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說盡在故事遞!手機版

首頁總裁 → 我又嫁了偏執大佬竹西木

我又嫁了偏執大佬竹西木

竹西木 著

連載中免費

《我又嫁了偏執大佬》是竹西木所著的一篇現代重生言情小說,這篇小說主要講述的是上輩子的白酒被霍思城當做金絲雀囚禁了三年,臨死之前也在怨恨著他,一朝重生,她回到了被父母賣進霍家的那一天,看著面容精致俊美臉色卻近乎蒼白病態的男人,為了活命,她決定乖乖的聽他的話,自此,深城的上流圈子里悄悄地流傳出了這么一個消息:千萬別多看霍太太一眼,小心霍先生一怒為紅顏....

更新:2019/12/21

在線閱讀

《我又嫁了偏執大佬》是竹西木所著的一篇現代重生言情小說,這篇小說主要講述的是上輩子的白酒被霍思城當做金絲雀囚禁了三年,臨死之前也在怨恨著他,一朝重生,她回到了被父母賣進霍家的那一天,看著面容精致俊美臉色卻近乎蒼白病態的男人,為了活命,她決定乖乖的聽他的話,自此,深城的上流圈子里悄悄地流傳出了這么一個消息:千萬別多看霍太太一眼,小心霍先生一怒為紅顏....

免費閱讀

  寸頭男生一口將煙吐在地上,用腳尖碾了碾:“所以你最好乖乖告訴我們顧凡在哪兒,這個仇我們一定要為南少報。”

  白酒看了眼男生腳下的煙頭,笑意漸冷:“報仇找我啊,找顧凡做什么?”

  “找你?”頭發剪成雞冠的男生嗤笑了一聲,語氣是藏不住的輕蔑,“關你他媽啥事?”

  “你們不是都說顧凡是為了我才和姚斐南打架的嗎?”白酒將校服拉鏈往下拉了些,神色清冷,粉唇輕啟,“那我勉強也算是同謀。”

  “呃……”

  女孩這話說得好像沒毛病。

  但是打女生?

  還是同校的女生?

  這要是傳出去,他們還怎么在學校里混?

  “我們……”

  雞冠頭的話被從出現就一直保持沉默的姚斐南截了過去。

  少年目光深炯地看著她:“你和顧凡什么關系?”

  白酒并不想理他,上一世她在姚斐南手里栽過的跟頭太多,所以只冷冷地反問了一句:“和你有關嗎?”

  “情書的事……”

  姚斐南也看到了公告欄上的情書,而且字跡他也認識,和白酒以前隔三差五就給他送的那些情書一模一樣。

  他知道情書不是白酒寫的。

  因為白酒在給他送第一封情書的時候就說:“姚斐南同學,這是書菡寫給你的情書,希望你能收下。”

  進來的同學沒聽見前面的話,只聽見最后一句話,便認為情書是白酒寫給姚斐南的。

  學校里傳出了白酒喜歡姚斐南,還給人校草寫情書的緋聞時,林書菡還挺生氣的,覺得自己小看了白酒這個蠢貨,沒想到她還是個白蓮花。

  后來得知姚斐南當眾拒絕了白酒遞給他的情書,丟盡了臉面,林書菡又心生慶幸,還好情書不是她親自去送的,否則在那么多人面前出丑的人就是她了。

  而她只是稍微賣個可憐,拜托白酒別把情書是她寫的告訴別人,白酒就答應了。

  比狗還聽話。

  可是如今,這條狗似乎越來越不受她控制了。

  林書菡躲在一旁,偷摸拍下白酒和姚斐南面對面站在一起的照片。

  她站的角度雖然只拍到白酒的背面,卻能清楚地拍到姚斐南一錯不錯地盯著白酒的這一幕。

  白酒不知道這種時候林書菡都能插上一腳,不過就算她知道了,想必也不會在意。

  因為她現在心情躁得想打人。

  “姚少爺認出來了?”白酒輕掀唇譏諷地笑道。

  姚斐南雖然早有猜測,但聽到女孩的話還是皺了皺眉:“是你告的狀?”

  白酒面無表情地開口:“我不過是在澄清自己的清白而已。”

  “顧凡就是為了這個才和我打架的吧?他喜歡你?”姚斐南微瞇了下眼睛,逆光而站的女孩有些過分地明艷耀眼。

  已經不耐煩和對方瞎逼逼的白酒暴躁道:“關你屁事?”

