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說盡在故事遞!手機版

首頁言情 → 沈姝傅慎言小說

沈姝傅慎言小說

愛你不能言 著

連載中免費

沈姝傅慎言小說《愛你不能言》最新章節由故事遞網提供閱讀全文,本站可以獨家閱讀沈姝傅慎言小說完整版,該小說是由作者豆芽所著,又名《南風過境,你我皆過客》,《愛你不能言》全文精彩內容概述:沈姝和傅慎言的婚姻其實是一場父母之命的意外,也是命定的姻緣,兩個彼此仇視的人相互看不順眼,沈姝陪了傅慎言兩年,但依舊比不過陸欣然的一個電話了。這個男人內心一直想要的人,從來都不是沈姝,但是沈姝會明白真相嗎?兩個人最后是否會走到一起?更新最全最好看的小說盡在故事遞~

更新:2020/05/18

在線閱讀

  沈姝傅慎言小說《愛你不能言》最新章節由故事遞網提供閱讀全文,本站可以獨家閱讀沈姝傅慎言小說完整版,該小說是由作者豆芽所著,又名《南風過境,你我皆過客》,《愛你不能言》全文精彩內容概述:沈姝和傅慎言的婚姻其實是一場父母之命的意外,也是命定的姻緣,兩個彼此仇視的人相互看不順眼,沈姝陪了傅慎言兩年,但依舊比不過陸欣然的一個電話了。這個男人內心一直想要的人,從來都不是沈姝,但是沈姝會明白真相嗎?兩個人最后是否會走到一起?更新最全最好看的小說盡在故事遞~

免費閱讀

      有錢有顏,是傅慎言的標配,這么多年,我已經見怪不怪了,忽視了路人的目光,我上了副駕駛。

  原本閉目養神的男人察覺到動靜,只是微微蹙眉,并未睜眼只是聲音低沉道,“處理好了?”

  “嗯!”我點頭,將同醫院簽好的合同遞給他,開口道,“陸院長讓我帶他向你問好!”今天的合同,原本是我自己過來簽的,但途中遇到傅慎言,不知道出于什么原因,他會順路送我過來。

  “這個案子接下來你全程負責!”傅慎言向來話少,沒有接合同,只是淡淡交代了一句,便啟動了車子。

  我點頭,不多言。

  沉默久了,除了聽話和做事,其他的我似乎不會了。

  車子開往市中心,此時已經是傍晚,他不回別墅,打算去哪?心里雖疑惑,但我向來不會主動追問他的事,索性便沉默了。

  想起那張B超單,我一時間不知道該如何向他開口,側目見他雙眸看著前方,目光凌厲,一如既往的冷冽。

  “傅慎言!”我開了口,拽著包的手心有些潮濕,想來是緊張,所以出汗了。

  “說吧!”冷冰冰的兩個字,沒有多余的情緒。

  他一向對我如此,時間久了,我也釋然了,壓下心中的忐忑,吸了口氣,我道,“我……”懷孕了。

  最多不過三個字,但此時他的手機響了,這話硬生生被吞回去了。

  “欣然,怎么了?”有些人的溫柔,注定只會傾覆于一人,或深情,或歡愉,最后都是給予一人。

  傅慎言的溫柔是為陸欣然準備的,聽他和陸欣然的對話便知。

  不知道電話那頭的陸欣然說了什么,傅慎言突然踩了剎車,對著電話安撫道,“好,我一會過去,你別亂跑?!?/p>

  掛了電話,他恢復了滿臉的冷厲之氣,看向我道,“下車!”

  毫無余地的命令。

  這不是第一次了,我點頭,將所有的話都吞回肚子里,開了車門,下車。

  我和傅慎言的婚姻,是意外,也是命定,但都與愛無關,傅慎言心里放了陸欣然,我的存在只是擺設或者說是障礙。

  兩年前傅老爺心肌梗塞,在病床上逼著傅慎言娶了我,傅慎言雖然不情愿,但礙于老爺子,還是將我娶了回去,兩年來有老爺子在,傅慎言只是當我不存在,如今老爺子斷了氣,他便迫不及待找律師擬寫了離婚協議,就等我簽字了。

  回到別墅,天色已暗,偌大的房子里空蕩得像鬼屋一般,大概是懷孕的關系,沒有食欲,我便直接回了臥室,洗漱睡覺。

  迷迷糊糊還未睡熟,便隱隱聽到院子來傳來車子熄火的聲音。

  傅慎言回來了?

  他不是去陪陸欣然了嗎?

