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說盡在故事遞!手機版

首頁古言 → 主角是林瑾初祁修的小說

主角是林瑾初祁修的小說

竹苓 著

連載中免費

作者竹苓的《將門嫡女夫君請上鉤》,雖然是個長篇,卻并不繁復冗長,每一個情節都發展合理。是一部優質的古言穿越類型小說,小說主角分別是林瑾初和祁修,主要講述的是:林瑾初重生后,將欺負她的人一一收拾的服服帖帖,日子過得十分快活,只是心底還是壓下了一個遺憾,沒想到那個遺憾祁修自己上門求親,林瑾初懵了…

更新:2019/12/21

在線閱讀

作者竹苓的《將門嫡女夫君請上鉤》,雖然是個長篇,卻并不繁復冗長,每一個情節都發展合理。是一部優質的古言穿越類型小說,小說主角分別是林瑾初和祁修,主要講述的是:林瑾初重生后,將欺負她的人一一收拾的服服帖帖,日子過得十分快活,只是心底還是壓下了一個遺憾,沒想到那個遺憾祁修自己上門求親,林瑾初懵了…

免費閱讀

  喬婧嫣愣了好一會兒才點了點頭。

  “小姐?!比輯尨藭r有些焦急地從外頭進來,看到喬婧嫣,那到了嘴邊的話, 又硬生生地吞了回去。

  喬婧嫣有些無措地低下頭,一時不知該如何是好。

  “容媽不必避諱喬姐姐,有什么話,直說就是了?!绷骤蹩戳怂谎?,轉身同容媽說道。

  容媽點了點頭,說氣話來卻仍是有幾分躲閃:“今日,夫人去喬家了?!?/p>

  “哦?”林瑾初抬了抬眉,“她居然這么沉不住氣?”

  哥哥不過才回來,宋氏就如此急不可耐地上門去了。

  “林夫人去我家中,當真不是為了林槊?”喬婧嫣皺眉,打量著林瑾初的神色,輕聲問道。

  林瑾初嘆氣:“喬姐姐只要記得,千萬不要輕信夫人的話,一切都等我哥哥上門便是?!?/p>

  “小姐,咱們少爺也去喬府了?!比輯層盅a充了一句。

  “哦?”林瑾初微微愣住。

  喬婧嫣有些慌張的起身,似是打算回去。

  容媽連忙攔住她,笑道:“喬小姐不必著急,咱們這邊派人盯著呢。等我們夫人和少爺回來了,在偷偷將小姐您送回去,保管不會讓人發現。我家小姐這院子,有單獨的院門,打這兒走,不會被人瞧見的?!?/p>

  喬婧嫣點點頭,雙手緊張地攪在一起。

  “喬姐姐不必擔心,哥哥一定會娶你回來的?!绷骤跷兆∷氖?,柔聲安慰道。

  喬婧嫣輕笑:“我哪里是擔心這個?!?/p>

  林瑾初眨了眨眼睛,好奇地看著她。

  喬婧嫣便笑:“我也不怕告訴你,當日你哥哥跟我約定終身的時候,我就已經想過了。你們家這樣的門楣,不是我能高攀的起的??芍灰钦嫘?,刀山火海我也能夠走下去??伞墒碌脚R頭,我卻發現,我還是膽怯?!?/p>

  “阿初,你也不必安慰我,路是自己選的,任何人都幫不了我?!眴替烘躺钌畹赝铝丝跉?,又驀地笑了起來,“想到一進門就要面對你們家里這些亂七八糟的關系,我還真的是有些擔心呢?!?/p>

  “不過,有你在,我就沒有那么怕了?!?/p>

  喬婧嫣拉著林瑾初的手,絮絮叨叨地說了好一陣子,這才在容媽的示意下離開了將軍府。

  送走了喬婧嫣,林瑾初臉上的笑意便也一點一點褪去。

  她聽著外頭鬧哄哄的動靜,皺眉問道說:“歡喜,外頭怎么了?”

