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說盡在故事遞!手機版

首頁總裁 → 厲澤勛簡珂大結局

厲澤勛簡珂大結局

千江仙月 著

連載中免費

豪門總裁類小說《雙生萌寶爹地請娶她》,整篇文章雖然短小,但是情節卻一點也不急促。文中主角是厲澤勛和簡珂,是作者千江仙月的最新作品。免費閱讀:六年前,厲澤勛和簡珂之間發生了某件事情,最終走向分道揚鑣的道路,六年后再遇,他們看著彼此,眼底心里只有怒火,但他們各自身邊的萌寶,卻是上好的滅火器…

更新:2019/12/21

在線閱讀

豪門總裁類小說《雙生萌寶爹地請娶她》,整篇文章雖然短小,但是情節卻一點也不急促。文中主角是厲澤勛和簡珂,是作者千江仙月的最新作品。免費閱讀:六年前,厲澤勛和簡珂之間發生了某件事情,最終走向分道揚鑣的道路,六年后再遇,他們看著彼此,眼底心里只有怒火,但他們各自身邊的萌寶,卻是上好的滅火器…

免費閱讀

  “你!”

  厲澤勛難以置信地看著簡珂,他有輕微潔癖,簡珂現在這個樣子,就像一個灰塵細菌綜合體,厲澤勛快要窒息了。

  “我知道我瘋了,可是我必須要讓你知道我的狀況,我媽病了,腦出血,血塊壓迫神經,已經昏迷了六年……”

  厲澤勛強忍住要炸裂的心臟,半夜三更不能吼得像個暴君,聲音刻意壓低:“你……為什么不洗澡?”

  簡珂被打斷,一愣之下,以為厲澤勛想到了別處去。

  簡珂咬咬嘴唇,她是成年人,對方也是成年人,她不是沒有考慮過對方會提出令她難以接受的無理要求,如果媽媽的命沒了,貞操又算什么呢?何況多年前,她已經不潔了。

  “如果你想讓我去洗澡,我現在就去。”

  簡珂艱難地說出這句話,厲澤勛咬牙切齒,她明明就是想來投懷送抱,不擇手段要配方,為什么裝出一副貞潔烈女的可憐樣兒,好像他在逼迫她?

  “你跟連子謙還真是相配啊,連子謙是個中傷別人的小人,你呢,難道是一個送上門來的蕩婦?”

  厲澤勛語氣輕蔑,簡珂哪里受過這種侮辱,子謙說得沒錯,這個人心胸狹隘,睚眥必報,可偏偏就是眼前這個用“蕩婦“來侮辱她的男人,掌握著她媽媽的生死。

  簡珂豁出去了,索性破罐子破摔:“厲少如果喜歡我蕩一點,我可以。

  厲少如果覺得蕩還不夠,要我馬上匍匐在你的腳下,我可以。

  我媽快死了,沒有藥,她活不過三個月,厲少要做什么,我都可以。

  藥是用來救人的,不是留著研究配方掙大錢的,只要厲少玩得開心,能賣給我三支藥,厲少就是玩死我,我都可以。”

  她語速極慢,潛臺詞在控訴,厲澤勛就是一個不顧別人死活,吃著人血饅頭一門心思掙大錢的利欲熏心的商人!

  “滾出去。”

  厲澤勛的回答簡短有力,簡珂虛弱得身體已被掏空,漂亮的杏眼中蓄滿了淚水,如散碎的珍珠滴落,她皮膚極白,在柔和的壁燈映襯下,那白接近于透明,叫人忍不住想摸一摸。

  簡珂深吸一口氣,既然來求人,總得將渾身的刺收起,她口氣變軟:“深夜闖單身男人的家,我知道自己失禮,我可以等厲少,我媽等不了,厲少,求求你,救救她。”

  “滾出去!”

  厲澤勛低喝,毫無回旋余地,那雙冷酷無情的眼睛,令簡珂絕望。

  兩人對視,冰與火的碰撞,一個目光如火焰兇猛,一個眼神若凄楚星河,手機卻在這個時候不合時宜的響起,厲澤勛接起來,不耐煩地低喝:“誰!”

  “澤勛,十分鐘前你回到公寓了吧?身后還跟著一個女人是吧?現在你的窗外站滿娛記,這么多年,他們對捕捉你的緋聞,一直鍥而不舍。

  不要問我怎么知道的,泡了那么多小明星,眼線總是有幾位的。”

  簡珂撐了一天,實在撐不下去了,身體輕軟得隨時可以像一灘泥那樣倒下,嘴唇干渴,胃空空如也,頭疼得厲害,昏昏沉沉。

  預感到自己可能是低血糖了,再待下去真地會昏倒,簡珂無奈,終于決定今天放棄,明天再來。

  她抬腿要走,剛才吼著讓她滾出去的厲澤勛卻一把抓住她:“現在不能走!”

