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說盡在故事遞!手機版

首頁奇幻 → 沈皓星林軼小說

沈皓星林軼小說

酒桃不吃糖 著

完本免費

小說主角叫沈皓星林軼的書名是《救星》,作者酒桃不吃糖最新完結的星際先婚后愛題材的小說。救星小說主要講述了:窮小子沈皓星在A國救了林氏的小公子,不僅是個不告而別的小白眼狼,還要裝作不認識他?;貒胤?,沈皓星即將接手沈氏家業,林氏拿著一紙婚前協議求他簽字。同質信息素依賴性免疫綜合癥,同型alpha信息素是omega唯一的解藥。沈皓星:當時錯付了真心,現在我要報復回來。怎么報復?沈皓星:當然是娶他。

更新:2020/05/18

在線閱讀

  小說主角叫沈皓星林軼的書名是《救星》,作者酒桃不吃糖最新完結的星際先婚后愛題材的小說。救星小說主要講述了:窮小子沈皓星在A國救了林氏的小公子,不僅是個不告而別的小白眼狼,還要裝作不認識他?;貒胤?,沈皓星即將接手沈氏家業,林氏拿著一紙婚前協議求他簽字。同質信息素依賴性免疫綜合癥,同型alpha信息素是omega唯一的解藥。沈皓星:當時錯付了真心,現在我要報復回來。怎么報復?沈皓星:當然是娶他。

免費閱讀

  把林軼送回了家,沈皓星甚至連車都沒下就直接走了。

  自從生病后,林軼身體素質一直不好,初秋帶著一絲涼意的風灌進衣服里,已經讓他冷得難受,拉起衣領把半張臉縮進去,快步走過院子進了家門。

  家里二十四小時運作的恒溫系統讓林軼舒展開身體,拿著資料袋進了家里專屬他的畫室。

  堆放各種畫具的屋子通常不會很整潔,林軼就算愛干凈也還是默許了畫室的凌亂。

  繞過散亂放著的畫架和四處堆放的畫冊畫具,林軼來到桌前,打開帶密碼鎖的抽屜,將手里的資料袋和已有的三份放在了一起。

  因為替換腺體和丈夫的匹配度不夠高,林軼已經拒絕了三次與自身高匹配度的手術機會,不知道這次結果如何。

  折騰了一下午,林軼有點餓了,去冰箱里找了袋速凍的餃子,很快填飽了肚子,簡單沖了個澡,又折回了畫室。

  兵慌馬亂的發熱期也算是過去了,林軼想起了擱置許久的工作。從大學開始,林軼用Lyn的名字陸陸續續為一些書籍畫插圖,也出了幾本畫冊,小有名氣后被一家游戲公司聘請,為他們的游戲人物繪制形象。

  由于身體原因,林軼一直在家工作,平時都是通過負責他的美編小何和公司聯系。小何是個從美術學院畢業不久的omega女孩,平日工作盡心盡力,性格也開朗,一口一個林哥叫著,林軼倒是把她當妹妹看。

  「可以開工啦?!?/p>

  林軼給小何發了訊息,很快就得到了回復。

  「好的!林哥等下我把這次新角色的設定發給你吼!」

  林軼從一大串人物介紹和背景故事中提取著關鍵詞。

  高大帥氣的總裁,外冷內熱,嘴硬心軟……

  少女游戲中的男性角色總是逃不過這些設定,林軼卻莫名覺得把這些形容詞放到一個人身上很合適。

  林軼拿起畫筆在紙上勾勒了幾筆,一張棱角分明、劍眉星目的輪廓出現在紙上。林軼想了想,又在右眼眼尾處點了一顆小小的痣,給冷峻的面容添了些柔和。

  和沈皓星眼角的痣位置相同。

  林軼對新的人物形象頗為滿意,不禁感嘆,先生的痣真是畫龍點睛,辨識度很高的好看,讓人見了一眼就忘不掉。

  林軼起身拿書架上的木盒,銀色的鎖松松垮垮地掛在上面。掀開蓋子,里面擺放著一疊畫紙,畫紙上的少年右眼眼尾都有一顆小痣。

  林軼很喜歡畫沈皓星,雖然他從不敢要求先生來給自己當模特,但先生的每一處他都無比熟悉,每張都畫得惟妙惟肖。

  畫紙的旁邊放著一塊疊地整整齊齊的藍色方巾,露出來的一角上用黃色的細線繡了一顆小小的星星。

  這是沈皓星給他的第一件東西。

  或許沈皓星自己都不記得了,林軼將它珍重地留存到現在。拿起方巾放在口鼻前吸了幾下,淡淡的海風信息素早已隨著長時間的存放散盡了,卻還是在鼻尖留下了難以磨滅的熟悉觸感。

  林軼記得,去年這個時候他還在A國留學進修美術??v然林家財力勢力強勁,也不能將手伸到A國,于是林軼這樣漂亮又軟弱可欺的omega似乎成了眾多alpha戲弄騷擾的對象。

