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說盡在故事遞!手機版

首頁奇幻 → 愿居金絲籠

愿居金絲籠

糖太咸 著

連載中免費

《愿居金絲籠》小說是由糖太咸大神精心創作的修真仙俠文, 主要人物分別是鳳盷和慕韶。愿居金絲籠鳳盷慕韶全文主要講述了:仙界所有人最羨慕的人就是鳳盷,因為他一直被上仙慕韶當中心尖寵。當慕韶因突發事故逝世,所有人都在等著菟絲花鳳盷枯萎凋謝,有些不懷好意的人,想要趁這時奪下慕韶的土地。結果卻被黑化的鳳盷嚇到。當所有人都覺得鳳盷可以成為新的一把手時,慕韶又回來了。本以為能看到愛人變敵人的廝殺,結果鳳盷又變回了慕韶的掌心寵兒。

更新:2020/06/01

在線閱讀

  《愿居金絲籠》小說是由糖太咸大神精心創作的修真仙俠文, 主要人物分別是鳳盷和慕韶。愿居金絲籠鳳盷慕韶全文主要講述了:仙界所有人最羨慕的人就是鳳盷,因為他一直被上仙慕韶當中心尖寵。當慕韶因突發事故逝世,所有人都在等著菟絲花鳳盷枯萎凋謝,有些不懷好意的人,想要趁這時奪下慕韶的土地。結果卻被黑化的鳳盷嚇到。當所有人都覺得鳳盷可以成為新的一把手時,慕韶又回來了。本以為能看到愛人變敵人的廝殺,結果鳳盷又變回了慕韶的掌心寵兒。

免費閱讀

  楚國邊境,兗州失守,北方兇悍的科達爾部戰將欲率兵屠城,消息傳出,離兗州最近的邕城城中大亂,官員盡逃,惡民燒殺搶掠無惡不作。

  鳳盷從黑暗中醒來,雙眼微瞇迅速恢復清明,他掀被坐起,打量著四周,羽睫微顫,似想起什么,食指在額頭輕點一下,眼中閃過一道光,又迅速收斂,轉而移開手,打量著這具孱弱的肉身。

  手腕纖細瘦削,皮膚蒼白黯淡,探及脈息,先天不足,久病纏身,早夭之象。

  倒也不意外。

  “碰!”

  外間響起一聲脆響,鳳盷將目光轉向外間,翻箱倒柜的聲音在嘈雜的環境中依舊明顯,鳳盷側耳又聽了聽,下床向外間走去。

  鳳盷站在門口,看著一仆從打扮的青年急切地從箱匣中攬財,那仆從冷不丁余光瞥見一道人影,嚇了一跳,連忙掩住懷中財物,但瞧清了來人是誰,竟又松了一口氣,一邊動作一邊敷衍道:“少爺,兗州失守,科達爾的將軍在前方屠城,老爺夫人帶著大少爺和二小姐逃了府中剩下的金銀細軟被惡仆搶占一空,小的拼死也就保下這點兒家當,少爺,您先逃吧,小人隨后就帶著財物追上您,再不逃就來......”

  話未說完就直挺挺地倒了下去,血混著手中財物散落一地。動手的男人抽出插在青年后心的匕首,轉頭看向鳳盷,見鳳盷一動不動,以為這小少爺被嚇傻了,不由心生輕蔑。

  男人走上前,手中攥著一把匕首,臉上堆出不懷好意的笑,貪婪地看向鳳盷頭上用來束發地玉簪,意有所指道:“少爺,您這簪子真好看?!?/p>

  名貴的和田暖玉,價值百兩。

  鳳盷伸手,纖細修長的手指捏住頭上的玉簪,輕輕摘下,仰頭看著男人,聲音細若蚊蠅。

  鳳盷這具肉身年紀小,身高不及男人胸口,男人見他小臉蒼白,乖巧地摘下發簪,作踐曾經卑躬屈膝伺候的主人,讓男人心中得意,他笑著彎腰把臉湊上前去,“少爺說什么?我聽不見?!?/p>

