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說盡在故事遞!手機版

首頁校園 → 看我渣不渣你就完了

看我渣不渣你就完了

戊一 著

連載中免費

戊一傾心打造的都市年下小說《看我渣不渣你就完了》的雙男主角分別是顧衡、沈清舟,CP人設是病態傲嬌別扭總裁×美麗且誘從良頭牌,小說行文鮮活飽滿,每一個環節都精彩紛呈?!犊次以辉憔屯炅恕啡木蕛热莞攀觯呵澳杏杨櫤庾兂尚吕习搴?,沈清舟不得不面對這個不幸的問題。即使對前男友想要報復的心思一清二楚,實在缺錢的沈清舟也只能主動跳進這個名為顧衡的圈套。顧衡本想折辱沈清舟獲得報復性的快樂,但他不僅恨了沈清舟七年,還念了他七年。在他看來,沈清舟就該同過去一樣,一無所有卻高高在上,如今看著沈清舟面對侮辱溫柔順從的模樣,顧衡反倒如鯁在喉。接下去的兩人會發展出什么呢?更新最全最快的小說盡在故事遞~

更新:2020/04/30

在線閱讀

    戊一傾心打造的都市年下小說《看我渣不渣你就完了》的雙男主角分別是顧衡、沈清舟,CP人設是病態傲嬌別扭總裁×美麗且誘從良頭牌,小說行文鮮活飽滿,每一個環節都精彩紛呈?!犊次以辉憔屯炅恕啡木蕛热莞攀觯呵澳杏杨櫤庾兂尚吕习搴?,沈清舟不得不面對這個不幸的問題。即使對前男友想要報復的心思一清二楚,實在缺錢的沈清舟也只能主動跳進這個名為顧衡的圈套。顧衡本想折辱沈清舟獲得報復性的快樂,但他不僅恨了沈清舟七年,還念了他七年。在他看來,沈清舟就該同過去一樣,一無所有卻高高在上,如今看著沈清舟面對侮辱溫柔順從的模樣,顧衡反倒如鯁在喉。接下去的兩人會發展出什么呢?更新最全最快的小說盡在故事遞~

免費閱讀

  第二天一早,沈清舟便起床了,沒有顧衡在他要起的更早才行。

  宿醉帶來的頭痛讓他有些難忍,好在春草看見她不舒服懂事的去接了杯溫水過來,遞給了沈清舟,這讓沈清舟好受了不少。

  在要出發去上班的時候,沈清舟看著鏡子里帶著老土的眼鏡平平無奇的自己,忽然就覺得有些無趣,大概過了今天,全公司都應該知道他的性向了。

  而且可能還被傳的風風雨雨,添油加醋,不知道變成什么樣子。

  沈清舟突的就不想再這樣下去了,每個人都知道他不是這個樣子,那他扮成這樣給誰看?

  到時候估計又不知道能被人在背后說些什么糟心的話,還不如像張依蕾昨天晚上所說的,坦誠一些來的好。

  于是沈清舟摘掉了眼睛,將頭發捋了過去,第一次露出那雙好看的不得了的眼睛上班去了。

  一進辦公室,果不其然,大家看他的眼神都不太對勁,沈清舟轉頭看過去,卻沒有一個人敢跟他對視,只有李克尷尬的給沈清舟打了聲招呼。

  “沈哥早啊……”

