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說盡在故事遞!手機版

首頁都市 → 豪門離婚法則商嫻全文

豪門離婚法則商嫻全文

默然與淺 著

連載中免費

由作家默然與淺所寫的都市言情作品《豪門離婚法則》主角是商嫻和薄駿,小說講的是青梅竹馬的商嫻和薄駿從小愿望是希望兩人能結婚,可在婚前薄駿卻意外出車禍導致他性情大變,可有著感情基礎的他們還是選擇了結婚,在婚后互相看對方為仇人的商嫻和薄駿又將如何維系這段婚姻生活?最終他們又是否會走上離婚這條路.......

更新:2019/12/22

在線閱讀

由作家默然與淺所寫的都市言情作品《豪門離婚法則》主角是商嫻和薄駿,小說講的是青梅竹馬的商嫻和薄駿從小愿望是希望兩人能結婚,可在婚前薄駿卻意外出車禍導致他性情大變,可有著感情基礎的他們還是選擇了結婚,在婚后互相看對方為仇人的商嫻和薄駿又將如何維系這段婚姻生活?最終他們又是否會走上離婚這條路.......

免費閱讀

  薄越驚訝,但是很快他的臉色就恢復了正常,甚至還帶了一些不滿:“我知道了。”

  商嫻有多在乎薄駿他是知道的,當時她沒有站在薄駿那邊已經讓他很意外了,現在她想通了,他也能理解,只是心中仍有些悶。

  他叫來了他的律師:“不告我哥了。”

  律師倒不驚訝,臉上是職業化的表情,說:“我知道了。”

  賀從從始至終都沒有說話,也沒有表現出對這件事有多驚訝,更沒有多失望,他端重的表情甚至看不出他現在有什么心情。

  商嫻知道這件事很對不起他,畢竟他是因為看不慣薄駿推她才動手的。

  她沉聲對賀從說:“抱歉,這件事連累你了,我會勸薄駿。”

  “沒事兒,不耽誤什么。”賀從臉色平靜的回答。

  “讓你受罪了。”商嫻再一次道歉。

  賀從:“你太見外了,幫朋友,這點兒事不算什么。”

  他雖這么說,商嫻始終覺得欠他。但是說幾句對不起謝謝,也不能彌補什么。只能讓薄駿不告他,讓他快點兒離開這里。

  她來到薄駿的拘留室外,他還在睡覺,她叫醒他:“薄駿,薄越不告你了。”

  他動了動眉毛,明明聽到了,卻不想睜開眼睛。

  商嫻并沒有催他,一直站在不近不遠的位置。過了幾分鐘,他還是沒有要醒的意思,她才再一次開口:“我知道你聽見了。”

  薄駿確實聽見了,但他不想搭理這個女人,繼續裝睡。

  又過了幾分鐘,商嫻心中有微微的不耐,她皺了一下眉,轉身離開。

  薄駿喜歡和她對著干,她越是催他,他越是不會聽,越要讓她著急。她要是不催他,他可能還會行動。

  他一直聽著她的腳步聲遠去,依舊沒睜開眼,在心里很不屑的哼了一聲。

  薄越不告他,但他還要告薄越和賀從兩人啊。

  商嫻從拘留室里出來,臉上的不耐煩已經很明顯了。

  薄越知道她可能在薄駿這里碰釘子了,也不問她什么,說:“你吃早餐了嗎?沒有就先去吃。”

  “嗯。”她的胃確實不舒服,吃點兒東西可能會好點兒。她看了一眼賀從和薄越,想給他們帶,但是想到在這里是不能吃外面的食物,只好把這個想法壓下去了,說:“我馬上回來。”

  “你還是回去休息一下吧,你的臉色比鬼還難看。”薄越實在是忍不住吐槽她。他知道她心里放不下薄駿,可也得為自己的身體考慮啊。

  商嫻愣了,她的臉色很難看嗎?勉強對他露出一絲笑,裝作無事的說:“我沒事兒,我們熬幾個通宵趕計劃的時候,不是比現在還要辛苦,那時候也沒什么,現在更不會,你不用擔心了。”

  她說完,也沒有多做停留,怕薄越繼續再批評她,找了理由馬上離開。只是剛剛邁出這個門,胃頓時一陣絞痛,痛得她立刻弓下了身子,大腦一陣一陣發白。

  為防他們發現,她強打起精神,快步離開。剛走到院子,疼得她實在是忍受不了,人直接向一邊倒去,幸好旁邊有花壇,她撐在了花壇的邊緣上。

  一位警察剛好路過看見,問:“你要不要緊?需要幫忙嗎?”他已經向她走過來了。

  商嫻忙打起精神說:“不要緊,謝謝關心。”說著,向大門的方向走去。

  警察也沒有多管閑事,看她踉蹌的走了幾步,轉身朝大廳走去。

  她的臉色看起來很差,走路也沒有力氣,明顯就是身體不舒服。但既然她已經說了不需要幫忙,他就不用多管閑事。

  商嫻好不容易撐到車邊,靠在車邊差點兒倒下去。費了很大的力氣才坐上車,但是一點兒力氣也沒有,她只能靠在椅背上緩一緩。

  那位警察知道她是和昨天晚上打架的人一起過來的,進到大廳后見到薄越,順嘴說了一句:“昨晚和你們一起來的那個人,我看她身體好像很不舒服,剛才她靠在花壇邊休息,我要過去幫忙她不讓,最后踉踉蹌蹌的走出去了。”

  他這話一說,薄越和賀從面上皆是一緊。

  薄越的焦急已經表現在臉上了,他不能離開這里,只能讓律師幫忙去看看:“方先生,麻煩你出去看看我大嫂。”

