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說盡在故事遞!手機版

首頁總裁 → 左翼聿連隨最新章節

左翼聿連隨最新章節

愛你的楊楊 著

連載中免費

作者愛你的楊楊的文筆鋒雄渾,沉著洗煉,比如近日火爆全網的重生言情類小說《重生千金聿少求輕寵》就是他的作品。小說男女主角是左翼聿連隨,主要講述了:原本的天才少女左枝慘死之后重生成為膽小懦弱的堂妹,為了查出父親真正的死因,她利用這個身份,更利用了那個跟她堂妹有婚約男人,聿連隨知道他被算計了,可他心甘情愿…

更新:2019/12/20

在線閱讀

作者愛你的楊楊的文筆鋒雄渾,沉著洗煉,比如近日火爆全網的重生言情類小說《重生千金聿少求輕寵》就是他的作品。小說男女主角是左翼聿連隨,主要講述了:原本的天才少女左枝慘死之后重生成為膽小懦弱的堂妹,為了查出父親真正的死因,她利用這個身份,更利用了那個跟她堂妹有婚約男人,聿連隨知道他被算計了,可他心甘情愿…

免費閱讀

  沉默,不是因為無話可說,只是因為彼此心中想的都是一樣的。

  那個曾經活生生的人,就在他們沒有注意的時候,就已經隕落了。

  從一個充滿著活力的女往,變成了一個沒有生命的靈牌,甚至他們連她的骨灰都沒有,先要為她建一座墳墓都無從下手。

  幾分鐘之后,沉默著的聿連隨忽然轉身,走了出去,莫老跟在了后面。

  外面的月光很亮,照在院子里面,亮如白晝,和那個黑暗得機會看不見光的房間形成了鮮明的對對比。

  “阿聿,你去哪兒?”

  一個長相俊美,氣質非凡的男人靠在門上,叫住了腳步急匆匆的聿連隨,他站在月光投下的陰影里面,眼神擔憂地看著那個落寞的背影。

  聿連隨挺停住了腳步,站在院子的正中央。清冷的月光灑在他的肩頭,為他鍍上一層朦朧的白色,更顯清貴。

  他沒有回頭,而是借著月光,再仔細看著這個院子,這個熟悉的院子。

  這是一個充滿著古代氣息的院子,栽種著各種各樣的花,其中最多的,就是繡球花,各色各樣的繡球花,擠滿了院子的周圍。五顏六色,爭奇斗艷,在月光下以最美的姿態綻放著,驕傲而又張揚,就如胃難受栽種這些花的人一樣,永遠揚著高貴的頭顱。

  九曲回廊,雕梁畫棟,環繞著這個院子,精心雕刻的各種各樣的動物,栩栩如生,爬滿了朱紅的柱子,堅守著陣地。

  閣樓,幾只鴿子站在青瓦上,堅強固執。隱隱還能聽到從另外一二院子傳來的清脆的水聲,孤獨地吟唱著屬于自己的旋律。一片清冷中,和院子中央站著的那個男人一樣,孤寂。

  他們也許在等待著,等待著那個猶如古代的紈绔子弟一般的女孩,鮮衣怒馬而來,將這里恢復生機。

  他站在白色的石板路上,披上霜華,目光落到了那個秋千上。樹下的秋千,夜晚的微風中,輕輕搖擺。那個時常坐在秋千上,看著滿院子的繁花,笑得明媚的女孩子,好像還在。

  這個院子,是左翼的院子,莫老說,這是她親手布置的院子。她喜歡這樣古香古色的環境,這樣的寧靜讓她的心里面很安穩,她喜歡這樣無憂無慮的日子。

  身后的莫桑,腳步不受自己控制地,踏出了那片陰影,走到聿連隨的身后,一言不發地跟隨著他的視線。

  小翼,她最喜歡坐在秋千上,霸道地拉著他,讓她推高,驕傲地說著“莫桑哥哥,你推高一點,我讓你推,是你的福氣!你要是推得好了,我就讓你試試這種感覺?!?/p>

  穿著一身白的莫桑,像是一個天使一樣。裹著一身黑的聿連隨,像是一個地獄而來的惡魔一樣。

  可是他們都同樣的難過,同樣地為了那個一個女孩逝去哀悼。

  “她最喜歡這兒了,沒事的時候,就喜歡在這兒帶著?!?/p>

  聿連隨輕聲開口,聲音溫柔得如同在呢喃,不知道是在對自己說話,還是對身后的莫桑說話。

  “嗯,這兒還是她親手布置的呢,當初還硬逼著我們說這兒好看才肯罷休?!?/p>

  莫桑笑出口,故作歡樂的笑臉上,是掩藏不住的悲傷。

  聿連隨菱角分明的側臉上有了松動,回憶起那個女孩的笑臉,情不自禁地揚起嘴角,喃喃自語,

  “好看,怎么會不好看呢?”

  “所以你這是要干嘛去?”

