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說盡在故事遞!手機版

首頁古言 → 葉宋蘇宸結局免費

葉宋蘇宸結局免費

千苒君笑 著

連載中免費

好看的穿越古言題材漫畫《鳳還朝妖孽王爺請讓道》改編自作者千苒君笑作品,主角是葉宋和蘇宸,小說講的是來自二十一世紀的葉宋意外穿越到古代北宋成了任人宰割的花癡王妃,那作為夫君的蘇宸將會如何對待即將過門的妻子?看到原主前世悲慘致死結局的葉宋決定在這世替她討回公道,看機智可愛的穿越王妃會和冷面腹黑王爺碰撞出怎樣的火花.......

更新:2019/12/22

在線閱讀

好看的穿越古言題材漫畫《鳳還朝妖孽王爺請讓道》改編自作者千苒君笑作品,主角是葉宋和蘇宸,小說講的是來自二十一世紀的葉宋意外穿越到古代北宋成了任人宰割的花癡王妃,那作為夫君的蘇宸將會如何對待即將過門的妻子?看到原主前世悲慘致死結局的葉宋決定在這世替她討回公道,看機智可愛的穿越王妃會和冷面腹黑王爺碰撞出怎樣的火花.......

免費閱讀

  蘇若清頓了頓,緩緩抬起眼簾,對上她琉璃般光華的雙眼。她下墜時,發簪不知道落到什么地方去了,滿頭青絲如瀑,散在肩頭。

  下一刻,葉宋只覺眼前一倒轉,她便處于下方而蘇若清處于上方了。

  那微涼的手指去碰葉宋的長發,修長的指間流瀉的是柔滑的黑絲。他低垂的眸中亦是暈開淡淡的流光,盯著葉宋的唇,一點一點緩緩地俯下了頭,用實際行動證明他究竟是想還是不想。

  鼻尖抵著鼻尖,彼此的呼吸漸漸糾纏。

  蘇若清終是沒能忍住,稍稍錯開了些許,涼薄的唇便落在了葉宋的嘴唇上。

  那種感覺,如同一粒小石子投進了平靜的湖面,一圈一圈溫柔的漣漪卻在心底里漾開。

  起初蘇若清只是淡淡碰了碰就離開,可一離開分毫之后卻又覺得不滿足,重新吻了上去。如此幾個簡單的回合,他做得小心翼翼而輕柔,葉宋被他認真的表情迷離了雙眼。

  最終,他唇緊緊貼了上去,再也沒離開。手指穿插進葉宋的發間,唇齒間的吻變得熾烈而濕熱了起來。

  葉宋有些迷茫,她覺得這種事情應該不難應付,可是回應起來卻相當的笨拙而生澀,時不時牙齒會磕到蘇若清的嘴唇。

  淺嘗則止,否則他覺得自己就停不下來了。他頭一次覺得,一個女人的味道會這么有魔力,深深地吸引著他。

  他呼吸變得急促,強迫自己離開葉宋的唇,并未深入糾纏探索,便起了身。神色難掩一絲窘迫。

  葉宋亦是漸漸恢復了清明,看見蘇若清的這副模樣,笑得沒心沒肺,索性手臂枕在腦后,翹起了二郎腿,道:“這就夠了?我還以為你會再久一些?!笨匆娞K若清的唇角有些紅腫,然后就抬手摸了摸自己的唇角,回味似地笑著道,“你的味道不錯。只不過我沒經驗,就粗魯了些,你這里都破了?!?/p>

  蘇若清曲著一條腿,手肘支撐在膝蓋上扶額,極力平息,那姿態看起來十分優雅,但說話的嗓音卻沙啞不堪:“這種事情,不需要你有經驗的吧?!?/p>

  葉宋不以為然:“這樣才讓你也會覺得我的味道好一點?!?/p>

  蘇若清:“……”

  傍晚的時候,兩人出了松樹林,正逢侍從做好了晚膳,沛青里外尋不到人,便跟侍從打算往松樹林里尋找。結果將將進去,葉宋跟蘇若清二人就悠哉悠哉地出來了。

  沛青瞧見自家小姐美滋滋的表情,心落回肚子里,道:“小姐上哪兒去了,奴婢到處找?!?/p>

  葉宋笑得很愉悅,看了蘇若清一眼,道:“你小姐我隨便逛了逛?!?/p>

  然后沛青跟侍從的視線就雙雙落在了蘇若清……的嘴角上。他嘴角微微的紅腫,有古怪。

  侍從遲疑:“公子的嘴……”

  蘇若清走在前面,看不清他表情,淡淡道:“無妨,不小心被蟲子爬了?!?/p>

  侍從緊跟其后,沛青狐疑地看著葉宋,葉宋云淡風輕地聳聳肩:“他說被蟲子爬了,我也不好說什么?!?/p>

  晚膳過后,葉宋又坐在山莊的湖岸前吹了一陣晚風。聽說侍從要去山里逮一些野味回來,晚點會烤著吃,沛青好奇,就拖著一并去瞧熱鬧了。

  湖里生長了一片水蓮,蓮葉肥圓相接,蓮蓬開得大朵。蘇若清劃了小船過去,摘了一些蓮蓬回來。葉宋剝了蓮子就往口中送,微澀中帶著清甜。

  葉宋剝了一些放在白皙的手心里遞給蘇若清,笑問:“要不要來點兒?”

