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說盡在故事遞!手機版

首頁言情 → 九爺夫人又虐渣啦

九爺夫人又虐渣啦

易芷秦北深 著

連載中免費

以易芷和秦北深為主角的總裁甜寵文《九爺夫人又虐渣啦》正火爆連載中,由作家夫人不會嗲獨家創作,小說講的是藥家千金易芷被深愛之人欺騙以至落得家破人亡結局,如今重生涅槃歸來,看她步步為營手撕渣男賤女,本以為自己今生對愛情無望,可秦北深的出現讓易芷平靜的心起了漣漪,看戲精神醫和腹黑神探將碰撞出怎樣的火花.......

更新:2020/06/03

在線閱讀

以易芷和秦北深為主角的總裁甜寵文《九爺夫人又虐渣啦》正火爆連載中,由作家夫人不會嗲獨家創作,小說講的是藥家千金易芷被深愛之人欺騙以至落得家破人亡結局,如今重生涅槃歸來,看她步步為營手撕渣男賤女,本以為自己今生對愛情無望,可秦北深的出現讓易芷平靜的心起了漣漪,看戲精神醫和腹黑神探將碰撞出怎樣的火花.......

免費閱讀

  顧城,她名義上的未婚夫,白沫,她身邊最好的朋友,如今,兩人站在一起,居然這般的匹配。就像是一代佳人,天生注定的一樣。

  她已經被毒啞的嗓子,最終在極為憤怒之下,發出一聲冷嗤,她在笑,在笑自己愚蠢。

  顧城總說,“小芷的性子如孩童一般天真爛漫?!?/p>

  如今想想,他們都在嘲笑她,蠢笨如豬吧。

  外面的監管人員似乎聽到了聲響,不再強忍心里的煩躁,對著女人就是吐了一口唾沫?!芭?,丑八怪,你看什么看,人家是你一輩子高攀不起的貴人?!?/p>

  貴人?呵,的確是貴人,畢竟,顧城與白沫的一切,都是她易芷一點一點的送上去的,她天真的以為自己擁有全世界最愛她的人,卻不知道,也是她最愛的人,親手將她送進監獄。

  顧城臨走之前的好生招待,白沫笑臉盈盈的好好活著,讓她徹底從天堂墜入了地獄。

  面前的已經發餿的飯菜被她不盡意打翻?;秀遍g,就看到面前緊關的鐵門被打開,緊接著,脾氣暴躁的監管員走了進來,掄起拳頭就打在她的臉上,“你個丑八怪,老子讓你反抗,老子讓你犟!”

  想到有人囑咐過好好“照顧”這犯人,監管員下手越發狠了。

  痛。

  好痛。

  易芷耳邊嗡嗡作響,似乎是風的聲音,又似乎是血液流動的聲音,逐漸的伴隨著辱罵聲與心臟停止跳動的聲音....

  她要死了嗎!?

  死了,徹底的擺脫了顧城,白沫,徹底的離開這個讓她痛苦了一輩子的世界。

  可是她的仇人們,卻仍然活得好好的,她不甘心啊!

  易芷垂放在地上的手,似乎不自覺的緊了緊。

  女人瞇了瞇眸子,臉上的血液流入喉嚨中,卡的讓她說不了一個字,她死死的盯著電視機的畫面,燦爛星辰的眸子猶如閃著碎酥的冰渣,涼的讓人發顫。

  身下的人徹底沒了呼吸。輪著拳頭的男人停止了動作,緩緩的伸出手去探了探女人的鼻息。

  “死,死啦,怎么死啦!”他慌慌張張的跑了出去,面色煞白,萬般恐懼。

  2021年,十月十二日,霄城下了很早的雪,都說,十月飛雪,莫不是天上的仙女在哭,讓人間的子民都去感受一下,她心間的涼意。

  躺在監獄室的女人,眸子睜的老大,四周都是血,窗外飄來的雪花落在她的臉上,久久不得融化....那一年,她年僅24,卻死不瞑目!

  農歷己亥年,五月三十號...

