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說盡在故事遞!手機版

首頁言情 → 屈指西風幾時來

屈指西風幾時來

白槿南嘉 著

連載中免費

小說《屈指西風幾時來》在哪看,主角是白槿南嘉的小說完整版免費閱讀,主人公是白槿南嘉的優質言情類小說,叫做《屈指西風幾時來》,作者夭夭咳唾成珠,小說神完氣足。主要講述的是:白槿曾是癡戀南嘉的女人,但她后來換了芯子,內里是二十一世紀的殺手,所以這位冷漠王爺,別追著了行嗎?

更新:2020/05/18

在線閱讀

小說《屈指西風幾時來》在哪看,主角是白槿南嘉的小說完整版免費閱讀,主人公是白槿南嘉的優質言情類小說,叫做《屈指西風幾時來》,作者夭夭咳唾成珠,小說神完氣足。主要講述的是:白槿曾是癡戀南嘉的女人,但她后來換了芯子,內里是二十一世紀的殺手,所以這位冷漠王爺,別追著了行嗎?

免費閱讀

  “慢著!”

  白槿即使聽到要被處死這個消息,臉色仍不變地說道。

  她不急不慢地將銀針細細收好,對著王爺眉毛一挑,繼續說道:“你就不想你的靈兒能一輩子好好的活著嗎?”

  南嘉一聽,手抱著青靈的手一緊。

  “你這話什么意思?”

  邊說便抓起身邊的椅子,往白槿那邊狠狠地砸去。

  “哐”的一聲,椅子在白槿腳下被砸的粉碎

  白槿無視南嘉的憤怒,倒是饒有興趣地觀察起青靈被她將了一軍而扭成一團的小臉。

  青靈沒想到除掉這個女人居然如此棘手,不由得慌張起來。

  白槿不客氣地繼續反問道:“我有說過,青靈現在身體就被救好了嗎?”

  “死到臨頭了,還敢挑釁本王!真就以為我不敢殺了你嗎?來人!”

  南嘉大手一揮,幾個壯漢便出現在女主面前。

  “這毒還未解清,需每日針灸,且得滿足足一個月之長?!?/p>

  她刻意停了停頓,見到眾人都緊張兮兮地等待她下文,才慢慢吐出幾個字:“論這天下除了我,無人能解!”

  白槿說這話的時候,視線一直未曾離開過青靈的臉。

  青靈的臉色變了又變,精彩至極。

  青靈咬破了下唇而渾然不知,該死!

  天知道她恨不得王妃此刻就被處死,奈何這場戲開頭是自己假裝中毒,而忘記白槿是神醫之女!

  自己不露餡的話得配合著白槿將這場戲好好演完!

  南嘉聽完白槿的話后,火冒三丈。

  正當他將手抬起打算強制下令,可低頭看了眼臥病在床的青靈,臉上浮起猶豫之情。

  “好!你這毒婦城府夠深!”南嘉將手放下,臉色看著白槿冷決地說道

  “你可別給本王慶幸的太早,一個月后青靈康復之日,便是你毒婦受死之日,這一個月內,她有何三長兩短,我讓你給她陪葬!”

  說完這段話后,南嘉起身,氣急敗壞地離開了。

  青靈抓著被褥的手越來越緊,將自己手弄破了都不曉得。

  待她驚覺手中之痛時,被褥上早已被血染得血跡斑斑。

  一抹壞笑勾在青靈嘴邊,她心中又浮出一記。

  一連幾日,白槿在南嘉緊張的注視下都能云淡風生地給青靈針灸。

  針灸的穴位從不變,依舊是那幾個扎下去疼痛至極的毒穴。

  可奈何白槿看起來非常專業,且全程王爺一直不眨眼盯著。不懂醫術的青靈只能備受針灸之痛,敢怒不敢言。

  翌日下午,青靈的丫鬟看著白槿離開的背影,嘴角突然勾起一抹冷笑,急急忙忙地往王爺書房趕。

  “大事不好啦,王爺!”丫鬟著急的語氣讓王爺將筆匆忙一丟,便出了書房。

  丫鬟一見到王爺,連忙一跪,再抬頭便泣不成聲。

  不知青靈發生何事的王爺更為心急,正欲問話,丫鬟又拿捏好時間開了口

  “從昨日白槿王妃給我家小主針灸完后,我家小主便病情突然惡化,可她一直不讓小的告訴您!說白槿……”

  “又是白槿!”

  未等丫鬟說完,南嘉怒斥一聲后,便腳步匆匆趕往青靈臥寢。

  猛然,他腳步一頓,語氣極差地吩咐下人

  “給我把那個女人架過來!我要讓她給我好、好、交、代!”

