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說盡在故事遞!手機版

首頁都市 → 巔峰強兵

巔峰強兵

杜風 著

連載中免費

主角是杜風沈若曦的小說,巔峰強兵全文免費閱讀,主人公叫杜風沈若曦的小說是作者明朝無酒編寫的,語言樸實無華,作者的愛憎包含在敘述之中,能讓讀者去體會,去深思?!稁p峰強兵》精彩段落預覽:身負血海深仇,杜風遠走國外為自己拼出一片廣闊的天地,再次回到當年之地,曾經的仇人,只配匍匐在他腳下顫抖。

更新:2020/06/03

在線閱讀

主角是杜風沈若曦的小說,巔峰強兵全文免費閱讀,主人公叫杜風沈若曦的小說是作者明朝無酒編寫的,語言樸實無華,作者的愛憎包含在敘述之中,能讓讀者去體會,去深思?!稁p峰強兵》精彩段落預覽:身負血海深仇,杜風遠走國外為自己拼出一片廣闊的天地,再次回到當年之地,曾經的仇人,只配匍匐在他腳下顫抖。

免費閱讀

  三百塊錢換來兩千萬,饒是杜風見慣了大風浪,也是渾身輕飄飄的。

  這錢來得太容易了。

  不過這點錢,對于他的計劃來說,簡直就是九牛一毛都算不上。

  中京那幾大豪門,任何一家的財富,都是用萬億來衡量的。

  而自己要復仇的對象,還不是某一家。

  想要報這血海深仇,就必須要正面打敗他們,然后乘亂下手。

  如果就這樣貿貿然殺上門去,杜風知道,自己恐怕連門都進不去。

  那些大家族,背后都有古武者當供奉,自己現在的實力,根本不是他們的對手。

  古武者在這個世界上鳳毛麟角,少之又少,任何一個,都值得那些頂尖家族趨之若鶩。

  總有一天,小爺要站在你們面前,然后親自送你們去死。

  他心頭暗暗發狠。

  從玉石交易市場出來,一群人直接擋住了他的去路。

  路邊前后三輛黑色的路虎攬勝,把一輛賓利雙門跑車拱衛在中間。

  路虎車身方正,線條粗獷,是暴發戶和社會大哥的最愛,也是豪門保鏢的標配。

  六個牛高馬大,身穿西服的壯漢,站在一個年輕人身后,壯漢的背后,正是之前杜風在里面遇到小混混。

  年輕人二十五六,相貌英俊,帶著一股淡淡的陰柔氣息,眼神之中時不時的閃過一道陰鷙,顯然是一個心機深沉的家伙。

  見到杜風,吳天立刻從那六個壯漢身后竄了出來,站到年輕人身邊,點頭哈腰:

  “大少,就是這個小子?!?/p>

  年輕人點點頭,對著杜風走了兩步,臉上堆起一臉的笑容,伸出手去:

  “你好,我叫葉之昂,想請你找個地方談談如何?”

  杜風根本沒有伸手的意思,笑瞇瞇的看著這個叫葉之昂的家伙,目光戲謔:

  “談談就免了,有事請說?!?/p>

  葉之昂見到杜風居然不跟他握手,眼中閃過一道陰沉。

  緩緩收回手,他盯著杜風,慢慢說道:

  “聽說先生是個賭石高手,我葉家求賢若渴,想請先生給我葉家掌掌眼,葉家絕對不會虧待先生的!”

  杜風搖了搖頭,笑瞇瞇的說道:

  “沒興趣,我自己能掙錢多好啊?憑什么要把錢讓你掙了?”

  葉之昂眼睛微微一瞇,盯著杜風,口氣變得陰沉了很多:

  “你的意思,就是不準備給我葉家這個面子?”

  杜風一臉壞笑,吊兒郎當的說道:

  “我為什么要給你葉家面子?”

  葉之昂突然微微一笑,然后退了下去:

  “既然是這樣,那就動手吧!抓起來!”

  話音未落,他身后的六個黑西服壯漢,對著杜風就沖了上去。

  這幾個大漢實力顯然很高,只需要看動作神態就知道,必定是軍隊之中出來的特戰高手。

  “小子,你最好是老老實實別動手,要不然,只好請你吃點苦頭了?!?/p>

  “廢話真多!”