  雖然當今社會性別平等,但omega和alpha在體能和生理方面仍差距懸殊,時常有信息素欺壓的事情發生。只要不釀成嚴重后果,劣根的alpha往往也不會被嚴重處罰,不痛不癢之后仍被縱容著儀仗信息素為非作歹。

  那已經不知道是第多少次,他背著帆布包走在回宿舍的必經的小巷里,身后又有一串零碎的腳步聲跟了上來。

  那幾人已經不是第一次跟蹤自己了,兩三個身強力壯的alpha,林軼根本不占任何優勢,只得加快了腳步想盡快擺脫。

  身后緊緊跟著的alpha釋放的雜亂刺鼻的信息素像一只只大手想要攔住omega的去路,林軼此時以感覺有些體力不支,拼了命往巷子拐角的小快餐店跑。

  只要到了有人的地方,他們應該就不敢亂來了吧。

  離快餐店還有幾十米的時候,林軼突然感到腺體發熱得厲害,呼吸逐漸急促,身體也變得無力。

  他被迫發qing了。

  整個身體摔在地上,林軼只能任由圖謀不軌的alpha靠近卻動彈不得,只能一邊拖著身體后退,一邊護住后頸灼熱發疼的腺體。

  恐懼幾乎要吞沒他求生的意識。

  “救命……”林軼的力氣只夠他嗚咽著求救,“救救我……”

  三個alpha不緊不慢地上前,幾乎將毫無反抗之力的林軼逼到角落。其中一個alpha蹲在林軼面前,輕佻地抬起林軼的下巴,說道:“呦,小美人兒發qing啦……”

  林軼不敢看他們,閉著眼睛蜷縮著身子,拼命想要躲開那人掐住他下巴的手,后背已完全抵住了冰冷的墻面。

  躲不掉的話,大不了魚死網破。

  一旦腺體受損,他們也不能拿自己怎么樣了吧。

  林軼咬了咬牙,捂在腺體上的手逐漸用力,指甲在皮膚上劃出帶著血點的紅痕。

  突然一股海風的味道沖走了其它雜亂的味道,聽聲音好像有人撞上了對面的墻壁。

  林軼睜開眼,發現方才蹲在他面前的alpha狼狽地摔倒在地,而現在在他面前站著的是一位穿著快餐店外賣服的年輕alpha。

  趁著劣根alpha的同伙去扶倒在地上那人的空檔,青年從口袋里拿出一塊方巾遞給他。

  “捂住口鼻,別吸入太多信息素,等下我送你去校醫室?!?/p>

  青年的聲音低沉有力,很好聽。

  林軼聽話地接過方巾,擋住大半張臉。

  “哪來的東西敢壞老子的好事!”劣根alpha惡狠狠地叫囂,“想替這個omega出頭,老子讓你把命留在這!”說罷便沖著青年揮拳。

  林軼在一旁看得冷汗涔涔,青年身手靈活,即使一對三也并沒吃太大的虧。隱約看見對方一人掏出個明晃晃的器物,像是什么利器,要向青年刺去。

  林軼很想提醒他小心,可是嗓子嘶啞得發不出聲音,只得揪心地嗚咽起來。

  青年敏捷地側身躲過對方企圖從背后偷襲的匕首,但還是被劃傷了左臂。

  無視傷口涌出的鮮血,青年反手擒住了那人的手腕向后掰。

  “靠,高階alpha……跑!別打了!”另一個劣根alpha留下這樣一句話,拽著另一個同伙逃地飛快。

  被青年擒住的alpha臉色嚇得蒼白,連聲求饒:“我錯了我錯了,您別跟我們計較……不該動您的人,沒有下次了……”

  青年奪下那人的匕首,松開了手腕,眼看著那人落荒而逃,連忙趕來查看林軼的狀況。

  見林軼已是滿臉通紅,注射抑制劑片刻都耽誤不得,青年把林軼橫抱起來,跑著校醫室的方向。

  林軼想和青年道謝,蓋住臉的方巾剛挪開一點,便被青年制止了。

  “別拿下來?!鼻嗄甑穆曇粢驗楸寂芏行┎环€,“我剛剛向那些人釋放了威懾信息素,味道還沒散掉,會對你有影響?!?/p>

  林軼聽話地繼續拿著方巾,見青年左臂的短袖邊緣被傷口流出的血染得鮮紅,便抬起一只手,用衣袖替青年捂著流血的地方。

  幸好校醫室離得并不遠,加上青年跑得快,五分鐘就到了。

  醫生先替林軼注射了抑制劑,又仔細檢查后頸被他自己抓傷的腺體。

  “腺體有點輕微受損,需要馬上做一個小的修復術?!弊o士拿起一個針管,繼續解釋道:“這是麻醉劑,一會兒你睡一覺,修復術就做好了。來,先趴下吧?!?/p>

  林軼在病床上翻了個身,微微偏過頭。青年正坐在隔壁病床上,由護士包扎胳膊上的傷口。

  他這才看清青年的臉。

  輪廓深邃,鼻梁高挺,眼睛向上挑起小小的弧度,右眼眼尾有一顆小痣,像是流星的拖尾,是那種看一眼便忘不掉的長相。

  麻醉劑逐漸起效,林軼閉上了眼睛,再醒來時病房只剩下他和一個護士。

  他走了嗎?