  白槿不知發生何事,但知道定然又是那白蓮花青靈又作妖了。

  還沒踏入呢,她便聽到青靈那有氣無力的咳嗽聲,聽起來仿佛下一秒便歸西般虛弱。

  青靈眼尖看到白槿來了,輕推南嘉,作勢要起身行禮。

  “姐姐……咳……感謝你有心來看我這具殘體,咳……”

  青靈假裝體力不支,再往南嘉身上載。南嘉見青靈如此虛弱,連忙抱得緊緊地。

  倒在南嘉懷里的青靈嘚瑟地看著白槿,那神情是多么得意。

  看著病重的青靈仍如此懂事,她那蒼白的小臉讓南嘉更為愧疚。

  見青靈如此痛苦而白槿站在門口遲遲不進,南嘉臉色越發深沉。

  下人們看到王爺的黑臉,斗膽將白槿一腳踹了進去。

  白槿猝不及防,一腳跪在了青靈面前。

  青靈急忙掙脫王爺懷抱,假意要扶白槿起來。

  當白槿抬頭之際,便聽到頭上傳來一聲低聲但不善地話語:

  “和我斗,你還差得遠呢白槿!”

  還未曾碰到白槿的手,青靈便似被人猛地一推般身像后倒。

  “你竟如此大膽,在王爺面前也敢推我家主子!平日里不用想,也曉得借著解毒之名欺負我家主子!不然我家主子怎會,從昨日你針灸完后便一直吐血呢?”

  青靈的貼身丫鬟突然跪在眾人面前,不怕死地說出這樣一段意味深長的話

  “吐血?什么吐血?”

  南嘉臉色一變,一眼不眨地盯著丫鬟問道。

  “王爺,別聽丫鬟瞎說,咳……”

  青靈說著說著大咳一聲,口里咳出一大口血,血瞬間染紅了床褥,鮮紅的令人覺得刺眼。

  丫鬟配合的極好,跪著向前,將早就準備好的手帕拿出,攤開遞給王爺看

  “王爺您看,我家主子從昨日便開始吐血……”

  南嘉看罷篤定是白槿下的毒手,將臟手扒甩在白槿臉上

  “沒想到我在王爺府里的這幾日,你都能如此大膽的殘害本王的靈兒!”

  白槿自知在這“鐵證如山”面前,說多錯多。

  她面不改色地將銀針拿出,迅雷不知掩耳之勢扎進青靈損害身體的穴位里。

  “噗!”這次青靈是真的吐出一口惡血,臉上也跟著冒出好多黑斑,整個臉看起來讓人不忍直視、惡心至極。

  “該死!你膽大無天了是吧!”

  南嘉看到青靈長滿黑斑的臉眼里先是心疼,隨即面露嫌棄之色。

  他回頭大聲質問起正在收銀針的白槿:

  “你對我的靈兒干了什么?”

  白槿面對南嘉的質問,更是無懼地抬起了頭,饒有道理地說道:

  “她體內有淤血,這只是在幫她排清體內的淤血,排除來才能好!”

  從丫鬟遞過來的銅鏡,青靈看到了自己容貌被毀的臉,她失控地大吼:

  “我的臉!我的臉怎么會成這個樣子!”

  青靈將鏡子大力摔碎,怒火攻心,這次真真切切地暈倒在床上。

  南嘉面對白槿的回答將信將疑,看到青靈這次的惡化心里的擔心加重。

  他站起來,逼近白槿,用細指挑起白槿的臉。

  “既然你是妙手回春的神醫,那你別做王妃了,做靈兒的丫鬟!給我時時刻刻留意她的病情。如果她有什么三長兩短,我絕對會讓你生不如死!”

  說完,南嘉施重力將白槿推到地上,居高臨下地給了她一個冷笑,離開了臥寢。

  白槿艱難起身揉了揉自己被撞腫的小腿,像是感覺不到疼痛感般

  畢竟她的心,已經痛到麻木了,身體上的痛,又算什么呢?

  待白槿站起,她看到床上已毀容顏的青靈,和面露不善的貼身丫鬟

  她強裝泰然自若地走出青靈的臥寢。

  回到自己的小破屋時,月兒一見到自己便滿臉憂愁的迎接:“主子你可算回來了,您可把我給擔心壞了!”