  蘇若清垂眸看了看,半晌才靜靜地取了一顆放到嘴里。

  山莊前的篝火燃了小半宿。野味吃完了以后,沛青懨懨欲睡,最后索性趴在木頭侍從身上睡著了。然葉宋拿著樹枝掏著篝火,跟蘇若清一道安靜地坐著,意外地精神得很。

  篝火燃盡時,葉宋丟了樹枝,蘇若清站起來,淡淡然道:“該回去了?!?/p>

  沛青迷迷糊糊醒來,跟來時一樣由侍從先送到對岸的馬車里去,隨后蘇若清帶著葉宋一起過湖。

  馬車寂寥地循著來時的路回城里,進城時城門早已經關閉。侍從與那守城的守衛說了一兩句,城門便大開。馬蹄聲揚起在青石路面上,悠閑而落寞。待回到寧王府后門的小巷時,已經是三更天了,恰好報更的人敲了三聲鑼,唱道:“天干物燥,小心火燭!”

  葉宋在沛青的攙扶下輕松地跳下馬車,回頭對著蘇若清勾唇淺笑,道:“多謝你?!?/p>

  蘇若清淡淡點了點頭,放下了車簾。一直等到葉宋跟沛青將要走到后門,馬車才緩緩掉頭。殊不知,一抹沉的暗影,把這一切看在眼里,正立在后門的門框處。葉宋那一抹淺笑,刺眼得很。

  沛青喃喃道:“小姐,我怎么感覺,下午你跟蘇公子從樹林里出來之后就一直怪怪的?”

  “是嗎?”葉宋掂著下巴,嘴角的笑在轉身的剎那就已經被一抹凝重所代替,若有所思道,“我是不是太著急了?越是這樣我就越是有些著急,我得好好想一想?!?/p>

  沛青聽不懂她在說什么,感覺很嚴肅的樣子??墒莾扇艘惶ど虾箝T前的石階,一方陰影在燈籠的籠罩下投了下來,葉宋跟沛青俱是一愣,慢慢地抬頭看去,然后僵掉了。

  蘇宸如一動不動的雕塑一般站在那里,此刻正微微低著頭,一雙冷冽的眼里冒出了汨汨寒意。直到馬車的車轍聲徹底消失在了寂寥的小巷中,葉宋才笑著出聲道:“喲,王爺,這大半夜的不睡覺,來這里守夜?”

  “今天一天,你去哪兒了?”蘇宸開門見山地問。

  “出去玩了?!币娞K宸眼尾的余光若有若無地落在沛青身上,葉宋若無其事地打發沛青先走,道,“沛青啊,小姐我一會兒想洗個熱水澡,你先回去備好浴湯?!?/p>

  “可是小姐……”她實在害怕留葉宋單獨一人面對蘇宸。

  “叫你去就去,啰嗦?!比~宋輕喝。

  沛青不得已,這才福了福禮,先行進去。葉宋挽著手臂,懶洋洋地靠在墻壁上,微微仰著下巴嘴角帶著無懈可擊的笑容,與蘇宸對視,蘇宸整個人的氣場越是陰冷,她看起來就越是云淡風輕滿不在乎。

  “去哪里玩了?!碧K宸繼而又問。

  葉宋眉頭一挑,道:“怎的,王爺有興趣查崗?不是應該我出門個三五日沒聲沒響的就算是尸體橫陳在哪個荒郊野外的你也不會動一動眼皮的么?”想了想,然后賤兮兮地湊過去細細看了蘇宸一眼,眨了眨眼問,“跟你的南美人兒床第不和被趕出來了?”

  轉念一想又覺可能性小之又小。南氏她縱是有天大的膽子,第不和這種事情,她也只能委曲求全百般討好與服侍,怎會把蘇宸趕出來。莫非……南氏來葵水了?

  正沉浸在自己的思緒之中的葉宋,冷不防胳膊被一只大力的手往一邊拽去,她身子亦跟著往一邊倒去。后背磕碰上了堅硬的墻壁,她內里五臟都動蕩了一番。葉宋定睛一看,見蘇宸彎身壓了下來,把她抵著墻角。蘇宸身材高大,而她相比起來就很單薄了,這樣的姿勢一下就使得葉宋處于弱勢。

  蘇宸直勾勾地盯著葉宋,仿佛要把她吞入腹中一般,低低地一字一頓道:“那男人是誰?!?/p>

  “啊?”葉宋完全沒有反應過來,因為蘇宸問的這個問題她壓根沒想到他會問,是以她認真地回看著蘇宸,“你說的是哪個?”

