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說盡在故事遞!手機版

首頁古言 → 山河永寂怎堪歡顏

山河永寂怎堪歡顏

徐靜姝霍西州 著

完本免費

由網絡著名作者春雷炮原創所著的高質量虐心古言小說《山河永寂,怎堪歡顏》又名《心中唯一的光》,小說主要人物是徐靜姝霍西州。徐靜姝霍西州全文講述了:徐靜姝為了救霍西州,被獨自關在不見天日的閣樓,三年的時間里,霍西州是支撐她活下去的動力??僧斝祆o姝費盡千辛萬苦逃出來后,卻發現霍西州和別人女人結婚了,徐靜姝心如死灰。

更新:2020/06/03

在線閱讀

主角徐靜姝霍西州小說全文免費在哪看,由網絡著名作者春雷炮原創所著的高質量虐心古言小說《山河永寂,怎堪歡顏》又名《心中唯一的光》,小說主要人物是徐靜姝霍西州。徐靜姝霍西州全文講述了:徐靜姝為了救霍西州,被獨自關在不見天日的閣樓,三年的時間里,霍西州是支撐她活下去的動力??僧斝祆o姝費盡千辛萬苦逃出來后,卻發現霍西州和別人女人結婚了,徐靜姝心如死灰。

免費閱讀

  徐靜姝仿若被刺了一刀。

  她以為他是來看她,卻原來……是趕她走。

  徐靜姝看著霍西州,她緊緊咬著唇,眸中泛起霧氣。

  她想要把這幾年受的苦都告訴霍西州,可話到嘴邊又咽了下去,現在慕容澤不知是生是死,她不敢說……

  就這樣,她所有心底的話,湮沒在男人冰冷的目光中。

  徐靜姝垂眸,掩飾住滿臉的難過,低低出聲:“我找不到家人了?!?/p>

  ……

  霍西州看著眼前可憐兮兮的女人,心中煩躁涌起。

  他沒有理女人,而是點了一支煙,坐在沙發上。

  “你父親已經被槍決?!彼龡l斯理的開口:“至于你母親,這會兒應該正在街上乞討?!?/p>

  徐靜姝猛然抬頭。

  “你,你說什么?”她結結巴巴開口。

  霍西州吐出煙霧,輕煙白霧下,面容晦暗。

  他說:“已經查清了,當年陷害我父母出車禍的,就是你父親,徐青山!”

  “不可能是我父親!”

  徐靜姝大腦嗡的一聲疼,往后踉蹌兩步,不可置信。

  “怎么不可能?!?/p>

  霍西州站起,兩步靠近徐靜姝,明明是親密的距離,此刻只有侵入骨髓的冰冷:“我父母的兩條人命,還有險些喪命的我,霍家曾經遭受的一切,現在輪到你了,殺父仇人的女兒?!?/p>

  那嗓音,冷若寒冰,不帶一絲憐惜。

  徐靜姝一怔,咬緊了嘴唇,整個牙齒都在打顫。

  他父親制造車禍害死了霍西州的父母,隨后還誣陷他,讓他入獄,怎么……怎么可能呢?

  徐靜姝腦海中慢慢浮現出父親的樣子,發福的身子,最喜歡穿中山裝,在家總是一副笑瞇瞇的樣子。

  她無論如何,都不能把爸爸的樣子和殺人兇手聯系起來。

  見女人發呆,男人冷冷勾起唇角,指尖的煙霧噴灑在她面上,他嗓音低沉:“后悔嗎,徐靜姝?!?/p>

  “咳咳……我不信,我不信爸爸會做這些事情!”

  徐靜姝彎腰咳嗽著,眼淚簇簇的往下掉,聲音都在打顫:“西州,我,我不知道這些,我什么都不知道?!?/p>

  “你知不知道,已經無所謂了?!?/p>

  女人咳嗽的滿臉通紅,凄涼又無助,霍西州的眼眸卻平靜的可怕,他冷冷往后撤了一步,“你想問的,我已經回答完了,你可以從這里滾出去了,以后,別再來打擾我?!?/p>

  “你知不知道這些年我為了你——”

  徐靜姝急了。

  她想把心中一切的委屈說出來。

  霍西州卻沒給她再開口的機會。

  “我不想聽你這些年過的多好,我只知道,我坐牢的時候,你一次都沒有出現過,滾!”