  “好。”方律師答了一句,馬上形容。

  商嫻的冷汗一陣一陣往外冒,絞痛越來越嚴重,她連拿起手機的力氣都沒有,思緒已經很渙散了。

  方律師敲了好幾聲車玻璃,她才緩緩的轉過頭。看清是薄越的律師后,費力的將玻璃按下。

  “商總,你還好嗎?我送你去醫院。”

  商嫻點了一下頭。

  得知她的情況很嚴重,律師已經在送她去醫院的路上,薄越一刻也待不下去了,急得在大廳里走來走去。

  想到于梓梅,他連忙打電話:“大伯母,大嫂身體不舒服,我已經讓方先生送她去醫院了。”

  告訴她這件事是想她去醫院陪她,有一個親人在身邊總是方便一些。

  沒想到于梓梅很淡定,沒有往日的著急,淡淡的回了一個字:“嗯。”

  薄越有些楞,這是……他們兩個人之間發生了什么嗎?大伯母平時對她很關心,商嫻身體不舒服她就像是緊張自己的兒子一樣緊張她,今天這是怎么了?

  “你們……吵架了?”他問出心中的疑惑,難道是因為昨天晚上商嫻沒有幫薄越說話,大伯母生氣了?

  “這是我和他的事,你就不用操|心了。”說完,她直接把電話掛斷了。

  薄越納悶,真的生氣了?大伯母從來也沒有對他說重話,更沒有對商嫻這么冷淡。

  一直站在旁邊的賀從,從他臉上的表情能看出來,他打電話的事情不順利。

  他問:“怎么了?”

  薄越實話實說:“我感覺大伯母在生大嫂的氣,她好像和大嫂在冷戰。”

  “叫別人去吧。”賀從做決定。

  薄越:“也只能這樣。”

  他又給商嫻的女助理打電話,讓她去醫院照顧商嫻。

  這件事發生過,薄越心中的煩惱更多了。難道商嫻是因為回到家,但是大伯母批評過她,所以她才重新返回派出所,讓他不告薄駿的嗎?

  想到薄駿,他怎么還沒有醒?薄越邁步就向薄駿的休息室走去。

  剛走了兩步,于梓梅出現在大廳。

  她抿著嘴唇,有點兒嚴肅,臉上沒了往日的慈祥。大概是一整晚沒睡,讓她看起來有些憊態。

  薄越怔了一下,還是開口叫人:“大伯母。”

  “嗯。”于梓梅淡淡的嗯了一聲,轉過眼,沒有再看他,徑直向薄駿所在的房間走去。

  她的態度,更加驗證了薄越的猜測,真的是生氣了。

  他跟了過去,說:“大伯母,我們已經不告大哥了。”

  薄越的聲音也硬了幾分,別人用什么樣的態度對他,他就會用相同的態度對待。

  于梓梅腳步頓了一下,復又繼續向前,說:“謝謝,我已經同意駿駿和商嫻離婚。”

  這句話,讓薄越當即楞在原地。

  她要讓商嫻和大哥離婚?這個消息對他來說無疑是平地驚雷。

  他知道商嫻有多在乎他大哥,也知道她是多不想離開他大哥,大伯母的這個決定,是給商嫻的心口上捅刀子。

  “為什么?就因為大嫂沒有站在大哥這邊?”他很著急,語速也有些快。

  于梓梅站住了,緩緩的說出兩個字:“不是。”

  一直在裝睡的薄駿,也聽到了母親說的離婚,頓時就靜了,全神貫注的聽著外面的談話。

  直到他們結束談話,于梓梅朝里走,他才動了一下,睜開眼睛,裝作是剛睡醒的樣子。

  于梓梅看到他,臉上就露出母親般溫柔的光,問:“駿駿,餓了嗎?”

  “有點兒。”薄駿若無其事的回答,就好像他沒有聽到他們的談話一樣。

  “媽媽讓他們給你送點兒吃的。”于梓梅說。

  “嗯。”薄駿回答了一個字。

  等她離開,他才有時間好好想她的話。

  到底是真的同意他們離婚還是假的?這兩年不管他怎么說,她都不同意他們離婚,現在怎么忽然就同意了?

  有點兒奇怪,但不管是什么,先要問清楚,她是不是真的同意他們離婚。

  想到這里,他心底竟然升起了一絲高興。

  商嫻在醫院輸液的時候忍不住疲憊,睡著了,但是睡得卻非常不安穩。

  她夢見薄駿在她面前張牙舞爪的笑:“商嫻,終于和你離婚了,再也不用看見你這張討厭的臉了,哈哈哈……”

  他的那一陣笑,把她嚇醒了。

  見她突然驚醒,助理以為她身體不舒服,連忙問:“商總,哪里不舒服嗎?”

  “沒有。”商嫻回答,臉色看起來依然很差,眉頭微微的皺著,很明顯心事很重,她說:“派出所那邊怎么樣了?”

  “律師還在談。”助理如實回答。

  商嫻皺了一下眉頭:“讓護士拔針,我現在過去。”

  助理著急了,趕緊阻止:“你的針還沒有打完,需要多休息,那邊的事薄總會處理的。”

  但是商嫻一刻也待不下去,她必須親自過去。薄駿在夢里在她面前笑得太真實了,她很擔心會變成現實。


章節在線閱讀

查看全部目錄

版權說明

網友評論

發表評論

您的評論需要經過審核才能顯示

最新評論

    更多評論

    為您推薦

    都市小說排行

    人氣榜

    捕鱼达人3电脑版 股票买入规则 电玩街机捕鱼有技巧吗 甘肃快3规律 福建36选7开奖视频 网络上打鱼有人控制吗 成都麻将血战到底攻略 股票论坛博客 网上的五分彩是真的 时时乐上海开奖走势 30选5今天开奖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