  未及多想,便見臥室門被打開,他一身濕意,未曾看我一眼便直接進了浴室,隨后便傳來嘩啦啦的水聲。

  他這一來,我是沒辦法繼續睡了,起身將衣服穿好,從衣柜里將他的睡衣取出,放置在浴室門口,隨后我便去了陽臺。

  已是梅雨季節,外面淅淅瀝瀝的下起了小雨,天色已暗,隱約能聽到雨水打在磚瓦上的滴答聲。

  聽到身后有動靜,我回頭,見傅慎言已經出了浴室,披著浴巾,頭發濕濕的,有水珠順著他健碩的身體滴落,男色惑人,莫不過如此了。

  大約是察覺到我在看他,他瞧向我,俊眉微蹙,“過來!”毫無情緒的語調。

  我是聽話的,走至他身邊,見他將手中的毛巾丟給我,聲音低沉,“幫我擦?!?/p>

  他向來如此,我早已習慣,他坐在床沿上,我爬上去,半跪在他身后給他擦著頭發。

  “明天是爺爺的葬禮,要早些過去老宅?!蔽议_口,倒也不是故意和他扯話題,只是他一心都在陸欣然身上,若是不提,只怕他早已忘記。

  “嗯!”應了我一聲,他便再無其他。

  知道他不愿意與我有過多交流,我也不多說,替他擦干頭發我便再次躺在床上,準備入睡。

  興許是懷孕的緣故,總是覺得困得厲害,往常傅慎言洗完澡都會去書房待到半夜,不知今夜為何,換了睡衣,他便躺了下來。

  雖然奇怪,但我也不多問,只是他突然將我摟住,拉入懷中,隨后細碎的吻落下。

  身上的睡衣被他扯落,我一時慌了神,猛的按住他探向那里的手,不明所以的抬眸看他。

  “傅慎言,我……”

  “不愿意?”他開口,一雙黑眸漆黑如夜,凌冽又帶著野性。

  我垂眸,是不愿意,可由不得我。

  “可以輕一點嗎?”孩子才六周,若是不小心,會有危險。

  他斂眉,未語,只是翻身,隨后并不溫柔的開始這一切,我疼得卷了身子,只能盡可能的保護孩子不受傷害。

  伴隨他的兇猛,窗外的雨也越下越猛,一時間竟打起了雷電,燈影起伏,許久他起身進了浴室。

  我疼得直冒冷汗,原本想起身吃些止疼藥,顧忌到孩子,便也放棄了。

  “嗚……”床頭柜上的手機響了起來,是傅慎言的,我抬眸看了看墻上的時鐘,已經11點了。

  這個點會給傅慎言打電話的,也只有陸欣然了。

  浴室里的水聲停下,傅慎言裹著浴巾出來,擦開手接起了電話,不知道電話那頭說了什么。

  見傅慎言微微蹙眉,開口道,“欣然,別胡鬧!”

  說完,他便掛了電話,準備換衣服離開,若是以往,我可能會假裝視而不見,但此時我猛地拽住傅慎言,軟了聲求他道,“今晚不走可以嗎?”

  傅慎言蹙眉,俊朗的臉上浮現出幾分冷冽和不悅,“剛吃到點甜頭,就開始放肆了?”

  這話冰冷且諷刺。

  我愣了神,一時間不由覺得好笑,仰頭看他道,“明天是爺爺的葬禮,你就算再放不下她,是不是也應該有個分寸?”

  “威脅?”他瞇起黑眸,猛地掐住我的下頜,聲音低沉冷冽,“沈姝,你長本事了?!?/p>

  第3章 我同意離婚

  我清楚的知道,想要留下他,根本不可能,但有些事總要試試,抬眸直視著他,我道,“我同意離婚,但我有條件,今晚你留下來,陪我參加完爺爺的葬禮,葬禮過后我立馬簽字?!?/p>

  他瞇起了眼,漆黑的眼睛里噙著諷刺譏誚的笑意,唇角微動,“取,悅我?!彼闪耸?,瞇了瞇眼睛,湊到我耳邊,“沈姝,任何事都要靠自己的本事,光靠嘴沒用?!?/p>

  他的嗓音沙啞透了,帶著一絲撩饒低沉,我知道他的意思,抬手環住他的腰,仰頭去夠他的唇,兩個人的身高差距過大,這樣的動作,讓我顯得滑稽又可笑。

  男女之事,我懂的不多,憑著直覺伸手去解他腰間的浴巾,耳邊有他的呼吸聲,我知道他有反應了,心里說不出是什么樣的滋味,用這樣的方式留住喜歡的人,還真是.....可憐。

  浴巾落地,我將指尖緩緩下滑,猛的手被他按住,我抬眸,見他目光漆黑隱約帶著幾分不可窺探的撩繞,“行了!”

  淡漠冷冽的兩個字,我愣了愣,有些不知道他是什么意思,見他扯過床上的灰色休閑睡衣優雅的套在了身上。

  一時間愣了愣,隨即便反應過來,他這是……留下了?