  徐靜姝本就裂開的一顆心,仿佛又被扎了一刀,疼的不敢呼吸。

  她沒能救出他,是她無能。

  她沒能去看他,是她無情。

  徐靜姝狠狠攥緊手指,苦澀的笑了:“好,我走,祝你……新婚快樂?!?/p>

  旗袍已經破爛不堪,徐靜姝踉蹌著下樓,還是傭人看不過去,給她遞過一件加厚的麻布外套。

  二樓陽臺,霍西州最后掃了一眼離開的女人。

  單薄的身子止不住的發抖,卻依舊走的堅毅。

  皺眉拉上窗簾,霍西州又點了一根煙,吞云吐霧間,發出一聲輕嗤。

  活該!

  徐靜姝離開霍西州的公館,才摸到口袋里的硬幣。

  她心中感謝了給她外套的傭人,攔了一輛黃包車。

  “去安華路56號?!?/p>

  一盞茶的功夫,黃包車停在了徐家宅院外。

  整個院子漆黑一片,雜草順著柵欄長出了院外,大鐵門上貼著封條,掛著沉重的鎖。

  “小姑娘,這里一看就沒有人住,你來這里做什么?”

  黃包車師傅看她一個姑娘家,多嘴問了兩句。

  來這里做什么……

  這里是她的家啊!

  徐靜姝吸了吸鼻子,使勁推了一把大鐵門,紋絲不動,她看著熟悉的院落,眼淚簇簇的往下掉。

  爸爸媽媽,靜姝對不起你們……

  見徐靜姝只哭不說話,黃包車師傅搖搖頭,嘆氣走了,這年頭,掙口飯吃不容易,他還得干活去。

  徐靜姝跪在鐵門外面,把一天受的委屈,全都哭了出來,直到雙腿發麻,她搖搖晃晃起來。

  她還要去找媽媽,不能倒下!

  徐靜姝踉蹌的往兩條街之外的白家走去,白笙是她之前最好的閨蜜,白家和徐家關系也一直不錯。

  現在只剩白笙能夠幫她了。

  路上靜悄悄的,幾乎沒了人影,世界仿佛只剩下徐靜姝一個人,連天上半彎的月亮都顯得陰冷……

  ……

  直到夜深,她才和白笙見上面。

  “你這些年去哪兒了,你知不知道伯父伯母都快找你找瘋了!”

  白笙見到徐靜姝,先是驚喜,然后是劈頭蓋臉的一頓數落,兇著兇著,抱著徐靜姝哭了起來。

  “你知不知道,我有多擔心你啊,嗚嗚嗚……”

  “白笙,對不起……”徐靜姝也紅了眼眶。

  白笙已經結婚了,還有了兩歲的兒子,所以不再住在白公館,而是和丈夫住在離白公館一接之隔的小洋樓。

  徐靜姝替閨蜜感到開心。

  客房里,白笙拿來睡衣:“小姝,先穿我的衣服吧?!?/p>

  看著徐靜姝冰冰涼通紅的手,白笙上前,動作利索的幫忙解旗袍的盤口。

  “別……”

  話未落,白笙已經看見了徐靜姝身上的傷痕,觸目驚心,當即愣在原地:“你……你身上這些傷……”

  她抬頭看了一眼徐靜姝,不敢再問下去。

  “是慕容澤?!?/p>

  徐靜姝難堪的拽著衣領,說出了三年來的遭遇,每說出一件事,白笙的眼睛就紅了一圈。

  她心疼的摟住徐靜姝,咬牙切齒:“這個人渣,你怎么不告訴霍西州!”

  她說了,他也不會在意吧。

  徐靜姝苦澀搖頭:“他已經娶了別的女人,他還說,我父親就是當年害死他父親的兇手?!?/p>

  霍公館里,霍西州陰沉冰冷的眼神,到現在她都忘不掉。

  “白笙,我和霍西州,再也不可能了?!?/p>

  盡管已經決定放手,可她的心口還是難受的厲害,像是壓著一座大山,沉重酸澀,又讓人喘不過氣來。

  白笙心疼的不得了,原來的徐靜姝是多么驕傲開朗的一個人,卻被慕容澤生生折磨成了一個敏感脆弱的模樣。

  “白笙,你幫忙找找我母親好不好,我擔心她?!?/p>

  徐靜姝懇求著,白笙自然不會推脫:“好,我幫你?!?/p>

  “謝謝你,白笙?!?/p>

  有可信任的好友在身邊,徐靜姝緊繃一天的神經開始不由自主的放松,困意也隨之襲來。

  意識迷迷糊糊前,她還記得一件事。

  慕容澤……不知是死是活,她希望警局在抓到她之前,找到母親,安頓好。

  那她,也沒什么留戀的了。

  ……

  翌日。

  徐靜姝很早的起床了。

  白笙托人打聽了一上去,找到了徐靜姝母親葉曼的住處。

  坐著黃包車,他們穿過鬧市區,來到城北偏僻的一個胡同。

  這里是一個城外的棚戶區,臟亂差,倆人穿過擁擠的人群,打聽了許久才找到目的地。

  “就在這里了,怎么看不見人呢?”白笙是個急脾氣,在周圍轉了兩圈都沒找到,焦急的拽了拽徐靜姝。

  “咣當——”