  易家。

  從泳池內被撈上來的女子渾身已經開始僵硬,周邊來來往往的人嘈雜的喊著救命,眾人圍繞著躺在地上一動不動的人,急切的呼喊。有人開始做著心跳復蘇,有人開始打著急救電話。

  卻也能明顯的感覺身體發硬的女子已經沒了呼吸。

  她長得極美,哪怕沒了呼吸,安安靜靜的躺在那里都顯得十分的高貴。

  一頭如絲緞般的黑發散在地上,細長的鳳眉,玲瓏的瓊鼻,粉腮微暈,滴水櫻桃般的朱唇,完美無瑕的瓜子臉微微泛白。嫩滑的雪肌膚色奇美,身材輕盈,脫俗清雅。

  只是,這美中不足的,還是要說那嘴邊臉上略泛紅的斑點,讓整體的妝容大大減分。

  眾人都以為沒了希望,探著鼻息的人也皺起了眉頭?!皼]呼吸了!”他陰冷的說完,就見四周的人紛紛白了臉。

  不遠處一臉嬌弱的女人緊拉住身邊的俊俏的男人,“顧城,你別去,讓專業的人來,別影響他們救小芷?!?/p>

  可勸說的時候,她卻微微勾起了唇角,暗地里一笑。

  顧城動作愣住,鏡片下眸子里的陰暗一閃而過:“總歸你懂事,小芷太任性了,不會游泳還要下水……”

  那躺在地上的女子,就是易家的小公主——易芷!

  都說,易芷活了二十幾年,真的是被外人捧在手心里面養著的,易家家大業大,是個百年醫學世家,有著說不完的功名利祿,讓無數的霄城人高攀不起。

  易芷呢,從小到大被保護的極好,所以身邊的人都把她當作小公主看待,她有最好的朋友,也有愛著她的爺爺。

  只是,這天有不測風雨,這次本來舉行的泳池patty。

  卻不知道為何中途發生了意外,導致了易小公主居然溺水了。

  按胸急救了許久,眼看著就要人工呼吸,卻不想,那躺在地上的女子突然動了一下,緊接著眉頭一皺。難受的突然睜開眼睛?!鞍?咳咳咳咳咳?!?/p>

  心口憋著的一口水,被突然詐尸的女子全部吐了出來。

  周圍的人屏住呼吸,接而炸開了鍋一樣。

  “救過來了!易芷她被救過來了!”

  這邊悲傷喧天熱鬧非凡,從易芷身上站起來的玄裝男人卻鷹眸暗沉,夾雜著滿滿的陰寒。他一身衣服濕透,聽到耳邊的呼喊,毫無情緒波動的一瞥,不等易家的仆人來答謝,也不等易芷反應過來,起身就走,隨即消失。

  他生得極為艷美,有棱有角五官分明,俊美的異常,修長的五指捏著帕子擦著,骨骼明顯,指甲很細,猶如上帝精心雕刻的模型,讓人難以忘記。

  易芷一睜開眼就和他打了照面,差一點就吻上了,心亂如麻,全程蒙圈...

  她死死的皺著眉頭,緊接著撐起身子低頭看了看四周。萬分疑惑。怎么了?她不是死了嗎?在監獄內,被人活活打死的啊。

  為何,她又活過來了,而且,居然還在家里...

  “啊...小姐,你可算是醒了,擔心死我們了?!鄙磉叺钠腿思娂娍拊V。就見易芷站起身來,慌慌張張的勘察著周圍。

  星碎的眸子里,竟是錯愕。

  她,重生了!

  易芷不敢相信,也無法相信,急迫的她轉過身子,抓住身邊女仆的手?!艾F在是哪一年!”她情急之下喊了出來,卻在發現嗓子居然是好的,她忍不住的驚訝。

  她急切的想要知道答案,像個找不到家的孩子,無措又難受,易芷的反應讓人覺得十分的怪異,但是周圍的人都不敢說話,似乎就怕下一秒,她又突然死了。

  “小姐,你怎么了啊?現在是19年啊!你,你沒事吧?!迸图娂娀卮?,更加擔心易芷如今的身體狀況。

  19年?可她死的時候,是21年啊!她居然重生到了兩年前...易芷瞳孔放大,錯愕的后退了幾步,整個人顯得有點恍惚。似乎連腳下都站不穩了。

  “小芷!你還好吧?!边@會兒,那一直站在人群外的嬌弱女人走了過來,看上去白白凈凈的,面上滿滿都是擔憂,眸子里似乎布滿水霧,楚楚可憐的!

  是白沫!