  林軼焦急地向護士求證,踉蹌著想從床上下來,被護士攔了下來。

  “別著急呀,人還沒走呢?!弊o士安撫著林軼的情緒,解釋道,“他是個高階alpha,剛剛在這里會影響你腺體的修復,所以讓他去外面等著了。要讓他進來嗎?”

  “我去找他?!?/p>

  林軼的身體還很虛弱,在護士的攙扶下走出病房,看見青年在走廊的長椅上坐得端正。

  “你……”

  看見青年后,林軼松了口氣,卻緊張地不知道說什么。

  青年聽到動靜立刻站起身來,拽了拽衣服的褶皺,“你沒事了吧?”

  “沒事了……謝謝你?!绷州W面對青年熾熱的目光不自覺紅了臉,還是盡可能努力地直視他的眼睛,“我……我叫Lyn?!?/p>

  “叫我Shaw吧?!彼统鍪謾C看了看時間,“我還有事情,晚上來給你送飯吧?!?/p>

  “啊……好的……謝謝?!绷州W剛經歷了那種事還是有些后怕,但總不能不放人家走,只能干巴巴地說謝謝。

  回到病房里,林軼拿起放在病床邊的藍色方巾,上面繡了一顆小小的星星輪廓,還沾染著若有若無的海風味。

  真好聞。

  林軼珍重地將方巾疊好收進了自己的書包。

  剛剛算是虎口逃生,林軼委屈害怕地不行,于是給爸爸打了電話。爸爸的震怒意料之中,甚至要直接派人接林軼回C國,被林軼拒絕了。

  晚飯時間,Shaw如約來了,帶了些清淡的湯粥,恐怕是特意跑了趟唐人街買到的。

  林軼住了三天院,Shaw總是有自己的事情要忙,可總會在吃飯時間出現,還陪他過了一次夜。

  辦理出院的那一天,林軼收拾好東西,和Shaw約定好時間來接自己,卻被爸爸派人強行帶回了C國。

  沒能等到Shaw。

  林軼這才意識到,他連Shaw的聯系方式都沒有,也求過父親去A國找他,告訴他并非不告而別。父親對自己救命恩人的態度卻冷漠得很。

  “一個窮小子在你的生活里無關緊要,你和他不是一個世界的人,再也遇不到了,沒有必要?!?/p>

  沒有能力忤逆父親的意思,林軼想,如果真的再也遇不到了,希望Shaw盡快忘掉他,好好生活。

  回國后的第一個發熱期,林軼便呼吸困難、高熱不退,打了抑制劑也沒有絲毫緩解,甚至送去了醫院搶救,在呼吸機和抑制劑的幫助下勉強度過了這個難熬的發熱期。

  看到“同質信息素依賴性免疫綜合癥”的診斷結果時,他的第一反應是,好長的病名啊。而后才沮喪,大概是和Shaw不告而別的報應。家里人急得不行,父親更是不惜財力物力尋找和林軼信息素同型的alpha。

  16182型固然稀少,幸好在臨近的F城就有一位,聽說是沈氏集團董事長沈天盛和前妻離婚時被從沈家帶走的孩子,幾天前剛被沈家接回。

  簽署聯姻協議之前,家里人給林軼看了對方的資料和照片,他看著照片卻紅了眼睛。

  素不相識的沈家公子,長著屬于Shaw的臉,右眼角后端的痣格外醒目。

  他……就是沈家少爺嗎……

  沒想到再次出現在他面前,竟然是以協議婚姻這種冰冷難堪的方式。

  協議的簽署并沒有花費很久。林軼盡量表現地平靜,對前不久發生的插曲只字不提,實則連抬頭看一眼未來丈夫的勇氣都沒有。除了示意助理提出附加條款,Shaw也沒有別的異議。

  抑制劑、避孕藥、臨時標記……真是無理又無情的條款,林軼卻沒有拒絕的余地。

  自己永遠欠他。

  林軼的協議簽得恍恍惚惚,只記得他留在協議上的簽名很好看。

  沈皓星。


章節在線閱讀

查看全部目錄

版權說明

網友評論

發表評論

您的評論需要經過審核才能顯示

最新評論

    更多評論

    為您推薦

    奇幻小說排行

    人氣榜

    捕鱼达人3电脑版 厦门原油期货配资 极速北京pk赛车开结果 真正大数据龙头股 四川快乐12手机版推荐 股票模拟训练软件 新浪股票 微信加拿大28群号 金冠手机在线娱乐版金字招牌 辽宁11选五开奖结果 湖北快3走势图走势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