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說盡在故事遞!手機版

首頁總裁 → 林妮沈暉晨小說

林妮沈暉晨小說

流錦若云 著

完本免費

小說主角是林妮沈暉晨的書名叫《因囚錯愛偏執總裁求放過》,是作者流錦若云傾心創作的一本總裁豪門小說,情節引人入勝,非常推薦。小說主要講的是:被綁架,被囚禁,被折磨……那個滿身戾氣權勢滔天的家伙是誰?為什么他口口聲聲和我相識?有多少恨就有多少愛,恨錯了人,卻愛對了人。

更新:2020/05/18

在線閱讀

  小說主角是林妮沈暉晨的書名叫《因囚錯愛偏執總裁求放過》,是作者流錦若云傾心創作的一本總裁豪門小說,情節引人入勝,非常推薦。小說主要講的是:被綁架,被囚禁,被折磨……那個滿身戾氣權勢滔天的家伙是誰?為什么他口口聲聲和我相識?有多少恨就有多少愛,恨錯了人,卻愛對了人。

免費閱讀

  林妮是想著幫忙的,但沒想到還得讓對方打一下,她臉色頓時就沉下來,眼眶里還有淚水,一直在眼眶里轉,她咬牙道:“我這不是準備放嗎?”

  林妮本打算幫個忙就算了,現在還要被挑剔,七花神色冷漠,她往外看了一眼,見管家還有小紅都沒有專注在這里,霎時伸手一把擰住了林妮的手臂,林妮一陣刺痛,手中的盤子往地上摔了去,嘩啦一聲。

  那是一個青花瓷似的盤子,其他人刷地全部都圍了過來,林妮看到她們譴責的目光,說道:“我,我——”

  七花立即指著她道:“讓你幫忙洗個碗而已,你不想洗你直接說啊,何必摔盤子,你這么做太過分了?!?/p>

  “我沒有!”林妮揚起臉道,“是你掐我,我才會摔的!”

  七花兩手叉腰:“你自己摔了盤子還將過錯推給我,我一直站在這里兩手都在忙,我怎么掐你?!?/p>

  管家看到那個盤子,語氣冷了下來,道:“這是先生很喜歡的盤子,林小姐,你是不是故意的?”

  林妮沒想到大家都沒聽到她的辯解,只是聽到七花的指責,她搖頭:“不是我,我不是故意的?!?/p>

  小紅走了過來,淡淡地看著林妮,說道:“林小姐,你是看到先生還在用你之前買的碟子所以你才故意要摔壞的吧?你是心虛了嗎?”

  林妮不敢置信地低下頭,看著地上已經成了碎片的碟子,她又看向七花,就對上七花那略帶得意的眼眸。

  林妮終于明白了,七花是故意的,而其他的人,即使不是故意的,那也是裝聾作啞,原因就在于這個盤子實際上是那個所謂的林小姐買的,林妮感到萬般的委屈,她扔了抹布,說道:“我不洗了?!?/p>

  說完她就要往外沖,卻被兩個保鏢直接攔住,將她往屋里架。

  林妮大喊道:“我不是那個林小姐啊,我是林妮啊,你們放了我,我們這是犯法的,知道嗎?你們犯法啊!”

  可惜她真的叫破喉嚨也沒用,整個人被架上了二樓,門一推,保鏢就將她往屋里扔了進去,直接扔在了床上。

  林妮被摔得七葷八素,她翻身坐了起來,看著關上的門,在那一霎那間,差點想要沖到這個窗戶,直接跳下去算了。

  太欺負人了。

  ……

  夜深了,這山頂的風大,沈暉晨的車子才開進了別墅的院子,他下了車,仰頭往上看了一眼,房間里一片漆黑,他頓了頓,挽著袖子走進門,七花立即上前,拿下他的外套,又低聲道:“先生,要吃點晚飯嗎?”

  沈暉晨淡淡地道:“不吃,我上樓?!?/p>

  說完,他彎腰要去拿報紙,視線卻落在了垃圾桶里的碎片,他眼眸閃了下,站直了身子,問道:“垃圾桶里是什么?”

  七花眼見他看到了,神色有些得意,她彎腰,把里面的碎片拿出來,說道:“是您最喜歡的碟子?!?/p>

  沈暉晨臉色立即沉了下來,眼眸里凝聚了冰雪:“你弄的?”

  七花立即搖頭:“不是,是林小姐?!?/p>

  “她?”沈暉晨眉眼更冷,“她做了什么?”

  七花無奈道:“林小姐中午下來走走的時候,看我在忙,非說要幫我洗碗,我不愿意吧,她一上來就碰了這個碟子,兩三秒后她就把這個碟子給摔了!”

