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說盡在故事遞!手機版

首頁總裁 → 一紙成婚傅少嬌妻甜甜噠

一紙成婚傅少嬌妻甜甜噠

傅諾傅梟寒 著

連載中免費

以傅諾和傅梟寒為主角的總裁甜寵文《一紙成婚傅少嬌妻甜甜噠》是由作家月初小懶所寫,小說講的是孤兒傅諾被傅梟寒爺爺帶回傅家撫養長大,一場有預謀的逃婚讓傅諾成了眾矢之的,可傅諾終究逃不出傅梟寒的手掌心,傅梟寒強勢將傅諾禁錮身邊為其傾盡深情溫柔,看小嬌妻能否被傅少的真心打動.......

更新:2020/06/03

在線閱讀

以傅諾和傅梟寒為主角的總裁甜寵文《一紙成婚傅少嬌妻甜甜噠》是由作家月初小懶所寫,小說講的是孤兒傅諾被傅梟寒爺爺帶回傅家撫養長大,一場有預謀的逃婚讓傅諾成了眾矢之的,可傅諾終究逃不出傅梟寒的手掌心,傅梟寒強勢將傅諾禁錮身邊為其傾盡深情溫柔,看小嬌妻能否被傅少的真心打動.......

免費閱讀

  成人之美?

  傅諾怎么感覺叔用的這個詞怪怪的。

  但是她根本來不及仔細思考,就看見傅梟寒站起身,她趕緊提起裙擺,踩著小高跟緊隨其后。

  奈何傅梟寒這個腿長的人走起路來,步子也邁得很大,穿著高跟鞋的她很是吃力。

  一不小心踩到裙擺。

  以老套又狗血的姿勢朝傅梟寒撲了過去。

  傅梟寒身形一頓,下意識地要避開,但又忽然想到什么,他伸出手。

  傅諾在倒地前,被結實的手臂挽住腰。

  傅梟寒那張精致如雕刻的面容就正正好好落到她的眼里,腦袋嗡地空白,一顆心不受控制地,瘋了似地亂跳。

  “叔……”

  大概是酒勁上來了,她迷迷糊糊,又膽大妄為地盯著傅梟寒。

  “嗯?”

  “你真好看?!?/p>

  迷離微紅的眼睛像迷路的小鹿,偏偏盯著他又藏著深深的癡色。

  “嘭!”

  一聲巨響。

  調戲自家三叔不成的傅諾摔倒在地。

  這一摔,她也清醒了。

  揉揉屁股,看向頭也不回朝前走的傅梟寒,委屈地撇撇嘴。

  頭一回見夸人好看還被摔的。

  但她也不敢說什么,趕緊從地上起來,跟上傅梟寒。

  兩人走到類似大廳的地方,這里的裝修就像是豪華別墅里的客廳,壁爐、地毯、落地窗一應俱全。

  傅梟寒走到正中央柔軟的沙發,懶散散地坐下,倚著沙發,修長的雙腿交疊,慵懶不失貴氣地看著她,修長的手指點點他旁邊的位置。

  然后,傅諾很有眼力勁兒地坐到離他最遠的沙發上!

  傅梟寒無奈地揉揉眉心,他看出來了,如今的傅諾很怕他。

  眸底劃過一抹無奈,“你們的事,我會處理好?!?/p>

  “叔,你知不知道傅澄去哪兒了?”

  “傅家?!辈恢獮楹?,傅梟寒提到傅家時,傅諾很明顯地感覺到他周邊的氣息冷了點。

  “他被抓回去了?”傅諾再度緊張起來,“大伯現在一定很生氣,他會不會對傅澄……叔,我們趕緊去救傅澄吧!”