  杜風咧嘴一笑。

  他一眼就看出來了,這六個大漢骨骼強壯,肌肉結實,全都是近戰高手。

  但是,這種級別的近戰高手,在他面前,基本上就是砍瓜切菜。

  距離他最近的兩個大漢,已經動手,一個身手對著他脖子抓去,另外一個,則是身手去抓他胳膊。

  杜風只是輕輕的抬了抬手,兩根手指一左一右,閃電般的分開,兩個大漢就覺得手臂一麻。

  他們反應極快,一聲大吼,同時抬腿。

  但是他們的胸口,一股巨大的力量傳來,狠狠的捶在胸口。

  兩個大漢悶哼一聲,根本不受控制的蹬蹬瞪倒退三米。

  另外四個大漢同時出手,但是,他們遠遠低估了對手的實力。

  杜風只是抬手,轉身,再轉身,四個壯漢就捂著胸口退出去三米,撕心裂肺的咳嗽起來,嘴里還有濃厚的血腥味道。

  他們驚駭無比的看著杜風,完全傻了。

  葉之昂的臉色,變得無比的陰沉,他死死盯著杜風,陰測測的說道:

  “小子,你很能打啊?我再給你最后一個機會,乖乖給我賣命,否則......!”

  杜風二話不說,走上去伸手就是一個耳光。

  啪!

  葉之昂被這耳光打傻了,好半天,他才吃驚的看著杜風:

  “你......你居然敢......打我?”

  杜風笑嘻嘻的看了他一眼,轉身就走:

  “我不但敢打你,要是你敢再來騷擾我,我還敢殺你!”

  圍觀的人不少,所有人都震驚的看著杜風就那么走遠,好半天沒有反應。

  遠處,人群之中,一個中年人看著這一幕,眉頭微微皺起,眼中的鋒利,一閃而過。

  “他敢打我?”

  葉之昂這個時候才醒悟過來:

  “他居然打我?長這么大,居然還有人敢打我?”

  他的臉色陡然變得無比的猙獰,死死盯著六個保鏢:

  “你們!你們這群廢物,都他媽的廢物!”

  “該死的東西,你們居然看著我被打都不知道動手?”

  葉之昂渾身哆嗦著,眼珠子血紅一片,他猛地轉身,死死盯著吳天,嚇得吳天差點沒有尿了褲子。

  “大少,您......我......!”

  “你說,你好好跟我說,這個混賬東西,到底是從哪里冒出來的?”

  吳天渾身都在哆嗦。

  他太知道葉之昂的少爺脾氣,一個不對,他就要倒大霉。

  猶豫了一下,他小聲顫聲說道:

  “大少,我也是在市場遇到的,真的,我發誓,秦家那個老家伙,真的把他請過去了,我派人監視著呢,那老家伙親自送出來的,他肯定有真本事,要不然,您先暫時忍忍?小不忍則亂大謀啊!”

  葉之昂氣得暴跳如雷,抬腿對著吳天就踢了過去:

  “草泥馬,你讓本少忍?從小到大,誰他媽敢動老子一根手指頭?現在當著這么多人的面,本少被人扇耳光,你居然叫我忍?”

  吳天捂著腦袋蹲在地上,根本不敢亂動,只能硬生生的忍著。

  葉之昂咬牙切齒的說道:

  “我這就去找爺爺,讓他給我兩個高手,本少一定要活活玩死這個混賬東西!”

  說著他又是狠狠一腳踢在吳天的肩膀上:

  “你馬上找人,給本少去調查清楚,你要讓他跑了,你就等著死吧!”

  吳天根本不敢反駁,只能提心吊膽的爬起來,轉身就跑:

  “我這就去,大少您放心?!?/p>

  看著吳天跑遠,葉之昂這才咬牙切齒的回到車上,臉上還火辣辣的痛。

  葉之昂很狂,他也的確有狂傲的資本。

  他是葉家三代二公子,葉家在北山那是頂尖豪門,葉之昂更是從小就被眾星捧月,他的性格就是睚眥必報。

  死死盯著某處,他眼神猶如毒蛇,陰毒無比的說道:

  “王八蛋,你想死都難了?!?/p>

  杜風其實不想扇那個葉之昂的耳光,但是對方那眼神,讓他極其的討厭。

  那種眼神,讓他想起了中京的某些人。

  扇了就扇了吧,管你什么人。

  想要報復就來,小爺等著你。

  轉過路口,他直接開著那輛破捷達,回了半山別墅。

  進別墅的時候,卻遇到了麻煩。

  他身上只有門禁卡,而沒有汽車的進門卡。

  保安在見到他這輛車之后,也是滿臉的懷疑。

  半山別墅住的人,非富即貴,一幢別墅都至少五千萬,業主開的車,寶馬奔馳都很少。

  這小子開一輛破捷達,渾身上下也不像是有錢人,他那門禁卡是從哪里來的?

