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說盡在故事遞!手機版

首頁古言 → 邪王獨寵王妃太難追

邪王獨寵王妃太難追

夜蕓蘇梓胤 著

連載中免費

夜蕓蘇梓胤全文免費閱讀,邪王獨寵王妃太難追最新章節,免費版小說《邪王獨寵王妃太難追》由作者素NN所編寫,別看情節處理的好像讓人眼花繚亂,其實小說寫得步驟清楚。本小說的主角是夜蕓蘇梓胤,精彩章節試讀:重生而來,夜蕓噩夢纏身,前世種種在夢中經久不息,這一次,她不再辜負,蘇梓胤會是她唯一的選擇。

更新:2020/06/03

在線閱讀

夜蕓蘇梓胤全文免費閱讀,邪王獨寵王妃太難追最新章節,免費版小說《邪王獨寵王妃太難追》由作者素NN所編寫,別看情節處理的好像讓人眼花繚亂,其實小說寫得步驟清楚。本小說的主角是夜蕓蘇梓胤,精彩章節試讀:重生而來,夜蕓噩夢纏身,前世種種在夢中經久不息,這一次,她不再辜負,蘇梓胤會是她唯一的選擇。

免費閱讀

  夜昊聞言盯著夜蕓,眼里閃著一絲精光,沒錯,這飛龍山莊的女婿,自然是馬虎不得,更何況這三者都不錯,但是選誰,還得看后續,誰對飛龍山莊更有利才是最適合的。

  沉默了許久,夜昊黑眸微微一凜,“蕓兒,前幾日,你是故意在爺爺面前露出你的身手的,對吧?”

  果然是只老狐貍!

  夜蕓撇唇冷笑,抬眸對上夜昊,沒有一絲畏懼。

  她的確是故意引夜昊來這里的,但是那不過是為了彌補她那日與蘇梓鈺動武的錯誤,她一直都是一個柔弱的女子,忽然會武的確很讓人懷疑。

  “說吧,你究竟是誰!”

  夜昊自然是個精明的人,夜蕓忽然的改變,他怎會不懷疑,拒婚他不意外,這孫女雖然說膽小怕事,但是對于自己的婚姻有著格外的執著。然而,他認識的夜蕓還沒膽子大到傷人,還跟身份尊貴的王爺打鬧。

  所以,只有兩種可能,要不就是她是別人假扮的夜蕓,其目的可想而知,而另外一種可能就是,這些年來,夜蕓一直在偽裝,把飛龍山莊的人都欺騙了,連他也騙了進去,而這樣的人,卻是更可怕的。

  “爺爺,你說什么呢,我是你的蕓兒啊?!币故|像以前一樣,撒嬌的挽起了夜昊的胳膊,“爺爺,莫不是因為蕓兒傷了那王崇,你才這般想啊?”

  說著,夜蕓更是委屈起來,“爺爺,你是不知道,當時那王崇想對蕓兒做什么,蕓兒若不自保,蕓兒以后都沒臉出門見人了?!?/p>

  夜昊看了一眼夜蕓,推開了她的手,“不,蕓兒沒你這樣的膽色?!?/p>

  夜蕓心里深呼吸了一口氣,她就知道夜昊不好忽悠,所以心里早就有了一套說辭,一臉正色道,“我父親可是夜年鋒,他的本領可都是爺爺教的,我母親是落飄絮,她是追云谷谷主的女兒,有這樣的父母,爺爺你覺得他們的女兒會差到哪里去呢?蕓兒這些年來,不過是為了自保?!?/p>

  夜昊聞言,陰沉的臉緩和了一些,夜蕓繼續道,“雖然父母的記憶已經有些模糊了,但是蕓兒一直都記得母親說過,平平淡淡才是福,蕓兒只想找一個如意郎君,過點平淡的日子,可是現實是殘酷的,那王崇來求親,不過是蕓兒的美貌,他不是真心喜歡蕓兒,可是他家里權大勢大,飛龍山莊根本惹不起,蕓兒被家法伺候,在床上躺了多日,明白了一個道理,只有有權勢的人,才有資格狂?!?/p>