  “早?!鄙蚯逯埸c點頭,坐到了自己的位置上,被人用異樣的眼神看著的事情他經歷的多了,所以這對于他來說并不算什么。

  只是他凳子還沒坐熱,王倩便走過來道:“沈哥,劉經理喊你去他辦公室一趟?!?/p>

  沈清舟一愣,心里想著果然最難過的還是劉經理這關,不知道劉經理會跟他說些什么,應該不會過于苛責于他,畢竟劉經理的秘密還是秘密,他的秘密已經不是秘密了。

  “劉經理?!鄙蚯逯矍昧饲瞄T。

  “進來吧?!?/p>

  沈清舟推開了門,劉經理正坐在辦公桌前看著文件,聽到沈清舟進來的聲音,他抬起頭還是那副笑瞇瞇的樣子道:“小沈來了啊,坐?!?/p>

  沈清舟坐在了辦公室的凳子上,劉經理沒有說話,而是用眼神上下打量著沈清舟,似乎要將他里里外外看個遍。

  這樣的眼神沈清舟見的多了,比劉經理露骨的他也見了不少,所以沈清舟坐在那里巍然不動任由劉經理打量著。

  半天,劉經理到了句“小沈,挺不錯?!?/p>

  沈清舟不明白劉經理到底是個什么意思,沒有接話,等著劉經理的下文。

  “小沈,你這模樣挺不錯的,平日里怎么不好好打扮打扮?”劉經理坐直了身子笑呵呵的道。

  “上班嘛,忙著工作了,不太注意這些?!鄙蚯逯弁瑯右矆笠晕⑿?。

  “這樣可不行?!眲⒔浝淼脑捓飵е锵А翱刹荒芄庀胫ぷ?,還是要想一想自己的,你這樣什么都不收拾,找對象都不好找,我們本來都是一個圈子的人,你看看,我都沒認出來,這要不是昨天遇見了,還不知道小沈你要瞞到什么時候去?!?/p>

  劉經理說的好似沈清舟瞞著他是什么罪過似的,讓沈清舟又開始不爽起來。

  他以前雖說也是個好脾氣,但總歸是被人追捧了那么久的人,骨子里就帶著傲氣與囂張,就算后來被磨平了棱角,他也不是什么任人揉捏的人。

  之前劉經理無論怎么苛責他指使他,他都不會生氣,因為他根本不在乎那些有的沒的,他只想安穩的上班賺錢,但現在不一樣了,他費盡心思掩蓋著的東西被擺到了明面上來,隨隨便便的一個人都要來觸碰他醉不行被發現的地方,這種感覺并不會讓人感到愉快。

  最重要的是沈清舟現在手里有了最重要的籌碼——顧衡,這讓他變得更加有底氣起來。

  現如今他的性取向在他們公司可以說是人盡皆知,那么他跟顧衡的事情估計也不會瞞的太久,紙包不住火,只要做了,總有一天會被人知道的。

  一想起顧衡,沈清舟難免就想起鄭禹昨天跟他說的話,心里更加不爽了,于是他擴大了笑容,好看的眼睛里仿佛盛了一池春水,他站起身坐到了劉經理的辦公桌上,輕輕的拉著他的領帶,道:“那……劉經理現在知道了,想怎么樣呢……”

  劉經理頓時直了眼睛,這樣的沈清舟他們誰都沒見過,他本來梳向后面的頭發微微散落下來,讓人不太能看得清他的表情,劉經理不由自主的咽了口口水,手緩緩的伸向沈清舟的腰間。

  “小沈,大家都是一樣的人,想必你也很壓抑,不如互相做個可以聊一聊的人,你快樂我也快樂……”

  “誒……”沈清舟擋住劉經理伸過來的手,好似有點兒難過的道:“劉經理你結婚了,而我也有對象了,所以……還是不要了吧?!?/p>

  他這話說的頗有些欲拒還迎的味道,劉經理立刻懂了他的意思,拉過沈清舟的手道:“你也知道我們那個圈子不太看重這些,而且……我上下都可以,你真的不試試嗎?”

  “可是……沈清舟把手拿回來道:“這樣您的妻子也太可憐了,我記得圈子里應該也挺唾棄同妻這種行為的吧?!?/p>

  然而劉經理聽完沈清舟的話卻笑了,不是他日常笑瞇瞇的那種笑,而是帶著莫名優越的嘲笑,他語重心長的對沈清舟說“小沈吶,你還年輕不明白,其實大家年輕的時候無論再怎么說堅持自我不去結婚,但到了一定年紀總會拗不過家里,也經受不住社會的壓力選擇走向每個人都會走的正常道路,你現在還沒有結婚只能說你很幸運,這個圈子里結婚的不知道有多少人,只是你沒有看見而已?!?/p>

  可沈清舟卻不為所動,他收了笑容反問道:“可這是錯的不是嗎?”