  還未來及高興,便聽到窗外伴著雨聲隱約傳來的女子聲音,“慎言……”

  我一愣,不及傅慎言反應快,見他幾步跨到陽臺上,隨后見他一臉陰沉的扯了大衣便出了臥室。

  陽臺外,陸欣然站在大雨下,穿著單薄的衣裙,任由雨水肆意,原本就病嬌的美人,此時在雨中更加顯得楚楚可憐。

  傅慎言將帶下去的大衣披在她身上,不及責怪她,陸欣然便猛的抱住了他,在他懷里低聲啜泣。

  看著這場景,我突然明白,為什么我陪了傅慎言兩年,但依舊比不過陸欣然的一個電話了。

  傅慎言擁著陸欣然進了別墅,帶著她上了樓,我站在樓梯口,垂眸看著被雨淋濕的兩人,擋住了他們的去路。

  “讓開!”傅慎言開口,音色冷厲陰戾,一雙黑眸厭惡的看著我。

  難過嗎?

  我也不知道,但比心更疼的是眼,它親眼看著心愛的人是如何寶貝別人,踐踏自己的。

  “傅慎言,當初結婚的時候,你答應過爺爺,只要我沈姝在這里一天,你就不會帶她進這里一步?!边@里是我和傅慎言僅有的共同生活的地方,我將他的無數個夜晚都讓給了陸欣然,為什么最后還要污染這一步屬于我僅有的地盤。

  “呵!”傅慎言突然冷笑,一把將我扯開,冷聲道,“沈姝,你太看得起你自己了?!?/p>

  多么諷刺的一句話,看著他擁著陸欣然進了客房,我終究只能當個旁觀者一樣看著。

  這一夜,注定不安定。

  陸欣然在外面淋了雨,原本身體就虛弱的她,一場大雨讓她發起了高燒,傅慎言寶貝她,一邊給她換了衣物,一邊用毛巾給她物理降溫。

  可能看著我在一旁礙眼,冷冷看了我一眼道,“你回傅家老宅住吧!欣然這樣,今晚是回不去了?!?/p>

  這個時間點讓我回傅家老宅?呵呵……

  是我礙眼了。

  看著傅慎言良久,我居然不知道自己應該說點什么來提醒他,老宅離這里有多遠,現在多晚,我一個女人過去,有多么不安全。

  但,這些他根本不在乎,他在乎的,是我在這里會不會妨礙到陸欣然休息。

  壓下心中的酸澀,我終究還是平靜道,“我回臥室就行,現在過去老宅……不合適!”

  他不愛惜我,我總不能也隨著他糟踐自己。

  轉身離開客房,在走廊上遇到匆匆趕來的程雋毓,見他修長的身上還穿著黑色睡衣,可能來得急,沒有換鞋,衣服也濕了大半。

  走廊并不寬敞,狹路相逢,他微微一愣,正了正衣襟開口道,“沈小姐,我過來給欣然看病?!?/p>

  陳雋毓是傅慎言的生死之交,有人說,一個男人有沒有把你放在心上,你只要看看他身邊的兄弟對你的態度就知道了。

  不用看態度,就聽聽稱呼就知道了,我沈姝似乎永遠都只有一個稱呼——沈小姐。

  多么禮貌又生疏的稱呼啊!

  人不能摳太多細節,否則會心生郁結,扯了抹笑,給他讓了條道,我開口道,“嗯,進去吧!”

  有時候我是真的特別羨慕陸欣然,她只要掉幾滴淚,就可以擁有我花半生努力都得不到的溫暖。

  回了臥室,我找了一身傅慎言沒有穿過的衣服,抱著出了臥室,下了客廳。

  程雋毓給陸欣然看病很快,量了體溫,開了退燒的藥,便準備離開。

  下樓見我站在客廳了,他疏離一笑,“時間不早了,沈小姐還不睡嗎?”

  “嗯,一會睡!”我將手中的衣服遞給他道,“你衣服濕了,外面還下著雨,換身干凈的再走吧,以免著涼?!?/p>

  大概是意外我會給他送衣服,他愣了愣,俊朗的臉上扯出幾分笑道,“不用,我身強力壯,不影響!”

  我將衣服放在他手中,開口道,“這衣服傅慎言沒有穿過,吊牌還在,你們身形差不多,你將就著穿!”

  說完,我便上樓,回了臥室。

  我沒有那么好心,當年外婆住院的時候,是程雋毓做的主刀醫師,他一個國際名醫,若不是傅家,他不可能會同意給我外婆做手術,那衣服算是報恩。

  翌日。

  一夜暴雨后的清晨,陽光里透著泥土的芬芳,我習慣了早起,洗漱完下樓的時候,傅慎言和陸欣然都在廚房里。

  傅慎言身上圍著黑色圍裙,修長的身軀立在灶臺邊煎雞蛋,身上凌厲冷酷的氣息散去,透著幾分煙火的氣息。


章節在線閱讀

查看全部目錄

版權說明

網友評論

發表評論

您的評論需要經過審核才能顯示

最新評論

    更多評論

    為您推薦

    言情小說排行

    人氣榜

    捕鱼达人3电脑版 华亿配资 七乐彩500期走势 河南彩票十一选五 股票市场行情 快乐12任选3计算技巧 东方6 1历史中奖号码 12选五复式投注表 双色球红球的关系吗 上交所股票交易规则 股票涨跌计算方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