  “回小姐的話,聽說是因為被少爺嗆了幾句,夫人便嚷嚷著心口疼,差人請了大夫回來?!睔g喜似是想要笑,卻又強忍著,整個人都顯得有幾分別扭。

  林瑾初扭頭不去看她,只問了一句:“兄長也回來了?”

  “是?!睔g喜點頭,到底還是忍不住笑的花枝亂顫。

  “笑完了就跟我去兄長那邊?!绷骤跗沉怂谎?。

  歡喜立馬收斂了笑意,老老實實地跟在林瑾初身后出了門。

  誰知兩人沒走出多遠,就被林意安攔住了去路。

  “我記得你已經被禁足了?!绷骤趵淅涞乜粗f道。

  “哼,你算個什么東西?!绷忠獍怖浜咭宦?,壓根不將她放在眼里,“我聽說三哥要娶妻了?真是可惜,堂堂將軍府的小將軍,居然要娶一個商戶之女,簡直丟人現眼?!?/p>

  “兄長娶妻,輪得到你在這兒說三道四?”林瑾初倏地一下子瞇起了眼睛。

  林意安像是怕挨打似的,猛地退后了幾步,冷冷地看著她說了一句:“母親不會喜歡那個商戶出身的女人的,便是她做了我們的嫂嫂,日后也有的是苦頭吃,你且等著吧,你們得意不到幾時?!?/p>

  林意安說完便跑,仿佛此行只是為了惡心她似的。

  林瑾初卻看著她的背影陷入了沉思。

  宋氏那樣的人,果真會因為今日與兄長撞見就取消自己的計劃嗎?

  當初的事情,又究竟是怎么發生的呢?

  她終究無法時時刻刻護在喬婧嫣的身邊,左思右想,唯一的法子就是讓兄長盡快娶了喬婧嫣才是。

  她將自己的意思跟林槊一說,便看到林槊罕見的紅了臉。

  “哥哥居然也會害羞?”林瑾初愣住。

  她從未見過這樣的林槊,一時覺得好玩極了。

  這樣平淡中的歡喜,真是難得。

  正是因為這樣,她才要護著哥哥的這份歡欣。

  她說:“若是哥哥覺得不好開口,阿初愿意去溫府請溫夫人出面?!?/p>

  “可母親終究還在,這種事情,若是非要溫夫人出面才能辦妥,未免顯得咱們將軍府不夠體面?!绷珠美潇o下來拍了拍林瑾初的胳膊,“你放心,我自會去同母親說?!?/p>

  宋氏倒也好說話,瞧見這兄妹倆一起過來,心里便已經有了主意。

  她說:“要讓喬氏進門,倒也不是不行。你們也知道,我這些年就盼著你們各個都能好好的,我也算是對得起你們的娘親了??扇缃衲銈兌即罅?,都有了自己的主意,便越發瞧不上我這個當后娘的了??蔁o論你們是怎么想的,我都是真心對你們的?!?/p>

  林瑾初皺眉,實在不想看宋氏演戲。

  她徑直問了一句:“母親是想兄長怎么做?”

  “你兄長肩負著為將軍府開枝散葉的職責,我如何能夠指使他如何做?”宋氏笑了笑,堆起了滿臉的笑意看向他們,“只是……喬氏進門,京城的勛貴人家必是會對我們有所議論?!?/p>

  “我不在乎旁人的議論,我只在乎一個知心人?!绷珠冒櫭颊f道。

  “瞧你,還沒有成親呢,就這么向著你娘子了?”宋氏輕笑,“今日我本也是要去探探喬家的意思,沒想到你這孩子這般心急,竟然已經帶著媒人過去了。事已至此,我又能說什么呢?”