  厲澤勛不能讓外面的娛記拍到簡珂,簡珂則反唇相譏:“叫我滾出去的,難道不是厲少嗎?”

  頭暈得天旋地轉,簡珂不想在厲澤勛面前出丑,向外掙脫,厲澤勛真地怒了,她在對他欲擒故縱嗎?他狠狠地往回一拽,簡珂倒在了他的懷里。

  胸口一疼,她硬生生撞了進來,然后軟綿綿地倒下去,她昏倒了!

  清晨,微光漸盛,濃重的黑暗變得稀薄,窗外灰蒙蒙一片。

  厲澤勛多年養成的習慣,不管多累,睡四、五個小時便會自動醒來,電量滿格,精力充沛。

  睜開眼睛,渾身舒展,心情還不錯。

  扭頭,看到地毯上蜷縮的那個女人,大腦蘇醒,想起昨夜發生的一切。

  她闖進來,倒地,他以為她在演戲,探了鼻息,竟是昏倒了!厲澤勛再累再冷血,也不能見死不救,喂了些熱水,女人鼻息變得均勻,睡著了。

  兩人就這樣一個床上,一個地上,睡到天亮。

  她睡著時,不再兇巴巴,如瀑的長發遮擋住了精致的五官,偶爾不安的悸動,清麗的身影如湖面上的漣漪,流過無痕,卻叫人心神蕩漾。

  厲澤勛凝視著簡珂,目光忽然被牽住,她露在外面的小臂纖瘦修長,上面有一道劃痕,赭紅色的血跡凝固,被細白的肌膚映襯著,格外刺眼。

  是了,那應該是被車門劃到的,厲澤勛想起那聲“哎喲”,這個女人,還真是不擇手段到奮不顧身。

  厲澤勛下地,找出藥箱,冰涼的消毒酒精刺激到睡夢中的簡珂,她迷蒙得睜開眼睛,有一瞬間,不知道自己身在何處。

  “別動,別弄臟我的地毯。”

  男人低垂眼瞼,正在用棉簽將凝固的血液擦干凈,傷口有些疼,簡珂想起來,昨天擋車的時候被劃傷,她當時心急如焚,根本沒感覺到疼。

  簡珂昨天也累壞了,碎片式的思維混亂地糾纏于腦中,一點點拼湊出完整的記憶,昨天她驟然知道母親病情惡化,急火攻心,竟然闖進了這個男人的家里。

  可是,她為什么躺在他家的地毯上?簡珂低頭檢查自己的衣服,厲澤勛冷笑:“衣服都還整齊,很失望吧?回去告訴連子謙,不要再使用下三濫的伎倆。”

  六年前,厲澤勛著了蘇寶添的道兒,從那以后,誰對他用手段,厲澤勛都會冷酷地加倍還回去,別人說他睚眥必報,他無所謂。

  簡珂咬咬嘴唇,當下的場合實在不宜說話,她起身要走。

  “不準走。”厲澤勛喝住她,這世上最敬業的除了厲澤勛,就是娛記們了,不用往窗外看也知道,娛記們都還興奮地蹲坑死守,就等著今天爆猛料。

  簡珂不聽,走到門邊,厲澤勛躍起拉住她,一早的好心情都被破壞,這個女人為什么總跟他擰著來?

  “混蛋!冷血動物!陰謀論妄想癥!放開我!”

  簡珂強忍住的悲傷一股腦的爆發,她知道自己做得不對,可這就是他羞辱她、折磨她的理由嗎?

  “你!”

  從沒有人敢如此放肆地對待厲澤勛,他驚怒交織,門外卻響起了敲門聲:“澤勛你在嗎?我是菲兒,快開門。”

  “混蛋!冷血動物!陰謀論妄想癥!花心大蘿卜!你不是一直讓我滾嗎?放開我!”

  聽到有女人的聲音,簡珂給厲澤勛的花名又加了一個“花心大蘿卜”,厲澤勛怒極,又不想讓薛菲兒知道他屋里有女人,向爺爺打小報告,薛菲兒一定是得到消息,以未婚妻的身份來捉奸的。

  “閉嘴!”