  “看來,你那頓打沒白挨?!币龟环潘闪司?,可是心里卻還是存疑,“那你的功夫何時學的,年鋒去世時,你才五歲,你母親離開的時候,你也不過六歲?!?/p>

  “可是爺爺,爹爹跟我說,他才學會走路,你便教他習武了,我作為他的獨女,他自然是要嚴格教了,所以蕓兒底子不錯,這些年來,都在背地里學習爹娘留下來的武學,但是蕓兒天資愚鈍,不過才學了一些皮毛,爹娘武學的半點精髓都沒學到?!?/p>

  夜蕓說的是真話,爹娘的確為她留下了武學秘籍,她也的確學了,可是對于一個六歲的孩童來說,若沒有大人的指導,怎么可能學得會,不過是誰傳授的,她是不可能告訴爺爺的,這其中牽扯太大。

  很快的,夜蕓發現夜昊那散發的淡淡殺氣,已經沒了,氣息也變得平緩,她知道,爺爺是相信了她說的話。

  “原來如此,看來你遺傳了你爹娘的聰明,想當年,你爹五歲便能一圈打死一頭牛,哎……”

  夜昊當年選的接班人便是夜年鋒,奈何英年早逝,此刻提及自己那個兒子,難免有些傷感。

  至于落飄絮的本事,夜昊自然是更清楚,那就是個妖女,讓他兩個兒子為之瘋狂,差點手足相殘,所以夜蕓那一番話,算是讓他解了疑。

  “蕓兒自然是不及爹娘,不過是閑來學著防身的,也就是應付像王崇那樣的人?!币故|輕笑,看了看窗外,“爺爺,天色也不早了,蕓兒送您回去休息吧,蕓兒回去之后,也會想想接下來的事情,有什么事情一定會對爺爺知無不言言無不盡?!?/p>

  “嗯?!币龟稽c頭,“對了,你也及笄了,不能像以前那般隨意了,明日你把你需要的東西告訴張管家,讓張管家給你置辦去,這些年啊,是爺爺忙于莊里的事情,忽略了你,讓你白白受了許多委屈,以后爺爺不會讓你受委屈了?!?/p>

  “爺爺一直很疼蕓兒啊,蕓兒一點都不委屈?!?/p>

  夜蕓揚唇笑著,她知道爺爺在她身上起了心思,那她就順了他的意,即便前世被爺爺利用,但是她還是選擇相信,曾經疼愛她的爺爺,還是有一絲是真心的,所以今生,她不會要了爺爺的命,但至少她不會讓他心滿意足的得到他想要。

  “走吧?!币龟坏痪?,夜蕓只能隨著離開,不過她相信,要不了多久,她還會來這里的,她的內心里有一種強烈的感覺,這個禁地里,有她想要知道的秘密。

  回了院,夜蕓卻是一直坐在院子里發呆,看著院子里的那些花花草草。

  這個飛龍山莊,即便是花,有些都是帶毒的,跟龍潭虎穴沒什么區別,而她又偏生生了一張所謂禍國殃民的臉,想低調都不行,與其像前世那般低調被人欺負,今生到不如轟轟烈烈的干一場。

  然而,表面安寧的飛龍山莊,實則是暴風雨來臨的前奏,她必須萬事小心,否則萬劫不復。

  而這飛龍山莊最喜歡找夜蕓麻煩的,她到是不用擔心,不過是女人之間為了爭奪管事之權而已。

  但是夜昊卻是夜蕓不得不防的,表面就是一個有威嚴,卻眉目慈善的老人家,實則是個笑面虎。

  至于那個幾個只能逢年過節才能見到大伯和堂兄,即便是在前世里,夜蕓了解的也不多,接下來她所要做的事情,自然會是引起這些人的注意,很多事情行動起來就會變得棘手,可是這又如何呢,已經死過一次的人,還會怕什么嗎?

  正想得出神,夜蕓感受到了一絲氣息,眉頭一皺,正好瞧見一道黑影閃過,那瞬間,夜蕓心里陡然升起一股不好的預感。

  爺爺今日已經是相信她的說辭,斷不會再派人來監視她,那剛才的黑影是誰?

