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說盡在故事遞!手機版

首頁總裁 → 婚從天降雙面總裁有點甜

婚從天降雙面總裁有點甜

簡若歐陽熠 著

連載中免費

主角是簡若歐陽熠的小說大結局,《婚從天降雙面總裁有點甜》全文免費,知名網絡作家閑魚六六的作品讀起來流暢爽利,由簡若歐陽熠作為男女主角的小說是《婚從天降雙面總裁有點甜》,小說內容概述:簡若因為錢嫁給歐陽熠,心里卻藏了個人,三年后見到丈夫,才發現,她心里的人就在身邊。

更新:2020/05/18

在線閱讀

主角是簡若歐陽熠的小說大結局,《婚從天降雙面總裁有點甜》全文免費,知名網絡作家閑魚六六的作品讀起來流暢爽利,由簡若歐陽熠作為男女主角的小說是《婚從天降雙面總裁有點甜》,小說內容概述:簡若因為錢嫁給歐陽熠,心里卻藏了個人,三年后見到丈夫,才發現,她心里的人就在身邊。

免費閱讀

  簡若剛剛頓住的手重新動了起來,繼續幫奶奶擦干臉上的眼淚,才開口回答:“不用?!?/p>

  “是奶奶對不起你,沒有在當年就告訴你真相,這些年我一直活在自責當中,當我得了尿毒癥之后,心想著死了就死了,我總該為自己的隱瞞付出代價,可你救了我,這讓身為奶奶的我生不如死?!?/p>

  簡若漆黑的眼底清亮平靜,“奶奶,你今天能告訴我真相,說明在這十來年里你一直活在自責當中,我不會怪你說出真相的時間晚?!?/p>

  她的眼睛閉了閉,胸口壓抑的痛苦。

  身為目擊者的你都能懷著悔恨到現在,可是為什么殺人兇手卻沒有任何感覺,甚至還想繼續加害我?

  后半句簡若沒有說出來,只是說,“奶奶你好好休息,我明天還有很多工作要做?!?/p>

  “可……”

  “過去的事情你就不要管了,我會看著處理?!?/p>

  簡若沉默著出門。

  歐陽熠的黑眸看了過去,隱隱有些擔憂。

  “你都聽到了?”

  歐陽熠點了下頭,眸底有血色上涌。

  他看著簡若快步朝電梯口,追了上去。

  “你去哪兒?”

  “不用你管?!?/p>

  “我陪你?!?/p>

  歐陽熠伸手按電梯,什么都沒再問,沉默著陪在簡若身邊。

  兩人的容貌都過于出色,一起出現的時候能輕易抓住周圍人的眼球。

  有人開始小聲議論。

  “看,我說簡醫生結婚了你們都不信,就是那個男人?!?/p>

  “你認真的嗎?你知道那男人是誰嗎?”

  “是誰?”

  “京都的天,歐陽家的獨生子?!?/p>

  剛剛說話的人倒吸一口涼氣,怔在了原地。

  身后有人出聲問:“你們怎么知道簡醫生結婚了?”

  昨晚的護士自信開口,“昨天那個男人親口跟我說他是簡醫生的老公?!?/p>

  秦正深吸一口氣,少爺曾經讓他封鎖他已婚的消息,沒想到自己抖了出來。

  怪不得今天這么反常,一定是像上次一樣不想讓別人知道他對夫人已經情根深種。

  路上的時候,簡若撥通了簡鴻才的電話,沉聲開口,聽起來像是命令。

  “我三十分鐘后到家,有事情和你們說,你們一家三口都要在場?!?/p>

  王書慧正在給簡欣手腕上的傷口換藥,聽到簡若這么說當即罵道,“這個小賤人把我女兒傷成這樣還敢回來,看我不撕了她!”