  沈暉晨越聽臉色越黑,他下巴剛硬,此時宛如從地獄來的修羅,他冷冷地道:“我上樓,你們別跟來?!?/p>

  “是?!逼呋c頭,隨后有些愛慕地看著他上樓。

  眼神轉了回來,看著手中的碎片,她冷笑了一聲,把碎片扔在了垃圾桶里。

  林妮晚上沒吃飯,管家跟小紅似乎也沒管她,她一個人在房間里呆著睡著了又醒,醒了又睡,再睜開眼,外頭的天色就黑了,她在這里不知道日夜,也不知道她被囚禁了多久,外面的世界是不是變了。

  林妮淚水再次從眼里溢了出來,門砰——地一聲被踹開了,外面透露出了光線進來,林妮半睜開眼往門口看去。

  屋里的燈啪地一聲,全開了,亮得刺眼,林妮看到了那個男人朝她走過來,林妮半撐著身子,冷笑了一聲:“你是不是打算……打算就這么囚禁……唔……”

  她的脖子再次被他掐住,沈暉晨眼眸里愛恨交加地看著眼前的女人,他冷冷地看著她:“你一再地強調你不是林伊,但是你卻干了很多令人懷疑的事情,你怎么知道那個碟子是你買的?哦不對,你可能以為這個碟子我早就扔了是吧?所以你看到它就像看到鬼似的,一個松手就把碟子摔壞了是么?所以你說你不是林伊,你以為我會相信?”

  林妮的喉嚨被鎖住,她瘋狂地掙扎著,手緊緊地抓著他的手臂,斷斷續續地道:“我,我……那個碟……碟……”

  她滿臉漲紅,話都說不出來,整個人宛如一條要死的魚似的,拼了命掙扎。

  看到她的眼睛露了一些白了,沈暉晨才驚了一下,他立即松手,林妮整個人跌坐在了地上,她閉著眼睛,縮著肩膀,整個人瘦小得可憐,柔弱得很,看到這一幕,沈暉晨驚痛,他立即上前,一把抱住她,親吻她的額頭道:“你記起來我很高興的,你要是能記起來那個碟子是你買的,而我還留了這么多年,你肯定很高興的對不對?”

  林妮捂著脖子,聽到這個男人這么喊她。

  她突然覺得他無比可憐,但最可憐的人是她才是,她被抱得再次喘不上氣,她伸出手,捶著他的肩膀,咬牙道:“滾,滾!那個碟子是我摔碎的沒錯,但是,但是你家的保姆狠狠地掐了我一下,我才會把那個碟子摔碎的,那個碟子是什么來頭我根本就不在乎,因為我根本就不是很林伊,我說了,我是林妮!”

  沈暉晨捧著她的臉,眼眸里聚集了風暴,兩秒后,他低頭狠狠地吻住她,林妮嚇了一跳,等她再掙扎的時候來不及了,身上的衣服宛如碎片一樣,被他扯了下來,林妮哭喊道:“我真的不是林伊,求求你,放過我,我是林妮啊,我是林妮啊?!?/p>

  可惜她的哭喊沒用,當她被扔在床上的時候,看著頭頂的吊燈,以及男人伏身上來的重量,她幾乎是哭著被他壓在身下,被他狠狠地肆/虐著,她只能蜷縮著身子,試圖離開他,卻一再地被他一把拉了回來,緊緊壓著,緊緊地握緊了她的手,十指交握,他低頭親吻她的側臉,嗓音低?。骸澳闶俏业?,林伊?!?/p>

  林妮哭喊著:“你出去,你出去!”

  “我不出了,我說了,你是我的?!蹦腥嗽俅魏莺莸貨_撞著她,她只能哭著,喊著,淚水從她的眼里滴落在床單上,打濕了跟前的一片。

  半個小時后。

  林妮渾身沒力地倒在了一旁,男人扯過了被子將她蓋住,低聲問道:“你晚上是不是沒吃飯?”

  林妮不想理他,她含著淚水翻個身子,沈暉晨盯著她雪白的肩膀,眼眸深了深,同時壓抑住自己的欲/望,說道:“我去給你端點吃的進來?!?/p>

  說完,便下了床,從一旁撈起了衣服套上,高大的男人開了門,走了出去,林妮目光呆滯地看著門關上。

  她吃力地從床上起來,赤腳下了床,她走到柜子,瘋狂地翻找著,過了一會,終于給她找到了一個小刀出來,她盯著那把小刀,呆呆地看著,又伸出了自己的胳膊,胳膊上有男人捏壓出來的痕跡。

  她看到那個痕跡,小刀才動了動,深呼吸一口氣,她對著手腕直接就下去,然而刀子被一個大手抓住了,血頓時從男人的手掌里往下滴落,林妮宛如清醒了一般,她猛地轉頭,就見沈暉晨捏著刀,不顧那些血,狠狠地盯著她。

  他眼里帶著冷意,另一只手捏住了她的下巴:“就這樣?打算死在我這里?在我身邊,就他媽的這么難受嗎?!”

  后面的話他幾乎是吼出來的,林妮看著那些血絲,差點暈眩,她顫著嗓音道:“你把刀放下,你把刀放下行不行?”

  沈暉晨宛如沒聽到她的哀求,只是冷冷地看著她:“你告訴我,你就這么不想留在我身邊嗎?”