  最近聿連隨每一次來,都是在那一個房間里面,待上一整天的,可是今天,才來沒有多久,就要離開,這不像是他的風格啊。

  “我要去為她找回真相,讓她光明正大地死去!”

  聿連隨的臉上,染上了凌厲,柔軟的眼神,變得堅定。垂在身體兩側的手,緊了緊。

  周身的氣息,從惆悵哀傷,變成了他一貫的冷硬,攝人心弦,深不可測的眼眸,在月光下閃著暗夜弒殺的光芒。

  莫桑感受到自己好兄弟身上氣息的變化,忍不住提醒他:

  “這次的事情,一定和京城那邊的人有關,你不要硬碰硬!”

  雖然聿連隨的勢力很強勁,可是京城那邊的實力也不容小覷,要是確實和他們有關,硬碰硬是最差的選擇。

  他可不想看到小翼在被人暗算之后,阿聿也被人暗算了。

  “不會的,我知道分寸的?!?/p>

  聿連隨不咸不淡地對著身后的人說著,就算是自己為她做的最后一件事,他也會多加小心的。

  “你知道就好,有什么需要,就跟我們說,我們會進全力的!”

  “嗯!”

  聿連隨點點頭,頭也不回地踏出了院子,月光將他的背影拉得很長很長,在石板路上投下不可磨滅的影子。

  “總裁!”

  一出去,段林宇已經等著了,恭敬地為聿連隨打開了車門。

  聿連隨面若冰霜,強大的氣勢,撲面而來,黑色的西裝,驚為天人的面孔,薄唇緊抿。

  那些柔軟,在一出院子的時候,盡數被掩埋在了心里最深處,不可挖掘,無法窺探。

  莫桑的視線中,那道身影消失不見,他轉身,朝著莫老走去。

  “爸?!?/p>

  “嗯”

  眼神交匯之間,已經讀懂了對方的眼里,在想什么。

  “爸,一切都會過去的?!?/p>

  莫桑給了莫老一個擁抱,安慰莫老,也是安慰自己。

  “嗯,會的,時間不早了,去睡吧,你明天還有幾場手術,不要分心?!?/p>

  “嗯,我知道了,爸晚安?!?/p>

  分開之后,莫?;亓俗约旱脑鹤?。

  莫老回頭,在黑漆漆的房間的門口駐住許久,輕聲嘆了一口氣,離開了。

  在那個房間里面,一整面墻上,是同一個人的照片,開心的,不開心的,開懷大笑的,抿嘴微笑的,埋頭落淚的,也有傷心欲絕的。各種姿態,記錄著一個人最真實的情緒。

  他們被貼在墻上,在伸手不見五指的的黑夜當中,安靜地訴說著屬于一個女孩的人生,一個女孩短暫的人生。

  這些不經意間抓拍的照片,是他們現在,回憶這個女孩的唯一途徑,是這個女孩曾經存在過的唯一證據。

  一天很快就過去了,左枝照舊是在校門口等的左子游,然后一起回家。時令雖然還是看不慣左枝,但是收斂了很多,想必也是左冷意早上的時候跟他們說了很多。

  晚飯的時候,他們也是一起吃的,就跟早上的情況一樣,左冷意還會時不時地給左枝夾菜,問她有沒有適應學校的新生活。

  沒有刻意的諂媚,也沒有刻意的討好,左冷意只是收了自己的不耐煩,收了自己的不待見,就讓人很不由自主地想要親近,這就是左冷意得天獨厚的地方。

  左枝向來是左冷意給什么她就是收著什么,適當的時候,如他所愿地表現出一定的小家子氣。

  周末的時間很快就過去了,左枝的初步工作,已經做好了,把龔安智的電腦入侵,安裝了監聽系統,然后把系統連接到了左冷意還有聿連隨的電腦上。

  現在她已經是左氏集團正式聘請的黑客專家了,不過由于左枝集團奈布的資料被保護得太好,她之前所設置的防御系統,再加上有一股不知名的力量的保護,暫時沒有辦法侵入那個系統里面,只能一步一步來。