  簡若到家的時候看到家里的大門重新被刷了一層紅漆,發出嗆人的刺鼻味。

  她抬起右手想要敲門,可是歐陽熠卻伸手攔住了她。

  兩人肌膚碰觸的瞬間,手背上傳來的溫熱讓她怔愣了一下。

  歐陽熠漠然垂下眸,往后退了一步,眸中冷光閃了一下,抬腿踹上大門。

  上面立刻留下了他的腳印,整個樓仿佛也跟著顫抖了一下,樓道里的感應燈同時亮起,簡家門旁墻壁上的白灰大塊大塊落下,碎裂在地上濺起輕微的煙霧。

  最先有反應的是樓上的鄰居,看了門探出腦袋,“原來是簡若呀,我以為是你家仇人找上門來了?!?/p>

  在看到歐陽熠的時候,目光停頓了一下,男人氣質矜貴,俊美非凡,加之身上的西裝一看價格就很昂貴,心里開始犯嘀咕,這簡家什么時候認識了這么有錢的男人?

  那鄰居又看了一眼簡若,眼神當即閃著八卦的光。

  前兩天還聽簡父說自己女兒嫁了個有錢男人,難道是他?

  簡若眼里閃過一絲疑慮,“什么仇人?”

  “你不知道嗎?有人向你家發了死亡威脅,就那個忙被人寫了一個巨大的死字,我看昨天你爸刷了好久的漆才蓋住,也不知道你家得罪了什么人?!?/p>

  歐陽熠的薄唇抿了一下,眼峰一掃,看熱鬧的鄰居立刻縮回脖子關上門,樓道里再次變得靜悄悄。

  這時,簡若面前的門從里面被推開。

  王書慧立刻揚起了手,“小賤人,我等你好久了!“

  簡若的眼睛瞇了瞇,正要往后躲閃,她身后站著的歐陽熠不知道何時走上前,一個高抬腿把她踢回到屋內。

  王書慧沒想到簡若居然敢讓人用腳踹她,等反應過來的時候她已經被踹倒在了地上,聽到尾椎骨斷裂的聲音,緊接著疼痛席卷全身,嘴巴張著半天都沒發出聲音。

  簡欣大叫起來:“爸……爸……你快出來看看,姐姐要殺人了!”

  她不敢靠近簡若,最可怕的是她身后站著的那個男人,仿佛從地獄而來一般。

  只看一眼身上的汗毛全都立了起來。

  王書慧就倒在她腳邊,臉上的肌肉因痛苦擠到了一起。

  簡若靠在門框上,攏了攏耳邊的碎發,看著這母女倆各自的表情,嘴角牽出一抹冷笑。

  她從來沒有想過自己嫁的男人會這么有震懾力,能讓簡欣和王書慧夾緊尾巴,受了委屈也不敢多說一個字。

  簡欣眼角瞥見浴室的門動了一下,她哆嗦了一下,驚愕的開口:“姐姐,昨天的事你已經答應放過我,為什么還要咄咄逼人?”

  再然后,她哭著跑到簡鴻才身后,哭哭噠噠地向他抱怨。

  歐陽熠的臉上一直沒有太多的表情,大多數的時候她總是用一雙黑漆漆沒有任何溫度的眸子看著眼前發生的這一切。

  簡鴻才也看了一眼歐陽熠,直覺告訴他這個男人不好惹。他先把王書慧摟進懷中,察看她的身體情況。

  看著這一切,簡若眼里浮起了一層霧氣,同樣都是女人當年她媽媽死的時候他無動于衷,現在同樣的事情發生了他卻在關心另外一個女人。

  原來簡鴻才只有在面對自己和媽媽的時候心才是石頭做的。

  簡若的心沉到谷底。

  “心疼了?當年我媽死的時候我怎么沒見你掉一滴淚!”

  聽到簡若提起宋憶霜簡鴻才臉色大變,恨恨地咬著牙:“什么你媽媽的死?你還提那個女人干什么?”

  “那個女人叫宋憶霜,你的第一任妻子,我的媽媽,你不記得她了嗎?”