  她作勢要起身,肩膀卻被一只干燥溫暖的大手一按。

  回頭,對上傅梟寒的燦若藏星河的眼睛。

  “不用擔心,他現在應該知道我回來了,不敢對傅澄怎么樣,明天再去不遲?!?/p>

  他略微沙啞的嗓音透出些疲倦。

  傅諾才注意到那雙漂亮的眼睛底下有淡淡的青黑色眼圈。

  不免有點心疼她叔。

  乖乖地點點頭。

  傅梟寒抬手揉了揉傅諾的頭發,揚了揚唇角,彎出的迷人弧度,傅諾覺得那種暈暈乎乎要醉掉的感覺又來了。

  第二天一早,傅諾換上一身簡便的衣服,白體恤牛仔褲以及萬能小白鞋,任誰看也猜不到這會是傅家的人。

  雖然她是服裝設計專業,但傅諾反而并不喜歡花心思在自身的打扮上。

  她下游輪就看見一輛布加迪威航,能把車停在這艘游輪前的,也就只有傅梟寒了。

  一進車就看見坐在主駕駛位的傅梟寒,一身黑色高定西服,配著黑發,今天他高挺的鼻梁架著金絲邊框的眼鏡,不容置喙的矜貴。

  而一顆紅色寶石的紐扣泛著高貴的流光。

  一絲優雅,一絲魅惑,還有一絲貴族的驕傲。

  傅梟寒本身就像是一幅價值高昂的名畫。

  再看看自己。

  傅諾覺得自己真不該拒絕著名設計師Benny來幫自己重新打理。

  她真怕和傅梟寒坐一起,降低了自家叔的身價。

  而實際上從不會有人會因為穿著打扮去鄙視嘲諷傅梟寒身邊的女性,畢竟,能夠陪同在傅梟寒身側,本身就是一種殊榮。

  當然,鮮少混名媛貴女圈的傅諾是不會懂的。

  她很局促的坐在傅梟寒身邊。

  昨天的沙發很大,她可以逃得遠遠的,而現在的車廂就這么大點,她沒地兒逃,只能埋著頭,盡量降低自己的存在感。

  傅梟寒對此視而不見。

  突然他靠近過來,傅諾渾身血液逆流,差點貼到車門上。

  “安全帶?!?/p>

  他反手替傅諾將安全帶扣好,但扣好后他沒有借勢離開,反而保持著手臂宛如禁錮著傅諾的動作。

  那雙眼睛帶著研判慢慢地審視著她。

  傅諾的心都要跳到嗓子眼。

  “你很怕我?”他微瞇著眼睛問。

  傅諾腦子一抽,“有……有那么明顯嗎?”

  說完,她差點咬掉舌頭,她明明是想問“有嗎”!

  她就像做錯事的孩子一樣,低下頭,不敢去看傅梟寒。

  傅梟寒無奈,只得像以往一樣,揉揉她的腦袋,“坐好了?!?/p>

  傅諾尷尬地揉揉鼻子。

  她覺得自己確實對傅梟寒像神經過敏一樣。

  車子緩緩駛動起來,傅梟寒穩穩地掌控著方向盤,車廂里響起舒緩的音樂。

  而傅諾偷瞟著傅梟寒精致的側臉,漸漸入神,戴上眼鏡后的他看起來柔和很多,狹長的眼眸藏去了幾分厲色。

  好像他還是當初那個會被“鬼”嚇到驚慌失措的三叔。

  想到這里,傅諾沒忍住撲哧笑出聲。

  然后她就對上了一雙冷淡又疑惑的眼睛。

  “在笑什么?”

  “我……”總不能說在笑你被鬼嚇到的樣子。

  傅諾眼珠子轉了轉,“我就是在想昨天我要摔跤的時候,叔你好像條件反射是要躲的吧?”

  傅梟寒抿抿唇,不置可否,他是打算躲的。

  傅諾眼睛亮了亮,八卦地向他湊近了點,問:“是不是這些年有很多女人用這種方法往叔你身上靠?”

  傅梟寒是拒絕回答這種問題的,但小丫頭居然主動朝他靠近是很難得的事情。

  所以——“嗯?!?/p>

  他承認了。

  沒想到傅梟寒這么配合!

  傅諾的八卦之火熊熊燃燒起來。

  “叔,媒體說你和娛樂圈里的國際影后有過什么,到底是真的假的?”她眨著亮晶晶地眼睛期待地望著傅梟寒。

  國際影后,多么高的成就。

  更何況還有著仙人姿容!

  傅諾嚴重懷疑,如果這種女人都拿不下她三叔,那她三叔可能某方面有問題。

  誰知道傅梟寒只皺了皺眉,略帶疑惑地看著她,“誰?”

  由于他的模樣委實不像裝的,傅諾都怔忪了一下。

  “影……影后啊?!彼桓抑眯诺赝禇n寒,“國際影后,韓舒雅!”

