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說盡在故事遞!手機版

首頁總裁 → 薛化宇關與琳小說

薛化宇關與琳小說

二聶 著

完本免費

小說《許你浮生若夢》的主角是薛化宇關與琳,作者二聶精心創作的豪門總裁小說。許你浮生若夢小說主要講述了:關與琳和薛化宇結婚多年,婚后薛化宇對她百般溫柔,她卻不曾想到這些溫柔與深情,都是薛化宇演的一場戲。 所有的一切都是一場陰謀,為了報復他們家而導演的一出戲。 關與琳得知真相后,心如死灰離開了這傷心地,卻不想薛化宇開始發了瘋的找她。

更新:2020/05/18

在線閱讀

  小說《許你浮生若夢》的主角是薛化宇關與琳,作者二聶精心創作的豪門總裁小說。許你浮生若夢小說主要講述了:關與琳和薛化宇結婚多年,婚后薛化宇對她百般溫柔,她卻不曾想到這些溫柔與深情,都是薛化宇演的一場戲。 所有的一切都是一場陰謀,為了報復他們家而導演的一出戲。 關與琳得知真相后,心如死灰離開了這傷心地,卻不想薛化宇開始發了瘋的找她。

免費閱讀

  “求我?你憑什么求我?”薛化宇英俊的側臉此時分外的無情,哪里還看得到過去溫柔的半分影子。

  一夜之間,關氏倒閉,薛化宇躋身成為桐市數一數二的富商名人,其中的真相外人無從得知,他是這么踩著關氏的肩膀往上爬的。

  而關與琳作為曾經和他百般恩愛的妻子,如今只能像是螻蟻一般的在他面前低聲祈求他的幫助,他卻只是冷漠相對。

  “薛化宇,你有心的嗎?”她死捏住拳心,沒讓自己的情緒失控,但還是忍住不肩膀顫抖。

  一道婀娜的身姿從樓上緩緩的走下來,齊蔓一臉的困倦,睡意散漫的穿著,看到關與琳的時候微微不快的擰眉。

  “你怎么又來了,上次跟你說的話難道聽不懂?”齊蔓款款的下樓,柔和的身段就這么自然而然的倚在了薛化宇的手臂上。

  薛化宇居然什么話也沒有說。

  關與琳還是忍不住的斥責道:“你就帶著這個女人住進了這里?”

  這里曾經是他們共同的家,如今也已經歸屬于薛化宇的名下。

  屋外雷聲滾滾,如果天氣會說話,它一定也在為她打抱不平。

  齊蔓嬌弱的在薛化宇身側說:“這個人打擾到我休息了,化宇我們把她趕出去吧?!?/p>

  薛化宇頭也不回的嗯了一聲。

  緊接著她就被管家臉扔帶丟的帶出了門,偌大的別墅庭前,她看著這扇緊閉著的門,淅淅瀝瀝的雨水砸落在臉上,不知道到底是雨水灌進了眼睛里酸澀還是眼淚刺人。

  地面擦破了肌膚,血漬流出來和雨水融為一體,觸目驚心。

  但是她現在感受不到疼,因為比身體上更痛的是心。

  可她不能放棄,這是她最后也是唯一的希望,如果最薛化宇不肯幫她,那這個世界上就沒有人能夠幫她了。

  父親的性命都掌握在她的手上,她哪里還能先喊疼。

  “薛化宇!”她不管自己身上載了多少的雨水,不管自己身上有多狼狽,她伸手用力的拍打著門,歇斯底里的喊:“薛化宇!求你幫幫我!求你!”

  門外不斷傳來拍門聲和關與琳的呼喊,齊蔓皺眉,薛化宇也已經沒有了多大的胃口。

  “真是的,這個關與琳知不知道什么叫做羞恥?”齊蔓滿腹牢騷的抱怨。

  不知道哪個字眼觸動到了薛化宇的神經,他望向齊蔓:“什么叫做羞恥?”

