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說盡在故事遞!手機版

首頁玄幻 → 圣龍劍尊

圣龍劍尊

牧九 著

連載中免費

主角是牧九的小說叫什么名字,主角是牧九的小說完整版,《圣龍劍尊》全文免費,小說《圣龍劍尊》內容深入淺出、蹙金結繡,是一部玄幻題材的小說,是作者金鍋燉肥魚所著,這部作品的主角是牧九,精彩章節閱讀:牧九從微末崛起,不斷向上生長,直至成為參天大樹,再無人可摧毀。

更新:2020/05/18

在線閱讀

主角是牧九的小說叫什么名字,主角是牧九的小說完整版,《圣龍劍尊》全文免費,小說《圣龍劍尊》內容深入淺出、蹙金結繡,是一部玄幻題材的小說,是作者金鍋燉肥魚所著,這部作品的主角是牧九,精彩章節閱讀:牧九從微末崛起,不斷向上生長,直至成為參天大樹,再無人可摧毀。

免費閱讀

  房間中!

  牧九盤坐在地,雙眼緊閉,陷入到一種其妙的狀態。

  他的腦海中,有一道白色光影,一招一式的揮舞著手中的劍。

  而牧九覺得,這道白影就是他自己,亦或是自身與白色光影重疊,具體什么關系他說不清楚,但這是一種很奇妙的感覺,隨著劍的舞動,招式竟一點一點的刻入自身。

  此刻,白色光影已經變幻了三個姿態。

  一劍直刺,一劍豎斬,一劍橫斬。

  只是三劍,卻讓牧九有種再生為人的感覺,整個人興奮到了極點。

  與之相比,之前用劍,猶如孩童一般。

  就比如眼下的這一劍豎斬。

  一劍斬出,數道劍光疊落,劍勢如層層疊浪,延綿不絕。

  這一劍看起來與牧家的驚濤劍技很是相似。

  不同的是,驚濤劍技少了延續性。

  一個如驚濤海浪延綿不絕,一個如崩騰洪流氣勢傾消,完全不在一個層次上。

  只是這一劍,足以讓牧九認定,腦中的這道白影,更強。

  這讓牧九更加認真起來,摒棄一切雜念,所有精力集中在腦中的這道白影上,瘋狂吸收著其中的精髓,達到忘我的境遇。

  不得不說,劍域出現的正是時候,此時的牧九,太需要提升實力了。

  他此刻面臨的局面,已經是危機四伏。

  少主身份被罷黜,礦山一事尚未浮出水面,他心有懷疑,覺得這一切是大長老在背后主使,山林里的殺手,手段陰狠毒辣,絕對不是一般人物,丘陵城沒有這樣的存在,這就是一場預謀,若是如此,即便有七天的比武約定,這幾天也定是難安。

  另外一方面,天階將至,武令將臨,想要離開下凡界,就必須要得到武令,持有武令才能沖上天階,只有這樣才能帶妹妹離開,去上凡界尋找煉藥師醫治怪病。

  若是錯過此次,他必須要再等五年。

  他能等,但是妹妹情況越發嚴重,若是妹妹有個閃失,去上凡界又有什么意義。

  而每人只能奪得一塊武令,有身份的人可以額外帶領一人離開下凡界。

  少主就是身份。

  這個規定是誰規定的牧九不知道,在他看來下凡界就是被放棄的一界,只能在上凡界的規定下茍延殘喘,根本不會有同情和商酌的可能。

  所以,為了確保萬無一失,他必須奪回少主位,并且在武令爭奪的時候弄到武令,只有這樣,才能帶妹妹離開。

  ............

