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說盡在故事遞!手機版

首頁古言 → 重生之女配狠毒

重生之女配狠毒

連筠白越 著

連載中免費

以連筠和白越為主角的重生古言文《重生之女配狠毒》由作家家里老大獨家創作,小說講的是連筠在死之前才知遭到所有人背叛,一朝重生后連筠發誓定要讓所有人付出慘痛代價,這世連筠只想著復仇,一朝崛起的連筠從不起眼的女配步步為營成了令眾人羨煞的女主,看狠毒心機女配將如何逆天改命創造屬于自己的人生.......

更新:2020/06/03

在線閱讀

以連筠和白越為主角的重生古言文《重生之女配狠毒》由作家家里老大獨家創作,小說講的是連筠在死之前才知遭到所有人背叛,一朝重生后連筠發誓定要讓所有人付出慘痛代價,這世連筠只想著復仇,一朝崛起的連筠從不起眼的女配步步為營成了令眾人羨煞的女主,看狠毒心機女配將如何逆天改命創造屬于自己的人生.......

免費閱讀

  “不……犧牲誰,也不能犧牲你?!边B城痛苦的開口,女兒是他和妻子生命的延續,他們即便是犧牲掉自己,甚至可以犧牲無數將士,但唯獨她,不能!

  連筠冷笑出生,她看著父親,一字一句,表達著自己心中的哀傷和失望。

  “不能犧牲我?呵…你死了,母親死了,我便成了孤兒。當我無父無母,他人欺我,辱我,傷我,害我,算計我,我連哭訴的地方都沒有,我連一個為我出頭的人都沒有!……不要說我自己可以照顧我!不,我不能,哪怕我再大,哪怕我此刻很小,你們作為父母,不能撫養我長大,不能照顧不讓我被欺凌,你們就是錯!是你們將我帶來這個世上,卻要狠心拋棄我!為什么?憑什么?他東界國憑什么要讓我的父母為他們賣命,他們算什么東西?父親,你認為,東界國,他比我重要是不是?你說是不是!”連筠怒吼著,悲憤著,痛苦著,竭力嘶吼聲聲震震,她只記得她的痛苦,前世倍受欺凌,無非就是她父死母亡??墒撬缃裰厣?,她想救他,他去不讓。連筠痛苦得想死掉,他們是真的疼愛她嗎?

  連筠陣陣凄厲的質問聲讓在城墻上的所有士兵為之眼紅,他們看著他們的將軍。如同少爺所問的,他東界國,真的陪他們用命來守護嗎?看看如今,如果援兵要是到,也就早到了,何須等到現在。他們早已為東界國心寒,只是將軍卻還是要為東界國鎮守,犧牲自己,犧牲將士,犧牲夫人。

  他們是將士,他們只需要聽從將軍的指令,哪怕是犧牲掉生命他們也在所不惜!

  可當聽到少爺那凄厲的質問聲時,他們都不約而同心疼這個可憐的孩子。母親已經死了,父親最終還是選擇鎮守家園,舍棄生命。這對他一個采七歲的孩子而言,是多么大的傷害。他們甚至不敢去想,他們的少爺日后沒有父母,該被如何的欺凌,每每想到此處,他們的心就如同被刀刺一樣的疼!

  想到家中的父母妻女,他們又何嘗忍心……

  值得嗎?

  連城心里很明白,為如今的東界國,一點點都不值得!就算是那皇帝,都不及得他一個普通將士的命重要!

  但是連城又如何能告訴連筠,再不值得,他們連家的祖宗曾受東界國所庇佑,他們連家和東界國皇室有過血之盟約,連家若是在危難時刻不堅守東界國,他日連家必受天地規則所罰,血液全無!

  連筠不知道,她的父親在她出生后,知道她是女兒身,不知道多高興,抱著她沒日沒夜不愿撒手。只因她是個女兒,她不用背負連家和東界國盟約約束!