  簡若蹲下看著簡鴻才的眼睛,除了驚慌沒有看到任何愧疚。

  她突然就笑了,笑得大聲又絕望。

  簡鴻才被簡若莫名其妙的大笑嚇得怔住,他搞不懂她到底想要做什么。

  那清亮的眼睛看起來帶著一種吃人的煞氣……

  走出家門,外面的陽光刺眼,可簡若總覺得身上冒著一股寒意。

  “解氣了嗎?”

  歐陽熠在身后問她,不過她只是沉默著往前走。

  簡若去哪兒,歐陽熠便寸步不離跟著。

  他回頭看了一眼簡家所在的方向,眸中有道冷光迸出。

  歐陽熠陪著簡若回到醫院,看到她一言不發躺回病床上,便喊來護士幫她重新掛上藥瓶。

  他又坐在床邊一動不動陪著他。

  簡若偏了下頭,看到男人那雙耀如寒星的眸底有青色,“其實你可以去睡覺的?!?/p>

  “我不困?!?/p>

  歐陽熠性感的喉結上下滾動了一下,咽回去沒說口的那句話。

  他想說他很想就這么陪在她身邊,默默看著她什么都不做。

  簡若也沒睡著,躺在床上睜著眼看天花板。

  外面有人敲門。

  護士壓低聲音和歐陽熠說了幾句,他回頭看了一眼簡若,“我有事出去一趟?!?/p>

  簡若往護士站打了一個電話,那些人也不敢瞞她。

  事情的起因是簡鴻才撥打了京都醫院的救護車送王書慧來醫院,卻拒絕交任何醫療費,罵罵咧咧的要找簡若讓她承擔所有的醫藥費。

  醫院因為他的吵鬧失去了安寧,一些前來急診的病人根本沒法就醫,無奈之下工作人員才想著讓簡若出面解決一下。

  可是沒想到來的居然是一個男人。

  歐陽熠一出現簡鴻才便停止了吵鬧,認出他是剛剛跟在簡若身邊的男人,不知怎么的,面對他時總有一種從骨子里透出來的恐懼感。

  旁邊有人開口說:“這位是簡醫生的老公?!?/p>

  歐陽熠抬了抬眼眸,朝向簡鴻才,一開口的語氣就顯得相當煩躁:“她在休息,你有事?”

  簡鴻才是沒有見過歐陽熠的,回門那天也只是簡若一人,所以認為簡若在歐陽家并沒有任何地位,可現在好像他的判斷出現了錯誤……

  聽人這么說更驚訝的是簡欣,她在雜志上見過歐陽熠,不過本人比照片更加深沉俊美,怪不得剛剛見的時候她會覺得這么眼熟。

  簡欣紅著眼,直直看著歐陽熠,指甲嵌進了肉里,滿臉都是不甘。

  這不可能!簡若她絕不可能得到歐陽熠的喜歡。

  她壓低聲音在簡鴻才耳邊說:“爸,這夫妻倆把媽打成這個樣子,難道你就這么算了?”

  簡鴻才被她的話激了一下,心想再怎么說打人也是不對,便有了勇氣再次叫嚷起來。

  簡若到的時候簡鴻才罵到興頭。

  她站在遠處聽了一會兒,覺得挺有意思的,明明是殺人兇手,正常的犯罪反應都是躲著她走,沒想到他不僅不,反而歪曲事實抹黑她。

  “簡若簡大夫親自動手把她媽媽打成這樣,你們還拒收病人,來啊,都讓大家評評理,看看這個狼心狗肺的東西?!?/p>

  歐陽熠眉頭一蹙,快步走到他面前,渾身帶著戾氣黑眸猩紅,周身的氣壓低沉著讓原本喧囂的門診安靜下來。

  “閉嘴!”