  易芷一眼認出她。

  眼看著她還想要伸手來挽自己的手腕,易芷立刻抗拒的連連后退,哪怕是回歸到了兩年前,她看著面前的人,也是覺得惡心的不行。

  白沫,那個跟顧城一起親手把她送到監獄,然后毒啞了她的,她怎么可能會喜歡。

  或許是因為她的反應過大,所以白沫被拒絕后還是一臉的不敢相信,表情僵硬在了臉上,似乎有一絲破裂。

  易芷突然發覺到了什么,她低下腦袋,長而卷翹的睫毛遮住眼底的涼意,她試著用最初甜甜的語氣回答面前的人?!拔矣悬c累,想回去休息?!?/p>

  不行,她還不能暴露,更加不能讓白沫覺得她有什么變化如今是19年,如果自己記得沒錯的話,上一世的這個時候,易家一半的家業幾乎都落在顧城的身上,如果撕破臉皮,那些股份搶不回來不說,還太便宜這對狗男女了!

  她要的,是要他們身敗名裂,成為醫術世家的領頭人,重新剝奪回自己的一切。

  她重生了,是老天都看不下去了吧,易芷發過毒誓,如果能再來一次的話,他們一個都不能放過。

  女仆扶著易芷離開,白沫站在原地,莫名的覺得有點不對勁。

  但也想不出個所以然,只當是易芷溺水受到了驚嚇。

  ……

  時隔3年,再一次回到易家,易芷心里揪成了一團。

  現在她和顧城還沒有訂婚,兩個人只是普通的朋友而已,易家老爺子年紀大了,漸漸的,開始找尋接班人了。

  顧城就是為了這個目的不斷向她示好。

  算算時間,顧城快要表白了才是。曾經的她什么都可以不信,但絕對不會不信她的顧城哥哥,可現在呢,呵,真讓人諷刺!

  易芷從來沒有思考過承接家業這個想法,過去的二十年里,她都是活的最為開心快樂的。從來沒有想過要那么一天爺爺身體不行了,家業會被搶走。

  直到她進監獄的那一刻,才明白。當家破人亡的那瞬間,似乎才知道,自己一直以來是做的多么的愚蠢。爺爺最后的枉死,易家被顧城合伙旁支親戚吞并。

  她就猶如被拋棄的孩子,只能眼睜睜的看著,卻什么都做不了。她活了那么久,一直都在玩樂,從來沒有做過一件正事,所以,當人們提起她的時候,也只是記憶中,是個宛如花瓶的大小姐而已。

  說句不好聽的,就是什么都不會的廢物。

  她被帶進了房間內,整個人躺在大床上回想著兩年之間發生的所有變化。她記得這次泳池patty,不知道怎么的就掉進水里了,醒過來就是第二天。

  顧城對她寒虛問暖,易芷甚至以為是他救了自己,感動不已。

  結果這次她直接因為溺水而重活了,自然也發現所有的不對勁。她無故溺水一定是有人推動,救她的也是另有其人——

  顧城根本就不管她的死活!

  這樣一個冷酷的男人,當然可以為了利益害死她。

  易芷心里一陣發冷。

  前世的死,宛如,一場夢一般。

  她伸出白嫩的手,摸了摸半張臉上的紅色斑點,她一輩子都不會忘記,最后半張臉都被毀爛的模樣!她也絕對,不能再允許那種事情再發生在面前。

  她眸子忍不住瞇了瞇,陰沉墜入海底。

  偌大的公主房說不上來的安靜。門外,若有若無的傳來敲門聲。

  易芷抬起腦袋,隨之沙啞著聲音說了句“誰啊!”

  “小芷,是我,顧城!”磁性的男音傳了過來。

  易芷面色變了變,隨之僵硬的扯出一抹笑容,眸子冷光閃爍,故意發出甜甜的嗓音?!俺歉绺?,門是開的。你進來吧?!?/p>

  她開口,就見男人推門而進。

  身后還緊跟著白沫,手里端著熱氣騰騰的湯藥。

  “沒事吧,你剛剛可真是嚇壞我了?!蹦腥俗哌^去,伸手摸了摸小姑娘的腦袋,眸子里溢出的溫柔讓人忍不住的沉淪。

  易芷心底忍不住的冷笑,面上卻是嬌羞一片?!拔乙矅槈牧?。城哥哥,你日后可不能離開我。我沒你可怎么辦啊?!彼吭谀腥说男靥派?。一副楚楚可憐的模樣表演的淋漓盡致!可是眼底卻是滿滿的惡心。