  夜蕓擰眉起身,進了內室,很快從內室打開了密室,悄無聲息的離開了自己的院子。

  在夜蕓的房間內,有一個機關,打開后便能進入密道,那密道四通八達,有一條密道是直接通往山下的。

  這條密道是夜蕓在前世出事之前,她偶然發現的,看密道內的痕跡,那密道已經存在了上百年的光景。

  只是夜蕓一直想不明白,在父母生前所住的院子里,為何會有這樣一條不為人知的密道,即便是爺爺,都不知道這密道的所在。

  不過,有這條不為人知的秘道存在,也方便了夜蕓出入飛龍山莊。

  當夜蕓走出密道時,已經是在山腳下,要想在飛龍山莊立足,她一個人的力量有限,還必須要有幫手,然而那人的性格真是讓夜蕓有些看不透。

  前世里,夜蕓母親落飄絮失蹤后,那人就出現在夜蕓的生活里,美其名曰是因為他欠了落飄絮一個情,所以要保護她長大成人。

  然而,每當夜蕓被欺負的時候,那人從來都是袖手旁觀的,除非她有生命危險,那人才會出手。

  可是前世里,終究那人沒有護住夜蕓,前世那個一位忍讓的夜蕓已經死了,而如今的夜蕓,不需要任何人的保護,她只相信自己。

  “這么晚,你一個姑娘家出來,就不怕遇見危險嗎?”

  不知從哪里傳來了一道戲謔的聲音,夜蕓全身緊繃起來。

  借著皎潔的月光,夜蕓尋著聲音望去,月光下,一道修長的身影映入眼簾,黑發不扎不束,隨著風飄擺著。

  夜蕓微微蹙眉,鼻尖聞到了一股熟悉的味道,眼里閃過一絲驚訝,“諾影?”

  “至于這么驚訝?”諾影從樹上跳了下來,手中拿著酒瓶,身子有些歪歪扭扭的,“怎么,這么不待見我,我還不待見你呢,要不是答應飄絮要照顧你,我早就去浪跡天涯了?!?/p>

  鼻尖傳來了濃濃的酒味,夜蕓有些不太適應的皺眉,“你還是離我遠點吧,你這一身的酒味,我真是受不了?!?/p>

  聞言,諾影仰頭又喝了一口酒,“酒是好東西,一刻不喝,渾身難受?!?/p>

  夜蕓微微一嘆,雖然前世里跟他沒有太多交集,但他卻是她生命中不可缺少的人,也了解他喝酒不過是借酒消愁,所以夜蕓也不太計較這個問題。

  諾影忽然正經的問道,“你還沒告訴我,你這么晚怎么會在這里?”

  “我說我來找你的,你信嗎?”

  “找我?”諾影微微挑眉,忽然哈哈笑了起來,“看來你腦子開竅了?!?/p>

  “有什么好笑的,我找你很稀奇嗎?”

  不知為何,不管是前世還是今生,夜蕓對諾影就是有一種深深的排斥,沒理由的就是不太喜歡,可卻又無法拒絕他的幫助。

  “你被夜昊那老頭打失憶了嗎?我記得我之前跟你說過,等你想通了,想要找我的時候,就是我離開的時候?!?/p>

  夜蕓蹙眉,她若是忘記了,也不會深更半夜冒險出飛龍山莊了,正是因為沒有忘記,才來尋他的,只是在大街上就碰見了,這讓夜蕓有一種他一直在等她來找他的錯覺。

  “跟我來吧?!?/p>

  諾影將酒瓶扔在了一邊,整個人忽然就精神了起來,一個點足,飛身上了屋檐。

  夜蕓緊跟其后,兩道身影在屋檐上起起落落,最后,在一處樹林的草屋停了下來。

  “不錯嘛,我只教了你一天,你自己就能練成這樣?!敝Z影調侃的看了一眼夜蕓。

  “你帶我來這里做什么?”

  整個樹林靜得出奇,那陰冷的風吹在身上,讓人不寒而栗。

  “有件東西該交給你了?!?/p>

  諾影進了茅草屋,茅草屋內陳設很簡單,一張床,一張書桌。

  不過,草屋墻上卻是掛著一副與茅草屋格格不入的畫,夜蕓看后,莫名的覺得有些熟悉。

  “這是……”夜蕓眼里閃過一絲訝異,“是錦圖?”