  不管他怎么解釋,保安就是不放行,沒奈何,他只好給林九城打了一個電話過去。

  林九城立刻吩咐手下人聯系物業公司,就在這個時候,杜風的破捷達后面,來了一場紅色的奔馳敞篷跑車。

  “哇,香車美女啊!”

  杜風眼前不由得一亮。

  按照他挑剔的標準來看,這個美女都能打個九十五分。

  也不知道是怎么溝通的,物業公司這邊浪費了幾分鐘,一直不抬桿放行,后面的美女頓時不樂意了,直接按起了喇叭。

  杜風靠在車上,扭頭對著美女咧嘴一笑:

  “美女,別急啊,有本事,你飛過去啊!”

  美女原本心情就不高興,聽到這句話,氣得鼻子都要歪了。

  她氣急敗壞的沖下車,死死盯著杜風,冷漠的說道:

  “你說什么?”

  杜風看了她一眼,笑嘻嘻的說道:

  “我讓你飛過去!”

  “你......你,怎么這么禮貌?你是什么人?保安,這家伙根本不是這里的業主,一定是小偷,把他抓起來?!?/p>

  杜風擠眉弄眼的一笑,痞氣十足:

  “你抓不住我,我也抓不住你,何必為難嘛?!?/p>

  說這句話的時候,杜風的眼睛,直接落在了美女身上。

  美女哪里還不明白,差點沒跳了起來:

  “王八蛋,你說什么?有本事你再說一遍?”

  杜風一雙眼睛上上下下打量了她一變,目光落在她身上

  “你想泡我?”

  美女簡直要暴走了。

  無恥!

  卑鄙!

  自大!

  老娘想泡你?

  她氣的起伏不定。

  雙眉一豎,死死盯著對方,美女厲聲說道:

  “我記住你了?!?/p>

  杜風一撇嘴,淡淡一笑:

  “記住我干什么?抓回去暖被窩?”

  美女氣得要死:

  “你再說一遍?”

  “好話不說兩遍?!?/p>

  杜風一臉玩味,目光卻始終放在美女的身上。

  不錯,按照自己這么挑剔的眼光來看,這妞兒絕對是禍水級的大美女了。

  尤其是她的身材,美妙無比。

  ,楊柳細腰。

  一身服飾都是國際大師手工縫制,無比的貼身。

  “別氣壞了,一會兒撐破衣服了?!?/p>

  “你......說什么?”

  美女一個激靈,她怒不可遏一只手捂著胸口,一只手指著杜風:

  “你這個......你這個......!”

  “女人,用得著這么激動嗎?”

  杜風小聲嘀咕了一句:

  “捂得再嚴實,還不是捂不住?真不知道是怎么發育的!”

  “你你你......你這個無恥的......!滾!馬上滾!立刻滾!團圓了滾!”

  美女簡直要爆炸了。

  她一向是高冷女王范,多少男人正面見到她多看一眼都不敢,但是偏偏眼前這個可惡的家伙,死死盯著自己,目光如炬,讓她有一種被看透的感覺。

  “好吧,我滾了!”

  這個時候,前面的攔車桿已經升起,杜風聳聳肩,直接上車揚長而去,留下一路灰塵。

  美女氣得渾身都哆嗦,差點就一腳油門,車都沖到保安室了。

  進門的時候,保安走了過來,狐疑的看著她說道:

  “林小姐,我才想起來,剛才進去那個家伙,正好是您家的門禁卡!您不認識他嗎?”

  林小姐一愣,頓時一聲尖叫:

  “抓小偷!”

  “但是......!”

  保安額頭上冷汗都出來了,他小心翼翼的說道:

  “讓我們放行的,是林董事長身邊的董爺啊?!?/p>

  林小姐頓時愣住了。

  隨即,她似乎想到了什么,臉色陡然一變,一腳油門下去,紅色跑車立刻沖了進去。

  杜風才根本不管身后發生的小插曲,直接把車開進了別墅車庫,然后蹬蹬瞪上樓。

  然后掏出鑰匙,正要開門,卻發現門沒鎖。

  “嗯?”