  周末家里面就只有左枝一個人在,左冷意和時寧一起出國了,據說是有事情,左子游和時令去培訓了,至于培訓什么,左冷意沒有說,估計也是不想讓她知道。

  晚上的時候,左枝發現自己房間里面的手機不見了。

  門口忽然有一個人影一閃而過,左枝下失憶就追了出去,跟著那個人影一直到了倉庫門口。

  是一個女人的身影,鬼鬼祟祟的,可能自己的手機就在她的身上,那個手機上有著重要的信息,要是落到左冷意的手里,那后果不堪設想。

  所以左枝就進來倉庫。沒有開燈,在一絲的月光下,這個倉庫顯得有些陰森,寒氣陣陣。

  左枝還沒有走幾步,砰地一聲,倉庫的大門就關上了,左枝還是晚了一步,沒有阻止門關上,眼前就已經一片漆黑。

  在這個完全黑暗的房間里面,刺骨的寒意,從她的腳底爬起,一直往上爬,侵襲她的全身。雖然她的身體已經很冰涼了,但是在這樣的壞境下,還是顯得溫度有些高了。

  這種令人窒息,頭腦發脹的寒意,不僅僅是因為這個密閉的倉庫里面本身就很低的溫度,更多的原因,是因為這個身體來自心靈深處的恐懼。

  也是在這樣密閉寒冷的倉庫,不過是在寒冷的冬季,她穿著一件單薄的睡衣,被女傭大半夜的,扔到這里鎖起來,沒有原因,就是他們想要找找樂子而已。

  在寂靜的深夜,在寒冷的深夜,她被扔在了這里,與孤獨為伴,與寒冷為伴,與絕望為伴。

  她的身體不由自主地顫抖著,因為又回到了這樣的環境里面。

  她記得很清楚,或許更應該說是左枝記得很清楚,她被狠狠地扔在了冰涼的地面,腦袋砸在堅硬上面,然后流出來濃稠的黏膩的液體,順著她的額頭滑落,落到她的整張臉上。

  而整個豪華的別墅里面,除了那個人,所有的人的心,都是黑色的。而那個唯一沒有傷害她的人,卻不知道她過得到底有多么辛苦。即使是這樣,那個人還是她存活下來的唯一的動力。

  人不人,鬼不鬼地活著,她永遠都是吊著半口氣,謹小慎微,恨不得當一個透明的人。

  多少次深夜里,她一個人蜷縮在房間里面,拿著左子游給的藥膏,自己一個人忍著身上撕裂般的疼痛,給自己上藥。窗戶里面透過來的月光,是她唯一可以看到的美景。寂靜的深夜,伴隨著刻骨的疼痛,她一個人消化著所有。

  一個人忍受眾人的欺凌,忍受著莫須有的罪名,忍受著所有的人辱罵,忍受著黑夜里的孤寂,忍受著常人所不能忍受的一切。

  一幕幕,鮮血淋漓,慘不忍睹。

  左翼一面咬著牙,不讓身體摔倒在地,一面直視這些不堪直視的關于左枝的回憶。這是一個才15歲的女孩所經歷過的所有的非人待遇,甚至說,是折磨。

  血淋淋的記憶擺在她的面前,帶來撕心裂肺的痛苦,比有人拿著刀,活生生地剝下她的皮,還要令人難以忍受。

  已經分不清到底是左枝還是左翼,這種絕望的感覺,痛徹心扉,寒意從四肢鉆進涼透了的皮膚,白得幾乎透明的臉,逐漸變得鐵青。

  所有不堪的回憶,蜂擁而來,將她淹沒。

  她弓著腰,張著嘴,大口大口地喘著粗氣,最后跌倒在地,染上了一身的灰塵。

  渾身酸軟,沒有一點力氣,虛脫地靠在門上,左翼緩了好久,一雙眼睛,渙散地看著這漆黑一片。粗重的呼吸在黑夜里面更加清晰。

  身上的冷汗粘膩,打濕了單薄的衣裳,緊緊地貼在身上。

  她…還活著。

  可是她清楚地知道,就在剛才,那些回憶就是索命的閻王,粗魯地撕扯著她的靈魂,要把她帶入地獄,讓她再也回不來。

  她不知道自己是怎么堅持下來的,也許,是左枝放棄了,給了她一個生存的機會吧。她好像聽到一個脆弱的聲音,對她說:

  “為我報仇,我要讓左冷意不得好死!幫我守護好哥哥,呢是我唯一的親人了?!?/p>

  那是左枝的聲音吧,是她放棄了,讓她留了下來嗎?

  縮成一團,左翼雙手抱著腳,蜷縮成一團,幾乎降到零點的提問,有了一點回暖的趨勢。

  她把頭埋在雙腿之間,再也忍不住,痛哭流涕。

  她的堂妹,過得這么慘,他們對她,這么殘忍。為了報仇,她把生存的機會留給了自己。

  怎么會有這么惡毒的人?怎么能對一個15歲的人這么殘忍?她無法想象,自己的堂妹到底是怎么樣活到現在的,是怎么樣,忍受著這些的?

  同樣是左家的人,她是一個天之驕女,被所有人圍在聚光燈中心,享受著所有人的贊美;可是左枝呢,在沒有人看見的地方,忍受著一切的痛苦。

  可是在最后,左枝還是把機會讓給了她。

  她哭了很久很久,幾乎把自己這一生的眼淚,都要哭光,啜泣的聲音回響在空蕩的倉庫里面,陰風陣陣。

章節在線閱讀

查看全部目錄

版權說明

網友評論

發表評論

您的評論需要經過審核才能顯示

最新評論

    更多評論

    為您推薦

    總裁小說排行

    人氣榜

    捕鱼达人3电脑版 捕鱼机李逵劈鱼 手机上网怎么赚钱 浙江体彩6十1开奖结果 捕鱼部落千炮版攻略 九游2015旧版下载 浙江生肖6十1开奖结果 德甲视频 开元棋牌官网正版网址 幸运赛车前三选号技巧 官方大圣捕鱼游戏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