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說盡在故事遞!手機版

首頁古言 → 嫡女謀蛇王的傻妃賀雨蘭薛荃義番外

嫡女謀蛇王的傻妃賀雨蘭薛荃義番外

東北大白話 著

連載中免費

由作家東北大白話所寫古代言情作品《嫡女謀蛇王的傻妃》主角是賀雨蘭和薛荃義,小說講的是穿越兩世的賀雨蘭發現這次竟穿成了一個廢物,遇到渣男未婚夫的她決定奮起反擊,在這其中有幸得到王爺薛荃義的鼎力相助,看知恩圖報的賀雨蘭會用怎樣的方式報答薛荃義?兩人之間又將迎來怎樣的情感糾葛......

更新:2019/12/31

在線閱讀

由作家東北大白話所寫古代言情作品《嫡女謀蛇王的傻妃》主角是賀雨蘭和薛荃義,小說講的是穿越兩世的賀雨蘭發現這次竟穿成了一個廢物,遇到渣男未婚夫的她決定奮起反擊,在這其中有幸得到王爺薛荃義的鼎力相助,看知恩圖報的賀雨蘭會用怎樣的方式報答薛荃義?兩人之間又將迎來怎樣的情感糾葛......

免費閱讀

  “你哪只眼睛 看到我打碎的,綠梅,這屋里的器物都是你看守的,如果打碎了,估計你要還的,反正我也沒有月例銀子了,只好用你的了。”她的語氣淡淡,好像說著一件無關緊要的事情。

  綠梅聽到自己要賠償這物件,急忙點頭:“春嬤嬤,你怎么打碎這琉璃燈啊。”

  “我沒有打碎,分明是那個傻子打碎的。”這琉璃燈可是值不少銀子的,可不能自己賠啊。

  啪……

  賀雨蘭看著她道:“你說誰是傻子呢?”

  這次春嬤嬤完全醒了過來,今天的大小姐好像和以前不一樣了呢,如果是以前她一定嚇的發抖,害怕的哭起來。

  啪……

  賀雨蘭狠狠又打了她一個耳光,冷冷的說道:“你既然這樣喜歡這個琉璃燈,就跪在上面吧。”

  不等她反應過來,一抬腿朝著她的腰狠狠的一踹,兩個膝蓋跪在琉璃燈的碎片上。

  啊……疼死我了。

  琉璃燈的碎片刺進了她的膝蓋里,頓時鮮血流了出來。

  綠梅被嚇的不行,臉色慘白,以前都是她們欺負她,可為什么她變的如此厲害。

  “我餓了,去給我拿吃的。”她低聲吩咐道,絲毫不顧地上慘叫的春嬤嬤。

  “我說話沒聽到,還是你和春嬤嬤感情好,也想和她一起跪在。”她的聲音十分威嚴,讓她不得臣服。

  綠梅急忙吩咐后面站在的丫鬟:“春來,快去把大小姐早膳端過來。”

  春嬤嬤疼的渾身直哆嗦,看著她,眼神帶著兇狠:“大小姐,我可是夫人派過來的教養嬤嬤,你這樣對我,一定會稟報給夫人的。”

  “行啊,跪滿一個時辰,你就去告吧。”她一臉無所畏懼的樣子。

  春來端來早膳,不過一碗清粥一個小饅頭還有一碟小咸菜,估計這里的下人都不會吃這個吧。

  她皺了一下眉頭道:“這就是我的早飯嗎?”

  春來自然知道這些飯實在清淡,低聲道:“夫人說,大小姐最近內火有些旺,所以飲食要清淡一些。”

  啪……

  她狠狠將筷子放在桌子上,太欺負人了。

  “把吃的端著,跟我走。”她大步的往前走,這個時候她知道老夫人也在吃飯,不然自己去哪里蹭一頓飯吧。

  從來也沒有見識到自己家大小姐這樣的氣勢,只好端著早飯跟在后面。

  綠梅看到她離開了,急忙扶著春嬤嬤道:“這大小姐怎么了,變得這樣厲害。”

  “快點去找大夫人給我們做主啊。”她翻著坐在地上,琉璃碎片刺進膝蓋里皮肉外翻著。

  賀雨蘭向老夫人的梧桐院走去,走進院子里大聲道:“奶奶,雨蘭陪你吃早膳來了。”因為時間還早,姑娘們還沒有過來請安。

  平日里這丫頭從來不請安,也不喜歡說話,今天倒是意外,道:“她怎么過來了啊?”

  慶嬤嬤走過來道:“不清楚,不過今天早上我聽她院子的丫鬟說,昨晚她整夜沒有回來,難道是過來請罪的?”

