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說盡在故事遞!手機版

首頁總裁 → 世紀婚寵宮太太好撩人

世紀婚寵宮太太好撩人

靳沁兒宮司銘 著

連載中免費

主角是靳沁兒宮司銘的小說叫什么名字,《世紀婚寵宮太太好撩人》全文免費閱讀,主角是靳沁兒宮司銘的小說《世紀婚寵宮太太好撩人》作者是秋石,他的作品不蔓不枝,最后總有那么一個點睛之筆做結尾,精彩章節概述:靳沁兒生日那晚,被宮司銘吃干抹凈,而這臭男人不僅不按套路出牌,還在她身上安上了宮太太的名頭!

更新:2020/05/18

在線閱讀

主角是靳沁兒宮司銘的小說叫什么名字,《世紀婚寵宮太太好撩 人》全文免費閱讀,主角是靳沁兒宮司銘的小說《世紀婚寵宮太太好撩 人》作者是秋石,他的作品不蔓不枝,最后總有那么一個點睛之筆做結尾,精彩章節概述:靳沁兒生日那晚,被宮司銘吃干抹凈,而這臭男人不僅不按套路出牌,還在她身上安上了宮太太的名頭!

免費閱讀

  宮司銘看完信后,整個臉都陰沉下來。

  站在旁邊的賀寂都能感受到寒氣十足。

  這次銘少是真的生氣了,而且是很生氣的那種。

  “嘭!”一聲響動,紅酒杯就在男人的手中碎來。

  賀寂看得瞪大了雙眼,這這到底是發生了什么?

  他上前準備給宮司銘清理傷口,就被他一把推開,低沉又絕狠的聲音:“能逼我宮司銘做事的人,還沒有?!?/p>

  賀寂:“???”

  到底怎么了?

  “銘少!”他再怕也還是趕緊追了出去。

  結果才走沒兩步,宮司銘就停住腳步。

  嘴角掛著嗜血的笑容,不就是逼他娶個女人么?他娶就是。

  “準備下,我娶這個女人?!彼~著修長的腿,就往舞臺那女人走去。

  啊?賀寂感覺難道真是自己上年紀了?他最近老是聽不懂老大再說什么。

  他要娶這個靳家的小姐?

  靳沁兒正糾結著要不要直接沖下臺跑出去,不讓自己那么丟臉,就聽見驚呼聲,轉頭就看見向她走過來的男人。

  他逆著光,高大欣長的身影緩緩走過來,一身白色西裝將他襯托得更為高貴。

  還真像是城堡中走出來的白馬王子,讓靳沁兒失了些神。

  她好看的繡眉微蹙,總感覺莫名地有些熟悉。

  等他走近是,她瞳孔緊縮,不可思議地瞪大著雙眼,竟然是他!

  宮司銘,那個奪走她第一次卻讓她都不敢聲張的男人!

  對啊,她怎么那么笨呢?

  宮家,宮司銘……當初她為什么都沒有關心一下,自己要嫁的人到底叫什么名字。

  宮司銘看著女孩驚恐過后又帶著憎恨的表情,有些不明所以,他疑惑出聲:“我們……是不是在哪里見過?”

  總覺得這女孩有著他熟悉味道??删褪遣幌氩黄饋?。

  靳沁兒立馬搖頭否定:“沒有,我不認識你?!蹦翘焱砩闲攀牡┑┑匾獙⑺孢M警局,結果轉眼就要嫁給他……她真想一頭撞死在豆腐上。

  宮司銘聽著女孩的語氣,就更是確定認識這個女孩了,他什么都好,尤其是記性。

  什么都能過目不忘。

  那晚的燈光太過昏暗,就再加上被藥物給影響著,所以看著女孩還沒反應過來。

  如今聽到聲音,就能確定——她是那晚跑去頂樓的女人。

  呵。

  踏破鐵鞋無覓處,得來全不費功夫。

  他派人找這女人幾天絲毫音訊還沒有,結果竟然以這種方式重逢。

  宮司銘想伸左手去捏女孩的臉,結果發現上面還有剛才被碎酒杯弄的血跡。

  換成右手挑起她下巴,剛才陰郁的神色不見:“小丫頭,你不是要告我?”

