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說盡在故事遞!手機版

首頁歷史 → 龍門快婿

龍門快婿

吞吞 著

連載中免費

以淳于飛和歐陽英歌為主角的穿越歷史佳作《龍門快婿》作者是吞吞,小說講的是淳于飛本是清華大學的理科高材生,可因一場意外穿越到古代還成了歐陽家上門女婿,那他會和絕美妻子歐陽英歌擦出怎樣的火花?腦中豐富的現代知識,就是贅婿淳于飛崛起的資本......

更新:2020/05/21

在線閱讀

以淳于飛和歐陽英歌為主角的穿越歷史佳作《龍門快婿》作者是吞吞,小說講的是淳于飛本是清華大學的理科高材生,可因一場意外穿越到古代還成了歐陽家上門女婿,那他會和絕美妻子歐陽英歌擦出怎樣的火花?腦中豐富的現代知識,就是贅婿淳于飛崛起的資本......

免費閱讀

  之所以選擇這首由北宋愛國將領岳飛所寫的《滿江紅·怒發沖冠》,淳于飛也有自己的考慮。

  前面那幾首固然也是千古絕句,但是當下這個時節,這個朝代用滿江紅最為合適了。

  通過腦海當中融合的記憶,淳于飛得以了解,雖然現在的朝代名為大秦,但是歷史時期卻與他所知道的宋朝極為相似。

  大秦始皇龍袍加身成就一代帝位。

  雖然大秦國力昌盛,但是周邊的大金、大遼、大燕等國對于富庶的大秦一直覬覦不已。

  六十年前,景帝時期,大金趁著大秦國內兵亂,一舉入侵大秦,并且將景帝給擄掠到大金,史稱文景之恥,這與宋朝時期的靖康之恥極為的相似。

  所以,一直以來,大秦人民對于大金同仇敵愾,十分痛恨大金。

  這也是淳于飛之所以選擇這首詞的根本原因。

  “怒發沖冠,憑欄處,瀟瀟雨歇。

  抬望眼,仰天長嘯,壯懷激烈。

  三十年功名塵與土,八千里路云和月

  莫等閑,白了少年頭,空悲切?!?/p>

  對于這首詞,淳于飛雖然早就爛熟于心了,或者說只要是華夏人,對于這首詞絕對不陌生。

  但是在寫這首詞的時候,淳于飛的思緒仿佛一下子穿越到了那個動亂、多事之秋的年代,仿佛此刻他就是那個悲憤無比的精忠岳飛。

  整個人壯懷激烈,渾身熱血沸騰。

  國仇家恨今猶在,壯士熱血報家國。

  “文景恥,猶未雪。臣子恨,何時滅。

  駕長車,踏破賀蘭山缺。

  壯志饑餐胡虜肉,笑談渴飲匈奴血。

  待從頭,收拾舊山河,朝天闕?!?/p>

  這里第一句,淳于飛稍作了改動,畢竟朝代不同,歷史事件也不同。

  一筆落下,淳于飛整個人熱血沸騰,臉頰被熱血漲得通紅。

  他猛地將手中的毛筆擲于地上,一腳直接將面前的文案給踹翻。

  整個人無比激動,頭上的發簪猛地掉落,披頭散發,狀若瘋狂。

  淳于飛這突然好像發瘋的樣子,將在場的京畿子弟們都給嚇了一大跳。

  過了好一會兒,淳于飛的情緒才慢慢平復下來,他重新收攏起自己散亂的頭發,扎好發髻。

  “抱歉,興致處,忘乎所以?!?/p>

  淳于飛淡淡說道。

  這個時候眾人才反應過來。

  “胡言亂語,瘋行瘋狀,就你這等粗鄙之徒,也配談詩論文?”有人說道。

  “沒錯,像個瘋子一樣,簡直有辱斯文?!?/p>

  “一定是寫不出來,急成這樣子的吧?!?/p>

  “哈哈哈,丟人現眼之徒,趕緊滾回你的鄉野之地去吧?!?/p>

  眾人紛紛嘲諷。

  而李敬道眼中的不屑之色則更濃了。

  “淳于公子,你的詩詞可寫好了?!?/p>

  這時一旁走出一個中年人對著淳于飛說道。

  此人名叫唐伯庸,是吳王殿下的門客,也是吳王最相信的人,這次畫舫詩會就是他組織的。

  淳于飛點了點頭。

  “得了吧,就你還寫的出詩來?!?/p>

  “唐先生,莫要污了你的眼睛?!?/p>

  角落處,又不知道是誰開言嘲諷。

  唐伯庸并沒有理那些人,而是來到被淳于飛踢翻的文案處,將他寫好的那首詩詞給撿了起來。

  說實在的,對于淳于飛,唐伯庸也有些不滿。

  不過他不是不滿與淳于飛成了歐陽家的贅婿,而是方才淳于飛的那番表現。

  畫舫詩會乃是文雅之地,方才淳于飛那瘋狀,著實讓人心中生厭。

  唐伯庸沒有第一時間就看淳于飛的詩,而是對淳于飛說道:“淳于公子,這可是你之詩作?”