  男人近距離地看著鳳盷精致的小臉,雖然常年纏綿病榻,但嬌生慣養出來的小少爺到底與他們這些粗人不同,精致地五官可見日后風采,特別是右眼那薄薄的眼皮上一顆小小的痣,真真別有韻味地勾人。

  鳳盷似沒察覺男人的視線,耐心地重復道:“我說,你喜歡,我就送你了?!?/p>

  說完手迅速往男人脖頸上一拍,那名貴的玉簪就直直插進男人的大動脈,整個簪身完全沒入,只留漂亮的簪頭露在外面。

  男人雙眼外突,抓著脖子,驚恐地望向鳳盷,鳳盷伸手摸了摸露在外的簪頭,鳳眸清澈,不吝惜地夸獎道:“還可以,就是你有些丑?!?/p>

  說完在男人臉上一推,那高大的男人轟然倒地,死不瞑目。

  鳳盷繞開地上的血跡,隨手撿了根干凈的玉簪別在頭上。

  鳳盷走出家門,漫無目的,便先跟著城中流民出城。

  走了一天一夜,路經一片荒漠,鳳盷忽有所感,望向沙漠深處,就在那一瞬,鳳盷察覺到沙漠方向流動而來的一絲靈氣。

  彼時鳳盷已經走了一日,日頭西斜,夜色將至,而他衣衫單薄,滴水未進。

  鳳盷停住腳步,沉默地佇立在原地,望向沙漠深處。

  有年長的流民從鳳盷身邊經過,“那是吃人的沙漠,萬萬不能靠近的?!?/p>

  鳳盷卻聽不進去,他要找的人,應當是在有靈氣能修煉的地方,他目前毫無頭緒,因此更不能放過任何一絲關聯。

  可鳳盷更不能輕易送死,肉身如此孱弱,而他來此界的機會卻只有一次。

  鳳盷借了三枚銅板,起了一卦。

  卦象乾為天,元亨、利貞。九四:或躍在淵,無咎。

  處境從容無災難。

  鳳盷大喜,還了銅板,轉身便踏入荒漠。

  這沙漠似與天相接,一眼望不到頭,天色已黑,頭頂一彎月綴三兩星,寂寥又沉默。凜冽的寒風如鋼刀刮過,帶走所有溫度。

  鳳盷一身單衣,一腳深一腳淺地走在沙漠里,孱弱的肉身是沉重的拖累,體溫流失,血液幾乎凍結,腳步沉重,若不是卦象指示,鳳盷幾乎以為自己會凍死在這夜里。

  鳳盷拖著這具身子順著靈氣溢散的方向不知走了多久,眼前突然出現了一片綠洲。

  這綠洲看上去極小,只在幾棵樹的中央有著一方小小的湖泊,但綠洲內卻靈氣充盈,其中定有玄機。

  鳳盷雙眼微亮,加快腳步,踏進綠洲。

  沙漠深夜的凜冽寒意似被阻擋在外,融融暖意環繞周身,血液回暖,鳳盷慘白如金紙的臉上終于恢復了一絲血色。

  綠洲里有一方小湖泊,鳳盷上前探查,發現湖泊后乃是一面巨大的結界,靈氣便是從結界中溢散。

  鳳盷走到小湖泊前,鞠了一把水,這水澄澈干凈,他舔了舔干裂的嘴唇,輕飲一口,泉水甘甜,因常年受溢散靈氣浸染,竟也帶著一絲靈氣。

  鳳盷喝了幾口水,又從湖邊兒的幾棵樹上摘了幾顆果子飽腹,捧水洗了把臉,看向水中倒映的人兒,眉眼間與他有五六分相似,卻因久病纏身而顯得過于瘦弱蒼白,不及他本尊一二。

  鳳盷蹙眉,伸手攪亂了湖水,精致的面容在蕩漾的水波中模糊,他轉身一腳跨進了結界。

  *

  眼前的景象轉換,鳳盷踏入一片森林。

  一面結界之隔,內外竟然截然不同。

  鳳盷在林中穿行,暖風輕撫,蟲鳴窸窣,月華如水,林中舞劍的白衣身影就這般猝不及防直直地闖入鳳盷的視線。

  剎那間天地失色,萬物失聲.

