘻的笑了笑,“回主上,不出主上所料,丞相果真是病倒了而且還是長眠不起。至于現在的丞相大人,也和主上您猜到的一樣,是個女的?!?/p>

  嬴洛淡淡的笑了笑,沒再言語,只是負手立在窗子的角落,看著外面青蔥的竹子。

  看來,時機就要到了。

  清晨,當第一縷陽光照進窗子的時候,慕清綰閉眼在床榻上睡得正香,門就被狠狠的敲響了。

  “小姐小姐,不好了不好了!小姐你快醒醒!”門外是阿奴焦急不已的聲音。

  慕清綰皺皺眉,似乎因為被打亂了好覺而心煩,可是門外不斷的敲門聲實在是聒噪的很,讓慕清綰不得不掙扎著起身,胡亂的拽了一件外套就走過去,“吱呀~”的一下打開門,只看到門口阿奴焦急的看著自己,慕清綰頭疼的扶額,聲音懶懶的,“阿奴,什么事你大清早的就來擾我清夢?難得今日小姐我不必去上朝?!?/p>

  阿奴瞪著眼,有點上氣不接下氣,“小姐,都什么時辰了你還睡,二夫人她們回來了!”

  聽著阿奴這話,慕清綰瞬間就精神起來了,語氣也帶著嚴肅,“什么時候回來的?為何沒人來通傳?”

  “回來有一會兒了,二夫人說是回來的有些早了,就不讓下人們通知小姐,直接回房了?!卑⑴^續道,“小姐,現在如何是好?老爺現在還是昏迷不醒,若是被二夫人發現了可怎么辦?”

  慕清綰皺起好看的秀眉,沉吟片刻,“我這就梳洗打扮去見見她,你且攔住她們,可懂?”

  “是,阿奴明白?!卑⑴c頭答應著,就小跑的離開了。

  慕清綰看了看艷麗的陽光,瞇起眸子,失聲嘆了口氣。這下子,丞相府可有的鬧了。這么想著慕清綰轉身回到房間?,F下最要緊的就是把爹爹生病的消息給隱瞞下去。

  等到慕清綰到了大廳的時候,此刻已經開始吵吵鬧鬧了,剛邁步進去,只看見兩個衣著華麗的婦人圍著阿奴在說些什么,阿奴此刻已經急的滿頭大汗了,轉頭看到自家小姐,就像是看到了救星,趕緊的用眼神向慕清綰求救。

  慕清綰一襲水藍色泡沫流仙裙,素白色的披肩披在身上,發絲柔順黑亮的挽成了一個流云髻,cha上一支步搖,金色步搖在日光的照耀下甚是奪目。細細打理過的臉龐顯得白皙可人,眼睛用朱筆描繪過,帶著一絲美人溝,眉尾則是畫了一朵不知名的花,看起來典雅大方,溫婉可人。舉手投足都盡顯大家閨秀的氣質,只見慕清綰蓮步輕移,絲毫沒了在皇宮之中的男子模樣,這個她才是本來的模樣。

  “二娘,三娘,妹妹,哥哥,清綰今日有些起得晚了,害的大家在這里等待,清綰實在是過意不去?!闭f著,慕清綰緩緩的行了一個禮。

  阿奴見到慕清綰來了,感動的鼻涕一把淚一把,趕緊的沖過來站在自家小姐的身邊。

  一個身穿粉色的婦人看到慕清綰來了,輕輕的理了理鬢角,看著慕清綰像是親近一樣的靠近她,“哎呦,清綰吶~真是好久不見了,想不到一晃你都這么亭亭玉立了,真好,真好?!毖矍斑@個粉衣婦人是慕清綰的二娘,膝下只有一個女兒名喚慕碧蓮。

  “二娘,清綰許久不見您也是甚是想念?!鼻寰U進退得體,表情淡淡語氣卻是親昵的無懈可擊。

  粉衣婦人拽起慕清綰的手指,細細的摩挲著,“這孩子長的真真是越來越俊俏了,相爺可是為你找到了好人家?”

  “二娘,您就莫要取笑清綰了?!蹦角寰U嘴角含笑,“清綰何德何能讓爹爹為我賜婚?倒是成了個大姑娘才好?!?/p>

  二夫人笑的嘴角合不攏,“你這丫頭啊,就是嘴甜。你哥哥,還沒回家?”

  慕清綰嘴角一僵,斂下眸子里的神情,“是啊,哥哥總是喜歡那些游山玩水,想必又是在哪里吟詩作對了。倒是二娘三娘長途跋涉想必是勞累不堪吧?阿奴,快快準備好早膳,備好廂房?!?/p>

  “是?!卑⑴闪艘豢跉?,盈盈的一福身,轉身離去。

  “清綰?!币恢蔽撮_口的紫衣婦人清雅的開口,四十多歲的年紀,眉里眼里都是儒雅端莊的氣質,絲毫沒有年齡的差距,姣好的面容就像是未出閣的少年一般,美艷無雙,就像是噴涌的小溪流,安靜的像是空氣一般、面前的這個女人便是慕清綰的三娘,早年原本是吏部尚書之女,后來嫁入丞相府做妾室,育有一子名喚慕英澤。

  慕清綰這才注意到自己這個一直緘口不言的三娘,眼睛眨了眨,輕輕喚道,“三娘?!边@個三娘自然是見過的,雖然次數不多,卻是知道這個女人骨子里有著身份的優越感,清高自傲。此次回來的目的想必也是不簡單。慕清綰真不知道祖母讓她們回來是什么意思,一直以來祖母都不贊成妾室們和自己與哥哥在一起,那時候去佛堂清修就帶走了她們幾個,現在又突然回來,這是什么意思?慕清綰一點也不知道老祖宗是什么意思,更別說其他的了。