  “母親這是同意了?”林槊愣了愣,看到宋氏點頭,竟有些不真實的感覺。

  “母親沒有旁的要求?”林瑾初也有些奇怪。

  “我不知自己究竟哪里做的不好,讓你們兄妹二人對我有所誤會。如今既然是老天爺給了我一個機會與你們和解,我自然是要把握住的?!彼问险f道。

  林槊和林瑾初面面相覷,一時之間都有些摸不準宋氏的心思。

  可無論如何,喬婧嫣進門的事兒就這么定了下來。

  七月初七,林槊一身喜服,滿面紅光地騎在馬上離開了將軍府。

  他的身側,跟著的是一身青衣的祁修,作為他最好的兄弟,這樣的場合,祁修自然是要在的。

  林瑾初可以看到那些她在乎的人齊聚于此,心里一邊是喜悅,一邊卻是擔憂。

  她總感覺宋氏在醞釀什么更大的陰謀,可這幾日宋氏事事仔細,不曾出現一點紕漏。

  甚至連林意安都在宋氏的警示下,不曾做出什么過分的事情。

  這樣的平靜,才是更令人不安的事情。

  出門迎親的炮仗響起,林瑾初看到林槊騎在馬上沖著自己喜氣洋洋地揮了揮手,終于還是將那些亂七八糟的心情收了回來。

  她也沖著林槊揮了揮手,喊了一聲:“哥哥快些去將嫂嫂接回來吧?!?/p>

  祁修在一旁若有所思地看了她一眼。

  三聲炮響后,迎親的隊伍浩浩蕩蕩地出發了。

  林瑾初直到看不到他們的身影了,這才轉身退了回來。

  “哼?!币宦暲湫Υ蛩韨葌鱽?。

  林瑾初忍不住扭頭去看林意安,奇怪地問了一句:“兄長今日娶妻,你不高興?”

  “與我有什么關系?”林意安緊緊地握起拳頭來。

  她原本是覺得這將軍府里唯有林槊一個男兒,那么他便也是自己的兄長??闪忠獍伯斪鲇H哥哥的人,心里只有她嫡親的妹子。

  既然如此,她又何必巴巴地貼上去?

  這府里,她能夠依靠的只有母親。

  林意安冷笑一聲,從林瑾初身邊毫不留情地走到了宋氏身邊。

  林瑾初冷眼看著她湊到宋氏身邊一副小人得志的模樣,便轉過了身去,自顧自地尋了一處清凈地兒等著林槊迎親回來。

  “新婦進了門,做婆母的有的是法子折磨她?!倍咈嚨貍鱽硪坏缆曇?。

  林瑾初瞇起眼睛看了過去,好一會兒才想起來這人是誰。

  “三姐姐?!绷骤鯇χ鴣砣诵α诵?。

  將軍府的三小姐林意瑜,無論是前世還是今生,活的都像個影子。

  林瑾初不記得自己從前跟她有過什么交情,也摸不準此刻林意瑜的這番話究竟是帶著什么樣的情緒。

  林意瑜扯了扯嘴角,挨著她坐了下來:“母親不會那么好心,你心里清楚?!?/p>

  林瑾初點頭:“多謝三姐姐提點,只是嫂嫂進了門,那便是哥哥的妻子。有哥哥護著嫂嫂,母親又能如何作妖?”

  “后宅的腌臜事兒豈是兄長能夠時時把握的?”林意瑜瞥了她一眼,又看了一眼守在不遠處的歡喜,似笑非笑地說了一句,“你這個丫頭倒是個忠心護主的,卻不知道喬家的大小姐會帶著什么樣的丫頭進門呢?!?/p>

  林瑾初疑惑地看向歡喜,有些不明白林意瑜的意思。

  “你前幾日動手打人的時候不是挺干脆利落的嗎?今日怎么這么蠢?”林意瑜皺眉瞪了她一眼,起身走了。

  林瑾初更是一頭霧水,完全摸不清楚林意瑜這意思了。

  好一會兒,她才將歡喜喊了過來,問了一句:“三姐姐那邊如今是什么人伺候著?”

