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說盡在故事遞!手機版

首頁古言 → 農門下堂妃

農門下堂妃

白錦繡孫恪 著

連載中免費

主角是白錦繡和孫恪的古代言情佳作《農門下堂妃》作者是尋歡,小說講的是白錦繡拿著圣旨帶球跑,她也如愿回家當個田園下堂妃,有山有水有地的她帶著娃日子過的不亦樂乎,可一朝事發,她費盡心思再嫁丹王,可怎料腹黑純情的皇上孫恪卻聲稱......

更新:2020/06/03

在線閱讀

主角是白錦繡和孫恪的古代言情佳作《農門下堂妃》作者是尋歡,小說講的是白錦繡拿著圣旨帶球跑,她也如愿回家當個田園下堂妃,有山有水有地的她帶著娃日子過的不亦樂乎,可一朝事發,她費盡心思再嫁丹王,可怎料腹黑純情的皇上孫恪卻聲稱......

免費閱讀

  人生有時候就像是一場仿佛睡不醒的夢,白錦繡不知道自己的前半世是在夢中,還是現如今置身在夢中!

  亭臺樓閣,小橋流水,眼前的行止園里的一景一色,一石一樹,無不是她熟悉的,十幾個春夏秋冬,多少日子的快樂和悲傷,都是在這里。

  可是,原本這個世界并不屬于她!

  回來了幾日,仍舊是睡得極不安穩,在那些睡不安穩的夢里,仍是能見生前的那些事情,曾經喜歡過的男孩子,大學里的同學,高樓林立的都市,甚至是北京城里的某個街頭巷尾!甚至是在白錦繡手捧著《全唐詩》的時候,她都有一些恍惚間不能相信自己的遭遇。

  死而復生,!

  或者是轉世投胎,而卻忘了喝那一碗孟婆湯?

  若是人生只是如此,也許白錦繡會隨遇而安,可是,偏偏讓她又遇上了景王孫恪。

  那是一個什么樣的男人,殺伐絕斷,如果只以為是小說里,電影里那般鮮衣走馬的于高堂之上,或者是纏于兒女私情,也許白錦繡還不會那么的害怕。

  可是,這個男人的身上你根本找不到任何的美好,他是景王,他只是景王,他是皇金朝里一人而下,萬萬人而上,手握殺生大權的王爺。

  他從不在乎內院里的女人,女人對他還不若他的小廝來得親近;他也從不信任任何一個試圖靠近他的女人,那人的心是一顆萬年不化的寒冰,即便是挨得近些,從他的眼里,你也只能看到透骨的涼意。

  所以,白錦繡不得不逃!

  因為,她怕,怕極了就在她枕邊的景王孫恪!

  每每想起那個讓她恨至了極處的男人,白錦繡的神情都有些恍惚,有時覺得那個男人就在她的身后,有時候會覺得他就睡在自己的身旁。也不知道是不是被他欺負得久了,半夢半醒間的時候,白錦繡探手摸到冰冷的床榻便會轉醒,心從悲處來,想到的竟然是他現如今又不知道是睡在了誰的房里?

  那淚水竟像是不要錢了一般,再是堅強也都隱忍不住的落了下來。以前看電視劇,在一部極狗血的古裝劇里,便有這么一句“這房里的磚都是涼的?!痹瓉?,這種寂寞真的是會使女人陷進瘋癲了的。

  等到白錦繡再清醒了一些的時候,她才意識到自己是回到了白府,雖然并不十分安穩,卻好歹算是她的家。

  沒有睡意的時候,白錦繡便會闔衣起身,站在窗前,無論外面的天有多冷,白錦繡都會讓那窗欞透一線的縫隙,看天上垂掛的那輪亙古不變的月亮。

  看得久了,直到腿站得麻了以后,才會轉身回到榻上,已經冷了的被褥,就是丫環再用暖爐去薰,也不是那人身上的熱氣,也暖不了被白錦繡自己弄傷了的情。

  罷了,就忘了吧!已經是走到了如今這一步了!