  “你明知故問?!碧K宸再低了低頭,與她靠近些許。語氣涼得像初晨那郊外的湖水,浸骨。

  葉宋很快便了然,眼里在燈籠的映照下微光閃爍十分滟瀲,她笑瞇著眼睛,道:“你是說送我回來的那位公子?你很有興趣知道他是誰?”

  “葉宋,你不要玩得太過了?!?/p>

  葉宋毫不避諱地正視他沉的目光,兩人的姿勢盡管氣氛卻是劍拔弩張。她淡淡道:“我記得我跟你說過,互不干涉,尚且還能和平共處一段時日?!碧а蹠r又是玩味地勾起嘴角,“你這么著急地想知道,莫非是你在意?”

  蘇宸怒極反笑:“你以為你在做什么,私會奸夫夜半不歸,是很光榮是事情?我的寧王妃,你再怎么膽大包天目中無人,不守婦道也是要浸豬籠的?!?/p>

  “怎的,我私會奸夫夜半不歸,你還笑得這樣開心,我還以為這真是一件光榮的事情呢?!碧K宸氣得很了,她冷嗤一聲,用力一把推開蘇宸,“我還跟你說過,在與你和離之前,你的綠帽子是安全的,你忘了?”

  葉宋正準備離開,蘇宸一把逮住她把她拉了回來,也顧不得什么風度了,咬牙切齒道:“只要你還是一天的寧王妃,就還是一天是本王的女人。本王不許你,再出去勾三搭四!你明白了嗎?”說著他大手就朝葉宋的腰間摸去,“麒麟玉還來,從今往后,本王不準你再隨便出府?!?/p>

  葉宋的腰細極了,簡直是不堪一握,可真的握在手里的時候,有具有一種別樣的風骨。 葉宋顧不得其他,那白玉可萬萬不能被蘇宸給收了回去,不然以后她就得天天被困在這王府里了。食髓知味,體驗了外面世界的熱鬧,她又怎會甘心處于侯門大院而不見天日呢?

  因而蘇宸去拿麒麟玉時,葉宋就一個勁兒地躲。時而小手扒在蘇宸的大手上,那觸感柔柔滑滑的,會讓蘇宸的動作不由自主地放緩慢了下來,就像是貓捉老鼠,撓癢癢一般。

  葉宋惱紅了臉,直截了當地問:“其實你是想趁機抱我吧?”

  蘇宸一愣,沒想到葉宋會這么直接。但是心里隱隱蹭起一股火氣,讓他覺得居然有一絲刺激。他居然真的傾身過來,長臂環住了葉宋的腰際,把她狠狠往懷里一帶,聲音不帶感情道:“你是本王的女人,本王想抱你想要你,都是天經地義的事情?!?/p>

  下一刻,葉宋在蘇宸的手臂上使出吃奶的勁兒重重地擰了他一把,蘇宸吃痛松開,緊接著葉宋一拳毫不客氣地揮他臉上,順便踩了他一腳,呸了一句:“你他媽還真蹬鼻子上臉!”趁著蘇宸完全錯愕之際,她趕緊扭身就開溜,卯足了勁兒往前跑。

  “葉、宋,”蘇宸盯著那抹慌慌張張跑開的背影,后知后覺地捂著臉,“你竟敢打本王?!?/p>

  葉宋一口氣跑回了碧華苑,大聲叫:“快!快!關大門!一只蒼蠅也不許放進來!”

  沛青剛備好了浴湯,聞聲一臉驚疑地跑出來,拉著葉宋來回看,擔憂道:“小姐,小姐你沒事吧?” “啐!幸好老子跑得快”,葉宋叉腰喘氣,“不然真會被狗咬?!?/p>

  自從這次差點被蘇宸沒收白玉佩之后,葉宋時刻提防時刻小心,見到蘇宸就躲,也沒有再隨便出府,算是安分了一段時間。但是葉宋以往三天不出門都憋得慌,此次卻已經是半月過去了,她連提一提外面熱鬧的集市都不曾有,實在是太奇怪了。

  沛青拿捏著時機,在葉宋耳邊旁敲側擊。彼時葉宋正指揮丫鬟準備休整碧華苑,一干中看不中用的花花草草全都打算搬離,換種一些葡萄架子,枇杷樹,和草莓一類的止住。院中有兩棵年月已久的大樹,搬不動也就不準備搬了。

  沛青疑惑,問葉宋:“小姐,你半月不出門,不覺得無聊么?”

  葉宋不答反問:“你寂寞了?”


章節在線閱讀

查看全部目錄

版權說明

網友評論

發表評論

您的評論需要經過審核才能顯示

最新評論

    更多評論

    為您推薦

    古言小說排行

    人氣榜

    捕鱼达人3电脑版 云南未来飞小鸡(曲靖) 优博国际下载最新版 网络游戏兼职赚钱 股市点评千股千评 快乐双彩最新开奖结果 快乐双彩走势图 网上什么兼职能赚钱 重庆幸运农场该怎么选号 快乐扑克机 吉林11选5开奖结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