  連城哪能不知道女兒日后索要承受的苦難,但是……他若不舍身,為她鋪路,他日她也要被東界國皇室盯上。他和妻子,從不愿女兒和東界國皇室有牽連,哪怕只是一丁點。

  他看著雙目充血,痛苦到極點的女兒,卻笑了出來,好一會,他才嚴肅的道:“東界國,沒有你重要,更遠遠沒有我眾將士重要!”

  城墻上的將士身形一顫,一個個男子漢在這瞬間,眼紅得要落下淚來。將軍說……他們比東界國重要……

  連城抬起手,按在了連筠的頭頂上指著他們身后的城,對她說道:“你看看城內的百姓,他們比你無辜,你是我連城的孩子,你身上有連家的血脈,你有責任。但是作為一個百姓,他們何其無辜,戰爭不只是讓他們失去孩子,失去丈夫,失去父親,甚至可能他們自己都性命不保。在這樣一個兵臨城下的時刻,若是連我們都不能為他們爭取時間讓他們逃出去,他們該怎么辦!筠兒,我們不是在為東界國賣命,我們所有的將士,在都拼盡權力,不顧性命,都是為了這些百姓,你知道嗎?”

  連筠看著城內混亂的場面,突然想哭也哭不出來了。

  不是為了東界國,是為了百姓嗎?

  她眼睜睜的看著下方,眼淚不知不覺從她眼眶中掉了下來,一顆,兩顆,三顆……淚流得再多,她的神情卻木訥得像只沒有靈魂的木偶一樣,只是從那大眼里掉出來的眼淚讓人心疼。

  “你的母親已經死了,父親這輩子最虧欠的就是你母親,父親不能讓她到死,都是一個人?!闭f道愛妻,連城雙目也飽含了淚水,從嫁給他那日起,她不曾過過一天安穩的日子。

  “所以,你還是要選擇死?!边B筠說道。

  連城不知道該怎么回答她,若是開口回答她,這對她而言,該是多么大的傷害。他抬起手,為她擦去臉上的淚水,說道:“筠兒,他日若有欺你,辱你,傷你,害你,算計你。你不要怕,你要做到無人到欺辱你,傷害你,算計你,你是我和你娘的孩子,不要讓我們失望,你要變得很強大?!钡搅诉@一刻,連城知道日后自己不能再為她做些什么,可起碼,他要教會她,如何變得強大。

  連筠目無表情的看著父親,毫無感情的開口:“……我會滅了東界國,當我掌控強大力量的那天!”

  連城愣在當場,可沒過一會,他笑出聲來!

  “哈哈,好!好?!边B城連連點頭,目光中卻沒笑聲中那般開心,看著女兒堅定的目光,他一點都不懷疑。想了想,抬起手,將一直帶在手臂上的臂環取下,交給連筠,“這東西,我本不想給你,不過你這番話倒是點醒為父了。這東西給你,為父也算是全了連家祖宗了?!?/p>

  連筠握著臂環,這是前世父親不曾給她的。

  “你還想全你的大義?!边B筠喃喃道。

  連城無法吭聲,不論說什么,對于她,都是痛苦的。

  連筠將臂環收好,抬首卻道:“我幫我!”

  她忽然起身,一手拿起了一邊的弓箭站在了城墻之上,羽箭放在弓弦上,周身忽然迸發出紅光,緊緊的盯著下方這群逼死她父母的仇人,雙目赫然通紅,指尖一放,伴隨著紅色氣息的羽箭就飛絮而下。

  下方的士兵們未曾反映過來,就被這怪異的羽箭刺穿喉嚨,一箭,數十人倒地,那只羽箭直至無法在繼續射殺終被那紅色強大的力量擊毀,消失不見。

  “傳承!”連城見狀,大驚!

  筠兒竟然得了連家的傳承?這是怎么回事?

  “筑基修為!”下方的一名身著白衣的男子驚叫道。

  一個七歲大的孩子,還是連城的兒子,竟然已經是筑基了!

  “怎么可能!”話一出就被否認,實在讓人難以相信,一個七歲的孩子,竟然修為已達筑基!這放眼大陸,根本無人能及!