  他立刻戒備,一閃身,推開門閃電般的跳了進去。

  “亞楠,你回來......啊!!!”

  一聲尖叫差點沒掀翻屋頂,嚇得他渾身一哆嗦。

  抬頭一看,杜風就感覺腦袋里轟的一聲。

  一股熱血上腦,他鼻血差點沒飚了出來。

  客廳有一個女人。

  還是一個極品美女。

  最要命的,這個美女居然在客廳里......換衣服。

  時間就像是凝固了一樣,兩個人瞪大著眼珠,你看著我,我看著你,然后,那個美女居然雙眼一翻,噗通一聲倒在了地上。

  “尼瑪?這是......氣昏了?”

  慘了!

  自己走錯了房子?

  絕對不是!

  他有些做賊心虛,正要退出去的時候,突然發覺那個昏死過去的美女有些不對勁。

  美女臉色居然變成了一種不正常的白色,她倒在地上,身上的肌膚都變了顏色。

  “我靠!這......!”

  杜風嚇得魂飛魄散,連忙飛撲上去,一把抱起美女,然后放在沙發上躺平,嘴里念念有詞:

  “小妞兒啊小妞兒!你別嚇唬我啊,我真不是有意要瞧瞧啊,我保證,以后絕對不偷看你換衣服了,我發誓!你可別死啊!”

  這個時候,美女的臉色居然開始慢慢的變成了青色,杜風摸了一下額頭,居然冰冷無比。

  一層細密的冷汗慢慢的從額頭滲透了出來,美女的呼吸居然也變得若有若無。

  杜風差點沒尿了褲子,他渾身哆嗦,第一時間想要沖出去求救,又想撥打急救電話,但是他有一種直覺,如果再延緩一會兒,美女說不定真的要掛了。

  這是什么突發疾病?

  深深的看了美女一眼,他一咬牙,然后腦袋往下一趴,靠在了美女胸口上。

  杜風趴下仔細的聽了半分鐘。

  不聽就算了,一聽差點沒嚇死他。

  媽的,這是先天性心臟衰竭啊!

  杜風的在隱龍戰隊服役這么多年,他多少懂一點醫理。

  而且他也知道一種特別的急救方法,可以很快緩解這種癥狀。

  沒有絲毫的猶豫,他轉身飛快在客廳里翻箱倒柜找了起來。

  很快,他找出兩根別針,掰直了之后,看著渾身冷汗淋漓的美女,嘴里喃喃自語:

  “小妞兒啊,不好意思,我這是救你啊,你千萬不要怪我!”

  他連忙深深的呼了一口氣,常年的軍旅生活讓他眼神瞬間清明。

  隱龍戰隊執行的上最危險的絕密任務,而且出勤率奇高,基本上過的都是刀口舔血,有今天沒明天的日子。

  所以從杜風這個首領以下,這個戰隊都享有一些特權,做很多出格的事,也不會受到軍紀的處分。

  舍生忘死之后,最好的發泄渠道,自然是找個女人。

  但是哪怕杜風閱人無數,眼前這依然讓他有瞬間失神。

  鎮定了一下,他一手托著美女的后背,然后找準了鳩尾穴和檀中穴,把手上的別針狠狠的刺了進去。

  過了一會兒,他又雙手疊在一起,按在美女老師的胸脯上,開始做心臟復蘇按壓。

  他一邊按壓,一邊觀察美女臉上的表情。

  足足按壓了七十多下,美女的臉色,開始漸漸有了一絲紅暈,呼吸也逐漸恢復了過來。

  終于,美女緩緩睜開了眼睛。

  “啊!!!你......你......你這個死無賴......你!!”

  杜風立刻松手,雙手舉起老高,大聲說道:

  “我這是在救你!”

  美女兩手死死捂著胸口,雙眼噴火,羞憤欲死。

  就在這個時候,門口蹬蹬瞪一陣高跟鞋腳步聲,房門被大力推開,一個身材高挑美女從外面走了進來。

  場面瞬間凝固。

  杜風傻了。

  這個美女不是別人,正是剛才門口拌嘴調戲那個。

  好半天之后,美女怒吼一聲:

  “你這個你這個狗東西,你在干什么?你!你......你簡直是喪心病狂!”

  這一下,饒是杜風久經沙場,也有點冒汗了。

  “那個......你聽我......解釋啊!”

  美女哪里會聽他解釋,直接就撲了上去,對著杜風一陣的拳打腳踢。

  “你這個臭無賴,死去吧!”