  “這是錯的,但錯的絕對不是我,而是這個無法接受的社會,若不然誰會選擇自己根本不喜歡的路去走呢?”劉經理說的相當肯定。

  沈清舟看見他的態度也不想再多說,他只覺得惡心,他完全無法接受劉經理的三觀,或許他們這個群體確實有不少這樣的,但真正遇見了還是令人想要去唾棄。

  哪怕沈清舟見過很多比這還要過分的情況,甚至他以前也跟過有婦之夫,玩的更加花里胡哨,但是自從有了春草之后他不再能接受這一切了,他想把正確的三觀傳遞給春草,而不是他以前所在的環境里的那種完全崩壞掉的三觀。

  于是沈清舟冷下聲來“劉經理,我希望你能搞清楚一件事情,現在不是我的把柄在你手上,而是你的把柄在我手上?!?/p>

  “什么意思?”這時候劉經理才發現沈清舟好像不是他想象中的樣子。

  沈清舟從辦公桌上下來,抱著胳膊坐回了凳子上,他靠在凳子背上,冷笑了一下道:“劉經理,你以為我昨天晚上是一個人去的酒吧嗎?”

  劉經理還是不太懂沈清舟準備說些什么,但他也清楚了現在的沈清舟來者不善,于是他沒有說話,只是看著沈清舟,眼里透露出了些許疑惑。

  “昨天去酒吧是李克組的局喊我去的?!?/p>

  沈清舟說的很開門見山,不過劉經理更加疑惑了“李克也是?不像啊?!?/p>

  “不是,”沈清舟搖搖頭“昨天他們去那里是個烏龍?!?/p>

  “所以,你到底想說些什么?”劉經理還是不太明白。

  “劉經理,你覺得在那種地方讓他們不發現我的性向的概率有多大?”沈清舟笑著問道。

  劉經理心里一咯噔,覺得事情好像不太妙,緊接著他便聽到了來自沈清舟的威脅“現在他們大概都知道我的性取向了吧,但應該還沒有人知道你的吧?所以,劉經理你現在還確定要跟我一起成為可以‘聊一聊’的朋友嗎?”

  劉經理臉上一直掛著的笑消失了,他臉色有些發青,像是沒想到事情的發展會是這樣。

  “劉經理,我好心勸你一句,若想人不知,除非己莫為,你現在改還來得及?!?/p>

  說完,沈清舟連看都不屑于看劉經理一眼,轉身離開了。

  回到自己的位置上后,沈清舟本來就不怎么好的心情更加不好了,尤其是到現在還沒有顧衡的消息,讓他的心中有些不安,但也沒有辦法。

  沈清舟忽然有些無力,他發現如果顧衡不主動聯系他,他似乎連怎么找他都不知道。

  想到這一點沈清舟突的發現,那如果顧衡到時間了不給他的錢直接溜了他豈不是連人都找不著?

  于是乎沈清舟更氣了,決定顧衡回來了一定要好好收拾他一頓。

  等到了中午吃飯的時候,沈清舟剛進食堂,就有議論聲傳來,他用腳指頭想都知道他們在說什么,弄的他也沒有了在食堂吃飯的心情,打包了份米飯套餐準備出去到外面隨便找個地方對付一下。

  可好像老天爺都在跟他作對似的,他還沒走出公司大門就忽然下起了雨,他還偏偏沒帶傘,氣得他一句話都說不出來。

  于是沈清舟轉身回了公司內,徑直走向了顧衡的辦公室。

  顧衡的秘書還在自己的位置上沒有離開,看到沈清舟過來愣了一下,本來想去攔,但沈清舟走的煞有介事,仿佛他進顧衡辦公室理所應當似的,把秘書唬的一愣一愣的,硬是沒想起來去攔,順理成章的走了進去。

  就在沈清舟一邊在顧衡辦公室吃著飯,一邊低聲罵著顧衡的時候,殊不知,顧衡已經在回來的路上了。

  顧衡到公司的時候已經快到了下午上班的時候了,公司里的人基本已經來齊了,正三三兩兩的聚在一起不知道在說些什么。

  顧衡一回來自然是直奔著沈清舟的辦公室所去的,可是他沒想到,剛走到門口就聽見了熟悉的名字。

  “你們知道嗎?沈哥的男朋友看起來可帥了!”