  不知不覺,過去了許久。

  某一時刻,牧九睜開了雙眼。

  他腦中昏昏沉沉,雖只是三劍,卻讓他耗費了大量的精力。

  而三劍之后,腦中的那道身影潰散了去。

  牧九知道,這是受到他自身修為的限制,畢竟他現在只有武修的實力,連武者都沒有達到。

  對實力雖然渴望,但也知道一口吃不了一個胖子的道理,目前,三劍已經足夠他使用,至于修為,知道如何提升,也就無需過多擔心。

  長呼一口氣,感受體內奔騰的力量,說不出心中的興奮。

  轉頭看向窗外,光線青寒。

  竟是不知不覺到了第二天的清晨。

  “咕嚕咕?!?/p>

  這個時候,肚子不爭氣的叫了起來。

  在山林里輾轉多日,以草木為食,此時身體恢復,體力的確需要補充。

  也該為妹妹準備些吃食。

  轉頭看向床榻,心頭一震。

  被褥掀開,牧寧不見了蹤影。

  牧九一躍從地面彈起,他所在的是少主的住所,房間不小。

  里外找了一圈,牧寧竟是不在房間。

  妹妹一向乖巧,因為體弱很少出門,所以見妹妹不在房間,一時慌了神。

  去了哪里?

  牧九焦急的沖出房門。

  剛剛沖出房門,看到牧寧蹲在庭院的角落,昨夜下了雨,地面濕漉漉的,而牧寧此時正用布帕沾著一處洼水,擦拭著臉頰。

  牧九眉頭微蹙,緊忙走了過去。

  聽到腳步聲,牧寧轉頭看來,見到牧九,像做錯事了一樣,將腦袋別了過去,將腦袋埋的很低。

  牧九來到身邊,緩緩蹲下,看著怪怪的牧寧,問道:“怎么了?哪里覺得不舒服嗎?”

  牧寧搖了搖小腦袋,伸出小手,將一個沾了些灰塵的白饃遞了過來,“哥,你吃...”

  牧九注意到牧寧的手腕上有一圈瘀紫,明顯是手印的痕跡,臉色頓時冷了下來,“你手腕上的傷是怎么回事?”

  牧寧緊忙將手縮了回去,支支吾吾說道:“沒...沒什么!”

  牧九雙眼一瞇,仿佛猜到了什么,心中雖怒,卻柔聲問道:“你手中的白饃從哪來的?妹妹,你從來沒對哥哥說過謊,難道你要欺騙哥哥嗎?”

  牧寧焦急的抬起頭,“我不會騙哥哥,永遠不會騙哥哥!”

  而當牧寧抬起頭的這一刻,牧九心頭宛如被刀割了一般。

  轟的一聲,腦中空白一片。

  牧九顫抖的伸出手,撫向牧寧的小臉。

  紅彤彤的五個指印,在牧寧精致的小臉上,那樣的刺眼,右邊整張小臉都是腫了起來。

  唔~

  牧寧吃痛,小腦袋又是深埋了下去。

  冰冷的殺意,從牧九身體中蔓延而出,臉色瞬間冰冷到了極致。

  牧九咬著牙關,從懷中拿出了一個瓷瓶,從中倒出了一點白色粉末。

  這是上好的金瘡藥,有活血化瘀之效。

  手指輕柔的將金瘡藥涂抹在牧寧的臉上,押著怒火問道:“告訴哥哥,是誰干的?”

  看著牧九冰冷的雙眼,雖然牧九聲音輕柔,但牧寧知道,他的哥哥想要殺人。

  這樣的目光,她見過。

  在她小的時候,一次兄妹在街上,因為當街的一個孩童欺辱,牧九便拿著刀追砍了滿條街。

  牧九的兇名,也是從那個時候崛起的。

  牧寧搖著頭,一雙小手抓住了牧九的手,“哥哥,我沒事的,我們不出去了好不好?”

  看著這樣的牧寧,牧九的心更疼,他輕柔的抓住牧寧的小手,“哥哥活著的意義就是保護你,若是連你都保護不了,我活著還有什么用?!?/p>

  牧寧哇的一下哭了出來,撲進了牧九的懷中,“我醒來的時候見哥哥你滿身的血,我當時害怕極了,好在哥哥你身上的傷都不見了,我見哥哥累的坐著睡了過去,就想為哥哥你弄些吃的,可飯堂管事說哥哥你是叛徒,沒有資格吃牧家的糧食,我與他們理論...他就打我?!?/p>

  牧九牙關緊咬,只覺得熱血上涌。

  牧九緩緩站起身,神情冰冷如冰,右手緊緊捏著,嘎巴嘎巴直響,指甲深深刺入了掌心,“不管是誰,傷了你,我便讓他加倍奉還!”