  “一夜未歸,這可不是什么好事,讓她進來吧。”老夫人對這個孫女談不上討厭,但卻也不喜。

  賀雨蘭頭發不過簡單梳了兩條辮子,垂在胸前,沒有任何的裝扮,這樣走進來就讓老夫人不喜歡。

  看到她的樣子,眉頭皺的更深道:“賀蘭啊,你是府上的大小姐,嫡女,怎么可以這身打扮出來呢。”

  “祖母, 不是孫女不打扮,實在是沒有銀子打扮自己,我又不像別的姐妹還有母親護著,我可沒有。”她的話十分委屈。

  “那也是你的錯,沒事老是發脾氣摔東西,不罰你,將來嫁給太子了,說我們賀家沒有教養怎么辦。”大夫人竟然連老夫人這邊都不放過,怪不得她會愛欺負,卻無從找到說委屈的地方。

  “祖母,我知道錯了,今天想陪著祖母吃早餐。”她現在也只有低頭認錯,再找其他理由絆倒老夫人。

  她轉身讓春來端來自己的早飯,清的見底的粥,一個小饅頭,還要一碟小咸菜,老夫人皺了一下眉頭道:“你就吃這個。”

  她津津有味的喝了一口粥道:“是啊,母親說我最近胖了很多,讓我減肥呢,祖母,你看我是不是也胖了,我應該聽母親的話啊。”她笑的十分無辜。

  以前她就聽說玉美有些苛責嫡女,對庶女也是親厚之分,可是她看著還好,也沒有過分的插嘴。

  她轉身看著身邊的慶嬤嬤道:“告訴廚房給大小姐做點葷菜才好,再說她也不胖。”

  “多謝祖母。”她笑著答謝。

  祖母看著孫女的樣子笑了笑:“快吃吧,待會你幾個妹妹過來請安了。”

  二小姐賀芷珊喝下最后一口燕窩粥,旁邊的丫鬟端來漱口水,她漱口道:“娘,晚上我想吃魚翅。”

  “最近你那腰身粗了很多了,吃些清淡的吧。”夫人欒玉美低聲道。

  “哼,我不管我要吃,再說了太子哥哥說不喜歡太瘦的。”她服了一下頭上的金步搖。

  本來還想訓斥幾句,就聽到院子里大呼小叫的聲音,皺了一下眉頭道:”誰啊,大清早的不知道體統?”

  丫鬟走過來道:“是大小姐院子里的春嬤嬤,聽說今天早上被大小姐罰跪在琉璃燈上了。”

  “什么?你沒說錯吧,那個傻子會這樣做。”賀芷珊不可置信的問道。

  “走吧,出去看看。”昨天晚上她就講那傻子扔在了四季閣了,怎么會出現在自己的院子里。

  兩人走出來,看到春嬤嬤躺在地上,雙腿已經皮肉外翻,十分的恐怖,賀芷珊用絲帕擋在臉上,躲在母親身后。

  “夫人,求你給我做主啊,那個小傻子大清早就鬧騰,打碎了琉璃燈,還讓我跪在上面,夫人給我做主啊。”春嬤嬤哭喊著,她今天一定要扒了她的皮。

  “怎么回事 ?綠梅。”夫人問道,這春嬤嬤和綠梅是她派過去的,目的就要是折磨死這個小傻子,讓自己的女兒順利的嫁給太子。

  “就是嬤嬤說的事情,大清早她就沒事找事,而且好像換了一個人一樣,厲害的狠。”這會她和春嬤嬤站在一條線上。

  賀芷珊將筷子狠狠的摔在桌子上,畫的十分精致的眉毛立了起來,嘴里罵道:“小賤人,我今天倒要看看你有多厲害。”

  欒玉美其實沒有把她放在眼里,將來自己女兒是要做太子妃的人,自然也要讓她歷練一下,由著她的性子去了。

  雨蘭吃飽了告辭要離開,就聽到院子里嬌喝聲:“來人,把賀雨蘭給我抓起來。”

  她皺了一下眉頭,渾身戒備起來,眼神頓時充滿殺氣,從頭上拿下發簪握在手里準備還擊。

  兩個身材魁梧的嬤嬤上前就要抓她,既然來的人對她不客氣,她何必對人要客氣呢。

  身體一百八十度旋轉,完美的回旋踢,將兩個嬤嬤一下踢到在地上。

  賀芷珊看到她竟然嬤嬤踢到在地上,罵道:“你這個賤人,真是無法無天了,不僅夜不歸宿,還虐打下人。”

  她冷冷的看著眼前的美嬌娘,就是自己的二妹妹無疑了,身邊的中年美夫人估計是就自己的繼母了,這兩個人都是還自己的人。

  如果不是自己昨夜機靈躲過去了,估計今天自己也不會這樣完整的站在這里。

  “我虐打誰了,明明是你們過來找我麻煩。”她眼神冰冷,今天不讓這母女兩個一個下馬威以后還真是不好過呢。

  “哼,奶奶,你看姐姐怎么可以這樣對我和娘呢,而且她昨晚整整一夜都沒有回來,我娘讓她院子里的嬤嬤問問,她就大發脾氣,而且發著嬤嬤跪在碎的瓷瓶上,你說多殘忍。”賀芷珊一臉告狀的樣子。

  “你們還真是能信口胡說,我昨晚一直在家里睡覺,那個嬤嬤也是你們身邊的人,她要偷我房里的琉璃燈,怎么就說我了,你讓那個嬤嬤過來,問她是不是要偷燈。”她的聲音不大,可是話卻十分的擲地有聲。

  賀芷珊有些招架不住,張了張嘴,卻一句話說不出來,只聽到欒玉美低聲道:“可是你昨夜一夜未歸怎么解釋,娘,她可是未來的太子妃啊,如果這名節有了玷污,也有損我們賀家的名聲啊。”

  老太君點了點頭道:“雨蘭啊,你說一下,昨天去了什么地方?”