  那么大個美人在你面前,你會記不住?!

  傅梟寒仔細回想了一下,得出結論——“沒印象?!?/p>

  “……”

  猛然她想到前兩年某小道消息爆出傅梟寒看似緋聞漫天,其實不近女色,揣測他喜好男色,不過是以此做掩護。

  而娛樂圈的女明星則是很樂意與傅梟寒傳出什么的。

  “叔,你是不是……”傅諾吞吞口水。

  “是什么?”

  “沒,沒什么?!备抵Z趕緊搖頭。

  無論如何她都不能想象自家三叔有什么問題!

  她覺得可能還是韓舒雅不夠……優秀?

  一定是的!

  要是韓舒雅的粉絲們知道她此刻的想法,她得被掛到圍博撕成碎片吧?

  突然車子停住。

  “到了?!备禇n寒道。

  傅諾的注意力立即轉移到傅宅。

  剛下車就聽見宅子里傳來的吵嚷聲。

  傅宅,客廳。

  氣氛十分的嚴峻。

  褐色短發的青年因為長時間沒有休息,兩只眼睛布著血絲,光潔的下巴也冒出烏青的胡渣。

  此刻他被兩名彪壯的保鏢拘押著,饒是如此他的憤怒不減,惡狠狠地盯著坐在沙發上的盡顯富態的夫妻兩人。

  “你們把傅諾怎么樣了!”他怒吼著,頸項都暴起青筋。

  “傅澄!你就是這么對長輩說話的嗎!”年過五十,頭發漸漸稀少并且有地中海趨勢的男人怒喝,一只大手將茶幾拍得震震響。

  坐在他身邊約莫有四十多歲的美婦人趕忙寬慰他,“齊山,你消消氣,別為這小兔崽子氣壞了身體?!?/p>

  “我問你們把傅諾怎么樣了!”傅澄全然不在意面前的人是他的長輩,繼續吼著,“全都是我的主意,和傅諾沒有關系,有什么都沖我來!傅齊山我告訴你!你們要是敢對傅諾做什么,我們就魚死網破!”

  對他而言,傅齊山根本就不配稱之為長輩,還什么大伯,他根本不配!

  他為什么不愿意和江可琪訂婚?

  因為這就是一場被傅齊山精心安排的商業聯姻!

  他怎么也想不到,爺爺還在醫院里躺著,傅齊山他們后腳就開始要將他趕出傅家,說訂婚是好聽的,其實就是將他入贅給江家。

  而下一個他們要趕走的就該是傅諾!

  “好一個魚死網破!你如今泥菩薩過江自身難保,還想和我們魚死網破!”傅齊山站起身就給傅澄一巴掌,“這些年傅家白養你了!養條狗還搖尾巴呢!”

  傅澄的眼里涌起滿滿的恨意,“那你就去養狗,反正我傅澄不會搖尾巴!”

  就在傅齊山氣得要抬腳踹人的時候,一道冷冷的聲音從旁邊傳來。

  “看來我回來的不是時候,大哥正在大動肝火?!?/p>

  傅齊山聽到這聲音,渾身僵硬了一下。

  所有人的視線都朝聲源看去,傅澄也不例外,他的眼睛頓時亮起。

  “傅諾!”

