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說盡在故事遞!手機版

首頁總裁 → 甜心萌寶總裁爹地寵妻忙

甜心萌寶總裁爹地寵妻忙

白蘇陸薄霆 著

連載中免費

白蘇陸薄霆全文免費閱讀,甜心萌寶總裁爹地寵妻忙最新章節,小編今日帶來的《甜心萌寶總裁爹地寵妻忙》,由作者糖果甜心最新編寫,這種老到的語言功夫是眾多作者無法望其項背的。男女主角是白蘇陸薄霆,全文在線試讀:白蘇以為,自己和陸薄霆的交集就在那一晚,可沒想到這一晚造成了他們的孩子出生,也造成了陸大少對她的糾纏不休。

更新:2020/06/03

在線閱讀

白蘇陸薄霆全文免費閱讀,甜心萌寶總裁爹地寵妻忙最新章節,小編今日帶來的《甜心萌寶總裁爹地寵妻忙》,由作者糖果甜心最新編寫,這種老到的語言功夫是眾多作者無法望其項背的。男女主角是白蘇陸薄霆,全文在線試讀:白蘇以為,自己和陸薄霆的交集就在那一晚,可沒想到這一晚造成了他們的孩子出生,也造成了陸大少對她的糾纏不休。

免費閱讀

  陸薄霆微微蹙眉,“到底怎么回事?”

  白蘇心想,陸薄霆的性情是冷漠了一些,但心地應該不壞,她應該可以相信他,遲疑了片刻,啞聲道:“我要和陸宜山結婚了,可是......我不想嫁給他?!?/p>

  話音未落,白蘇心里頓時涌上一片凄涼,眼淚流得更兇了。

  望著白蘇傷心欲絕的模樣,驀地,陸薄霆的心猛地一抽,竟然有些心疼,聲音是連自己都察覺不到的溫柔,“這件事我可以幫你解決,別哭了?!?/p>

  白蘇抬起淚眼,驚異的望著眼前這個高大英俊的男人,心跳莫名的加速。

  他說,他可以幫她......

  許是多年隱藏在心底對他的喜歡,白蘇選擇無條件的相信他,但還是確認一遍,“你真的可以幫我嗎?”

  “嗯?!标懕■膽艘痪?,然后拿出一張潔白的手帕遞到白蘇的面前,“擦擦,哭得有點丑?!?/p>

  這個男人安慰人的方式還真是......特別。

  白蘇接過手帕,擦掉眼淚。她調整了一下情緒,看見手帕被她揉捏得一塌糊涂,尷尬道:“抱歉,這張手帕我洗干凈后,再還給你?!?/p>

  陸薄霆有嚴重的潔癖,不習慣用別人用過的東西,原本想拒絕,但望著這雙澄澈明亮的眼睛,他意外的點了點頭,淡然道:“隨你?!?/p>

  白蘇心里的陰霾一掃而光,臉上終于重拾笑容,“陸總,謝謝你?!?/p>

  陸薄霆抑制不住上揚的唇角,“我送你回去?!毕肓讼?,覺得這句話有些突兀,他迅速地補充道:“我順便去看看寶寶?!?/p>

  白蘇莞爾一笑,“好?!?/p>

  陸薄霆將白蘇送到一幢公寓樓下,臨下車之際,卻接到了秘書的電話。他微微蹙眉,渾身上下裹著一絲清冷的氣息,低聲說了一句什么,眉眼間縈繞著某些煩悶的情緒。

  白蘇知道他是一個大忙人,還要抽空照顧寶寶,十分不容易。她的心里驀然涌起一絲心疼,對他說道:“如果陸總有事情要忙,我可以代替您照顧寶寶。寶寶很乖,其實很好照顧的,如果陸總愿意相信我......”

  陸墨初成長到五歲,一向是陸薄霆親自照顧。陸家家世地位特殊,將兒子交給外人,他不放心。

  加上三年前發生了那一件事,令陸薄霆更加不相信外人。

  可是,白蘇給他的感覺很不一樣,至于哪里不一樣,他說不上來,但正是那一種莫名的特殊感,他愿意相信,她不會傷害孩子。

  公司投資的一個項目出了問題,必須要陸薄霆親自坐鎮。

  “那就麻煩白小姐了,我明天早上過來接寶寶?!标懕■掖艺f完這句話,上車離開。

  白蘇站在原地,目送那臺跑車徹底消失在自己的視線中,她才轉身回家。

  陸薄霆從會議室出來,已經是傍晚了。他拿出手機撥通了一個號碼,聲音清冷,“查一查陸二爺在哪兒?”