  說話的是王倩,聚在一起的是他們辦公室的人,王倩正說的興高采烈。

  “你們是沒見,沈哥不算矮的,但他男朋友足足比沈哥還高了一個頭,還特別的肌肉型男,感覺能輕輕松松把沈哥抱起來,咱們沈哥別看平時不顯山不露水的,其實可有魅力了,在酒吧的時候來搭訕的人是一個接著一個的來,但沈哥都拒絕了,看起來沈哥真的很喜歡他男朋友了!”

  男朋友?酒吧?

  顧衡忽然不知道想到了什么,臉色一黑,站在那里準備聽聽沈清舟還干了什么他不知道的事情。

  但是或許是顧衡的氣場太強,沒一會兒就被人發現了。

  他的臉色并不好看,所以把圍在一起吃瓜的眾人嚇了一跳,王倩更是整個人都僵**,慌張道:“顧、顧總……”

  顧衡微微吸了一口氣,盡量的讓自己的表情和善起來,問道:“說什么呢?這么熱鬧?!?/p>

  “啊?沒、沒什么……”經過昨天之后王倩的女性直覺讓她覺得沈清舟跟顧衡的關系絕對不一般,她在大庭廣眾之下說沈清舟這事兒被顧衡聽見,這可不是什么好事,當然不能承認。

  然而顧衡卻像是渾不在意似的,道:“我剛剛好像聽見沈清舟的名字了,說說,讓我也融入一下你們才行?!?/p>

  王倩當然不怎么敢說,但其他人可不知道昨天酒吧發生的細節,再加上他們剛剛一直在說的是沈清舟的男朋友,自然不會第一時間想到顧衡和沈清舟可能會有什么奇奇怪怪的關系上去。

  所以為了能和這個新老板套近乎,圍著的人你一嘴我一言把他們聽來的關于沈清舟在酒吧的事情繪聲繪色的講了一遍。

  但顧衡并沒有王倩想象中的生氣或者怎樣,他只是很正常的掛著笑,就像是普通老板跟員工閑聊似的,隨便說了幾句便離開了。

  然而在王倩看不見的地方,顧衡一出了門就整個人的臉色變得難看起來,散發著閑人勿擾的氣場,黑著臉徑直向辦公室走去。

  秘書看到他回來了趕緊站起來,想說沈清舟在他辦公室內,但顧衡卻走得很急,完全沒有給秘書說話的機會,直接推門走了進去。

  剛進去,顧衡便愣在了原地。

  沈清舟躺在他辦公室的沙發上睡得正香,好似夢到什么好事情了似的,唇角還掛著笑。

  顧衡一下子就火大起來,他憑什么笑的這么開心!是夢見他那所謂的男朋友了嗎?

  于是顧衡黑著臉上前,伸手扯著沈清舟的頭發把他扯了起來。

  睡夢中的沈清舟猛地驚醒過來,條件反射的抓著顧衡的手掙扎開來,待看清楚了來人是顧衡,沈清舟有些懵了,他這一懵便給了顧衡機會,讓他把他拽了起來。

  看到沈清舟的穿著打扮,顧衡頓時冷笑一聲,松開了沈清舟“沈清舟,有了男朋友還真是不一樣,你是不是覺得我的態度好一點你就可以為所欲為了?”

  沈清舟跌坐回了沙發上,因為被驚醒還有些微喘,他的手放在額頭上等那股驚悸的感覺過去才緩緩看清了來人。

  “小衡?你回來了?”