  厲澤勛本不是個戾氣十足之人,這個女人卻有本事總是激怒他,簡珂的手腕被抓得生疼,罵得更兇,突然,她驚訝地瞪圓眼睛,連掙扎都忘記了。

  他吻過來,狠狠地堵住了她的嘴。

  男人野蠻兇悍的雙唇,狠狠地壓了過來,冰涼柔軟的唇瓣令之一愣。

  屋子里奇異的安靜下來,突顯得這抹柔軟誘人心脾,起初厲澤勛只想讓簡珂閉嘴,他不喜歡這個女人總帶給他的不安。

  可觸碰之后,蜻蜓點水般的感覺更撩撥心田,那似曾相識的感覺,從久遠的記憶深處彌漫而至,他竟然,舍不得離開。

  “你不缺女人,原來都是用強得來的!”

  簡珂被倚在墻上動彈不得,只能拼命將頭偏到一旁,氣到極點!

  “還不閉嘴!”

  厲澤勛這回來了真的,撬開貝齒,霸道索吻,簡珂又慌又氣,想喊叫,嘴唇被他堵得只剩“嚶嚶”之聲。

  “你們,在干什么!”

  門咣當一下開了,薛菲兒站在外面震驚得看著這一幕,完全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對她連看都懶得看一眼的澤勛哥哥,卻緊緊抱著一個女人深吻!

  而那個不要臉的女人,竟然不知羞恥地睜大眼睛,發出令人臉紅的滿足聲音!

  “哇”的一聲,薛菲兒哭得凄慘,比她拍任何電影都真情流露,屋內的兩個人都嚇了一跳,厲澤勛松開簡珂,冷聲質問:“你怎么敢來這里,門的密碼從哪里得到的?”

  “我喊你開門你不開,我打電話問了爺爺。娛記們在網上瞎寫,我來這里,是擔心澤勛哥哥。”

  薛菲兒盡管氣得發瘋,表面抽抽噎噎地不敢頂撞厲澤勛。

  她家境優渥,自小受寵,又天生麗質,以美貌自持,是眼下炙手可熱的流量小花,多少豪門貴公子圍著她轉,可她的心里,只有厲澤勛。

  天下萬千男子,難抵厲澤勛一人。

  “澤勛哥哥,你竟然真的藏了女人,是她主動的對不對?”

  薛菲兒第一反應就是全賴到簡珂身上,簡珂冷哼,這個女人空長了一張漂亮臉蛋,腦子是用來裝空氣的。

  “不是。”厲澤勛將簡珂男友力十足的拉到身后,“菲兒,你也看到了,我有女人,我們不合適。“

  既然被撞見,不如讓她死心。

  哦,這個男人原來是拿她當擋箭牌,來擋這些桃花債,變臉還真快,剛才大渣男,現在小狼狗。

  正好,幫他這一次,順便討個人情,也許媽媽的藥,有轉機。

  簡珂這六年來,最擅長的就是揣摩人的心理,昨天的她是失去了理智,如今冷靜下來,她不會放過任何可以利用的機會。

  簡珂在厲澤勛的身后理了理頭發,身上的外套雖然并不便宜,可已經穿了超過三十個小時,現在皺皺巴巴的不成樣子。

  索性脫掉,里面是一件黑色半高領打底衫,款式雖然沒什么特別,卻襯得簡珂膚白勝雪,身段玲瓏,氣質卓絕。

  “澤勛,你還要跟她講多久?這一夜好累,我們還是回到床上吧。”

  嗲嗲的撒嬌,極盡魅惑,她挽住厲澤勛的手臂,歪著頭乖巧地倚在他的肩頭。

  厲澤勛一米八八,簡珂一米七二,厲澤勛穿著純白色睡袍,腰上松松系著帶子,腹肌隱隱露出,簡珂著半透明的黑色貼身衣,半高領將領口封得很緊,一截凝脂般細膩光滑的脖頸格外搶眼,于高貴嫻靜之中,又多了幾分性感。

  兩人站在一起,一黑一白,此刻娛記們若真地沖上來,會拍下這世上最登對的一雙璧人。

章節在線閱讀

查看全部目錄

版權說明

網友評論

發表評論

您的評論需要經過審核才能顯示

最新評論

    更多評論

    為您推薦

    總裁小說排行

    人氣榜

    捕鱼达人3电脑版 大连娱网棋牌手机版下载 南粤36选7最新开奖 广西快乐双彩开奖查询 历届西甲最佳射手 天津麻将手机版哪个好 江苏11选五开奖结果一定 能赚人民币的网游 股票竞价交易规则 网络兼职真的能赚钱 波克官方下载最新版本免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