  說完,他掛斷手機,片刻之后收到了秘書發來的信息,他驅車趕往目的地。

  跑車??吭谝婚g豪華廣闊的別墅前,這是陸家的產業之一,目前這幢別墅雖然是陸宜山在住,但卻登記在陸薄霆的名下。

  陸薄霆的出現,令傭人始料未及,她們驚駭道:“陸總......”

  陸薄霆涼薄的視線從她們臉上一掃而過,邁步走進別墅,別墅的二樓傳來一陣陣不堪的聲音。

  不用細想,也知道樓上的人在干什么。

  陸薄霆冷漠的走上二樓,停在一間主臥前,然后一腳踹開了房門。

  纏綿在床上的兩人被突如其來的狀況嚇懵了,急急忙忙地扯過被子遮蓋在身上。

  陸宜山率先反應過來,推開懷里的女人,訕訕道:“原來是薄霆啊,你怎么過來了?也不提前和二叔打聲招呼?!?/p>

  陸薄霆眼底一閃而過的厭惡,薄唇冷漠的吐出一個字:“滾!”

  這句話儼然是對床上的那個性感女郎說的。

  性感女郎裹著床單,撿起地上散落的衣物慌忙逃離。

  好事被人打攪,陸宜山心里隔應得厲害,表面上仍舊裝出一副慈祥的模樣,“薄霆,你來找二叔,是不是有什么事啊?”

  這間房間臟得很,陸薄霆站在門口已經是隱忍的極限,他冷漠道:“你要娶白蘇?”

  陸宜山再怎么胡搞,只要不涉及陸薄霆的底線,陸薄霆都不會插手,今天他這是怎么了?竟然要插手他的私事......

  “是?!标懸松浇忉尩?,“那是白家自己找上門,主動要求讓白蘇嫁給我當妻子,我可沒有逼迫她們?!?/p>

  陸薄霆面色冷峻,“取消婚約?!?/p>

  雖然陸宜山是一個不成器的紈绔子弟,他深知自己惹不起陸薄霆,但他對白蘇的美貌清純垂涎已久,讓他輕易放棄,他不甘心。

  “婚約是白家提出來的,如果白家主動取消,我自然沒有意見?!标懸松街荒苡懞藐懕■?,借以維持奢靡的生活。

  陸薄霆一言不發地轉身離開,縮在床上的陸宜山怨恨的一拳打在被子上。

  第二天一早,陸薄霆如約而至來公寓接陸墨初。時苒送白果果去幼兒園報道,與陸薄霆完美錯過。

  陸墨初一得知陸薄霆的意圖,鬧起了性子,將自己反鎖在房間里,無論兩人怎么勸,都不開門。

  這時,白蘇接到了白葉打來的電話,她握著手機的手指節泛白,最后淡淡的回應一句,“我知道了,一會兒回去?!?/p>

  陸薄霆和陸墨初僵持著,他正考慮要不要將門給破了,“陸墨初,我給你三秒鐘的時間,若你還是不愿意出來,以后就別想再見到她?!?/p>

  “不走!寶寶不回去嗚嗚嗚......”陸墨初嘶啞的哭聲從房間里傳出來,不禁讓白蘇心頭抽疼。

  陸薄霆在商場上運籌帷幄,但在哄小孩方面,卻是一點兒都不拿手。

  白蘇走到他的身邊,試探性的說道:“陸總,不如我來試一試?”

  陸薄霆看了她一眼,讓開身子。

  白蘇朝他笑了笑,對房間里哭鬧不止的孩子柔聲道:“寶寶,我是白阿姨。白阿姨的上班時間到了,若是不能按時上班,不僅要被公司扣工資,還會被上司罵。白阿姨賺不到錢,就沒辦法給你和果果買糖果了,也養不起果果了,寶寶愿意看見白阿姨被上司罵,忍心看到果果餓肚子嗎?”

  房間里的哭聲驟然停止,咔噠一聲,緊閉的房門忽然拉開一條縫,一個胖乎乎的小身影竄出來,撲進白蘇的懷里。

  陸墨初緊緊地摟著白蘇的脖子,哭聲道:“寶寶不想讓白阿姨被罵,不想讓果果餓肚子?!?/p>

  白蘇輕輕地抱著他,柔聲安慰:“寶寶真乖?!?/p>

  雖然陸薄霆覺得這個哄騙的理由實在不怎么高明,但很顯然比他的強硬手段要有效得多。聽到白蘇提到的那個名叫“果果”的孩子,他的心里莫名的有種失落感。

  原來她已經有男朋友了,還生下了一個孩子......