  當看見錦圖時,夜蕓整個人都驚呆了。

  如果她沒看錯的話,這張錦圖,就是她出事前,諾影準備交給她的那張錦圖,可是那時候因為蘇梓胤的不信任,她心如死灰,心思完全不在這張圖上,所以也就錯過了詢問這錦圖為何會在他手中機會。

  如今見到這張錦圖,夜蕓腦子有些空白,這么重要的東西,他竟然就這么堂而皇之的掛在外面,而且夜蕓還意識到一個問題,既然他這么早就擁有了錦圖,那他怎么會沒有給母親,還讓母親去死亡之谷尋找錦圖,從此失蹤沒有一點消息。

  可是,不知為何,夜蕓打從心底是排斥知道它的存在的,這錦圖就像有一種魔力一樣,父親因它而死,母親因它而失蹤,而飛龍山莊,因它而亡。

  諾影淡漠一笑,“得錦圖者,得天下,你既然來找我,你就該是想通了,決定反擊了不是嗎?”

  “我……”夜蕓啞言。

  夜蕓一直都記得,在前世里,爺爺教訓她之后,諾影給她送了藥,臨走前說,若是她想通了,想要變強,就自己去找他,可是前世里,直到死去,她都沒有開口找他幫忙,而最后他主動的幫忙,還被她拒絕了。

  想來,若是前世里她去找了他,結局或許又是另外一番景象了吧。

  “算了,我也不懶得聽你解釋什么,能來找我,就說明你還有救?!敝Z影將錦圖取了下來,放在桌上,“你不是不想被人欺負了嘛,可若沒有權利,沒有金錢的支撐,什么都是屁話?!?/p>

  夜蕓微微低眸,目光停留在錦圖上,前世里她只見過錦圖一眼,卻沒想到她一眼便記住了,這大概就是屬于它的魔力吧。

  “你知道為什么那么多人想要得到這一副破圖嘛?”諾影又再一次的冷笑,不過隨即又是輕輕一嘆,“一張破圖代表不了什么,關鍵是這張破圖后面代表的勢力,而所謂的勢力,由金錢,權利,人力三部分組成?!?/p>

  “而它代表了兵力和金錢?!币故|淡淡道,諾影說的沒錯,這張圖很普通,可是讓那么多人想要得到,那就只能證明,它背后隱藏著強大的勢力,而帝王的權勢最大,那么它就只能代表人力和金錢?!?/p>

  “哎呦,不錯嘛,早知道打你一頓能開竅,應該早讓你爺爺打你一頓?!?/p>

  諾影那半開玩笑的話,讓原本有些緊張的氣氛緩和了不少。

  夜蕓白了一眼諾影,“說重點?!?/p>

  “你只猜到了其一,這半張錦圖,只代表了錢?!敝Z影說著,拿出匕首,沿著錦圖的邊緣劃開了一道口子。

  “什么,半張?”夜蕓有些驚訝道,正想繼續問,卻見諾影將那薄薄的畫用刀子割開。

  “喂,你干嘛把畫給毀了?!?/p>

  那畫的正反面被分離,里面靜靜的躺著一炳如鑰匙般大小的小劍。

  “拿著吧?!?/p>

  夜蕓拿著跟她手指一般大小的劍看著,有些覺得不可思議,這劍很小,可卻是用玄鐵打造的,這不是一般人能做到的。

  “重要的不是圖,而是圖里的秘密,而這劍魂令就是錦圖的秘密?!敝Z影打了打哈欠,“想要知道它作用,明天去天香樓試試吧?!?/p>

  如果說這才是錦圖的秘密,那這么說,還有另外一張錦圖,而娘親當年冒死去尋找的,就是另外一塊劍魂令了。

  夜蕓想要繼續追問下去,奈何諾影卻是有意避之,最后夜蕓只能選擇自己去探尋秘密。

  是夜,夜蕓趁著黑夜回了飛龍山莊,然而當她從密道出來時,卻是愣在了原地,蘇梓鈺正坐在桌邊。

  “鈺王?”夜蕓輕喚了一聲,蘇梓鈺連忙起身,上前抓著夜蕓的手,語氣里帶著一絲責備,“你可算是回來了,大半夜的不見你人影,你不知道人家會擔心嗎?”

