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說盡在故事遞!手機版

首頁奇幻 → 黑蓮花逆襲手冊聞梔顧清岑

黑蓮花逆襲手冊聞梔顧清岑

榮耀少女 著

連載中免費

主角叫聞梔顧清岑的小說是《黑蓮花逆襲手冊》是由榮耀少女原創所著的重生文。講述了上一世聞梔因為嫉妒家里收養的女兒,生生把自己作的患上抑郁癥,最后跳樓而亡。重回高二那年,聞梔變成了一朵黑蓮花,爸爸弟弟青梅竹馬什么的都是提款機。她只想拿了錢好好養生,好好學習,順便把這些人的臉打的腫的不能再腫。

更新:2019/12/20

在線閱讀

  主角叫聞梔顧清岑的小說是《黑蓮花逆襲手冊》是由榮耀少女原創所著的重生文。講述了上一世聞梔因為嫉妒家里收養的女兒,生生把自己作的患上抑郁癥,最后跳樓而亡。重回高二那年,聞梔變成了一朵黑蓮花,爸爸弟弟青梅竹馬什么的都是提款機。她只想拿了錢好好養生,好好學習,順便把這些人的臉打的腫的不能再腫。

免費閱讀

  聞家是一座小兩層的獨棟別墅,除了地下室,一樓是客廳和聞天工的房間,二樓是聞梔、舒瑤和聞羽的房間。

  聞梔住在左手邊第一個房間,舒瑤是中間一間,聞羽則是第三個房間。

  中間的這個房間最大,從聞梔十歲搬到這里,這個房間就一直空著,誰都不讓住,直到三個月前,舒瑤過來,這個房間才有了主人。

  聞梔知道,這個房間是聞天工特意給舒瑤留的,還有樓下聞天工闊大的房間,應該也有舒瑤母親的一半,只可惜,他的白月光心里頭有人還死的早,以至于,只給他留了一個自己的女兒聊以慰藉。

  聞梔從地下室出來,直接上樓回房間,拿了換洗衣服,進浴室準備洗澡。

  浴室不大,只有5㎡,一進門就是洗手臺。

  洗手臺上面的鏡子照出了她現在的模樣。

  一頭焦黃的長發炸成了毛團,糊了三層粉底的臉慘白慘白,眼睛卻是黑乎乎的,疊涂了四層口紅的嘴唇鮮紅的像是喝了血。

  聞梔捂住了眼,兩年前的她可真能糟蹋自己。

  她把一頭焦黃的長發扎起來,抹了卸妝膏在臉上,仔仔細細的卸了妝,又用洗面奶把臉洗干凈,這才露出她真正的模樣來。

  她有著一雙艷麗的桃花眼,即使她正常看人,也像含著春/情,鼻子是整容醫院也做不出來的挺翹,看起來就像是從頂級插畫里走出來的美人兒。

  臉上掛著晶瑩的水珠,臉色有些蒼白,那是因為她長期吃不健康的食物又心情郁結導致的,可即使這樣,即使她還頂著一頭焦黃色的頭發,也依舊清艷。

  她知道自己長的好看,從小到大,誰看見都喜歡她,那個嚴澤明也喜歡,雖然是青梅竹馬,但也追了她兩年,她才在高一的時候答應做他女朋友。

  沒想到舒瑤一來,所有的一切就天翻地覆了。

  她受不了這樣的打擊,漸漸的就變成了這個樣子,想借此重新吸引那些人的注意,讓他們發現他們對她的忽視,進而重新喜歡她。

  17歲的姑娘,想法就是幼稚。

  聞梔洗了個澡,換上干凈的衣服,從自己的存錢罐里取出五十塊錢,把頭發吹干草草綁了個丸子頭就下樓了。

  客廳里,聞天工、聞羽和舒瑤正坐在餐桌前準備吃飯,見她下來,三人都愣了下。

  聞羽忍不住站了起來:“兩個月,兩個月了姐!你終于想通卸妝了啊,真是不容易,我差點都忘記你長什么樣子了。”

  舒瑤眼里閃過一絲嫉妒,也笑道:“姐姐真的好漂亮啊,比我漂亮多了,跟姐姐一比,我就是片綠葉。”

  聞天工忙拍拍她的背:“誰說的!瑤瑤是最漂亮的,誰也比不上!”

  聞羽坐回來,干咳了聲:“姐姐是好看,你也差不了多少。”

  以前聞梔最見不得這樣的場面,聽不得這樣的話,但現在她一點感覺也沒有了。

  大概,當你不在乎了之后,這些人就是死在你面前,也不會有一絲觸動吧。

  他們父女,兄妹情深的,聞梔也沒興趣參與,準備出門,聞天工立刻皺起了眉頭:“大早上的要上哪兒?你爸爸坐在這里,也不知道打個招呼?我看你就是沒有真心悔過!”