  “傅澄!”傅諾看見此刻狼狽的傅澄又驚訝又氣憤,她趕緊上前將傅澄從保鏢的拘押里拉扯出來。

  因為傅諾是跟著傅梟寒一起來的,那兩位保鏢不敢違抗,只能任由她將傅澄拉走。

  “你沒事吧?”傅澄有些緊張地看著傅諾。

  這件事歸咎到底都是他的責任,傅諾是無辜的。

  如果傅諾因此受到影響,他這輩子都不會原諒自己。

  “我沒事?!备抵Z搖搖頭,給傅澄使了個眼色。

  傅澄立即就明白,看向傅梟寒,心頭凜然,戾氣盡散,極其老實地叫了一聲,“三叔?!?/p>

  傅梟寒瞥了眼傅澄,微微頷首。

  客廳里的氣氛頓時有些凝固。

  那位美婦人,也就是傅家的大夫人薛佳荷趕緊打圓場,“三弟回來了,昨晚我們就聽說了,本來你大哥是要找你來吃晚飯的,但是公司里有點事耽擱了?!?/p>

  “沒關系?!备禇n寒淡淡地開口。

  氛圍再度冷卻,沒有人敢說什么。

  傅梟寒也沒有選擇坐下,就筆直地站在那里,像一座冰冷無情的雕塑。

  唯有一雙眼睛慢慢地環顧周圍。

  自從分家,將傅宅分給傅齊山后。

  五年了。

  他回到傅宅的次數屈指可數。

  而很多地方早已被改修的面目全非,早沒有當年的樣子。

  最后的留戀也就煙消云散了。

  “老三是回來看爸的吧?”傅齊山遇見自己這位弟弟,居然有點畏懼,連笑容都是勉強的。

  “我已經看過爸了?!备禇n寒這才看向自己這位大哥。

  淡漠的嗓音透著不容置疑的威懾,“我來,是因為小諾要回來拿點東西,還有接走傅澄,順道告訴你,爸已經被我派人轉移到國外的醫院了?!?/p>

  “什么!”傅齊山和薛佳荷的臉色陡然變得十分難看。

  傅澄則眼底亮起欣喜的光芒。

  傅諾腦子有點發蒙,她什么時候要回來拿東西?

  “你怎么能擅自將爸轉移醫院!你知不知道爸的病情很不穩定!”傅齊山臉色很不好地沖傅梟寒吼道。

  “你放心,爸現在已經被安全轉移,病情很穩定?!备禇n寒平瀾無波的模樣徹底激怒了傅齊山。

  “傅梟寒!你這是什么意思!”

  “并沒有什么意思?!备禇n寒的姿態依舊優雅,“只是希望哥能好好打理公司,未來很長一段時間我會留在國內,督促哥的?!?/p>

  聞言,傅齊山和薛佳荷的心都顫栗起來。

  傅梟寒這是要留在國內?!

  他居然還用督促兩個字!

  這令傅齊山感到奇恥大辱!

  傅諾的反應有點慢半拍,劍拔弩張地氛圍里,她懵懵地看向傅梟寒,問:“叔,你是要留在國內了?”

  “嗯?!备禇n寒微側頭看向傅諾,眼眸里的冷色淡化了點,“你和傅澄去收拾東西,一會兒就搬到我那里去?!?/p>

  傅諾眨眨眼,她聽到了什么?

  不等她反應,傅澄興奮地抓著她的胳膊往樓上跑。

  “太好了!終于不用待在這個地方了!三叔萬歲!”

  傅諾看著欣喜若狂的傅澄,不知道自己要不要跟著高興。

  在傅宅這么多年,真正將她當做親人的就只有爺爺、傅澄,傅梟寒應該也算一個。

  而她和傅澄大概因為同病相憐,關系異常的好。

  傅澄的父親是傅氏以玩世不恭聞名A市的二少傅勤。

  但是傅勤十幾年前和人郊區飆車不幸喪命,當時數多自稱懷有傅勤身孕的女人找上門。

  經過傅家的嚴格排查,最后確定了懷有傅家真正血脈的女人。

  也就是傅澄的母親!

  傅澄因為幼年喪父,母親在拿了傅家一大筆錢后也遠走高飛,傅澄自幼就被傅老爺子養在膝下。

  她是二十年前被傅老爺子從醫院抱養回來的,自然也是被老爺子養大。

  所以她和傅澄是打小相伴,加之兩人僅相差兩歲,關系自然而然的,很親近。

  想想兩個都是沒有父母的可憐人。

  傅諾走到屬于自己的房間。

  在最角落里,終年沒有陽光,里面也沒有很多的東西,因為她大部分的東西還在學校宿舍,簡單收拾了些,還沒有裝滿一個行李箱。

  大廳里的爭吵聲也沒有了,她拉著行李箱經過的時候,沒有看見傅齊山,只有薛佳荷,用滿含怨毒的眼神死死地盯著她。

  傅諾心頭一慌,加快腳步要走,猛地被薛佳荷拽住。

  “傅諾,是不是你對傅梟寒說了什么?”