  杜風不敢還手,只能飛快的躲閃,客廳里一陣的雞飛狗跳,好不熱鬧。

  而沙發上的那個美女這個時候已經扯過一件寬大的衣服,裹在了身上,正雙手捂著胸,低著頭一邊掉眼淚一邊發呆。

  杜風被追著繞了好幾圈,見那妞兒還在發呆,心頭這個氣啊。

  尼瑪,這都什么時候了,你還在思考人生,小妞兒,要不是老子救你,你早就.....

  美女似乎也打累了,氣喘吁吁死死盯著杜風,一臉寒霜:

  “你到底是什么人?為什么有我家的鑰匙?你跟董叔是什么關系?”

  杜風不由得渾身一哆嗦。

  尼瑪!

  完蛋了!

  我知道了。

  這是老林的孫女啊!

  不知道自己摸那個是誰?

  唔!

  “那個,我......我先出去吧,一會兒我再解釋!”

  說完,他一閃身,躲了出去。

  出去之后,他一個電話打到了林九城那里,咬牙切齒的說道:

  “老東西,你給我說說,這房子,到底是怎么回事?”

  林九城老狐貍一樣的人,哪里還不明白,苦笑著說道:

  “小子,我忘了,我孫女那里還有鑰匙,你做什么了?你是不是偷看她洗澡了?”

  老林的聲音高了八度:

  “小子,女兒家清白的身子被你看了,你可要負責啊,我這就準備嫁妝......!”

  杜風氣得暴跳如雷:

  “偷看你妹啊!”

  “哦,沒偷看啊?那就好,那就好!”

  老林嘴里說好,但是杜風分明就聽到了一股淡淡的失望。

  兩個人嘰嘰咕咕說了十多分鐘,杜風這才咬牙切齒的掛著電話,在樓下也不敢上去。

  那被他調戲的美女叫林亞楠,是林九城獨生孫女,也北山林氏集團的繼承人。

  林氏集團業務覆蓋礦業,地產,貿易,生物科技,制藥,能源,物流,資產高達上千億華幣。

  她今年二十六歲,身高一米七八,身材,臉蛋,家世,都是極品之中的極品,是北山上層圈子里公認的女神。

  這個出了名的冰山美女對任何追求者都是冷漠無比,從來不跟任何男人傳出緋聞。

  多少富二代官二代都在心底發狠,都在暗中較勁,一定要征服這個冰山美人。

  別看她年紀不大,現在可是林氏集團的總經理,在商界也是出了名的風云人物。

  至于那個被他看得差不多,摸得差不多的美女,他卻不敢跟老林說。

  也不知道上面發生了什么,杜風在樓下轉悠了快一個小時了,林亞楠這才黑著一張臉,走了出來。

  “你,剛才做了什么?”

  站在林美女的對面,杜風一臉死豬不怕滾水燙的表情。

  他也懶得解釋了,反正現在自己肯定是說不清,解釋了也白解釋。

  林美女死死盯著他,想要看出點什么。

  剛才換衣服的美女叫秦子衿,是她的大學同學,也是她的閨蜜,二十六歲就已經是北山大學的講師了。

  “你叫杜風?老娘一看就知道你不是什么好人,爺爺居然會把房子讓給你住,哼,你一定是對我林家別有所圖?!?/p>

  面對林美女咄咄逼人的態度,杜風眼珠子一轉,然后一臉認真,一只手抓著自己的胸口,但是那抓的姿態,簡直要多無賴有多無賴。

  “小妹妹,我敢摸著我的....良心,保證我杜風絕對不是那種人,我敢發誓,你敢嗎?有本事,你也摸著良心發個誓,你對我沒有偏見?”

  林亞楠被這家伙的動作弄得滿臉緋紅,她恨不得上去一腳踢死這個混蛋。

  你發誓摸就摸吧,你捏什么捏?

  好像你有似地。

章節在線閱讀

查看全部目錄

版權說明

網友評論

發表評論

您的評論需要經過審核才能顯示

最新評論

    更多評論

    為您推薦

    都市小說排行

    人氣榜

    捕鱼达人3电脑版 pc蛋蛋 四川快乐12手机版 青海十一选五20分开奖助手 什么方法买平特肖最准 app股票配资平台 期货配资是违法还是违规 腾讯三分彩是正规国家的吗 11选5五码复式任四 上海十一选五中奖查询 个人短期理财产品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