  她這幾個月脾氣大的不是一丁半點,像這樣的訓斥,她一定是要懟回去的,然后她就會被罵的更狠,甚至體罰。

  家里會一陣雞飛狗跳,不得安生。

  聞羽眼里閃過了一絲不耐煩,正準備到廚房草草吃幾口,然后帶舒瑤出去躲一下的時候,見聞梔竟然什么話也沒說,表情平靜的走了過來。

  餐桌是就在廚房外面,是有些新潮的三角形,上面墊著剪裁得當的雪白桌布。

  自從舒瑤過來,她已經兩個月沒有在餐桌上吃飯了,原本四方形的普通餐桌不知道什么時候被換成了三角形。

  聞天工、聞羽、舒謠一人占一面,平時早餐其樂融融,歡聲笑語的,沒有一個人覺得有任何不對的,仿佛他們三個才是真正的一家人。

  上一世的聞梔看在眼里,怒在心里,但她又是個憋屈的性子,自己氣到吐血也不說,只會把門摔的“砰砰”響,把自己打扮成小太妹的樣子,告訴他們,她生氣了,需要哄,需要安慰!

  但是誰會哄她?

  誰會安慰她?

  聞梔站到了這個三角餐桌前,艷麗的桃花眼直直的看著聞天工:“我坐哪里?”

  她的桃花眼非常好看,以前總是籠著薄薄的戾氣和哀怨,把眼睛都糟蹋了,現在清澈平靜如水,她的美自然又回來了。

  聞天工這才意識到,左右看看,一時語塞。

  “姐,姐姐對不起,是我的錯,我不該占了你的位置,你坐我這里吧。”

  旁邊的舒瑤小心翼翼的站起來,強笑道:“我到廚房吃就好了。”

  聞天工一聽忙道:“瑤瑤坐下,別胡思亂想,沒有誰占她的位置,是她自己天天不吃早餐,家里留她的空位子做什么!”

  說完又看向聞梔:“你知道錯了就行,今天你就委屈一下,先到廚房去吃,等明天我把餐桌換一下。”

  饒是聞梔重新活過來,聽見這話,心里那股熟悉的戾氣竟然又想隱隱躥出來 :“讓我去廚房吃?”

  聞天工臉色一沉,眼看又要吵起來,聞羽不耐煩的“嘖”了聲,站起來,嘆氣:“好了好了,姐,你坐我這里,我去廚房吃,多大點兒事兒啊!”

  多大點事兒!

  內涵的是聞梔。

  聞梔知道,他覺得她小心眼總是針對舒瑤,總是引起家庭大戰,吵到他,讓他煩躁了。

  聞梔胸中那股將起未起的戾氣竟然迅速消下去了。

  為這樣的幾個人讓自己再次生氣,再次傷害到自己的身體,那可真的是太愚蠢了。

  真該多謝她的這個弟弟,讓她清醒過來。

  “周姨,飯好了沒啊?”

  聞羽一邊往廚房去邊問。

  “好了好了,小羽你自己盛哦,我端飯去。”

  聞羽咬著包子含混不清的“嗯”了聲,一個身材矮胖的中年女人端著餐盤出來。

  見到聞梔坐在餐桌前,驚訝的“喲”了聲:“小梔今天在啊?我早就說過了,外面的那些個油炸食品要不得的,吃多了身體可受不了,你看看,你臉色都差成什么樣了!還好,你終于想通了,以后天天吃周姨做的早餐,保管能把你養的白白胖胖的,和瑤瑤小姐一樣。”

  旁邊的舒瑤嗔了句:“周姨你說什么呢,姐姐只會白白的,才不會胖呢!”

  周姨忙接道:“哦,對對,你們現在的年輕人都喜歡白白瘦瘦的,那小梔以后一定會和瑤瑤小姐一樣白白瘦瘦的。”

  餐桌上重新現出歡笑聲,聞天工臉上也浮現出笑容,給舒瑤剝了個雞蛋。

  聞梔拿起一支筷子壓住了周姨的要給她盛白粥的手。

  周姨有些疑惑的看過來。

  聞梔道:“周姨盛錯了,你應該給我盛燕窩。”

  她這話一出,餐桌上的氣氛又是一凝。

  周姨搓著手,看向聞天工為難道:“哎,沒有了呀,我不知道小梔今天會在家里吃飯,只做了瑤瑤小姐這一碗。”