  “不,不是的,我,我……”林妮話到嘴巴又咽了回去,她突然清新,她低聲道:“我真不是林伊,我叫林妮,我叫林妮啊,雖然,雖然我不知道我跟你前女友為什么是同姓,但這一定是誤會——”

  “閉嘴!”沈暉晨大吼。

  林妮一個哽住,只能停下了說話。

  這時管家跟小紅紛紛跑了進來,看到這個畫面,就算一直很冷靜的小紅也忍不住尖叫了起來,管家很冷靜地上前,扶著沈暉晨,小心地把沈暉晨手里的刀拿了下來,小紅也反應過來了,頓時從一旁拿了紙巾上前,擦拭沈暉晨的手掌。

  管家對小紅道:“你幫先生處理一下,我去打電話叫陳醫生過來?!?/p>

  小紅點點頭:“好的?!?/p>

  管家悠悠地看了眼林妮,轉身下了樓,管家剛剛離開,七花幾個人也跟著上來,七花一看到沈暉晨手掌的血,頓時就惱火,她猛地上前,一把拽開林妮,狠狠地一甩,把林妮甩到了地上。

  林妮摔倒在地上,撞到了后背,疼得她倒吸了一口氣。

  七花指著林妮:“你傷害了他!你竟然敢傷害他!”

  林妮抱著膝蓋,呆呆地看著她。

  七花轉身回到沈暉晨的跟前,她小心翼翼地捧起沈暉晨的手,咽哽道:“先生,你的手——”

  沈暉晨淡淡地說:“沒事?!?/p>

  隨后他轉頭看著林妮,林妮對上他的視線很快就挪了回來,雖然她心里知道自己沒錯,但是他的受傷確實是因為她,林妮說不出不關我事的話,她不是那種冷情的人,沈暉晨坐到床上,淡淡地對小紅道:“我要是不在家,你得看好她,免得她一個沒想開,真的死在我們這里?!?/p>

  他的話是這么冷酷。

  林妮陡然覺得無比委屈,淚水從她的眼里瘋狂地流下來,她指著沈暉晨:“我求你們了,放我走吧,我真的不是林伊啊,放過我,我幫你們找她好不好?”

  屋里沒人說話。

  紛紛都看著沈暉晨,沈暉晨聽到她的哀求,眉頭斂了斂,但很快就恢復了神色,管家領著陳皓進了門。

  陳皓見到這個狀況,嘖了一聲道:“這是怎么回事?沈暉晨你該不會窩囊到以自殺來求她的感情吧?”

  沈暉晨沒吭聲,把手伸給他,陳皓一看,說道:“靠,傷得這么重?!?/p>

  說完了,還責備地看了眼林妮,林妮被這一眼看得差點崩潰,她只能把頭埋在膝蓋里,這一切明明都跟她沒關系的,為什么她好像才是罪人,她怕她再不離開自己,她連自己是誰都要蒙了。

  陳皓取了紗布還有藥水,給沈暉晨包扎。

  沈暉晨神色冷冷,對管家道:“林小姐還沒吃飯,你下樓去端些飯菜上來?!?/p>

  管家應了下,轉身出去。

  陳皓抬眼好笑道:“沒想到你自己受傷了還顧著她,她可真是身在福中不知福啊?!?/p>

  沈暉晨沒吭聲,就這么冷著臉。

  林妮將所有的聲音都屏蔽在了自己的世界之外,管家端著菜來到她跟前,并把飯菜放在她的腿邊,語氣平淡地說道:“林小姐,請吃飯吧?!?/p>

  菜的香味慢慢地飄入了林妮的鼻子里,林妮本是打算不吃的,可是那香味一直撲了過來,她肚子隨著香味咕嚕地響了起來,這在安靜的房間里宛如打了一場雷似的,她甚至能感受到他們的目光。

  林妮頭都不敢抬,這么多年,她第一次感到尷尬無助。

  沈暉晨偏頭看著她,眼眸閃過一絲柔光,他淡淡地說道:“林小姐,你不吃的話,我就讓管家喂你了?!?/p>

  林妮僵了下,猛地抬頭,就對上了所有人的目光,管家從一旁端起碗,舀了飯菜,遞到林妮的跟前,說道:“林小姐,我聽從先生的話,喂你吃飯?!?/p>

  “不,不用!”林妮立即伸手,把飯菜接了過來,舀了就往嘴里塞,說道,“不用你們喂,我自己能吃?!?/p>

  她又不是斷手斷腳的。

  房間里,很安靜,陳皓譏諷一笑:“林小姐可真是天真啊?!?/p>

  連沈暉晨的激將法都看不出來。


章節在線閱讀

查看全部目錄

版權說明

網友評論

發表評論

您的評論需要經過審核才能顯示

最新評論

    更多評論

    為您推薦

    總裁小說排行

    人氣榜

    捕鱼达人3电脑版 股票书籍在线阅读 太阳能股票推荐 北京三快电话是多少 黑龙江22选5开奖结 股票配资公司 湖北快三数学公式 云南快乐10购买 福建11选五开奖一定牛 快乐十分开奖结果一定牛 湖北快三数学公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