  顧城身子僵硬了幾分,面上卻依舊含著笑,就見這時,白沫快速的走了過來?!靶≤?,你先起來把藥喝了,這是你城哥哥親自給你調配的藥汁,看看你如今臉蛋已經好得差不多了?!?/p>

  白沫簡直就是睜著眼睛說瞎話啊。

  易芷一愣,卻是歡喜的伸手接過,然后咕嚕咕嚕的喝了下去?!俺歉绺缡亲顓柡Φ牧??!?/p>

  她開口,就見面前的兩人也跟著呵呵一笑,但眼底的反感惡心,卻是一點都沒有隱藏。

  他們,還以為她是原先那個智商低,腦子蠢得要死的易小公主吧!

  “那你好好休息。我晚點再來看你?!鳖櫝强此攘怂?,馬上起身,然后快速的轉身離開。

  房間內,恢復了一如既往的平靜。

  坐在大床上的女人卻是猛然起身,然后跑去了洗漱間瘋狂的催吐。

  易芷死死的捏著放在一旁的紙巾,隨之擦了擦嘴角。

  呵,拿著摧毀她容顏的慢性毒藥,來告訴她是解藥,真讓人惡心,顧城,作為一個外人學了她們易家醫學秘籍已經大半了吧,不委屈自己喝下,只會打草驚蛇。

  催吐完后,她扶著墻有些虛弱的走了出去。

  她必須想辦法,必須...

  晚些的時候,易老爺子也從外面趕了回來,聽到了今天在別墅內發生的事情,馬上匆匆忙忙的去了小姑娘的房間查看情況。

  “小芷?”他小心翼翼的敲了敲門。

  易芷雖然在易家長大,但也不知道為什么,居然不跟自己爺爺親,一直都是疏遠的。

  老爺子沒辦法,什么事情都依著她,除非真的很擔心她出什么事情,才會忍不住的過來看望,不然的話,是絕對不敢來的啊。

  就連顧城,因為知道易芷喜歡,所以才破例把那個男人留在易家的,全然當未來的姑爺看待,待遇要多好就有多好。

  面前的房門突然被推開。

  易芷站在面前,突然甜甜的笑了起來?!盃敔斈慊貋砹?”她這是第一次這般親昵的喊這個老爺子的吧。

  “誒...誒誒!對!”太過于驚喜,所以面上都忍不住雀躍起來。

  “進來吧,外面冷?!币总仆蝗挥悬c哽咽,挽著老爺子的胳膊,進了房間。

  “小芷,你,你怎么了!”突然發現孫女兒似乎不太一樣,老爺子心里也是擔心的很。

  “我沒事,就是突然活過來了,很開心?!庇忠姷綘敔斄?,心里忍不住的想哭。似乎還沒有錯過。

  老爺子以為,她指著是今天在泳池溺水的事件,所以連忙安慰?!皼]事了,沒事了。都是那些下人不好,害得小芷遭遇了這樣的事情。

  你要是不喜歡,我明日個就讓人全都給換了?!边@易家幾個月換一次下人,那也是常有的事情,只要是小公主不滿意了,那就是隨便換,怎么換都行。

  易老爺子,是真的寵極了她啊。

  易芷忍不住搖了搖頭,星眸里忍不住溢出淚來?!安恍枰獱敔?,這不關他們的事情?!本退闶巧弦皇涝僭趺床欢?,這次她也不會效仿的。

  若不是溺水,她怎么可能活著...

  “誒,你說不換那咱就不換?!崩蠣斪舆B連點頭,真的十分的配合。

 

章節在線閱讀

查看全部目錄

版權說明

網友評論

發表評論

您的評論需要經過審核才能顯示

最新評論

    更多評論

    為您推薦

    言情小說排行

    人氣榜

    捕鱼达人3电脑版 福建快3今天推荐号码 广西快3三同号 双色球怎样投注单注奖金最多 福彩内蒙古快3走势图 2010股票分析师排名 江西多乐彩十一选五走势图 海南环岛开奖号 七星彩开奖直播电视台 陕西11选五开奖结果一定牛 波音平台bbin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