  既然如此,他們還是不要有過多的交集比較好,以免造成不必要的麻煩。

  他是一個討厭麻煩的人。

  陸墨初窩在白蘇的懷里,用眼角暗暗的打量著滿臉寒霜的陸薄霆。

  陸薄霆朝他伸出雙手,冷聲道:“過來?!?/p>

  白蘇明顯的感覺到懷里的小人兒瑟縮了一下,肉肉的小手臂將她的脖子纏得更緊了。

  陸墨初倔強的搖頭,“不去!寶寶要媽媽抱!”

  陸薄霆眸色陰沉,“你太重了,她抱不動你?!?/p>

  此話一出,陸墨初小嘴一扁,圓溜溜的眼眸中蓄滿了淚水,作勢要哭。

  陸薄霆的嚴厲,將孩子嚇到了,白蘇立即出來打圓場,“陸總,我可以抱著他的。上班時間快到了,我們趕緊下去吧?!?/p>

  陸薄霆微微蹙眉,他意識到自己似乎將兒子嚇到了,考慮到公寓和停車的距離不遠,于是答應了白蘇的提議,“嗯,麻煩白小姐了?!?/p>

  “不麻煩?!卑滋K抱著孩子走出家門,陸薄霆接過她手里的包包,走在她的身邊。

  望著折射在電梯鏡面上的三個人的身影,白蘇涌起一種一家三口的既視感。她搖了搖頭,將那個不切實際的想法趕出腦海。

  當年是她算計了陸薄霆才有的孩子,她已經夠知足了,為什么還要貪心的想要更多......

  倘若陸薄霆知道當年的真相,恐怕再也不會有現在這樣和諧的相處畫面,她可能連孩子都見不到。

  白蘇心里一緊,摟緊了懷里的陸墨初。

  陸薄霆驅車將陸墨初送回了家,由管家負責照顧。但陸墨初一想到可能見不到白蘇,又鬧起了性子,死活不肯撒手。

  陸薄霆聲色沉沉,“陸墨初,你鬧夠了沒有?”

  陸墨初哭聲戛然而止,一抽一噎的打起了飽嗝,白蘇看著更加心疼了,焦急的低吼了陸薄霆一句,“陸總,孩子還小,你這樣會嚇壞他的!”

  陸薄霆一愣,目光閃爍不明的盯著白蘇。

  管家震驚的看著白蘇,這個女人到底是什么來頭,竟然敢吼陸少。更令人驚訝的是,陸少竟然任由她放肆,小少爺更是對她喜愛得緊!

  白蘇不知道自己的那一句話讓兩人生出了別樣的心思,她滿心滿眼都是陸墨初,“寶寶聽話,白阿姨答應你,以后有時間,再來看你好不好,接你和果果一起去游樂場玩,你看怎么樣?”

  陸墨初抽噎道:“以后是多久呀?明天嗎?”

  四歲的小孩子,對時間沒有概念。

  白蘇耐心道:“要等到白阿姨有空的時候,不過呢,我們可以打電話哦,可以打手機視頻,這樣的話,寶寶也是可以天天見到白阿姨的?!?/p>

  陸墨初雙眼發亮,點了點頭,朝陸薄霆伸出小手。陸薄霆不用問也知道他想要什么,他拿出手機遞給白蘇,“你的手機號碼?!?/p>

  白蘇愣了愣,接過手機存入自己的手機號碼,并且還主動加了陸薄霆的微信,方便陸墨初和她打視頻。

  陸薄霆拿回手機后,直接揣進了口袋里。

  陸墨初心滿意足的和兩人道別,然后一步三回頭的和管家走進別墅。

  其實,白蘇的那個提議是有私心的,她想經常見到陸墨初,但又不能表達得太明顯,她擔心陸薄霆會懷疑她接近陸墨初的原因。

  然而,陸薄霆并沒有將她帶回陸氏集團,而是把她載到了白家。

  “我聽到了你打電話的內容?!标懕■痪浜唵蔚慕忉?,將白蘇所有的疑問都咽回了肚子里,“我答應過你,要幫你解決那件事,恰巧有些事要來白家處理?!?/p>

  那么白蘇更沒有理由不讓陸薄霆陪她一起進去了。

  白家上下正忙著準備白蘇的婚禮,所以整個別墅都籠罩在一片忙碌快樂的氣氛中。

  白葉余光瞥見白蘇的身影,正要開口抱怨幾句,當她看清楚白蘇身后出現的男人時,雙眼閃過一抹狂喜,連忙熱情的迎了上去,“陸少,您怎么有空過來了?真是不好意思,家里正忙著準備婚禮,所以有點亂,您不要介意?!?/p>

  她擠開白蘇,伸出雙手要去抓陸薄霆的手臂,卻被陸薄霆不留痕跡地避開。

  陸薄霆最討厭女人的觸碰,冷聲道:“白二小姐,請自重!”