  姚斐南這人帶給她的陰影太重。

  前世霍司城只是因為看見她和姚斐南說了幾句話就將她折騰了個夠。

  所以在白酒這里,姚斐南這人已經被她自動劃到了林書菡的陣營里。

  更何況,上輩子姚斐南確實成了林書菡的男朋友。

  至于是真是假,她也不想知道。

  只求對方趕緊主動消失。

  “怎么說話呢你?”寸頭男生聽到白酒這話,頓時就怒了。

  心情又煩又躁的白酒眼尾清冷地瞥了他一眼,而后拿出手機。

  找到霍司城的微芯發出去一條消息——

  [打了學校股東的兒子會不會被退學?]

  男人回得不快,但也不慢。

  就兩個字:[不會]

  白酒便放心了,將手機重新揣回兜里,拉好校服拉鏈,正要擼起袖子驅趕這些煩人的蚊子時,梁曉意突然拉住她的手。

  聲音發顫:“白,白酒,是職高的那些人。”

  白酒順著她目光看了過去,只見一個脖子上刻有紋身的紅發少年帶著一群社會少年大搖大擺地走過來。

  旁人見了他們都避諱地躲遠。

  “找你的?”白酒垂下眸子看了眼死抓著她手臂的女生。

  梁曉意臉色有些蒼白,是被嚇的:“應……應該是。”

  為首的少年就是那日攔著她那些人口中的釗哥。

  全名,謝京釗。

  謝京釗不知怎么看上了梁曉意,想要追她。

  梁曉意明確拒絕過對方,可對方橫行霸道慣了,非不聽,甚至還想來強的,碰巧被她在體院里的發小看到了,發小便把謝京釗揍了一頓。

  這梁子也就這么結下了。

  “白酒,我們先走,別逞強……”

  梁曉意拽著白酒就想拉著她跑路,卻不料,沒拽動。

  白酒的腳下就跟生根了一般。

  “白酒……!”梁曉意急得都快哭了。

  這人怎么回事啊?

  她難道還想以一敵多嗎?

  白酒沒動當然不是覺得她能一打十,而是她知道鄭叔他們就在附近,真打起來,吃虧的也不是她們。

  所以才會這么無所忌憚。

  她依舊面無表情地看著對方走近,站姿散漫隨性,一點懼意都沒有。

  姚斐南看到這些人不由得皺了下眉,尤其是見他們直接沖著白酒和她旁邊那女生去時,腳步動了動。

  然而下一秒,卻見那桀驁不馴的紅發少年笑嘻嘻地對著白酒點頭哈腰道:“酒姐,您老可還安好?”

  梁曉意:“??”

  白酒也愣了一下,狐疑的目光斜斜地睨著他。

  謝京釗急忙解釋道:“酒姐您別誤會,是星哥讓我們來的。”

  說完,謝京釗一改方才的殷勤討好,冷冷地瞅了眼一旁的姚斐南。

  “星哥早先得到消息說這小白臉在找他,怕他找不到星哥人,狗急跳墻來找您麻煩,便讓我們盯著他些,果然這狗逼按捺不住了,所以我一得到消息就帶著人趕來了,沒來晚吧?”

  最后這句話問得格外小心翼翼。

  “沒有。”白酒搖了搖頭,對方既然是來幫忙的,她也不客氣。

  “那人交給你們了,我和同學還要去吃飯。”

  “好的,您慢走。”

  白酒拉著梁曉意走遠了許久,對方才漸漸地回過神來。

  梁曉意大腦還有些空,舌頭仿佛打結了般:“他……他們不是找我們麻煩的?”

  “找麻煩的人會什么都不做就放你走?”白酒好笑道。

  “可是謝京釗他……”

  白酒微側過臉,眉眼上挑道:“他怎么了?欺負你了?”

  “也不是欺負,就是……”梁曉意咬了下唇,有些難為情道,“他總纏著我。”

  聞言,白酒稍探過些身,笑意調侃:“哦?他喜歡你啊?”


章節在線閱讀

查看全部目錄

版權說明

網友評論

發表評論

您的評論需要經過審核才能顯示

最新評論

    更多評論

    為您推薦

    總裁小說排行

    人氣榜

    捕鱼达人3电脑版 五码后三怎么玩 波克城市棋牌大厅 2016年nba总 推倒胡13张麻将技巧口诀 真人欢乐捕鱼修改器 安徽11选5玩法 二三四五股票最新公 兼职平台哪个靠谱 15选5 重庆麻将怎么胡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