  靳沁兒身軀一抖,他還是認出了她。

  她打開男人的手,面無表情地轉身面向神父:“既然宮先生已經到了,就先準備婚禮吧?!?/p>

  宮司銘眸光閃了閃,還真是只小野貓。

  不過正好,接下來他有很多的時間能夠調教她。

  參加婚禮的賓客各個疑惑地四處張望。

  雖然媒體沒有公開指明到底是宮家哪個少爺結婚,但私底下收到的消息都是殘疾大少爺宮司深,怎么,怎么突然變成了宮司銘?

  特別是剛才討論的那幾個女孩,簡直都氣哭了,恨不得自己變成靳沁兒,代替她結婚。

  能嫁給宮司銘,是寧城所有未婚女性的夢想。

  結果被一個絲毫不起眼的靳沁兒給撿了便宜。

  神父得到宮司銘的示意后,開始宣讀誓言詞。

  “我愿意,娶靳沁兒為妻?!蹦腥俗旖枪雌鹦θ?,對自家大哥的生氣全然不見。原來她叫靳沁兒,還真是個不錯的名字。

  神父轉頭看著女孩:“你愿意嫁給宮司銘先生嗎?”

  愿意嗎?

  她當然是不愿意的。

  女孩舔了舔唇角,清脆的聲音緩緩想起:“我從一開始就是不愿意的……”

  說到這兒,所有人倒吸一口涼氣,她竟然敢說不愿意!

  就連靳德眼中也閃過一絲驚詫,沁兒怎么突然不愿意。

  女孩身邊的男人更是陰沉的著臉,危險地盯著身旁的女孩。

  她竟然敢不愿意?

  不過,不管她愿不愿意,從今以后,她都只能是他的人。

  “不過我看宮先生對我好像十分迷戀的樣子,我就勉為其難地愿意吧,免得某人受盡相思之苦?!币菗Q個陌生人結婚,靳沁兒肯定不會這么說。

  可一想到這個男人是那晚強上她的人,就莫名來了些勇氣,想要找回點場子。

  大不了就是被拒婚唄,她更愿意。

  何況剛才他一直不出現,讓眾人嘲笑她,她開個小玩笑也并不過分。

  “呵!”宮司銘挑眉,笑意中帶著幾分寵溺,彎腰壓低聲音對她耳邊吹了口氣:“你這調皮的小貓兒,看我今晚怎么收拾你?!?/p>

  瞬間靳沁兒感覺自己全身的神經都緊繃起來,滿眼防備的盯著男人。她聽懂了男人說的“收拾”是什么意思。

  打死她都不要再和他發生丁點關系!

  結婚典禮結束,就是宴請賓客環節。

  新郎新娘早就沒了人影,留下賀寂作為主場人,配合著宮家管家和眾人接待賓客。

  靳小靜瞞著琳瑯滿目的食物實在吃不下去,她雙眼通紅,非常后悔。

  她扯了扯身邊的貴婦人,小聲又委屈的詢問:“媽……你說我要是去打掉這個孩子然后嫁給銘少,他應該不會嫌棄吧?”

  要是知道嫁的人并不是宮家殘廢,打死也不會便宜了靳沁兒。

  馮祥板著臉,打開她的手:“你別胡鬧!宮家是你能夠胡鬧的地方嗎?你要是當初聽我的嫁過去還能有今天?非要把嫁入豪門的機會留給那么小賤人!”

  她也想自己的女兒嫁給宮司銘,可這一切都晚了。

  靳小靜咬著唇,心口上下起伏,都是靳沁兒那個賤人,總喜歡搶她的東西。

  等著,她一定要將屬于自己的東西搶回來!