  白衣如雪,風華無雙,世間再沒有人有這般風姿。

  時隔數萬年,兄長的身影依舊清晰。

  淚水模糊了鳳盷的視線,鳳盷仿佛穿回數萬年前,乾德殿外,年少的兄長月下舞劍,小小的鳳盷從噩夢中醒來,赤著腳滿宮地尋他。

  兄長察覺動靜,回身收劍,側頭看向鳳盷,便是這樣一身白衣。

  月華為年少的兄長度了一層銀紗,月色掩映下兄長的雙眸深邃溫柔,勝過那銀河星海,他輕聲哄著他,“阿盷,可是夢魘了?”

  匆匆十萬年過去,物是人非,鳳盷從一場三萬年未曾醒來的噩夢中走來,便見這樣一幕。

  鳳盷仿佛聽到那一聲輕喚蕩過數萬年的時光響徹在耳邊,“阿盷,可是夢魘了?”

  鳳盷張了張嘴,想說是啊,兄長,世上怎會有如此可怕的噩夢,三萬年來日日折磨著阿盷,讓阿盷痛不欲生。

  可鳳盷張了張嘴,嗓子沙啞干澀到發不出聲,任由淚水大顆滾落,視線卻不肯移開半分。

  鳳盷聽到那人的聲音在夜色中響起,熟悉的語調,陌生的語氣,清清冷冷卻如美酒般醇厚醉人,“你是何人?”

  是一壺摻了冰的酒,當頭澆下,在這的溫暖的夜里凍得鳳盷瑟瑟發抖。

  是了,他自然不記得了。

  但……

  又有什么關系呢?

  鳳盷咽下喉頭的苦澀,輕聲開口, “鳳盷?!?/p>

  總會記起的。

  臨水鎮是玄劍宗腳下依山而建的小鎮,因倚靠天下第一宗門玄劍宗而吸引了天下修真者慕名前來,尋得庇護。

  最初的臨水鎮只是一個小小的村落,隨著玄劍宗地崛起而日益擴大,如今規模已經不亞于修真界的一些超級城池,繁華至極。

  這兩日恰逢玄劍宗五年一度的弟子大選,修士云集,熱鬧非凡。

  鳳盷坐在一家飯店大堂,聽著店里眾人交談。

  這會兒店里不忙,小二在同隔壁桌的一壯漢聊天,笑道:“……您且瞧著吧,精彩著呢,最后這兩天來的都是幾個修真豪門家的子弟。這些家族之間總愛掰扯個高低,連帶著連小輩之間也互相瞧不上,總愛攀比,就連出場排面也要比別家氣派,于是每年到這一天就是一場大戲,花樣年年不同,且多著呢?!?/p>

  那壯漢覺得有趣,忍不住問道:“他們攀比這個有什么意思,既然是入門大選,不是應該比誰家選入的多,誰家更受器重嗎?真有本事如首席師兄,這何須所謂的排場,家族就有享不盡的榮光?!?/p>

  店小二笑道:“您這就說笑了,首席師兄豈是誰都能比的?這整個修真界也就一個首席師兄?!?/p>

  “您有所不知,這些豪門每年送來的弟子,皆是族中精心挑選培養,這些子弟往往天資出眾,根基扎實,比寒門子弟更懂大選的訣竅,自然通過率極高,但凡送來的豪門子弟,沒有不入選的。但咱玄劍宗其實更青睞寒門弟子。寒門弟子心性純樸堅毅,修習風氣好,不像豪門弟子總拉幫結派,帶著豪門那些毛病??赏忍熨Y的寒門弟子往往不如等同天資的豪門弟子入選率高。于是后來,玄劍宗干脆給這些豪門特定名額,依據豪門弟子參報名額,定最后總的參選人數?!?/p>

  那壯漢點點頭,“竟是如此?!?/p>

  小二還欲再說兩句,就聽店內其他客人一陣驚呼:“下雪了?”