  如果說關與琳為了救自己父親一命在門口竭力求救是羞恥的話,那么在他還是有婦之夫的時候就一直和他維持某種見不得人的關系的齊蔓,又算什么?

  聽出來薛化宇口中的深意,齊蔓放下了手中的刀叉,斜長的眼角微擰:“你是在幫關與琳說話?”

  薛化宇喝了口咖啡:“沒有?!?/p>

  “可是你明明剛才就有!”齊蔓撒嬌。

  門外繼續傳來關與琳沙啞的嗓音:“薛化宇!你出來!薛化宇!”

  齊蔓不耐煩的掏了掏耳朵,看了眼薛化宇不太好看的臉,猜想他會說出那句話也是因為被吵得煩了,于是也就閉嘴不再鬧脾氣了。

  誰知道,薛化宇突然放下了餐具,驟然起身朝門口走去。

  齊蔓吃驚:“化宇,你做什么去?”

  薛化宇的腳步很快,也沒有要回答她的意思,只見他拉開了大門,健碩的軀體擋住大半個門。

  看到薛化宇出來了,關與琳的眼鏡微亮了一下,哪怕雨水已經打的她不能完全睜開眼睛。

  “薛化宇,一百萬,我只要一百萬,求你幫幫我,我不能不救我爸爸?!彼伦约旱穆曇舯挥晁蛳氯?,于是用了喊的力道,又怕薛化宇看到她后會反悔,于是緊緊攛住他的手臂不肯放:“求你了……你要我做什么都可以,只要你肯幫我”

  齊蔓跟了出來,看到這幅模樣,立即上前朝她身上踢了一腳,本就羸弱不堪的身軀根本受不住這一腳,她頓時整個人失重跌回到地上,水花四濺。

  齊蔓吼:“你聽不懂人話是不是,滾!”

  薛化宇的臉色越來越難看, 他凝眸看著關與琳狠狠摔進雨里,眼看著曾經別人捧在手心里的公主如今卑微到這個地步。

  他緩緩蹲下了身,手肘撐在膝蓋上,淡漠的看著她的狼狽,依舊是很平穩的聲線,被雨水打去了大半,但還是被關與琳吃力的聽真切了。

  “想要我幫你?不可能?!?/p>

  “我只做交易,你不是做什么都可以么?關與琳,想要你爸活下來,那么你爸欠我的債你來還?!?/p>

  薛化宇以見不得人的手段奪取關氏財產之后,他還是會去醫院,有重大的急診手術也都還是交給他來處理。

  他鮮少像今天這么放縱自己,不去醫院居然會跑到酒吧來喝酒。

  他不貪杯,醉了不清醒時的狀態屈指可數,更別說像今天這么買醉了。

  誰也不知道他怎么了,他現在所有的目的都已經達到了,要錢有錢,要名有名,還有什么能讓他愁的?

  唯獨那一張臉,不知道為什么那天在門內聽到關與琳歇斯底里的哭喊時自己居然會心軟。

  “該死!”他低罵出一聲,又將杯中的酒裝滿。

  齊蔓這幾天一直都在因為關與琳的事情在和他鬧,無時無刻不在質問他為什么要讓關與琳留下來。

  為什么?為什么?為什么?齊蔓一直在問。

  可是他自己也想不出來個說的能讓人信服的原因。

  他憤然扔掉了手中的玻璃杯,狠狠得砸碎在墻面上,帶走他胸腔內的所有憤怒般的力度。

  已經快要接近凌晨,齊蔓在別墅里等薛化宇等了快兩個小時,給他打電話他也不接,也不知道什么時候才回來,她越等越焦急,也越等越憤怒,看到樓梯口處拎著水桶下樓的關與琳時,她越發的氣。