  夜蕓微微挑眉,“你一個大男人,深更半夜出現在我的閨房里,我的確是應該擔心?!?/p>

  “我可是鈺王,又不是那些個什么登徒子,你擔心什么啊?”蘇梓鈺面露凝重,看了看夜蕓,“我等了你快兩個時辰了,你再不回來,我都打算去報官了?!?/p>

  夜蕓不著痕跡的推開了蘇梓鈺的手,淡漠道,“說吧,你半夜出現在這里,應該不是為了找我聊天吧?!?/p>

  對于蘇梓鈺半夜來她房里,夜蕓是著實沒想到的,好在他沒有驚動其他人,若是驚動其他人,她還真是有口難辨。

  見夜蕓平安回來,蘇梓鈺也漸漸恢復了以往那隨意的樣子,語氣輕佻道,“還不是幾日未見你,本王想念的緊,只是看來某些人是不想念本王,本王在這里枯坐了快兩個時辰,連杯茶都沒有?!?/p>

  夜蕓不覺好笑,“想喝茶,你自己倒就是了,又不是斷手斷腳?!?/p>

  蘇梓鈺撇唇,“你說話非要一直這樣帶刺嘛,一點都不可愛,還是小時候可愛多了?!?/p>

  小時候可愛?

  夜蕓微微皺眉,心里不由困惑起來,他的意思是他小時候見過她嗎?可是為何她卻一點印象都沒有呢?

  想著,夜蕓打量著蘇梓鈺,前世里聽蘇梓胤提過,蘇梓鈺跟小時候就只是個頭長高了些,若真是如此的話,她見過就一定會記得。

  見夜蕓沉默,蘇梓鈺故作一副傷心的樣子道,“哎,你見肯定是見過了,只是日子久遠,你自己忘了罷了,不過還真是讓我傷心,你竟然忘了?!?/p>

  上次的見面,蘇梓鈺的確以為是第一次見到夜蕓,可是那日她挑撥兩姐妹時,在夜昊面前撩起袖子時,他看見了她手腕處的蝴蝶印記,十歲那年,他在飛龍山莊見過一個一模一樣的。

  夜蕓深深的嘆了口氣,也許真是日子太久遠忘記了吧。

  沉默了許久,夜蕓淡淡道,“王爺,我有一個疑惑,不知王爺能否為我解惑?!?/p>

  “你這么說就太見外了,現在整個京都都知道,我蘇梓鈺開了金口,要給你下聘,娶你為王妃的?!?/p>

  聞言,夜蕓滿臉黑線,他不提這個,她都忘記了這茬了,八卦是無處不在的,更何況是蘇梓鈺的八卦,如今整個京都都知道她夜蕓拒絕了端王府世子的求親,又得到了蘇梓鈺的青睞。

  “沒下聘就什么關系都沒?!币故|脫口道,說完才發覺自己似乎說錯了話,這怎么都感覺在暗示蘇梓鈺來下聘呢?

  “這可冤枉啊,我只是在請媒婆挑個良辰吉日?!?/p>

  夜蕓白了一眼蘇梓鈺,“又不是成親,還良辰吉日呢?!?/p>

  蘇梓鈺兩眼放光,凝視著夜蕓。

  夜蕓被盯得頭皮發毛,連忙轉身委婉道,“王爺,夜深了,我要休息了?!?/p>

  “啊,你不是還有問題要問嘛,我洗耳恭聽來著?!碧K梓鈺微微挑眉。

  夜蕓無語的翻了翻白眼,這男人一定是故意的,聽不出來她在趕人嘛?

  “我覺得那問題還是我自己琢磨吧,我現在實在是犯困了?!?/p>

  說著,夜蕓還故作一副哈欠連連的樣子。

  蘇梓鈺微微挑眉,嘴角帶著一抹意味深長的笑意,這小女人真是有意思。

  “好吧,休息重要,改日我再來看你?!?/p>

  話落,蘇梓鈺趁著夜蕓走神之際,將臉湊了過去,在她臉頰邊吻了一下,而后飛快的朝著窗戶邊走去。

  夜蕓微微一愣,提醒道,“你看不到啊,門在這邊?!?/p>

  蘇梓鈺斜斜一笑,“我沒走門,我跳窗進來的?!?/p>

  聞言,夜蕓滿臉黑線,直到蘇梓鈺離開,夜蕓才后知后覺的撫上被他吻過的臉頰,那個地方,還帶著一絲溫度。

下一頁

章節在線閱讀

查看全部目錄

版權說明

網友評論

發表評論

您的評論需要經過審核才能顯示

最新評論

    更多評論

    為您推薦

    古言小說排行

    人氣榜

    捕鱼达人3电脑版 山东群英会实时开奖 重庆幸运农场app计划 安徽快3开奖时间 陕西体彩十一选五手机版 山西11选5前二直选 辽宁35选7开奖软件 急速赛车2 股票涨跌怎么来的 贵州快三 北京快乐8陷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