  突然身后有垃圾桶翻倒的聲音,徐靜姝下意識轉頭,只一眼,就僵在了原地。

  一個身材消瘦,面部臟兮兮的女人,一瞬不瞬的看著她,嗓音顫抖:“小姝,是小姝嗎?”

  徐靜姝眼淚刷的順著臉頰流下。

  “母親!”

  她哭著上前撲倒母親葉曼的懷里,葉曼卻往后一踉蹌,她連忙扶?。骸皨?,你腿怎么了?”

  眼前的女人鬢角已染雪,穿著破舊的補丁麻布衣服,面色蒼老,手里還拿著翻垃圾桶拿出的菜葉子,徐靜姝哭的停不下來,明明以前……

  媽媽發髻整齊,穿著旗袍永遠都是優雅的樣子,甚至……爸爸連廚房都不舍得讓媽媽進。

  徐靜姝心中酸痛,抽噎著要抱住葉曼,“對不起……對不起媽媽,是女兒不孝?!?/p>

  除了道歉,她不知道說什么,才能表達內心的歉疚。

  “你還活著,媽媽太開心了?!?/p>

  葉曼掩了掩破舊不堪的外套,遮住活動不便的腿,“要是老徐還在,他……他一定很開心?!?/p>

  徐靜姝埋進葉曼的懷里,嚎啕大哭。

  徐青山被槍斃之后,徐家的宅子就被封了。

  徐家所有資產上繳國家,葉曼孤身一人離開了葉家。

  現在,她住在城外,靠撿垃圾為生。

  腿也因為被小混混欺負,摔到了,沒錢醫治,導致現在走路不穩當,有些坡腳。

  白笙帶著他們,找了一個小旅館,又墊付了一周的房費,叮囑保持聯系后,把空間留給了徐靜姝母女。

  “小姝,你瘦了,這幾年你……你在哪兒呢?”

  母親畢竟是擔心女兒,問的小心翼翼,生怕戳中女兒的傷痛點。

  徐靜姝輕輕給葉曼捶著腿,張口又止,本來家里的事情,就已經是打擊,要是再說了她被囚禁……

  她怕給葉曼雪上加霜。

  徐靜姝搖了搖頭,轉換了話題:“父親的事情,是……他嗎?”

  “是霍西州?!比~曼開口:“他不知怎么提前出了監獄,找上門,說一定要老徐為此付出代價,沒過多久就……”

  徐靜姝攥緊了手指,嗓子發緊:“真的是爸爸做的嗎?”

  “我不知道?!比~曼搖頭,陷入回憶:“那天,老徐把自己關在書房,一整晚都沒有出來,他什么都沒有和我說?!?/p>

  葉曼拉起徐靜姝,嘆氣道:“西州……變了,我們不是他的對手,小姝,不要想這件事了好不好?!?/p>

  她摟住徐靜姝,握住了她攥緊的手,勸道:“媽媽現在只想和你在一起,好好的,好不好?”

  這幾個月,她體會到了生活太多的難。

  葉曼怎么可能不知道,這一切都是霍西州在后面操縱著,不然,她不至于活下去都如此艱難。

  但女兒只有一個,她也知道女兒對霍西州的感情,她不想讓女兒左右為難,否則受傷的只會是小姝。

  “不要去找他了?!比~曼目光看著徐靜姝,試探開口:“和媽媽一起,離開這個地方,好不好?”


章節在線閱讀

查看全部目錄

版權說明

網友評論

發表評論

您的評論需要經過審核才能顯示

最新評論

    更多評論

    為您推薦

    古言小說排行

    人氣榜

    捕鱼达人3电脑版 辽宁体彩11选五一天多少期 上海11选5开奖结果查 000973股票分析 领航计划软件 王中王精准一句中特 上海十一选五开奖结果 sg飞艇9计划全天 股票k线图 辽宁35选7风采063期 云南时时彩最新开奖结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