  月兒看到白槿能平安回來,深深地嘆了一口氣,懸著的心總算能放下

  可白槿自知這事遠遠沒結束,同為女人,當然曉得容顏被毀是件多么痛苦的事情。

  她和青靈之間的恩怨在加倍增生,這女人下次的手段定是更為毒辣。

  剩下不足半月時間,是時候該和邪君好好商議一下了……

  白槿腦海里不禁閃過邪君的身影,苦笑一聲。

  她竟然有些后悔當初沒有直接答應他……

  就在這時,屋頂上突然傳來什么動靜,

  白槿心神一動,抬頭一看,看到了一抹白衣飄然的身影。

  一襲白衣在門外飄過,門吱呀一聲又合上。

  “是你?!?/p>

  白槿看著樓頂的人,心里竟沒由來地松了口氣。

  他終究是出現了。

  邪君的眼神微動,她察覺能察覺到他的出現……

  邪王心中暗吃一驚,從屋頂一躍而下啊,看著她身上的傷,還有大出血后蒼白的臉色,心里微微有些不舒服。

  他挑挑眉開口言道:“本王說過了,她容不下你?!?/p>

  說著他便如位熟客一般,將衣服輕甩,坐在了茶幾前。

  察覺到自己背后有一道不容忽視的目光,他不慌不忙地泡起了茶。

  突然他泡茶的手一頓,一根銀針早已扎進自己的腰肩。

  白槿說時遲那時快地將銀針抽出來細看,低語道:

  “這幾日不見你身影,果然是在運功逼毒啊!”

  她想復仇,想報復這嘉王府,卻想要知道,邪君到底有沒有資格成為自己的……搭檔。

  眼下看來,這個男人還不算太笨。

  在心中默默贊許后的他,修長手指輕輕地抵在白槿下巴,打算細細打量這個引起他好奇的女人。

  他猛然使力將小臉一抬,身體倏然靠近。

  兩人的距離突然縮短。

  白槿被面前這突然放大的臉嚇了一跳。

  可訓練有素的她很快重拾淡定,用赤果的眼神狠狠地觀察面前這無可挑剔的俊顏。

  閱人無數的她,也難以不驚嘆邪王無可挑剔的五官!

  那一雙眼光射寒星,高挺的鼻梁,薄薄卻緊抿的唇,鬢若刀裁,眉如墨畫,生的可謂是風流韻致,尤其是那雙碧綠的眼——也正在認真地打量著自己!

  那打量的眼神讓前世是殺手的白槿重燃警惕,連忙反應過來,不客氣地出手推開了邪君。

  前兩次都沒好好細看過這小美人,一時好奇地湊近,自己竟被她迷了眼……

  要知道他未曾對這世間的女子心動過!

  “你打量夠了沒有?”白槿見邪君還在用眼神打量她心生不悅,用手在邪君眼前晃。

  邪君是何人,他這幾年躲暗殺躲得早就失去一切安全感,

  可眼前這個女人的試探竟讓沒觸碰到他的底線。

  她確實在他心中是不一樣的。

  想到這邪君邪魅一笑,喉嚨里發出誘惑的聲音:“本王可是上過你紅花轎的男人,自然是打量不夠的!”

  白槿沒想到這個男人的調戲竟是如此明目張膽。

  而邪君更是用手探上了白槿的腰間,充滿調戲地抹了一把。

  白槿哪曾這般被人占便宜,不禁驚呼一聲發出了不小的動靜。

  “主子你發生什么事了嗎?怎么屋內這么大動靜,難道是傷著了嗎?”

  門外響來月兒擔憂的問話聲,門也發出一聲吱呀的聲響

  糟了,月兒要推門而入了!可自己的屋內還有一個神秘的男人……

  月兒一驚一乍的性格,待會看到怕不是直接喊出來,

  那嘉王府的王妃不守婦道,惹男人這等丑事不出片刻便會被傳到人盡皆知!

  別說青靈想置自己于死地了,整個京城怕都人人一口唾沫噴死她!

  她便如同街道上的過街老鼠,人人喊打!

  “想讓我幫你起義,就給我將你的手給我放老實點!若是惹到王爺來了,我們兩人誰都活不了!”

  因為害怕被發現,也害怕這邪君不老實,

  白槿不怕死地威脅起這個武功高強的男人,甚至用手不客氣地捂住他的嘴

章節在線閱讀

查看全部目錄

版權說明

網友評論

發表評論

您的評論需要經過審核才能顯示

最新評論

    更多評論

    為您推薦

    言情小說排行

    人氣榜

    捕鱼达人3电脑版 快3福彩网app下载 2020年正版马会精选资料大全 河北十一选五大小走势 山东11选5最大遗漏结果 舟山体彩飞鱼开奖号 广东好彩1开奖时间 北京快3金来6059。vip pk10微信人工计划软件 股票配资与银行贷款区别 股票分析群胖加微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