  白錦繡偶爾會在輾轉反側的時候,勸自己道,到了今天這個地步,便是萬事皆休了,更沒有回頭的路。

  可是,在難受的時候,白錦繡還會下意識的去摸手腕上的那個鐲子,因為,在摸著那個鐲子的時候,白錦繡便會想起來,偶爾那人有興致的時候,把她擁在懷里,手握著書卷的時候。

  也只有那個時候,白錦繡才能感覺得到自己的心是鮮活的跳著的,為了那些鎖也鎖不住的情愫,為了一個她十分真切的害怕的男人。

  在景王府里,日日的如履薄冰,他的那個王妃,還有那三個側妃都不是好相與的人物,在那樣的夾縫里,白錦繡覺得自己想要呼吸一下都是極困難的,原本以為那樣的環境,原本以為看著他懷抱里來來往往的女人多了,自己便能夠守住那顆心,縱使眼前的男人再有多么的出色,白錦繡曾經自負的認為,自己是能夠守住的??偛恢劣谌吮毁u了,連情也都輸給了他。

  可是,要守住,又是談何容易的事情。

  白錦繡曾經伺候著那個男人在冬日的厚雪之下,習武練劍;白錦繡曾經伴著那個男人在很多個的漫漫的長夜里,研磨做伴;白錦繡曾經看著他面對那仿佛濤天而來的壓力的時候,自若坦然;白錦繡曾經親手梳理過無數次那人墨黑的發;

  白錦繡曾經在病重的時候,看著床頭那手掌天下的人笨拙的拿著藥匙,一副聲勢懾人的嘴臉逼著她去喝那苦得不能再苦的湯藥。

  一點一滴,生活中的所有瑣碎,由不得白錦繡忘記的烙在了心里。想要不愛,太過難為她了,更何況不能回想的那些火一樣燒著般的夜里,自己是怎么樣在那個男人的身下的纏綿!

  人常說,抽刀斷水水更流,白錦繡的心里雖然是想得明白,可是,想要放下卻又是千難萬難。

  自從回到了白府,或是因為自己的心思,或者是因為肚子里的那塊肉,白錦繡日漸的消瘦了些,更因為纏在心里的那個魔障,想要撂下的卻還在心頭。

  前世,今生,白錦繡有時候細想下來,自己竟是活了兩世之人,竟然還沒有活個通透,看來這些兒女情長的事情,的確是害人不淺。

  白錦繡因為有心防著瑞雪,所以,自然不會問瑞雪有關于那個男人的事情,也很是注意自己的言語音不透出來半分的異色,就連瑞雪在路上旁敲側擊的問她的時候,白錦繡也只當是糊涂著的虛應的遮掩著。

  因為,比起那份愛來,白錦繡很明白如果再在景王府里呆下去,只怕她真的會逼瘋掉的。所以,這才橫下了一顆心,就是死也要離開。

  卻不料在景王府里,多少個女人想要懷上的孩子,她卻在無意間真的有了。這讓白錦繡實實在在的感覺到了一些害怕,因為她十分明白一個孩子對景王孫恪來說意味著什么,如若是一個男孩子對當今的朝廷又意味著什么。

  當今太后只生養了兩個兒子,一個是當今圣上,一個是孫恪??墒?,二人成婚多年,到現在俱都沒有孩子,就連懷過孕的妃子都沒出來一個,所以,這讓滿朝的人都已經若是久旱盼雨了一般。

  那么,這個孩子她能怎么辦?

  白錦繡在苦苦糾結了許多日子以后,才拿定了主意,只希望是個女孩,如若是個男孩子白錦繡真是不知道自己要何去何從了。

  自己留下?

  若是到了未來,任何的時候,這件事情犯了出來,那便是多少人的性命,不單是她們白家的上百口子的人頭,只怕其中的干系,無人敢想!

  送回到景王府?

  一個男孩?就是她跟著回府,她們母子二人又能在那樣的險境里如何的求生?孫恪是個依靠,可是白錦繡卻不敢把自己的性命投到那人的身上。

  想了多少日子了,白錦繡都沒想出結果,到最后,只能是等到了孩子出世的那一天,留給老天爺去決定……

  初九,大雪。

  起了榻推開窗子,便瞧見那雪花紛紛揚揚的下來,極目之處,盡是一片茫茫的白,記憶深處那紅梅的影子依稀隱現,恍惚中白錦繡的心竟有些發熱,她立在那里,冷風卷起她發,當真有些滄海滄田的感覺。

  又癡癡的看了會兒雪,白錦繡終是定下心念,邀了閨中密友阮家玉環前往城外的凈水庵踏雪尋梅,丫鬟蓮花聽了白錦繡的吩咐,忙去套了兩匹精神高頭大馬,又將馬車里備暖和了,方才扶著白錦繡上車,一路不緊不慢的朝著凈水庵而去,車轱轆不停的轉著,在白雪地上壓出兩條痕……

