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說盡在故事遞!手機版

首頁武俠 → 張哲瀚龔俊小說

張哲瀚龔俊小說

Priest 著

完本免費

天涯客電視劇演員表,天涯客小說劇透,天涯客Priest小說,天涯客所有番外,天涯客電視劇誰主演,天涯客分集劇情介紹在哪看?由張哲瀚和龔俊主演的武俠純愛電視劇《天涯客》改編自網絡大神Priest的同名作品,主角是溫客行和周子舒,小說講的是行走江湖的谷主溫客行和肆意逍遙的周子舒互相隱藏身份生活,本毫無交集的兩人卻因一樁陳年舊事牽扯在一起,看溫客行周子舒如何相識相知過瀟灑人生.....

更新:2020/05/29

在線閱讀

 天涯客電視劇演員表,天涯客小說劇透,天涯客Priest小說,天涯客所有番外,天涯客電視劇誰主演,天涯客分集劇情介紹在哪看?由張哲瀚和龔俊主演的武俠純愛電視劇《天涯客》改編自網絡大神Priest的同名作品,主角是溫客行和周子舒,小說講的是行走江湖的谷主溫客行和肆意逍遙的周子舒互相隱藏身份生活,本毫無交集的兩人卻因一樁陳年舊事牽扯在一起,看溫客行周子舒如何相識相知過瀟灑人生.....

免費閱讀

  周子舒就像是一顆水滴鉆進了大海,倏地一下,便不見了蹤影。溫客行有些困惑,瞇起眼睛,不甘心地又在他消失的方向凝神掃了一圈,發現那人竟真的,就這么大喇喇地從自己眼前不見了。

  那一瞬間他心里忽然生出一點不足為外人道也的情緒來,像是有什么東西脫離了掌控,還有一點不明來由的憤怒滋芽而生。

  原來這個人隨時可以消失——即使溫客行猜到了他的身份,猜到了他的心思,他仍然可以隨時消失不見——只要他想。

  他是從天窗的天羅地網中落出來的,世上最狡猾的一尾魚。

  周子舒甩開溫客行,卻是去了一家銀莊。

  洞庭乃至江南一帶,最出名的銀莊有一個非常平實的名字,叫做“平安銀莊”,生意做得頗為紅火,卻并不過分引人注意,從未曾想過插手別的地方的生意。好像主人家沒有太大的野心,只偏安于這草長鶯飛的一隅似的。

  周子舒抬頭看了銀莊的招牌,推門進去,里面立刻有人喊道:“客官一位,里面請——您是兌銀票還是……”

  周子舒越過那伙計,直接找上掌柜的,低低地一笑,輕聲道:“我想求你家宋大當家的幫忙辦點事,麻煩您替我聯系個管事的?!?/p>

  掌柜一怔,抬起頭打量了周子舒半晌,才謹慎地開口問道:“您是?”

  周子舒將聲音壓得更低了:“我是你家七爺的故人,姓周?!?/p>

  “七爺”兩個字一出口,那掌柜的臉色立刻一變,肅然起敬,忙幾步走出來,親自引他坐下,又叫店小二上茶,自己卻站在一邊,恭恭敬敬地道:“您請您請,小人即刻便傳信于宋大當家的,不過大當家此刻恐怕不在洞庭,您看……您能不能等幾日?”

  周子舒點頭道:“不忙,您也坐?!?/p>

  又客客氣氣地讓了掌柜一回,掌柜的誠惶誠恐忙擺手道不敢,繼而又問道:“周爺,您的事,是親自與大當家的說,還是眼下先叫小人去辦?”

  周子舒想了想,問道:“我并沒什么要緊的事,只是不知道掌柜的有沒有聽說過‘琉璃甲’這一號東西呢?”

  那銀莊掌柜愣了一下:“這……小人倒有些耳聞,周爺說的,莫不是那五塊碎琉璃拼成的琉璃甲?”