  三夫人溫婉柔美,自然和熱情的二夫人不同,她淡笑著上前,柔聲道,“我們姐妹不累,不知道相爺在不在,許久不見了,理應去拜見才是?!?/p>

  正在笑著的二夫人聽到三夫人這么說,也應聲道,“是啊,清綰,相爺在哪啊,許久不見了,真是應該去看看他?!?/p>

  慕清綰皺皺眉,看著三夫人,隨即笑開,“二位姨娘著急什么呢?先休息好了再見爹爹也不遲?!?/p>

  “清綰,莫不是相爺出了什么事情吧?”三夫人淡淡的吐出一句,就像是什么都知道一樣,高深莫測。

  慕清綰眼睛輕輕的瞇起來,看來這個三夫人果真是有備而來,而且來勢洶洶,現在這個情況也就沒辦法再隱瞞著了,這么想著,慕清綰咬咬唇道,“三娘說的沒錯,爹爹確實是病倒了?!?/p>

  “什么!!??”二夫人陰陽怪氣的叫了一聲,“相爺出事了?”

  “恩,爹爹是操勞過度病倒了,至今還是昏迷不醒,清綰還請二位姨娘不要去打擾為好?!蹦角寰U柔柔的說道,還忍不住擦拭了下眼角,淚意朦朧。

  “那就更應該去看看了,正所謂一日夫妻百日恩,豈有不去的道理?”三夫人字字珠璣,一絲一毫都不肯放過,過于柔美的臉上閃過一絲絲算計。

  慕清綰見到她們這么說,也就攔不住了,嘆了口氣道,“那便隨我來吧?!闭f完拂袖而去。

  站在兩個夫人身邊的慕碧蓮和慕英澤對視一眼,不知道怎么回事。

  “爹爹就在這里了?!蹦角寰U淡淡的說道,對著門口的守衛道,“開門,讓我們進去?!?/p>

  “是,大小姐?!笔匦l應聲就打開門放她們進去。

  剛一進房間,滿滿的都是藥味兒,還不等慕清綰說什么,二夫人一身粉衣就急火匆匆的撲了上去,趴在老丞相的身上嚎啕大哭,“相爺!相爺您這是怎么了?快睜開眼睛看看仙兒啊!這么久不見面了,你怎么就在這里一動不動了呢?相爺,相爺啊~~”哭的真是一個梨花帶淚,轉頭看著慕清綰,那副美人泫然欲泣的模樣果真是我見猶憐,“清綰,相爺怎么會變成這副樣子啊?”

  慕清綰嘴角不由自主的抽了抽,這個二夫人果然還是和從前一樣,什么事情都夸張的要命。出于大家閨秀的禮貌,慕清綰還是淡淡的說道,“一個月前就這樣了,爹爹是國事操勞過度才積勞成疾,不知道何時才會清醒。二娘您也別太傷心,爹爹會好的?!?/p>

  “那就好,那就好啊~”二夫人擦了擦眼睛的淚滴,還是一副要哭出來的樣子。

  三夫人倒是絲毫不在意的模樣,只是款款的走上前瞧了瞧,看看昏迷不醒的老丞相,皺皺秀眉轉頭看著慕清綰道,“相爺這個樣子,朝中可是有什么安排?”

  慕清綰眉頭挑了挑,就知道三夫人不會就這么罷休,果真還是有這個心思。于是慕清綰淡淡的笑著說道,“三娘盡管放心,朝中自有接替爹爹的人選?!?/p>

  “敢問是何人?”三夫人看看自己的兒子,繼續道。

  “三娘,沒有人告訴過您,女子不得干政的么?”慕清綰終于是被三夫人逼問的煩了,這下子板起臉來,沒有任何表情的看著三夫人。

  三夫人反倒是笑笑,“清綰你想多了,三娘只是擔心相爺的位置被人空去了怎么辦。沒有干政的意味,你實在是多心了。何況,這些事,作為長輩的問問有何不可?”三夫人的眸子里都是算計的星辰,嘴角浮起若有若無的笑意。

  “是,三娘自然是可以詢問的?!蹦角寰U作嬌柔狀。

  “你哥哥可是不在府上?那么丞相之職是何人當選?”三夫人繼續問道,美眸都是不解的神情。

  慕清綰終于是按捺不住內心的火氣了,生生質問道,“三夫人,你難道不覺得在爹爹寢房說這些有失妥當么?你一進來似乎是沒有一句關心爹爹的話吧?丞相的位置當選誰與你何干?何必咄咄逼人的詢問?你不覺得你這樣實在是令人懷疑么?”

  三夫人絲毫沒做準備,就這樣被慕清綰斥責,被嚇了一跳,詫異的瞪大了美眸,“清綰,你說什么呢?你怎么可以這么說呢?”

章節在線閱讀

查看全部目錄

版權說明

網友評論

發表評論

您的評論需要經過審核才能顯示

最新評論

    更多評論

    為您推薦

    古言小說排行

    人氣榜

    捕鱼达人3电脑版 江苏十一选五电视直播 杠杆炒股配资公司赚什么 基本面分析的主要内容 河北体彩十一选五开奖 排列五综合版走势图看一下 深圳风采开奖055 配资炒股的风险有哪些 怎样申购新股中签率高 甘肃兰州快3走势图今天 精准一尾中特公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