  眾人望向窗外,就見外面漫天的白色花瓣飄飄灑灑的落下,當真如雪一般。

  小二有些激動“‘冷艷全欺雪,余香乍如衣’來了來了!這是永州花氏花梨雪。這位花梨雪是花家嫡出三小姐,她姐姐花二小姐花桃雨拜在青霞真人門下,是玄劍宗有名的美人,聽說花三小姐花梨雪的美貌更勝其姐…… ”

  客人聞言紛紛跑到門口張望,店內只剩下鳳盷一人,小二正欲抬腳往門口去,余光卻瞥見鳳盷孤零零一個人坐在原地,見他孤身一人年紀又不大,且實在生得漂亮,不由關照道:“小公子不出去看看?后頭還有定州陳氏的三公子,據說他喜歡喜豎琴其仆從能使余音十里不絕,還有蘭陵江氏有可飄千里的奇香......”

  鳳盷放下銀錢,婉拒:“多謝,不必了?!?/p>

  鳳盷站起身離開,回想起昨夜情景。

  肉身比鳳盷所想更為孱弱,疲累交加之際,又因重見兄長而心緒起伏,竟然氣血上涌昏死過去。

  黑暗來襲的那一刻,不甘與后怕漫上心頭,那一瞬間鳳盷分不清現實與夢境,不知失去兄長的痛苦是夢境,還是兄長重逢的喜悅是夢境。鳳盷尚有許多思念來不及傾訴,尚有許多事來不及做,他不想再從沒有兄長的世界中醒來,思緒紛飛之際,一道冷香襲來,仿佛最后的救命稻草,鳳盷死死抓住一片雪白的衣角,便人事不省。

  醒來后便在這家客棧,桌上放著靈石,鳳盷向人打聽,卻只得知是一位好心人將他送來,留了靈石與他使用,在無其他。

  鳳盷沒有得到想要的消息,心中一直記掛,此時瞧向這熱情的小二,似消息頗為靈通,不由停下離去的腳步,問了一句。

  店小二聞言看了他片刻,恍然道:“原昨日那人是你?你竟不知你是被首席師兄送來的?”

  鳳盷連忙追問,“首席師兄?”

  店小二目光炯炯,雙拳緊握,臉色微紅,語調不由自主上揚,模樣似對談及之人極為崇敬:“昨日我聽掌柜說首席師兄送來一人,不想是你......”

  鳳盷,“為何我詢問掌柜,掌柜說不知?”

  店小二道:“大概是因首席師兄不求你回報?!?/p>

  首席師兄,鳳盷心中默念,原來不必他費心打探,兄長的名聲早就響徹在他耳畔,自他來到這客棧大堂,就聽別人一直談論首席大師兄的事跡。

  如果想要見到師兄……

  鳳盷抬頭看向玄劍宗的方向“三日后玄劍宗大選……”


章節在線閱讀

查看全部目錄

版權說明

網友評論

發表評論

您的評論需要經過審核才能顯示

最新評論

    更多評論

    為您推薦

    奇幻小說排行

    人氣榜

    捕鱼达人3电脑版 pc蛋蛋特码 湖北十一选五500期走势图 浙江十一选五兑奖 今晚东方6十1开奖号码 北京股票融资 排列五开奖结果查询 最精准的时时彩软件 福建11选五开奖结果 互联网彩票网站排行榜 广东福彩36选7奖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