  “三小姐身邊就只有一個云媽媽伺候著,說起來,那還是先夫人在世時,給三小姐尋的奶娘呢?!睔g喜琢磨了一會兒,便嘆了口氣,“三小姐不像五小姐,得了夫人的器重?!?/p>

  “三姐姐如今也到了說親的時候了,為何母親……”話沒有說完,林瑾初便自己琢磨過來了。

  一個不得寵的庶女,在將軍府自生自滅也就罷了,哪里值當的宋氏去好生籌謀呢?

  對宋氏來說,只有林意安一個,是與她榮辱與共的姑娘。

  林瑾初看著林意瑜的方向,微微皺了皺眉。

  將軍府的小姐,身邊居然連個得用的丫頭都沒有。

  她正要過去在同林意瑜說兩句話,門外的炮仗聲便又響了起來。

  是林槊,娶回了新娘子!

  林瑾初激動地沖到門口,看著哥哥抱著他的心愛的姑娘跨過了將軍府的門檻,眼眶驀地紅了起來。

  一群人熙熙攘攘熱熱鬧鬧地往里沖,歡喜只要拉住林瑾初,卻被賀喜的人沖散。

  眼看著有人就要撞倒林瑾初了,歡喜忍不住驚呼了一聲:“小姐!”

  “六小姐小心?!?/p>

  林瑾初還沒反應過來,人便已經落進了祁修的懷抱。

  他身上帶著令人安心的檀香味,安穩地將她護在懷中:“冒犯了?!?/p>

  周圍并沒有人注意到他們這邊的動靜,祁修扶著林瑾初站好后,也很快放開了手。

  林瑾初卻覺得臉頰燙的厲害。

  她低聲謝過了祁修,站在原地許久沒有動彈。

  祁修輕笑一聲,問道:“六小姐不去看看阿槊的婚禮么?”

  “自然是要去看的?!绷骤踹B忙道。

  “走吧?!逼钚扌α诵?,示意林瑾初先走。

  本來沒什么人注意的兩個人一前一后地走到正廳后,便迎來了無數探究的目光。

  林槊和喬婧嫣禮成被送入新房后,宋氏便差人將林瑾初喊道了面前。

  “不知母親是有什么要緊事兒?”林瑾初問。

  宋氏一臉溫柔和善地看著她說道:“本也不是什么要緊事兒,只是覺得你該注意一下分寸。雖說你與那祁家六公子是有婚約的人,可今日你哥哥大婚,你們兩個拉拉扯扯總是不成體統?!?/p>

  “母親誤會了,我不過是與祁六公子碰巧一起進來,怎么就成了拉拉扯扯?”林瑾初問。

  “瞧瞧你這孩子,我不過就是隨口說了一句,你卻這么多話在這兒等著我??刹皇悄且蝗章渌?,沖撞了什么?”宋氏憂心地看著她嘆了口氣,“你這樣子,母親如何好為你準備嫁妝?”

  嫁妝?

  林瑾初眉間直跳,宋氏她這是什么意思?

  “我瞧著你和那個祁家小六倒像是彼此有情的,這世上最難得的就是一個有情郎。我如今瞧著你哥哥的事兒,便總是想到你?!彼问涎诖叫α诵?,試探著問了一句,“難道是我這做母親的看差了,你并不想嫁給祁家小六?”

章節在線閱讀

查看全部目錄

版權說明

網友評論

發表評論

您的評論需要經過審核才能顯示

最新評論

    更多評論

    為您推薦

    古言小說排行

    人氣榜

    捕鱼达人3电脑版 趋势股票分析软件 闲来安徽麻将手机下载 怎样利用网络赚钱 15选5开奖结果* 甘肃快3基本走势一定牛 快速赛车彩票 投资股票收集的信息 不要钱的打麻将游戏 海王捕鱼最新版 浙江体彩20选5坐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