  賀雨蘭知道昨晚的事情一定是她做的,可是現在揭穿她,自己就承認了,那樣不管誰對誰錯,自己的名節算是完了,即使沒有任何事情發生。

  如今之計,只有打死不能承認,自己沒有在外面過夜。

  “我昨晚一直在府中啊。”她臉上沒有任何慌張的情緒,讓人看不出破綻來。

  欒玉美看到她這個樣子,心里驚訝,這個丫頭昨天經歷了什么,好像換了一個人一樣,如果是以前早就嚇的鬼在地上承認錯誤了,那樣她就能順水推舟,說她名節已經毀掉,這樣就可以讓自己女兒代替她嫁給太子了。

  “哼,你胡說,你沒在房里,那你在什么地方?”賀芷珊心里氣死了,本來計劃好的事情,竟然讓她逃脫了。

  她轉身撲通跪在老太君的面前道:“奶奶,昨晚我夢到我娘了,她說想我了,我心里很難過,就直接一個人跑到祠堂去,抱著我娘的牌位說話了。”一時之間,她哭的撕心裂肺的,讓人無不動容。

  老太君眼睛里含著淚水,拍著她的肩膀:“傻丫頭,以前你總是渾渾噩噩的,我們都以為你傻了呢,看來你娘在天有靈,竟然讓你恢復過來。”

  欒玉美看到她的樣子,冷哼一聲:“一派胡言,去了祠堂誰又給你作證啊?”

  “大晚上的 ,祠堂哪里有什么人呢啊,自然沒有人給我作證,再說了,你說晚上我在外面沒回來,你又有什么證據呢?”如果她能說出證據來,她就能證明自己是被她陷害的。

  可是她卻忽視了一個人卑鄙的程度,只聽到她冷聲道:“不用找什么證人,找人驗下你還是不是之身不就完了嗎?”她的笑容陰險的好像一條毒蛇。

  她猛的抬頭,眼神帶著怒氣:“你好卑鄙,欒玉美。”

  “大膽,你竟然直呼我們夫人的名字,來人啊,把她按在地上,驗身。”她身邊的嬤嬤更是毒辣的人。

  賀雨蘭知道這驗身可以很容易將她破了身,看著幾個嬤嬤挽著袖子對她虎視眈眈的樣子,她走到老太君的面前道:“奶奶,你救我啊。”

  “啊,雨蘭啊,身正不怕影子斜,如果你是,害怕她們驗身做什么呢?”她的話讓賀雨蘭徹底寒心。

  看來這個屋子里沒有什么人能幫著她,從頭上拔下簪子冷冷的看著眼前的人道:“你們誰敢碰我,要了你們的命。”

  “哼,怕她做什么,上啊。”賀芷珊早就看她不順眼了,正好借著這次機會好好的整治她一番。

  幾個嬤嬤聽到這樣的話,上前抓她,只看到她手里的簪子在空中揮舞,眼神帶著猩紅的殺氣,只是一眨眼的功夫,原本兇神惡煞的嬤嬤,躺在你地上捂著脖子哎呦哎呦的叫著。

  “你們今天誰給碰我一下,殺了你們。”這種侮辱她死也不會接受的。

  欒玉美看著躺在地上的嬤嬤,指著她:“看來你昨晚一定有了什么茍且之事,不然你害怕什么?”

  老太君看到這樣的場面也嚇的臉色發白,一輩子在深宅大院里生活,哪里見到過這樣的場面。

  遠處傳來高聲:“太子殿下到,晉王殿下到。”

  賀芷珊聽到自己的救星來了,頓時高興起來:“賀雨蘭,太子哥哥來了,我看你還能猖狂到什么時候。

  她從頭上拔下一個簪子狠狠的在脖子上劃了一下,捂著自己的脖子轉身跑向太子方向。

  一切動作一氣呵成,如果不是她親眼看到,還真是有些不相信。

  遠處一行人走過來,太子云子睿一身淡藍色長衫,頭上戴著紫玉發冠,高鼻闊目,輪廓猶如雕刻一般,這男子就算不是太子,估計也會有人為他尖叫。

  賀芷珊撲到他身上,渾身都在發抖:“太子哥哥,你快點救我啊,姐姐要殺了我。”


章節在線閱讀

查看全部目錄

版權說明

網友評論

發表評論

您的評論需要經過審核才能顯示

最新評論

    更多評論

    為您推薦

    古言小說排行

    人氣榜

    捕鱼达人3电脑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