  陰森的語氣,冰涼涼地向蛇吐著杏子。

  傅諾極其厭惡地甩開薛佳荷的手,但薛佳荷的力氣很大,她沒能甩開,反而導致薛佳荷加大力度。

  “我什么也沒說!”傅諾蹙眉道。

  “什么也沒說,他為什么會把老不死的轉到國外去?”薛佳荷認定是傅諾在傅梟寒面前說了些什么,眼里的恨意更多了。

  “是你們不給爺爺最好的治療,轉走又怎么樣!”傅諾用盡力氣將手腕從薛佳荷的掌控里抽出來。

  聽了傅諾這么說,薛佳荷神色有些微妙的變化,沒有再抓著傅諾不放。

  看著傅諾越走越遠的背影,她嘴角勾起嘲諷的笑,看來他們還什么都不知道。

  但這個丫頭太不知天高地厚,應該給她點教訓。

  薛佳荷掏出手機撥打了電話。

  “喂,媽什么事?”

  “傅諾很快就要會學校了,你知道該怎么辦的?!?/p>

  “她要回來了?不知道自己在風口浪尖上嗎?但是我這些天在拍新劇不在學校里?!?/p>

  “我不管!你趕緊想想辦法整治整治她!”薛佳荷想到傅諾剛才的樣子就咬牙切齒。

  不過是一個養女,居然也敢給她臉色看!

  “行了?!彪娫捘穷^有點不耐的意味,過了一會兒,傳來冷而不屑的話語:“媽,你就放心吧,我們不出手,江可琪也不會放過她的!我們只需要看戲就行了?!?/p>

  薛佳荷滿意地掛斷電話,眼里跳起幸災樂禍。

  想想也是。

  被譽為商業巨賈的江家丟了那么大的臉面,怎么可能輕易地揭篇呢?

  以為身后有個傅梟寒就可以囂張跋扈嗎!

  只是沒有想到當初分家的時候逼著老爺子把半死不活的國外資產都交給傅梟寒,傅梟寒竟然還翻身了!

  但這次是在國內!

  她不信傅梟寒還有能耐在國內翻出什么風浪來!

  ……

  布加迪威航不急不緩地行駛在山道上。

  傅諾透過車窗就看見山間若隱若現的別墅,就是之前她被關著的那棟房子!

  原來是傅梟寒的。

  又看了眼后視鏡里緊跟著他們的車輛,知道傅澄就在那輛車里,她的心就很安。

  忽然,傅諾呀了一聲。

  傅梟寒余光瞥了眼傅諾,“怎么了?”

  “我的手機?!备抵Z這才想起來她的手機丟掉了。

  哭喪起一張小臉,也難怪進傅宅的時候傅澄那么激動。

  想必這幾天他們沒有一個人聯系得上自己,不激動才怪。

  “有重要的東西?”傅梟寒問。

  “也沒有什么重要的?!备抵Z努努嘴,“聯系方式都備份SIM卡,去補辦一張卡就行了,只不過……”

  只不過換一部新手機得有錢啊。

  聽起來可真諷刺,也算是堂堂傅氏的千金,居然手頭拮據。

  因為近年來傅老爺子身體愈發不好,威嚴漸失,傅家基本被傅齊山他們掌控。

  而薛佳荷掌管家里,早就在傅諾滿十八歲的時候,拒絕給她一分錢了。

  至于傅澄的情況比她好點,但好不到哪里去,除去他的學費還有每月的開支,他能余下的錢也并不多,更何況,傅澄大學期間忙著創業。

  傅諾可不想再給傅澄添麻煩,也就一直沒有告訴傅澄這些事情。

  可以說,傅諾和傅澄是京圈里混得最慘的名媛和貴少了。

  傅梟寒看了眼突然沉默的傅諾,白皙的小臉微微泛紅,手指攥在一起,頗為窘迫的樣子,大概就明白了什么。

  長眉不悅地蹙在一起,從來沒想質問助理的他,這一刻很想直接炒助理魷魚。

  這些年,他往國內打得錢,都被那家伙打到哪里去了!

 

章節在線閱讀

查看全部目錄

版權說明

網友評論

發表評論

您的評論需要經過審核才能顯示

最新評論

    更多評論

    為您推薦

    總裁小說排行

    人氣榜

    捕鱼达人3电脑版 安徽快三和值 官方上海11选 江苏11选5开奖结果势图 盈策配资 好运彩是个什么平台 太平洋股票行情 吉林十一选五走势图彩经网 世界上最大赌场排行 福建22选5规则 七星彩近30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