  “主上?!卑滓履凶訐鷳n的看向領頭將軍,這樣的孩子放任下去太危險,這還是連家的孩子。今日一戰,連城不歸降,那么日后見面,便是殺父殺母的仇人。等待十幾年過去,這少年必然是他們的一大禍害。

  而城墻上的連筠已經再度拿起了三支羽箭,對準,射出。每次都帶上了筑基中期的修為以及紅色的傳承。若非現在回到童年,身體太小,無法承擔化神期的力量,她又怎會選擇這么費力的攻擊!

  “唔,倒是少見的天才?!绷⒂谏峡盏哪凶油菈ι系倪B筠,認同的點頭。饒是他在世間徘徊了這么久,還未見過資質這般好的孩子。

  只是可惜,這孩子仇恨沖昏頭腦了,好雖好,心卻不正。

  羽箭不斷的從連筠手中射出,地方的士兵被一個個的穿過,死亡。沒過去多久,城墻上的羽箭就被射完了,連筠卻不放棄,赤手將弓箭拉開,眾人都不明白她這是什么動作,羽箭不都全部射完了嗎?

  就在他們詫異期間,連筠拉起的弓箭中間立即出現了一道紅色的形同羽箭的虛化的箭,當她手指松開,幾道筑基的力量刺穿出去!

  看到有人倒下了,地方這才真正的看向城墻之上一手握著弓,一手利用筑基變化出無形的箭的孩童,看著他的眼神,好像看到了鬼一樣的恐怖。

  “哦?這樣也行啊,想法不錯,力量也不錯?!憋h在半空中的男子又感嘆道,看著那小小的連筠,心越發的癢了。真沒想到,連家到最后一刻,竟然還出現了一個天才。

  或許,這連家還真是命不該絕后?

  見連筠將筑基的力量型化成羽箭將他們的兵力逐一減弱,一旁騎在馬背上的男子將手中的弓箭丟了出去,朝著主帥將領喊道:“讓我出戰!”

  主帥看了看他一眼,又望向城墻上的孩童,點頭,沉聲道:“必須將他斬殺再次,否則后患無窮!”

  “遵命!”

  男子騎馬朝城墻上方沖去,連筠看到來人,弓箭對準了那人,無形的箭一發出,就被該男子躲避而過,不讓連筠在次射擊,男子展開筑基巔峰攻擊而上。連筠本不堪這筑基巔峰看在眼中,可馬上就感覺到這力量并非她現在所能承受,臉色一變,戒備的迎戰而上。

  她相信,以她擁有化神期的底子,這筑基巔峰她想拿下不在話下。

  可是連筠卻忘了,她雖有化神期的蘊底,可如今卻半點都用不上。筑基前期對上筑基巔峰,差距很快就顯露了出來。連筠在男子相逼之下,節節敗退,一連幾下被他擊中。

  連城看著連筠吐了血,本就只是吊著一口氣的他瞪大雙眼,撕裂的叫出聲 “走……”

  連筠停留在城墻之上,眼睜睜的看著父親喊出最后一個字,眼都未來得及閉上就去了。他瞪大雙眼,死死地盯著前方,好像在看著他十分痛恨的人。

  此情此景,連筠不禁冷笑出生,重活一世,她終究還是一個人。

  “呵呵呵——”她仰天長笑,雙眸盯緊了上空,天空蔚藍無比,絲毫沒有因為父親的離去而發生任何變化,而她的孤單也沒任何的改變。

  城門已破,城主已死,這座連城不惜犧牲掉妻子和自己的城市,最終還是淪陷了,成了別人的所有物。

  連筠站在高處,冷煙看著敵軍的軍隊攻入城池,看著他們一點一點的占領父親鎮守的領地,嘴角一勾,露出了一個無盡諷刺的笑容。

  那男子一直緊盯著連筠,看著她的面部變化,他心中不禁奇怪,一個七歲的孩子為何表現得這般滄桑?但想到他小小年紀就已經達到筑基前期的功力,再給她時間讓她成長,這大陸,只怕誰不知曉她姓名。