  白葉一愣,膽戰心驚的收回手,心里嫉妒不已。

  憑什么白蘇可以靠近陸薄霆,偏偏她不行!

  白葉對白蘇的厭惡,再上升了一個層次,她陰陽怪氣道:“再過不久,姐姐就要結婚了,你代表著白家,要注意自己的言行舉止,不能給白家和陸家招來非議。與人交往,要注意分寸?!?/p>

  白蘇怎么會聽不出她的言外之意,她也不是任人拿捏的軟柿子,當即懟了回去:“這么多年享受白家優秀待遇的人,是你。要論顧及白家的臉面,不應該是你才對嗎?要嫁也是你嫁過去,反正我是不會嫁給陸二爺!”

  白葉雙眼通紅,垂涎欲泣。

  這時,甘曼恰巧從樓上下來,看見白葉被人欺負,她二話不說沖過來,反手一巴掌打在白蘇的臉上,呵斥道:“白蘇,你是怎么做姐姐的?葉兒是你的妹妹,你就不能讓著她嗎?要你嫁給陸二爺,是你的福氣。事情已經說好了,你不嫁也得嫁!”

  白蘇的臉頰火辣辣的疼,但不及她的心痛半分。

  望著白蘇臉頰上的紅印子,陸薄霆的眸子一閃而過的惱怒,他冷聲開口:“白夫人,今天我來白家,就是為了解決兩家的婚約問題。白蘇,不能嫁進陸家?!?/p>

  聽到男人磁性不失威嚴的聲音,甘曼這才意識到陸薄霆的存在。

  白葉的臉色陡然間變得慘白。

  白蘇不能嫁進陸家,那么白家豈不是要破產嗎?

  甘曼聞言,眼中布滿焦急道:“陸少,不管怎么說,白蘇是我的女兒。我這個當母親的,想要她嫁給誰就嫁給誰,陸少似乎管不著吧?”

  陸薄霆冷凝的目光落在甘曼的身上,磁性嗓音帶著一絲壓迫感,“如果白夫人非要白蘇嫁入陸家,那就得承擔相應的后果。陸家和白家的所有合作,都要終止。并且陸家因為項目終止造成的損失,將由白家進行賠償?!?/p>

  那些話戳中了甘曼的痛腳,她逼迫白蘇嫁給六十多歲的老男人,就計劃著哪天陸宜山死了,白蘇就能得到陸家一大筆錢,到時候就能讓白家起死回生。

  兩家終止合作,白家哪來那么多錢賠進去,這與拿刀橫在她的脖子上有什么區別!

  甘曼趕緊解釋:“陸少,咱們有話好好說。您不想讓白蘇嫁給陸二爺,那她不嫁就是了,何必將事情鬧大呢?影響不好?!?/p>

  白蘇心里一片凄涼,明明她才是甘曼的親生女兒,可是在這個家里最受寵的是白葉,那么她回歸白家的意義又是為了什么。

  難道只是為了讓她當白葉的替身嗎?

  此刻,白蘇只想盡快的逃離白家。

  陸薄霆看見白蘇臉色發白,眼角噙著淚水,他心尖隱隱發疼。既然他的目的已經達到,就沒有繼續留在這里的必要。

  臨走前,陸薄霆突然回頭警告,“本少有必要提醒白夫人一句,雖然您是她的母親,但她是本少的員工。本少的人,可不是什么人都能動的?!?/p>

  甘曼不敢招惹陸薄霆,只能接受他的警告,“是是是,以后我會注意的,絕不會再對白蘇動粗?!?/p>

  看著陸薄霆極力維護白蘇的樣子,白葉心里嫉妒的不行,忍不住開口道:“陸少有所不知,您盡心維護的人,并沒有您看見的那樣簡單。姐姐之前未婚先孕,這件事給白家丟了臉面,她這樣的人,怎配得上陸少為她說話呢?”

  陸薄霆置若罔聞,將白葉的話當成了空氣,他轉身走出別墅。

  白家沒有一個人歡迎她,她何必留在這里受屈辱,白蘇毫不留戀的轉身離去。

  陸薄霆顧慮到白蘇的感受,將她送回了公寓,叮囑她可以明天再去陸氏報道。

  白蘇沉浸在自己的思緒中,她心不在焉的下了車,走向公寓,壓根沒有注意到陸薄霆跟在她的身后。

  倏地,白蘇突然頓住了腳步,目光直勾勾地盯著遠處一輛黑色的邁巴赫,這是一個低端小區,像這種豪車出現在這里的幾率幾乎為零,何況,那臺車子怎么看起來如此眼熟呢?