  “沒錯,就是我的千古杰作?!贝居陲w大言不慚道。

  一聽到淳于飛這么張狂的話,底下那些仕子們一個個又開罵了。

  “粗鄙村夫,就憑你也想寫出千古杰作?!?/p>

  “你若是寫出千古杰作,老子此生再不寫詩?!?/p>

  有的人甚至都開始爆粗口了。

  唐伯庸并沒有被此影響。

  他攤開手中的紙,然后看淳于飛的佳作。

  可是當看到里面的內容是,唐伯庸整個人都震住了,呆立當場。

  他瞳孔微微縮起,渾身的氣血仿佛一下子全都涌到了他的臉上,使得此刻他的臉看起來有些猙獰。

  見此情景,底下的京畿子弟們一個個都像打了雞血一樣。

  “瞧他寫的什么詩,都將唐先生給氣的沒有人樣了?!?/p>

  “鄉野村夫,寫的必是一些粗俗鄙語,你看看唐先生氣成什么樣子了?!?/p>

  “滾出京畿,滾出京畿?!?/p>

  眾人紛紛大吼。

  “給我閉嘴!”

  就在眾人叫得正歡的時候,臉色猙獰的唐伯庸猛然抬頭,沖著那些人大聲吼道。

  他雙目通紅,神情猙獰,加上這一聲大吼,仿佛要殺人一般,將那些仕子一個個都嚇得不敢說話了。

  那些人都無比訝異地看著唐伯庸,根本就不知道發生了什么事。

  唐伯庸轉過頭看著淳于飛,認真道:“淳于公子,這真是你所作?”

  淳于飛點了點頭:“一字一句,千真萬確,大家有目共睹?!?/p>

  不知為何,在說這句話的時候,淳于飛有一點點心虛。

  唐伯庸沒有說話,深深地看著淳于飛,然后他就做出了一個令所有人都無比訝異的舉動。

  他深深地給淳于飛鞠了一躬。

  “淳于先生,唐某拜謝?!碧撇拐f道。

  淳于飛也被唐伯庸這番舉動給嚇了一跳,他連忙扶起唐伯庸。

  “唐先生,何至于此?!?/p>

  “該當于此?!?/p>

  而當看到唐伯庸對淳于飛如此敬重,底下的那些仕子們一個個都傻眼了。

  到底發生什么事了?

  難道那個鄉野村夫真的寫出了驚世駭俗之作?

  而且以方才唐伯庸所表現出來的震驚,他究竟寫出了什么東西來?

  站在一旁的李敬道的心咚的一聲,猛然下沉,臉色一下子變得無比蒼白,難看到了極點。

  “唐先生,他究竟寫了什么東西啊,給我們看看啊?!?/p>

  有人小聲道。

  唐伯庸微微一笑,攤開那張紙,然后大聲朗讀了起來。

  “怒發沖冠,憑欄處,瀟瀟雨歇……”

  畫舫深處。

  吳王秦子欽正和手下看著這次畫舫詩會的才子們寫出來的詩。

  “殿下,看來這次的魁首又得是李敬道了?!逼渲幸幻窒抡f道。

  秦子欽搖了搖頭說道:“話別說的太滿,雖然在目前看來李敬道的這首邊塞行是其中佼佼者,但是這次畫舫詩會來的才子眾多,興許后面還有更加驚才絕艷的詩句呢?!?/p>

  雖然這么說,但是秦子欽眼中卻情不自禁地流露出得意之色。

  此次來參加畫舫詩會的才子眾多,其中關系牽連甚雜,有的是京畿高官之子,也有一些名門大閥的仕子。

  雖然只是一次普普通通的詩會,但是若是誰的子弟在這次詩會上一舉奪魁,那對于他來說也是莫大的榮幸。

  而李敬道是秦子欽的門客,這次他奪魁,那秦子欽也面上有光啊。

  “繼續看,繼續往下看,看看后面還有沒有比李敬道這首邊塞行更好的詩句?!?/p>

  ……

  “怒發沖冠,憑欄處,瀟瀟雨歇。抬望眼,仰天長嘯,壯懷激烈……”