  周子舒點點頭:“正是?!?/p>

  銀莊掌柜思量了片刻,攤開一張紙,寫下“琉璃甲”三個字,又道:“小人知道一些,只是恐怕并不周詳,若是周爺不在乎等上幾日,小人倒也有些渠道能替您查到?!?/p>

  周子舒看著他,見這掌柜的不過三四十歲,一臉精明,說話滴水不漏,語速不快,出口前必經三思,果然是那成了精的人手底下的一群老小狐貍。他不知道那位老朋友離開京城以后這么多年,在這邊的勢力能有多大,現在看來,恐怕也不僅僅是銀莊那么簡單了。

  他喝了一盞茶,便離開了。想不到昔日的天窗首領,也要靠別人收集消息,更想不到為了保住張成嶺那兔崽子的小命,他竟也有求到那人頭上的一天——不過說回來,周子舒自己也想不明白,那張成嶺和自己不過萍水相逢,他的小命,又關自己什么事呢?

  簡直是無事忙。

  可人這一輩子,卻是總有那么幾回,總有那么一些人、一些事,叫人明知沒好處,卻忍不住多管閑事。周子舒想著,大概就是緣分吧?不然怎么江南那么大一片地方,偏偏叫他遇見那小東西呢?

  他溜溜達達地在大街上,無所事事地逛游著曬太陽,飽覽了一番洞庭風光,直到日頭偏西,才心滿意足地走上了一家酒樓,叫了一壺酒,幾個小菜,心想這可真是好日子,他好像一輩子都沒過過這么好的日子——不是自己疲于奔命,就是算計著讓別人疲于奔命。

  旁邊有個小姑娘拉著琴唱曲子,人也水靈,聲音也水靈,怎么看怎么美,一曲罷了,樓上樓下所有人都連聲叫好,周子舒看著她就覺得賞心悅目,便大大方方地摸出一錠銀子放在她的盤子上,那小姑娘先是一愣,隨即低頭抿嘴對他一笑,福了一福,輕聲道謝,周子舒心情就更好了。

  忽然,對面的位子上坐下一個人,來人理所當然、平鋪直敘地說道:“我來讓你請我喝酒了?!?/p>

  周子舒心頭一緊——這是債主來了。

  葉白衣絲毫不客氣,在他看來,吃飯喝酒這種俗務,是要他賞光的,既然是他賞光,應該是對方誠惶誠恐,自己自然不用客氣,便也不管周子舒,自顧自地招呼過店小二,噼里啪啦地報了一堆菜名,淡定地對周子舒說道:“要吃什么你自便,不用拘謹?!?/p>

  周子舒眼神詭異地看著他,心道你哪只眼睛看出我拘謹了?

  他有些懷疑這位古僧后人是故意來訛自己的,就他剛剛點的那些東西,別說是兩個人,恐怕就是兩頭豬,也夠喂了。

  葉白衣見他沒有要加菜的意思,于是恍然大悟道:“哦,是了,你有傷,胃口定然不會太好。不過我勸你能吃的時候多吃點吧,剩下的時間也不多了?!?/p>

  周子舒眼神更詭異了,心道這東西若不是古僧后人,真是叫人一天到晚當沙袋揍都不過頭。

  正這當,又有一個人大喇喇地走到他們身邊,也不請自來地拉過一把椅子坐下,似笑非笑地打量這葉白衣,說道:“阿絮,我說你怎么今天招呼也不打,便失蹤了一下午呢,敢情……是有別人了?”

  周子舒叫那小姑娘的笑容點亮的好心情立刻渣也不剩了,心里想著,自己是不是應該直接站起來,丟下一句“我走了二位自便”走人。溫客行便轉過頭來,不知為什么,竟真有些咬牙切齒似地問道:“他是誰?”