  陸薄霆疑惑地順著她的視線看過去,眸底閃過一片冷凝,那是他專門配給陸墨初出行的車。

  白蘇像是想到了什么,她顧不上身后的男人,快步奔到家門前,推開門,看見兩個小萌寶在狹窄的客廳里玩得正開心。

  此時,白果果正壓在陸墨初的身上,拿著一只馬克筆在他的臉上畫烏龜。然而他不但沒有吵鬧,反而笑得很開心。

  站在一旁的管家對兩人解釋道:“陸少,白小姐,小少爺在你們走后突然鬧了起來,非要找白小姐。我打不通陸少的手機,又實在聯系不上白小姐,所以就只能按照小少爺的命令,將他帶到了這里?!?/p>

  然后他們就遇上了正好從幼兒園里回來的時苒和白果果,好巧不巧地趕上時苒有急事,照顧兩個小孩的任務就落到了管家的頭上。

  白果果聽到動靜,扭頭看見陸薄霆。她興奮的丟掉手里的馬克筆,蹭蹭蹭的跑到陸薄霆的面前,伸開雙手猛地抱住他的大腿,“帥叔叔,你能當我的爸爸嗎?”

  白蘇面色一紅,“果果,你別亂說話。對不起陸總,小孩子不懂事,她是開玩笑的?!?/p>

  陸薄霆低頭看著大腿上突然多出來的腿部掛件,心底升起一股異樣的溫暖,他搖頭道:“沒事,她很可愛?!?/p>

  這個小女孩給他一種莫名的親切感,他發現自己不但不排斥她的接近,反而十分享受她的主動靠近。

  管家看著其樂融融的三人,悄無聲息的退了出去,并且貼心的關上了門。

  陸墨初有樣學樣,他像樹袋熊似的,抱住了陸薄霆的另外一只大腿,揚起一張天真的小臉,期待的仰視陸薄霆。

  “餓了?”陸薄霆的聲音依舊淡漠。

  “帥爸爸,果果也餓了?!卑坠0椭劬?,使勁兒的賣萌。望著陸薄霆帥破蒼穹的俊臉,她的小心肝噗通直跳。天啊嚕,這個帥叔叔真的太帥惹!

  陸薄霆目光柔和,放軟了聲音,“好,那我們一起出去吃飯?!?/p>

  他彎下腰來,將白果果抱在懷里,完全無視了自個兒的兒子。

  嗯嗯嗯?

  爸爸是不是將他給忘記了?

  陸墨初有種被爸爸拋棄了的錯覺,他扁了扁嘴,繼續撒嬌賣萌,“爸爸,抱?!?/p>

  陸薄霆凝視著他,“你太沉了,自己走?!?/p>

  白蘇以為他會鬧,豈料陸墨初松開手,轉身朝她走了過來,然后十分熟練的抱住她的雙腿,牢牢地不松開。

  陸墨初哼哼唧唧,哼!他有媽媽抱,才不要爸爸抱呢。

  白蘇有些哭笑不得,不過陸墨初真的太可愛了,她愛不釋手,輕聲道:“陸先生,現在已經是飯點,不如您和寶寶今晚就留在這里吃飯吧?”

  陸薄霆和陸墨初齊齊看向白蘇,爾后他點了點頭,“好?!?/p>

  白蘇安慰了陸墨初幾句,便轉身走進廚房開始做飯。

  簡單的四菜一湯,花費的時間并不長,白蘇很快就做好了。其實,她也挺擔心父子倆會吃不慣,但結果卻表明是她多慮了。

  吃完飯,兩個小萌寶跑到房間里玩耍,給兩人留下了獨立的空間。

  白蘇給陸薄霆倒了一杯水,滿懷感激道:“今天的事,多虧陸總的幫忙?!?/p>

  陸薄霆坐在沙發上,深邃的眼眸凝視著白蘇,嘴角微微勾起 ,“嗯?那你想怎么感謝我?”

  白蘇猛然一頓。

章節在線閱讀

查看全部目錄

版權說明

網友評論

發表評論

您的評論需要經過審核才能顯示

最新評論

    更多評論

    為您推薦

    總裁小說排行

    人氣榜

    捕鱼达人3电脑版 江西多乐彩11选5一定牛 23上证指数 彩票幸运飞艇游戏规则 广州期货配资公司 广西快3遗漏统计值 河北11选五任5遗漏数据 北京11选五走势图走势 彩票1.998双面盘 股票融资是什么 快乐10分基本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