  沈清舟整個人都有些迷茫,似乎是不知道發生了什么,瞪大了眼睛看著顧衡,看的顧衡心中更氣了。

  他總是可以裝出這樣楚楚可憐的樣子,讓人覺得他懵懂無知,心生垂憐,實際上并不是這樣,他明明什么都知道。

  “你為什么……”顧衡彎下腰掐上了沈清舟的下巴,強迫他看著自己漆黑一片的眼眸“總是挑戰我的耐心……”

  顧衡現在的樣子看上去很嚇人,仿佛沈清舟稍微動一下他就要將人拆吃入腹似的,但沈清舟早就已經被一堆事情弄得心煩,誰的心意也不想順著。

  他掙脫顧衡的手,皺著眉道:“顧衡!你發什么瘋!”

  “我沒發瘋?!鳖櫤獾难劬诔脸恋?,里面似乎在醞釀著風暴“我只是覺得你好像永遠都不會聽話,是我對你太仁慈了……”

  說完,顧衡將沈清舟翻身推到在沙發上壓了上去。

  沈清舟整個人都趴在了沙發上,顧衡騎在了他的腰上壓的他動彈不得,他只能伸手去推顧衡,卻怎么都用不上力。

  “顧衡!你干嘛?下去!”

  顧衡卻根本不理會他,緊接著沈清舟聽到了解皮帶的聲音。

  他劇烈掙扎起來,但顧衡好像是一座大山,壓在他身上巍然不動。

  “顧衡!你他媽是不是有病?起來,放我下去!”

  顧衡面無表情的看著掙扎的沈清舟,緩緩的抽出了腰間的皮帶,折在了一起。

  “啪!”

  只聽見一聲皮帶與肉體碰撞的脆響,沈清舟發出一聲悶哼,頓時不再掙扎了。

  顧衡看到沈清舟的臉埋在沙發里,不再動彈也不說話,才緩緩的從他身上下來,脫下了西裝外套,扯松了領帶,解開了兩顆領口的口子,將袖口挽了上去露出了結實有力的胳膊。

  沈清舟的屁股很翹,趴在沙發上的時候就更明顯了。

  顧衡喘了口氣,拿著皮帶抽了上去。

  “嗯……”沈清舟依舊是悶悶的哼聲,他不敢叫出聲來,也不敢動彈。

  他以前在圈子里的時候,不少人喜歡這樣刺激的東西他也不排斥,畢竟偶爾來一下也算是增加情趣,是一個不錯的體驗,最重要的是給的錢多,所以他并不拒絕。

  只是顧衡卻很不喜歡。

  以前的顧衡雖然總是喜歡在沈清舟身上弄出雜七雜八的印子,但他往往舍不得沈清舟疼,他第一次見到沈清舟身上的痕跡時,便想問問沈清舟疼不疼,想問他為什么不愛惜自己。

  可沈清舟,不需要這份關切。

  而現在的顧衡也不會再給出這份關切,他現在滿心都是沈清舟辦公室里的人說的沈清舟昨夜在酒吧里的男朋友與那一個又一個來搭訕的人,還有那與別人的親吻。

  每想一遍他心里就痛一分,也跟著恨一分,手上的力道也跟著重一分。

  他總是這樣不乖,他總是這樣勾三搭四,他總是這樣將他拋下,他怎么還能信他呢?