  他一出聲,氣氛就陷入三秒詭異的沉默。

  簡欣紅著眼睛看著歐陽熠,語調溫柔又可憐,“姐夫,你不要總站在姐姐那一邊,她從小就驕縱蠻橫,爸爸媽媽稍對她管教,她就惡語相向,甚至有時還會動手?!?/p>

  說完,她看到歐陽熠身后出現的簡若,往簡鴻才身后站了站。

  簡若看向簡鴻才,這個男人在年輕的時候長相也是非常出色的,現在一臉橫肉,眼睛被私欲熏的只剩下麻木不仁。

  “這個女人當小三害死我媽媽,在我十二歲那樣,這個女人又把我賣給人販子,我生病的奶奶不給治病把她趕出家門,這其中哪一件事不能定她的死罪?“

  歐陽熠猛然看向簡若,目光中有些輕易察覺不到的心疼。

  聽到簡若的話,場面再度沸騰一起來,原本指責簡若的人開始罵簡鴻才三人。

  圍觀者指指點點,聽得簡欣握緊拳頭,大聲反駁她的話:“你胡說,我媽媽不是這樣的女人!”

  簡若眉眼輕挑,聲音譏笑:“她生出來的女兒完美繼承了她毒辣的性格,為了……”

  簡欣立刻沖上前去想要捂住她的嘴巴,還沒碰到手腕就被歐陽熠緊緊抓住,然后狠甩在地上。

  “你碰她一下試試?!?/p>

  一字一句,殺意鋒芒。

  簡欣嚇得趴在地上瞪大了眼睛,做夢也沒想到姐夫會對自己這么粗魯……

  簡鴻才看大簡欣被侮辱,看向簡若的眼睛里繃射著憤怒的火花。

  “為什么要對你妹妹動手,你沒有媽媽可她有,你怎么可以當著她的面詆毀她媽媽?

  他走到簡若面前,盯著她那張精致的臉蛋,抬起手正要落下——

  歐陽熠全神戒備,緊緊盯住簡鴻才的手。

  簡若冷笑一聲,壓低聲音在她耳旁說:“想讓我報警嗎?你可要想好動手打我的后果,我母親的案子加上昨天你們對我的謀殺未遂,你說是無期呢還是死刑?”

  聽她這么一說,簡鴻才愣住了,“什么昨天的謀殺未遂?”

  他并不知道那是什么藥,也不知道簡欣放的藥劑量足以致死。

  “去問你的好女兒吧!”

  簡欣離得近,聽到了她在說什么,反應過來之后立刻去拉簡鴻才的手,大聲哭著說:“爸,我們走吧,姐姐她對我們的誤會很深,我們一時半會兒解釋不清楚?!?/p>

  人群圍觀之下,簡欣表現得相當可憐,她那張臉長得乖巧又甜美,只要哭泣就顯得楚楚可憐。

  很多人開始動搖,指責的聲音降低了不少,都在紛紛猜測是不是另有隱情。

  簡若沉默著看他們離開,再也沒有說一句話。

  歐陽熠站在簡若身邊開口:“就這么放他們走了嗎?”

  “我也很想放他們走,可是他們自己不會放過自己?!?/p>

  歐陽熠和她并肩站在,側著臉低頭看她,長睫微顫,漆黑漂亮的眼底掩映著細碎的光亮。

  “你現在是歐陽家的人,怕什么?”

  這種姿勢太近了,說話時熱氣都打到耳廓上,細細麻麻的的猶如細小的電流在身體內部開始四處亂竄。

  帶著熟悉的冷香味。

  簡若睫毛撲閃了一下,抬眼看歐陽熠,她總于想起來了為什么這個味道這么熟悉,這是屬于小黑身上獨有的一種味道。

章節在線閱讀

查看全部目錄

版權說明

網友評論

發表評論

您的評論需要經過審核才能顯示

最新評論

    更多評論

    為您推薦

    總裁小說排行

    人氣榜

    捕鱼达人3电脑版 北京快乐8是福彩吗 股票融资门槛 下载广西快三快十 江西十一选五历史数据 东方6+1app 福建36选7预测与推荐 黑马计划软件怎样 河北快3开奖查询结果 排列三真有高手 今日股票行情查询00095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