  宮家宮廷城堡中,靳沁兒當下實在是沒心情欣賞這富麗堂皇卻又不帶俗氣的城堡,只是冷著臉背挺得很直坐在沙發上。

  宮司銘好笑地看著她,嘴角揚起弧度:“小野貓,怎么樣?要不要我去局里蹲幾天解你心頭的憤怒?”

  靳沁兒怒了,想都沒想直接吼了過去:“我有名字,你才是小野貓!你這可是你自己說的要去蹲局子,你就說到做到,最好這輩子都別出來了,直接讓我繼承你遺產?!?/p>

  宮司銘:“……”這女孩還真有趣。

  他邁著修長的腿走了過去,手臂一撈就將女人帶進了懷里,他低頭咬了咬女孩嬌小的耳垂,聲音低沉又沙啞:“要是你讓我舒服了,別說財產全部給你,我整個人都可以給你?!?/p>

  明明才幾天不見,他發現就非常想念這個女孩的味道。特別是這幾天在夢中,每一次,他都能夢到女孩妖精般柔軟的身子,在他身下扭動,那晚太過急切與不便,很想看看女孩全身赤果又是那種體驗。

  耳朵本來就是女孩的敏感部位,她的神經都跟著男人的舉動活絡了一大片,臉瞬間紅到耳根,掙扎著要起身:“不要臉!誰要你人了!”

  本來兩人就貼在一起,女孩扭動的身子瞬間讓他有了反應。

  他從來沒想過自己有一天竟然會對一個女人如此著迷。稍微親密的動作就能勾起他的欲念。

  以前宮司銘曾一度懷疑自己是不是性冷淡。

  如今終于得到了否定的答案。

  “你再動恐怕現在就要做些無賴的事兒了?!蹦腥说穆曇粲稚硢×藥锥?。

  靳沁兒腰間感受到的滾燙秒懂男人的意思,她耳朵也紅紅的,委屈地盯著男人,卻還真是不敢動了。

  她以為只要她乖乖聽話,至少能夠逃過一劫。

  可現實告訴她錯了,男人的話就沒什么可信度。

  宮司銘雙臂用力一攬,就將女孩抱了起來,往二樓的臥室走去。

  靳沁兒發現了他的意圖,警惕的問:“你要什么?你放開我!不準這樣對我!”

  “丫頭聽話一點,你覺得現在還有什么是我不準的?”宮司銘嘴角掛著戲謔的笑容,“難不成還要告我強上你?”

  靳沁兒憤憤地咬著牙:“我喊你婚前強上,婚內強上!”

  男人被女孩這話給逗笑了:“哈哈哈,寶貝,你這么喜歡被強,我也只能滿足你?!?/p>

  靳沁兒吐血,她想表達的,是這個意思嗎?

  她被放在大床上時,就趕緊慌張地想要逃離,結果還沒開始動作,小腳就被男人握在了手里,一用力,她整個人就跟著過去。

  她一直都知道這個男人說話從來都不作假,可……她真的不想再跟他發生關系!即便兩人已經是夫妻,但沒有愛情,她便不想做戀人才做的事。

  “我錯了,你就放過我好不好?!苯邇阂娞幼卟怀?,就帶著哭腔軟弱求饒。

  女孩脆弱易碎的模樣還真讓男人心里軟下來,有些心疼她,可同時——也加大了他的欲念。

  他大掌固定住女孩的頭,低唇就吻了下去。

  果然和那晚的甜美一模一樣。

  原本還遺憾著沒能好好享受女孩的甜美就讓她給跑了,如今他要變本加厲地討回來。

  在靳沁兒被吻得不知天南地北時,男人用膝蓋頂開女孩的長腿,深深地沒入。

  “嗯——宮司銘,你混蛋!”人在憤怒時就能增大自己的膽量,周身開始蔓延的快感讓她快要失去自我意識。

  她真恨這個男人啊,見面兩次就要了她兩次。

  她更恨自己,竟然在男人的帶動下,會跟著沉淪。

  宮司銘親吻著女孩,濃密的眉皺了皺:“罵人倒是越來越順口了,一點都不乖,聽話,以后不準罵臟話了?!?/p>

  靳沁兒:“……”她現在是在跟他討論罵不罵臟話的嗎?