  說完,他拉著牧寧的手走出了庭院,直奔飯堂而去。

  兄妹二人在庭院匆忙走過。

  引起不少人注意。

  一路上,有人指指點點,卻沒有一人近前。

  牧九為少主時,府中之人見到他無不是恭敬有禮,主動打招呼。

  而現在,罷黜少主的消息傳開,從前那些阿諛奉承之人,見到牧九連忙退避,或者裝作忙碌視而不見。

  牧九不在乎這些,也從來沒在乎過。

  不過失勢的時候,更能讓他看清一個人。

  一路上,牧寧緊緊拉著牧九的手,她咬著小嘴,身體在輕微的發抖。

  感受到牧寧的異狀,牧九停了下來,用手抹了一下額頭,并沒有在發燒,知道妹妹一定在害怕,柔聲道:“妹妹放心,有哥哥在,什么都不用擔心,就算天塌下來,也有哥哥幫你撐著?!?/p>

  牧寧顫聲道:“哥,我知道的,可我不疼了,真的,我們回去吧!”

  牧九搖了下頭,問道:“如果哥哥受到欺負,妹妹會如何?”

  牧寧看著牧九,堅定道:“等我病好了,我也要修煉,誰敢欺負哥哥,我一定讓他后悔?!?/p>

  牧九一笑,“所以,誰欺負了妹妹,不管他是誰,哥哥都要討回來!”

  說著,他拉著牧寧快步朝遠處走去。

  此時,正值飯點,飯堂里不少人正在吃食。

  兄妹二人的出現,讓飯堂的氣氛一時凝固。

  這時,一名男子走了出來。

  此人,肥頭大耳,體型渾圓,正是掌管飯堂的張管事。

  一個外姓,能掌管牧族分家飯堂,是因為與刑法長老有著關系。

  準確的說,刑法長老是張管事的姐夫。

  別看只是飯堂的管事,負責的可是分家上上下下所有人的吃食,每天的進出賬可是不小,名副其實的肥差。

  張管事看了牧九一眼,肥胖的臉上堆起戲虐的笑容,一步三晃的向牧九走來,“喲,少主怎么親自來飯堂了,想吃什么您吩咐一聲就行了....哎呀呀,你看看我,這記性可真差,你已經不是少主了,在分家你現在不過是一個庶人,既然是庶人,見到本管事為何不行禮?”

  張管事挺了挺肥碩的肚子,眉高眼低的看著牧九。

  就在這時,牧九松開牧寧的小手,突然一個箭步上前,待張管事反應過來的時候,牧九已經到了近前。

  啪~

  一個大嘴巴,狠狠的抽在張管事的臉上。

  力量之大,直接將張管事肥碩的身軀抽飛離地,飛過大廳,撞在一旁的墻壁上。

  嘭!

  落地的那一刻,地面都是微微一顫,可想一身肥肉達到了何種分量。

  張管事暈頭轉向的爬了起來,右邊整張臉腫脹的如同一個球,口鼻中鮮血不斷的往外流淌,那模樣要多慘有多慘。

  而周圍,所有人呆若木雞。

  說兩句難聽的就挨了打?

  這牧九也太狠了吧!

  在全場人的目光之中,牧九獰聲道:“你他媽算個什么東西,敢打我的妹妹,我他媽弄死你!”

  話音落下,牧九一個箭步到了近前,一手掐住了張管事的脖頸,抵在墻壁上,手臂一用力,竟是單手提了起來。

  啪啪啪啪!

  一巴掌一巴掌的往張管事臉上甩。

  每一道都如雷聲版響亮!

  一連甩了十個耳光,牧九手臂使勁一甩,將張管事重重砸在地上。

  噗!

  砸在地上的瞬間,張管事噴出一大口鮮血,其中夾雜著數顆崩碎了的牙齒。

  再看他,整張臉已經沒了人樣,嘴都被牧九扇開了花,疼痛的他近乎抓狂,可他顧不上太多,回頭驚恐的看向牧九,感受到牧九眼中的冰冷,整個內心瞬間崩塌,哀嚎的向飯堂外面爬去,希望能逃脫牧九的魔掌。

  牧九一步上前,一腳踩在他的后背上。

  這一腳力道也是不小。

  嘭的一聲,張管事被這一腳跺的噴出一口精血,肥碩的身體爬在地上不斷的抽動,模樣極慘。

  牧九正要繼續出手,這個時候,一聲厲喝從遠處傳來:“牧九,你好大的膽子!”