  “他是……”周子舒才要說只是一位偶遇的朋友,話到了嘴邊,忽然覺得萬分不明所以,心里不明白自己做什么要跟他解釋這個,便面色古怪地頓住了。

  葉白衣倒是大大方方地對溫客行點點頭,說道:“我叫做葉白衣?!?/p>

  溫客行皮笑肉不笑地轉過頭去,才要說話,便聽葉白衣又波瀾不驚地說道:“我知道你,你是那日燒了那張家小孩屋子的人?!?/p>

  周子舒端著酒杯的手徒然頓在半空中,溫客行臉上的笑容頃刻間便消失不見了。他一雙眼睛死死盯著葉白衣,就像是盯著一個死物,身上慢慢凝聚起某種說不出的……深沉而森冷的殺意。

  周子舒一凜,皺起眉來。

  正好店小二端菜上來,被他殺意所激,嚇得手一抖,盤子便要掉下去,電光石火間,小二只覺眼前好像有白影一閃,那險些落下去的菜便不知怎的,穩穩地落在了那位白衣公子手上,連一滴菜湯都沒灑出來。

  以周子舒的眼力,居然也沒能完全看清他的動作。

  葉白衣竟是這樣的高手?若他是古僧后人,那那位傳說中的長明山古僧……

  周子舒背后浸出一點冷汗,發覺天窗關于那位神秘極了的古僧的估量,原來并不準確。

  溫客行的瞳孔剎那間縮了一下,臉上雖然波瀾不驚,卻不動聲色地將那股子煞氣收了回去,打量著這白衣的年輕人——他有……二十五六?不,恐怕僅僅是皮相嫩,真實年齡絕不止如此,要么,有三十上下?也不像……

  這人給他的感覺簡直就像他的名字一樣,一片空白,他坐在那里,不說話不動的時候,就像是個假人,叫人感覺不到他的情緒波動,也很難用自己的情緒去影響到他,像是比鄰而坐,卻活在兩個不一樣的世界似的。

  葉白衣好像絲毫沒有注意到因為自己一句話,其他兩個人的激烈反應,自顧自地悶頭吃東西。隨著飯菜一道道地擺上來,周子舒和溫客行兩個人的表情再次出現了一定程度上的扭曲——

  這位古僧后人,簡直是個絕世飯桶!

  他十分快速地往嘴里塞著東西,雖然并不粗魯,可那風卷殘云的架勢,絕對像八輩子沒吃過東西一樣,下箸如飛,筷子所經之處如蝗蟲過境,不給敵人剩下一顆糧食,本來不餓的周子舒,和明顯沒心情吃飯的溫客行,就在他的帶動下,情不自禁地拿起筷子,想嘗嘗這家酒樓做的是什么山珍海味。

  直到桌子上一片杯盤狼藉,戰況慘不忍睹,盤碗皆空的時候,葉白衣才撂下筷子,心滿意足地擦擦嘴,嘴角彎起一個不大明顯的弧度,算是笑了笑,對周子舒道:“多謝款待?!?/p>

  說完,也沒別的表示,直接站起來就走人了。

  周子舒忽然覺得,單是能養得起這么一個吃貨,長明山古僧就是個人物!

  溫客行忽然開口道:“他剛才說的話……我并不是要……”

  他話音頓住了,好像微微有些迷茫,不知道自己為什么忽然要說這個,胸口好像有些悶,飛快地抬眼看了周子舒一眼,又垂下目光,自嘲似的笑了笑,搖搖頭,恢復了一慣的模樣:“這是古僧后人?我瞧他倒像個白皮蝗蟲?!?/p>

  周子舒端起酒壺,把壺底的一點酒給自己倒上,也并不糾纏放火那個話題。

  他當然知道,溫客行若存心要殺張成嶺,就跟碾死只螞蟻沒什么區別,定然不會大張旗鼓地去放火,還專門挑一個人不在的時候去,所以與其說他有惡意,倒不如說他知道些什么,提前去放了個警告。

  問題是,葉白衣是如何知道的?