  那邊的舒瑤偷偷瞥了聞天工一眼,連忙把自己的燕窩推到聞梔面前:“姐姐吃吧,我沒關系的。”

  聞梔看了她一眼,笑道:“不好意思,我不喜歡搶別人的東西。”

  話正常,但聽到別人耳朵里就不正常了,舒瑤臉色變了下,眼淚當時就出來了。

  聞天工連忙過去把舒謠攬到懷里安慰,然后怒目看向聞梔,卻見那雙清澈漂亮的桃花眼正看過來,依稀帶著嘲諷:“剛才周姨還說我臉色差不如舒瑤白白瘦瘦,要給我好好補補,所以就是這樣補的嗎?給白白瘦瘦非常健康的人頓頓燕窩,給臉色差的人頓頓白粥?難不成爸爸也是這么認為的?”

  聞天工滿腔的怒火噎住,漸漸煩躁起來,吃個飯也要掙,這女兒的心眼兒簡直比針眼還要小!

  他不耐煩的看向周姨:“還有沒有剩余的,給她再做一份!”

  周姨停了下說:“有,有的,我這就去做。”

  周姨重新回到廚房,拿出燕窩唉聲嘆氣。

  聞羽在廚房早聽見外面的爭執了,雖然覺得聞梔說的話有些道理,但就是一頓燕窩,也要掙來掙去的,未免也太小氣了。

  他覺得自己的姐姐真的變的越來越不討人喜歡了。

  ******

  燕窩做好了,聞梔慢條斯理的喝完,又認真的吃了一個雞蛋和兩個肉包子。

  周姨過來收碗,笑著打趣:“小梔今天胃口怎么這么好?瑤瑤小姐的燕窩才只是喝了半碗呢。”

  聞梔也笑道:“生過病才知道健康是最重要的,當然要好好吃飯,好好養身體了。”

  聞天工臉色還不太好:“你知道就好,別又是嘴上說說,凈吃些亂七八糟的東西,到時候生病,也是你自己作的!”

  聞梔聽了心中一點兒波瀾也沒有,一手撐著臉去看正在收拾碗筷的周姨。

  她的目光太明顯,周姨笑道:“小梔,你看著我做什么呀?”

  聞梔道:“我記得你說過,你買的燕窩是血燕盞?”

  她點頭,頗為自豪:“可不,這血燕啊,是燕窩中最好的,清朝那個,那個慈禧都吃這個呢,平常人想買都根本買不到!這還是我認識的人多,托人給買回來的。這不是想著瑤瑤小姐和你體弱,我心疼,想著多給你們補補,要不然可不費這老勁兒喲。”

  聞梔笑道:“可我吃著怎么是品質一般燕條呢?”

  周姨自豪臉僵硬了下,然后又迅速調整為不可置信:“小梔你這是在說我中飽私囊嗎?”

  她立刻看向聞天工:“先生,每一筆進出我都記著賬本呢,不信您可以查,天地良心啊!我這勞心勞力的還不討好,我這是圖什么呢!”

  聞梔懶得去看聞天工,朝她伸出手,細嫩雪白的手心里躺著一小片雪白的燕窩:“剛剛你做燕窩的時候,我進去隨意拿了一片,你不要告訴我,這燕窩被金絲燕壘著壘著沒顏色了。”

  周姨瞪著眼睛:“那怎么沒可能!”

  聞梔笑出了聲,她從大衣里掏出手機:“那好,正好我朋友的媽媽是國家一級營養師,十年資深燕窩專家,現在打視頻過去,讓專家鑒定一下,看看到底是血燕還是什么,也省的冤枉了周姨。”

  她也不等她說話,立刻給元念念打了個電話。

  元念念正在大街上壓馬路,接了電話,聽說是什么事情后,立刻道:“嗨,小事一樁,我這就把我媽微信號發給你,你添加她,直接給她開視頻就行了。”

  元念念是聞梔的同桌,是非常好的朋友,上一世,她抑郁癥退學,只有她還總來看她,但卻屢次被她的“家里人”嘲諷趕走,再加上高三要考大學了,她也就沒再來了。

  但她已經非常感激她了。

  聞梔添加了元念念媽媽,黃麗亞女士的微信,開了視頻過去:“阿姨好,打擾阿姨了。”

  事情元念念都已經說了,黃麗亞知道自己女兒有聞梔這個朋友,也知道聞梔小太妹一樣的打扮,原本還有些不樂意,視頻接過來一看,見那女孩干干凈凈的非常漂亮,還很有禮貌,臉上自然而然的就浮現出笑容了:“給我看看吧。”

  聞梔點頭,把手機攝像頭對準了手里里的燕窩。

  黃麗亞讓她翻來覆去好幾遍,道:“這明顯就不是血燕,這就是普通的燕條而已。”

  聞梔禮貌的道了謝,掛斷了視頻,然后輕飄飄道:“黃麗亞專家的資質,你們不信的話,可以到網上查一下。”

  聞天工原本對聞梔的怒火已經轉到了周姨身上,拍桌而起:“周小紅,這是怎么回事!”