  牧九目光看去,雙眼寒芒閃動。

  來人,牧武,他的身后跟著一幫護衛。

  牧九只是瞟了一眼,沒有過多理會,腳下的力道加大了一些,使得張管事再次嘔出一口鮮血。

  張管事不知哪來的力氣,伸手朝向趕來的牧武等人,口中嗷嗷嗚嗚含糊不清的求救。

  見牧九沒有停手的意思,牧武臉上更加冰冷,“牧九,你可是在挑戰我的耐心,還不將張管事放開!”

  說話間,牧武帶領一干護衛來到近前,將牧九圍在了中央。

  放開?

  牧九冷笑,看著牧武,“少主什么時候這么閑,竟有功夫管起了閑事?!?/p>

  牧武咬了咬牙關,“我以少主的身份命令你,給我放開!”

  看著牧武,牧九獰笑,下一刻他一腳跺在張管事的右手。

  咔嚓!

  “啊!”

  張管事慘叫,這一腳直接將他的手骨跺的粉碎。

  不等在場人反應,牧九一轉身,一腳又是跺向張管事另外一手。

  咔嚓!

  “啊~~”

  鮮血轟爆,手掌被這一腳跺成了肉餅。

  張管事慘叫連連,片刻間,雙手的手骨盡數被牧九跺碎。

  一雙手,白骨凸顯,傷勢極為嚴重,這輩子都再難恢復,想要醫治,八成需要將雙手砍下。

  場中鴉雀無聲。

  所有人都驚呆了,牧武是雙眼圓睜,眼中滿是難以置信之色!

  牧九的手段過于殘忍。

  所有人這才想起牧九的兇名。

  九瘋子!

  跺碎兩只手,牧九腳下用力,一腳踢在張管事的腹部上。

  頓時,張管事如皮球一般砸向牧武。

  牧武反應過來,右腳向后一抵,雙掌推出。

  掌勢柔和,抵在張管事肥碩的身體上,腳下向后滑動,滑出五步的距離,牧武右腳向后一跺,一股氣浪沖散,這才穩在場中。

  此時的張管事只剩了半條命,徹底的暈了過去。

  看了一眼張管事,牧武眼中寒芒閃動。

  怒指牧九,“牧九,在本少主面前行兇,你好大的膽子!”

  牧九冷視牧武,“打了我妹妹,這就是下場,你若是不服,動手便是!”

  挑釁!

  “這是你自找的!”

  牧武牙關緊咬,血氣在體內翻涌,下一刻腳下一跺,整個身體直接向牧九射了出去。

  就在這個時候,一道身影閃現而出,將牧武攔下。

  來人,正是大長老。

  看清來人,牧武穩下來,下一刻怒指牧九,“大長老,他...”

  大長老一抬手,制止了牧武的話語。

  大長老冷視牧九,“當眾行兇,傷了管事,可知何罪?”

  面對大長老,牧九神色沒有多少改變,說道:“我妹妹不過前來弄些吃食,卻被他抽了一巴掌,如此小人就該打,你想庇護他,盡管動手,嘰嘰歪歪個什么?!?/p>

  大長老面色一怒:“放肆!”

  話音落下,他身影一閃,直奔牧九。

章節在線閱讀

查看全部目錄

版權說明

網友評論

發表評論

您的評論需要經過審核才能顯示

最新評論

    更多評論

    為您推薦

    玄幻小說排行

    人氣榜

    捕鱼达人3电脑版 指南针股票分析软件手机版 十一选五159注万能码 贵州快3号码推荐 辽宁十一选五一定牛势图 甘肃快三今天推荐号遗漏 双色球开奖河北中奖 北京11选5走势图 中国福利彩票快乐10分开奖分布图 内蒙古快三跨度遗漏表 一分彩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