  白錦繡早到了小半個時辰,立在山腰的亭子里看了一會兒景致,才又繼續往前走,蓮花突然附耳過來,告訴她在山路處有兩個公子像是正往此處走,白錦繡便戴上了風帽,這種風帽其實就是用一層黃色的紗將一頂平帽圍上兩層,所以,便不怕有人看得到白錦繡的面龐了。

  那二位公子似乎是也見到了她們,停在半山處并沒有向上走,等白錦繡她們走了的時候,錯身間,白錦繡只是零星的看到有一種皂白色的靴子在眼前閃過。

  又走了兩步,蓮花在白錦繡的身邊,悄聲的對白錦繡說?!靶〗?,是兩個外地的公子。并不是縣里的人士?!?/p>

  白錦繡扶著蓮花的手,走進凈水庵的后門,并沒什么好奇的心思,只是沉著心,想著些什么。

  此時已經到了山上的兩個公子,身著白衣,也是面白如玉,腳下踩著深皂色的那位在端詳著崖邊的那株梅樹,另外的那位身著黑色長袍,愈發顯得深沉如晦。此人背手站在廳內,卻不看那株梅枝,一雙鳳眼移也不移的看著白錦繡的背影,卻也僅僅像是淡淡的看著,不帶什么情緒。

  “怎么,看什么讓王爺這么入了神?”

  過了一會兒,白衣公子轉回身,眼神略有些笑意的樣子,和神情冷峻的公子并肩站在了一處。

  “我剛才要是沒有看錯,那個應該是你府里的瑞雪吧,怎么到了此處了?”

  白衣公子的身材略顯得結實些,臉上的線條也極硬朗,劍眉入鬢角,英姿博發,只是和他此時并肩站著的神情冷峻的男子的氣勢卻更勝一籌,雖然年歲并不大,但是渾身卻散發著一種兼著肅殺和雍容的氣勢,更兼著此時臉上的面無表情,更是憑添了幾分的冷酷,無端間便讓人心里生了懼意。

  白衣公子此時卻是仍舊笑著的。

  “怎么?不愿意說?”

  “有什么可說的?!?/p>

  收回視線,可是,他的落眼之處卻仍舊不是身后的那株梅樹,單手向后,眼望著對面的懸崖處,眉間微鎖。

  “那個女子便是你那位錦繡夫人吧!景王?”

  原來這男子,竟然便是景王孫恪!而他身邊的那人,正是與他交好的禮部尚書之子慕容珉清。

  孫恪面無表情的挪移了一下他的視線,一雙眼冰冷得半有半絲的人氣,終于落在了這個顯得極其呱噪的慕容珉清的臉上,讓慕容珉清縮了縮脖子,明顯感覺一股涼風硬硬的刺透了他的脖子。

  “我又沒說什么?!?/p>

  “你不是說上來賞梅嗎?怎又不去看了?”

  “我,只是好奇,她怎么會在這里?”

  孫恪搭手握著自己腰間的一枚玉佩,半晌后,才緩緩說道。

  “那日皇兄把她叫到了大正殿里,然后,我就再也沒有見過她。就是瑞雪也是皇兄向我要了去的,如果你想知道其中的原委,你可以直去問當今的圣上?!?/p>

  “噢?”

  慕容珉清剛才只是一時的興致,卻不想孫恪會向他透露出來這么一句話。

  “那……”

  話才露了個頭,慕容珉清但不再說下去,他心里揣度著是不是與宮中的另一樁將要昭告天下的秘事有關,但是那樁事關系重大,可是,在時間上又巧合得不能再巧合,只是,卻也是一件問不得的事情。


章節在線閱讀

查看全部目錄

版權說明

網友評論

發表評論

您的評論需要經過審核才能顯示

最新評論

    更多評論

    為您推薦

    古言小說排行

    人氣榜

    捕鱼达人3电脑版 蓝月亮精选料天天好彩 爱彩乐上海快三开奖 明日斗地主能赚钱是真的吗 幸运农场8个全中多少钱 广西快3开奖结果彩宝 北京快三一定牛预测 股票分析软件破解版 广西快乐双彩最牛网开奖号码 急速赛车单机 个人做期货配资合法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