  沈清舟咬著自己的胳膊,不敢發出聲音,因為他明白在這種情況下他叫的越響,掙扎的越厲害,顧衡便打的越重。

  只是他忍得了聲音卻忍不了身體自然而然的反應,他不由自主的顫抖起來,顧衡打的越重他就抖得越厲害。

  汗水漸漸的濕透了沈清舟的衣服,他的額間也布滿了冷汗,潤濕了稍微有些柔軟的發絲,垂落在了眼前,伴隨著他緊皺的眉頭與抿成一條直線的嘴唇,有一種別樣的美感。

  不知道過了多久,反正在沈清舟的感覺上似乎比他和顧衡分開的這七年還要久,顧衡才停了手。

  顧衡走到了沈清舟身邊,坐到了他腦袋前的沙發上,抬手撫摸著沈清舟的腦袋。

  沈清舟這會兒問到顧衡的味道只覺得害怕,不住的顫抖起來。

  顧衡卻像是沒看到沈清舟的顫抖似的,抬起了他的下巴, 讓他看著他。

  沈清舟的眼角發著紅,眼里還有未滾落的淚水,嘴唇被咬的紅通通的有些腫,他不太敢看顧衡,只敢別開眼去。

  “看著我?!鳖櫤獾?。

  聽見顧衡說話沈清舟又是一抖,現在的顧衡他覺得很陌生,或許這個在他眼中一直是孩子的人并不是他想象中的那樣好,他只是把美好都展現在了他的面前,將那些陰暗污穢的東西深深的藏在心底,不讓他發現一絲一毫。

  他早就該知道,七年前就該知道,不然憑什么鄭禹會忌憚與他,不然他一個十八歲的孩子憑什么從其他人手里把他搶過來,不然他怎么會在他父親出馬之后才能夠真正的離開他。

  顧衡他從小,就是個瘋子。

  而他不敢忤逆這個瘋子。

  所以沈清舟乖乖的看向了顧衡,這一看他便怔愣了。

  顧衡的雙眼通紅,里面布滿了血絲,看上去比他還要狼狽。

  顧衡的手心滿都是汗水,他捏著沈清舟的下巴讓沈清舟覺得自己像是哭了一樣,眼淚流淌到下巴上,潮濕又溫熱。

  沈清舟不知道怎么回事,忽然就覺得心里有些難受,有些堵得慌,他不由自主的就把腦袋擱在了顧衡的腿上,雙手攬上了顧衡的腰。

  這是一種極其依賴的姿勢,以前的沈清舟在與人有關于這方面的交易時,他總會裝作極其依賴的樣子,綿綿的喊著“主人……”,但對于他來說這只不過是他的業務而已,畢竟他的價格可不便宜,自然要服務的面面俱到才對。

  至于他真的的心理,只會有激情過后的疲憊跟無趣罷了,哪里會想那么多有的沒的,這會兒的他只想點一根兒事后煙,可他不能,還得演戲,簡直無聊透頂。

  可是這次不一樣,沈清舟心里酸酸漲漲的,還有著他覺得他這個年齡不該再有的委屈,只想窩在顧衡的懷里好好的跟他講一講。

  這時候沈清舟才不得不承認顧衡在他心里的位置確實與其他人不一樣,還不是一般的不一樣,是他自己也無法解釋的不一樣,他不知道該怎么去說,只是覺得很多人可以的事情顧衡不可以,很多人不可以的事情顧衡可以。

  他這樣的動作好像也觸動了顧衡,顧衡理著沈清舟的頭發,有些頹廢的問道:“沈清舟,我該拿你怎么辦?”

  “小衡……”沈清舟喊道。

  顧衡受不了這樣的稱呼,只要沈清舟這樣一喊,他的心里就好似化成了一灘春水,于是手下的動作愈發的溫柔起來。

  沈清舟想問他為什么要這樣,可他卻不知道怎么開口,他怕他問不好,顧衡又莫名的生氣,于是他只是喊了一聲就沒了下文。

  但顧衡卻自己給了他答案。

  “跟我說說你昨天晚上在酒吧的事吧?!?/p>


下一頁

章節在線閱讀

查看全部目錄

版權說明

網友評論

發表評論

您的評論需要經過審核才能顯示

最新評論

    更多評論

    為您推薦

    校園小說排行

    人氣榜

    捕鱼达人3电脑版 中国石化股票 广西11选五胆码 七星彩直播视频 陕西十一选五任五最多遗漏 江苏11选五玩法介绍 国际期货配资网 贵州十一选五手机客户端下载 山西快乐十分遗漏结果 贵州快三形态一定牛 5分快3大小单双计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