  “我就要罵你,你就是混——嗯~”女孩實在忍不住男人越來越重又越來越沉的撞擊,輕哼出聲。

  也不知道被要了多久,從天還亮著到天黑,靳沁兒感覺自己被折騰了一個世紀。

  但最后她甚至低聲求饒讓男人放過他,可一點用都沒有。

  哦,似乎有用,男人更加加大了他的侵犯力度。

  終于她靳沁兒以為自己要被折騰死時,男人終于放過了她。

  她全身疲憊,甚至忘記了再罵男人兩句,就沉沉地睡了過去。

  一夜無夢。

  次日一早,陽光透過落地窗照射了進來,她長長的睫毛像蝴蝶般顫了顫,緩緩地睜開了眼睛。

  陌生的房間,陌生的床,陌生的一切。

  哦,她已經嫁人了。

  靳沁兒翻身,準備去洗漱,全身傳來的疼痛讓她忍不住齜牙咧嘴。

  她嫁的不是人,簡直是怪物!

  等她慢慢吞吞地洗漱完,門被敲響,傳來傭人的聲音:“太太,早餐好了,您要下來吃早餐嗎?!?/p>

  “我……”她剛想說不吃,肚子就應景地叫了兩聲,“我馬上下來?!?/p>

  “好的太太?!?/p>

  平地上走著疼痛還能夠忍受,等下樓梯時,靳沁兒簡直是倒吸了口涼氣。

  她腦袋里想的就是一會兒看見男人時,一定要用盡全力將他掐死。

  結果她早餐都吃完了,也沒看見男人的身影。

  最后實在忍不住問:“他人呢?”

  傭人態度恭敬地回答:“太太您問的是少爺嗎?”

  宮家就兩個兒子,宮司深和宮司銘,所以傭人們稱呼宮司深為大少爺,宮司銘為少爺。

  “嗯?!?/p>

  “少爺說,您讓他,他進局里蹲兩天,為了逗您開心,所以今天一早小少爺就去了警察局?!眰蛉死蠈嵒卮?,心里簡直是感慨萬千,敢讓少爺坐牢的太太還是第一人,而且少爺竟然同意了!這是多么荒謬的事情。

  靳沁兒想起昨晚的事兒,他說只要她滿足她了,就去蹲局子,這是真去了?

  “那他什么時候回來?”

  傭人再次恭敬地回答:“少爺說等夫人氣消了,去局里接他,他才回來?!?/p>

  靳沁兒揚了揚眉,嘴角開心地上揚,好像有句話叫:不作死就不會死。

  他既然要等她去接他,就等一輩子吧,瘋了都不可能去接他。

  警察局,宮司銘慵懶地坐在沙發上,面前倒是戰戰兢兢地站著一排穿著制服的警察。

  他聲音也如他人一般懶散:“你們就隨便找個地方讓我過去,這有什么好為難的?”

  眾警察快哭了,就是因為“隨便找個地方”才更為難好不!

章節在線閱讀

查看全部目錄

版權說明

網友評論

發表評論

您的評論需要經過審核才能顯示

最新評論

    更多評論

    為您推薦

    總裁小說排行

    人氣榜

    捕鱼达人3电脑版 湖北11选5中奖规则 11选5前三组出号规律 北京幸运飞艇公众号平台 贵州快3走势图今天快3 如何看股票涨跌走向 秒速赛车开奖统一吗 如何看股票的涨跌 配资炒股壹推荐卓信宝配资23 山西快乐10分钟 江西多乐彩今日开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