  “如今城門已被攻破,連家小兒還不快快束手就擒?!彪m然明知這孩子不會真的站在哪里任由他們帶走,可該說的話,他還是要說。

  連接的視線就落到該男子身上,又朝下方的主帥看了一眼,一雙眸子冰寒道了極點。

  她一字一句的說道:“寧欺白須公,莫欺少年窮?!?/p>

  眾人被她這一句被震得吃驚的看著她。

  “東界國無仁無義,援兵不到,我心寒!南界國殺我父母,毀我家園,此仇此恨,我永記于心。他日歸來,必是東南界二國,滅亡之時——”連筠誓言落此,眾人未回過神來,一道白光閃過,連筠消失在了城墻之上。

  而那句“莫欺少年窮”還歷歷在耳,一直消散不去。

  “莫欺……少年窮……”空中的男子輕輕的念著這一句話,薄唇一勾,露出了一個微笑,“連家小兒,還點意思?!痹捖?,男子也消失在了空中。

  連筠最后留下了那句話成了大陸三大國的噩夢。

  連筠經此一戰成名,那句“莫欺少年窮”風靡各國,更對一個七歲便筑基修為,落下這等誓言的連筠報以敬佩。

  外界一直不斷的尋找著連筠時,連筠早已負傷躲進了一坐山林里,藏匿在里頭療傷。

  一直持續數月后,連筠的傷勢才有所好轉。

  傷好后的連筠才開始為接下來做打算。

  以她現在的能力和歲數,不管到哪里都會成為眾星拱月的一個??墒撬⑾铝四菢拥氖难?,在這大陸上只怕早就傳遍了,她七歲筑基,恐怕也早就人盡皆知,她若是以七歲之軀,筑基牽起的能力出去,不需要一會,三大國就會鎖定她的位置要追殺她了。

  連筠甚至以現在她的力量根本不足以保護自己,除非到了前世那化神期,無人匹敵,否則這樣出去只有死路一條。

  思前想后,連筠最終決定,先再這森林里藏匿一段時間,日后在選個時機出去。

  重回到七歲,一切終于可以重新開始,但上天似乎又給連筠開了一個天大的玩笑,讓她親眼看著父死母亡,讓她再一次經歷這陰陽相隔。

  上一世,連筠對父母的記憶很少。但是這一世,改變了,父親是死在她的眼前的,想到父親說的那些話,她還是不理解。

  民是東界國的民,東界國自己不救,憑什么讓她父親來救。

  想到東界國的不仁不義,連筠恨得咬牙切齒!遲早有一天,她要讓東界國付出慘痛的代價!

  連筠心中的仇恨不斷的從心底噴發,讓她難以自持,恨不得立即沖出去與他們拼命!但理智告訴她,不行,現在還不行。她此時才七歲,力量也被控制在筑基,她還不能和兩個國家抗衡!

  她會等,耐心的等,等到時刻一到,便將他們斬殺,為他們報仇!

  連筠自知心中的仇恨幾乎快要抹滅了她心中的良知和理智,她不想成為一個復仇的機器。要慢慢來,對,不能著急,要一點一點,消耗他們的生命,讓他們知道,何為俱,何為怕,讓他們嘗遍,骨肉分離,陰陽相隔的慘痛!

  強忍著那呼吁而出的悲憤,連筠端坐在石頭上,默念前世所看過能夠讓人平靜的佛法,慢慢的平和下心態。

  一臉兩月,連筠的心境采慢慢有所好轉。

  

章節在線閱讀

查看全部目錄

版權說明

網友評論

發表評論

您的評論需要經過審核才能顯示

最新評論

    更多評論

    為您推薦

    古言小說排行

    人氣榜

    捕鱼达人3电脑版 贵州十一选五今天开奖走势图 福彩3d经常中奖的方法 中国福利彩票客户端 排列三跨度走势专业版 快乐十分技巧出号规律 黑龙江体彩6十1开奖号历史 体彩环岛赛开奖官网 3d杀码图 海富通股票 全国22选5走势图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