  不過他忽然想起了點別的事……周子舒將手探進懷里,表情忽然很精彩,抬起頭問道:“那個……你銀子帶夠了么?”

  溫客行同他面面相覷。

  那綠樹濃蔭四季不枯,灼灼盛盛,鳥雀穿行。連綿的群山如美人的脊背,起伏綿延,無窮無盡。

  這里便是南疆了。

  一棵少說幾百年的古樹下,擺著張小桌,一個十來歲的南疆少年正襟危坐地在那里做著他的功課,他年紀不大,卻定力十足,足足有一個多時辰沒有抬過頭,好像什么都打擾不到他一樣。

  小桌旁邊橫著一把躺椅,一個男人在上面閉目養神,卻是中原人的打扮,廣袖長袍,腿上放著一本打開的舊書。

  男人腳底下有一只小貂,沒人理會它,它便十分無趣地追著自己的尾巴玩。

  這時,一個南疆武士手上拿著一封信,快步走進來,見此情景,不由放輕了腳步,默默地等在一邊。

  躺椅上的男人聞聲睜開了眼,這人約莫二十五六,長了一雙總是帶著些許笑意的桃花眼,顧盼流轉間,竟是個絕世好看的人物,小貂靈巧地躥到他懷里,爬上他的肩膀,用尾巴掃著他的下巴。

  那武士恭恭敬敬地將信遞了上去,說道:“七爺,是宋大管家的信?!?/p>

  七爺應了一聲,懶洋洋地接過去,有些興趣缺缺地打開,然而只看了一半,整個人便直起身來,眼神也清醒過來,說道:“是他?”

  小貂只覺得那信紙在眼前晃來晃去,便不老實地伸出爪子去抓,被七爺拎住脖頸,輕巧的丟到了一邊的少年書桌上。

  少年這才抬起頭來:“爹,是誰呀?”

  七爺沒直接回答,站起身來,在原地走了兩步,一邊慢慢地將信紙折起來,一邊不著邊際地說道:“路塔,我上回和你說過,這天下大勢,分久必合,合久必分的道理,你還記得么?”

  少年路塔似乎挺習慣他這爹說重點之前必要東拉西扯的毛病,便配合地接道:“爹說這就好比人站得久了要坐下,坐得久了屁股上要長釘子一樣,沒什么道理,只是人活著,就是得折騰?!?/p>

  七爺臉上露出個滿意的笑容,對一邊云里霧里的南疆武士說道:“阿伈萊,替我去找你家大巫,問問他是不是覺得這句話十分有道理?!?/p>

  武士阿伈萊面容呆滯地看著他,問道:“啊?”

  七爺才要說話,只聽一個人輕笑了一聲,慢聲道:“你又怎么閑得緊了,要折騰些事出來?”

  來人一身黑衣,手中拿著一根權杖,那權杖也是烏黑不打眼的模樣,阿伈萊見了,卻忙低下頭去,道:“大巫?!?/p>

  大巫“嗯”了一聲,擺擺手道:“你去忙你的吧——北淵,不要老欺負厚道人?!?/p>

  七爺將折起來的信遞給他,笑道:“你猜猜是誰光臨了我家的鋪子,這可是位稀客?!?/p>

  大巫并不是很感興趣,卻也接過來,只哼了一聲道:“不是大慶皇帝就行……嗯?是周莊主?”


章節在線閱讀

查看全部目錄

版權說明

網友評論

發表評論

您的評論需要經過審核才能顯示

最新評論

    更多評論

    為您推薦

    武俠小說排行

    人氣榜

    捕鱼达人3电脑版 佳永配资 新手怎样看pk10走势图 000286股票行情 湖南福彩快乐十分开奖 体彩飞鱼开奖查询 山东扑克3走势图官网 体彩环岛赛可以搞鬼吗 广西快乐双彩最新开奖结果2018300 股票指数产品 福彩30选5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