  舒瑤是真的驚愕了:“周姨,你……”

  聞羽也走了過來,冷冷的看著周小紅。

  周小紅嘴唇發白,雙手拍著大腿:“我也不知道啊!冤枉啊!先生,我,我也不是什么專家,我哪兒分的請什么是血燕,什么是燕條的,我就是信任那個人,聽他說有貨,就欣喜的買了,哪兒知道……唉,這天殺的,竟然敢騙我!這可真是……真是跳進黃河也洗不清了喲!”

  聞梔不緊不慢道:“嗯,原來周姨不知道它不是血燕啊。”

  周小紅連忙點頭:“是啊,是啊,我就是個鄉下來的,哪兒認得清啊!”

  聞梔道:“好的,那就當周姨不知道吧,可我記得你每天光買血燕盞的錢都得是五千塊,而且每天早上買回來的燕窩,總是有剩下,要不然,今天也不會還能給我再做一碗了,那以前剩下的燕窩去哪里了呢?”

  她這么一問,聞天工和聞羽都怔了下。

  對啊,以前剩下的呢!

  燕窩費用昂貴,是舒瑤過來后,聞天工專門給她撥的經費,這筆費用很清晰,不算在菜錢里面,每天固定五千塊。

  這個周小紅可是天天領,從來沒有斷過的。

  這說明什么?

  說明,即使她真的不知道血燕是假的,也在每天偷偷拿舒瑤吃剩下的燕窩!

  只中飽私囊這一條就已經石錘了!

  聞梔悠閑的坐在客廳的沙發上,看著聞天工和聞羽暴怒、叫嚷著要報警,讓周小紅坐牢,周小紅嚇的跪下來告饒,表示愿意賠償,而一邊的舒瑤,面色十分復雜。

  這個周小紅,是舒謠被接過來后,聞天工特意出高價工資找來的特級保姆。

  這保姆的做飯技術確實很好,人也很精明,來到聞家沒兩天立刻就摸清出了這個家里每個人的地位。

  看人下菜的的本事不小,聞天工不在的時候,可是看都不愿意看聞梔一眼,天天圍著舒瑤轉,瑤瑤小姐喊著,給她鈍燕窩,鈍各種補品。

  因為舒瑤在聞天工面前夸她幾句,她的工資就能漲好幾百。

  這兩個人,你圖錢來,我圖奉承追捧,各取所需,相處的非常融洽。

  聞梔覺得惡心,舒瑤趕不走,惡臭保姆總能弄走吧!

  周小紅被趕了出去,聞天工臉上的怒火還在:“這都什么事啊!現在的保姆心可真黑!”

  他看見坐在沙發上看電視的聞梔,難得說了句:“你總算做了件好事。”

  聞羽走過來:“姐,你既然都知道,怎么到吃完了才說?”

  聞梔看他一眼:“她走了,誰給我燉燕窩吃?”

  聞羽:……

  聞天工看了下鐘表,拿了公文包和車鑰匙到玄關處換鞋。

  聞梔看見,起身走過去:“爸爸,你要去公司嗎?”

  或許是因為她剛幫家里挽回了經濟損失,聞天工對她的態度還算不錯:“下午有個大客戶要來,需要提前到公司準備一下。”

  他換好了鞋,看向聞梔的臉色竟然有些慈愛:“你是姐姐,在家里要照顧好弟弟妹妹,可不能再像以前總是針對妹妹了!”

  聞梔應了,伸手指了指自己的丸子頭:“我想去剪頭發。”

  聞天工看了看她焦黃的頭發,非常贊同:“你這頭發,我早就看著礙眼了,剪了也好,去吧。”

  于是聞梔沖他伸手:“理發費,一萬塊。”


章節在線閱讀

查看全部目錄

版權說明

網友評論

發表評論

您的評論需要經過審核才能顯示

最新評論

    更多評論

    為您推薦

    奇幻小說排行

    人氣榜

    捕鱼达人3电脑版 中金论坛八码 679美人捕鱼 大嘴棋牌官方 云南11选五胆拖表 福彩今天相年图 每种股票权重 江苏7位数20010开奖结果查询 浙江6 1开奖20016 捕鱼来了怎么刷到1 追光娱乐安卓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