  盡管此前已經看過一遍這首滿江紅了,但是再讀起時,唐伯庸依舊是熱血沸騰。

  方才淳于飛寫這首詩的時候,感覺自己好像回到了那個動亂紛飛的時代,感覺自己好像岳飛上身。

  這種感覺讓他熱血沸騰,壯懷激烈。

  但是唐伯庸在讀到這首詩的時候,他的感情,他的精神絕對比淳于飛更加濃烈。

  因為畢竟淳于飛是一個穿越者,對于六十年前的那場動亂,他沒有切身的感受,但是唐伯庸則不同。

  當然唐伯庸也沒有經歷過那場動亂,但是對于那場動亂他卻無比的熟悉,他的祖父就親身經歷了那場動亂。

  他的祖父曾經是大秦的一個將官,親身經歷了那場動亂,死的時候他都牢牢地抓住唐伯庸的手,讓唐伯庸千萬不能忘了那次恥辱,要他收復舊山河。

  所以對于淳于飛這首滿江紅,他的感受極為深切。

  尤其是當念到后面的那具文景恥,猶未雪。臣子恨何時滅的時候,唐伯庸的聲音都在顫抖,其祖父病逝時的那種不甘,那種怒吼,瞬間出現在他的面前。

  他雙眼通紅,眼淚都快要掉出來了。

  這首詩詞,他幾乎是用嘶啞的聲音吼出來的。

  當唐伯庸念完這首詩詞的時候,原本那些還帶著嘲弄眼神的仕子們,一個個全都傻眼了。

  他們都是大秦人,在場諸人雖然都沒有經歷過那場大動亂,但是他們的長輩可都是親歷者,他們自小就被長輩教導不要忘了那場動亂。

  要收復舊山河,要找大金報仇。

  長輩的敦敦教誨一一浮現在眼前。

  原先那些還在嘲弄淳于飛的仕子們一個個都無比憤恨,又有些羞惱。

  憤恨是因為他們想起了國仇家恨,羞惱是羞惱于方才對于淳于飛的嘲弄。

  “好一個壯志饑餐胡虜肉,笑談渴飲匈奴血?!?/p>

  不知道是誰喊了一句,瞬間打破了在場的寧靜。

  淳于飛看著這些表情變化,自詡為才子的仕子們,臉上掛著淡淡的冷笑。

  隨著淳于飛的目光掃過,那些人紛紛低下了頭。

  尤其是李敬道,他面色酡紅,恨不得找條地縫鉆進去。

  “李公子,不知道我這首滿江紅可還入得了你的法眼?”淳于飛笑道。

  李敬道張大嘴,想要說些什么,但一時之間,卻又說不出來什么。

  在李敬道看來,從文字的角度來說,這首滿江紅用詞工整,辭藻絕對算不上華麗,但是其中所表現出來的那種悲憤,那種意味卻極其的悠長。

  他自認為自己的詩與這首詩相比,簡直一個天上一個地下。

  望著這些一個個目瞪口呆,又面帶羞恥的仕子們,淳于飛冷哼一聲。

  “我的確是沒讀過什么四書五經,對于寫詩寫詞也不感興趣,但是這并不代表我不會寫,我只是不想寫,不愿去寫?!?/p>

  “我大秦立國兩百載,國仇家恨未恥,我大秦男兒該當馬革裹尸,熱血報國,洗先人之恥,殺敵人之頭?!?/p>

  “而不是在這里無病,寫些什么破詩,寫這些破詩能夠讓大秦一雪前恥,能夠替死去的先人報仇雪恨嗎?”

  “這……不能!”

  說完淳于飛轉身就走,這些人既然不歡迎他,他也沒必要留在這里,至于讓那些人下跪道歉,他也沒想這么做。

  看著淳于飛離開的背影,這些仕子們一個個臉色難看到了極點。

  他們想要說些什么,但是在這首詩的打壓之下,他們一句話都說不出來。

  他們有什么資格再說些什么?

  淳于飛的字字句句,宛如刀劍扎在了這些人的身上。

  走到畫舫門口的時候,淳于飛突然轉過頭,笑著說了一句:“商女不知亡國恨,隔江猶唱后庭花?!?/p>

  此話一出,淳于飛的身影直接消失在畫舫門口。

  而本就面色難看的眾人面色再度一變。

  尤其是李敬道,他的面色由紅轉白,竟然哇的一聲吐出了一口鮮血。

  李敬道是個驕傲的人,他被稱為江南八子之首,才氣通天,詩詞雙絕。

  方才于淳于飛打賭,淳于飛一首滿江紅直接讓他無地自容。

  可是沒想到淳于飛臨走時竟然還不忘挖苦他一句。

  將他比作那個不知亡國之恨的商女,這句話直接讓他再也忍受不住了。

  殺人誅心,莫不如是。

  這句話簡直比砍他幾劍還要來得徹底,還要來得誅心。

  “狂妄,無恥之徒,竟然將我等比作那般人物?!?/p>

  “他以為他是誰,竟然敢做如此比喻?!?/p>

  “我要殺了他,我要殺了他,啊啊啊?!?/p>

  ……

  走出畫舫,天清氣朗。

  望著外面那湛藍的天空,淳于飛的心情很是復雜。

  畢竟他不是這個時代的人,初來此地,心情有些復雜也是正常。

  過了一會兒,他長長的舒了一口氣。

  “既來之則安之,我不信以我清華大學物理系的高材生還不能在這個世界好好活下去?!贝居陲w淡淡笑道。

  “是誰允許你到這里來的?”

  就在淳于飛感慨的時候,一道冷冰冰的聲音突然自他身邊響起。


章節在線閱讀

查看全部目錄

版權說明

網友評論

發表評論

您的評論需要經過審核才能顯示

最新評論

    更多評論

    為您推薦

    歷史小說排行

    人氣榜

    捕鱼达人3电脑版 东方6十1推测专家 福建快三开奖走势图 青海快3开奖结果今天77 云南快乐10分开奖结果昨天 上证指数今日大盘行情 股票开户怎么办理 广东11选5遗漏 四川金7乐历史开奖结果 pk10赛车两期计划群 股票配资都是诈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