  “關與琳!”她沒事找事的擋住關與琳的路。

  一天沒有吃東西的關與琳早就已經被透支了,拎著這半桶水幾乎用盡了她的所有力氣,這個時候看人都是飄飄然的。

  還沒等她反應過來,肩膀就被人惡意的推了推,腳下兩步踉蹌,險些摔倒。

  “你怎么這么不要臉!為了錢就能做這些低三下四的事情?還是說你死皮賴臉的留下來是另有企圖?”齊蔓把薛化宇沒有回來的氣全部撒在了關與琳的身上。

  關與琳不想和她糾纏,繞過她就要走。

  齊蔓看見自己被無視了,憤怒更是劇增,一把拽著關與琳的胳膊把她拽了回來,狠狠一推。

  薛化宇回來的時候看到的就是關與琳被齊蔓蠻力推倒在地的模樣,水桶里的污水濺了關與琳一身,齊蔓見狀立馬躲閃開好幾步,看到薛化宇的身影,眉眼瞬間綻開了花似的朝他走來:“阿宇,你回來啦?!毖哉Z里完全不見剛才的咄咄逼人和冰冷。

  “你去哪了,怎么也沒有接我的電話?你喝酒了?怎么一身的酒氣?!饼R蔓繼續摟著薛化宇的胳膊,責問道。

  關與琳扶著地面爬起來,搖了搖頭讓自己清醒點。

  薛化宇沒有回答期滿的問題,而是問:“怎么了?”

  齊蔓不屑的掃了一眼關與琳:“沒事,只是某位大小姐不自量力,非要在這里扮演吃苦頭的落魄千金,也不知道是要演戲給誰看?!?/p>

  齊蔓說話向來帶刺,每一個字都戳進關與琳的肌膚里,蹭出了血來。

  看不見的傷口才是最痛的。

  隨即,齊蔓還覺得不夠,還裝作受了委屈的模樣,唉聲說:“剛才我說她兩句,她還要推我呢?!?/p>

  薛化宇看了眼地面上的水漬,蹙眉:“家里的傭人呢?”

  齊蔓的臉色驟然沉下來:“辭了?!?/p>

  在薛化宇問之前,齊蔓立即就答:“你把關與琳留下來不這就是當傭人的嗎?難道是請了一個大小姐回來在家里供養著?”

  薛化宇微怔,唇線緊繃著,未置一詞。

  在關與琳看來,這已經無疑是薛化宇對齊蔓最大的配合。

  齊蔓的意思,大抵也就是薛化宇的意思,呵,她早就該想到了。

  她還有什么好奢望的呢?

  薛化宇的臉色終于還是變了下來:“你笑什么?”

  關與琳沒有抬頭,但她還是感受到了薛化宇是在對她說話,虛弱的開口:“沒什么?!?/p>

  說完,她拎著桶往外走。

  薛化宇皺著沒眉頭一把抓回她,措不急防的動作讓關與琳差點再次滑到,但薛化宇的手掌有力的抓著她,力度大的幾乎快要扭斷她的手腕。

  “我讓你走了?”薛化宇喝醉酒后開始蠻不講理起來,見她一臉冷漠他反而內心越發的躁。

  到底是從什么時候開始,自己居然會對這個女人有異樣的情愫了?

  不,不能。

  沒有人知道再這短暫的片刻里薛化宇發生了怎樣的思想變化,他像是排斥什么似的一把丟開她的手,她失去支撐,整個人朝墻面撞去,發出一聲悶響,身體隨著墻面緩慢落下。

  好疼……

  薛化宇冷眼看著她無聲滑落,非但沒有半分的憐憫,反倒帶著嚴厲的警告口吻,提醒道:“關與琳,擺清楚你在這里的身份,收起你大小姐的脾氣,現在,你給我向齊蔓道歉?!?/p>

章節在線閱讀

查看全部目錄

版權說明

網友評論

發表評論

您的評論需要經過審核才能顯示

最新評論

    更多評論

    為您推薦

    總裁小說排行

    人氣榜

    捕鱼达人3电脑版 贵州快三走势图一定牛快三 辽宁十一选五走势一定牛 上升趋势的股票 十一选五黑龙江正好网 吉林快三技巧 贵州11选5怎么买中奖 北京11选五专家预测 股票涨跌原理与股价计算 3分彩在哪里看开奖结果 福建快3预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