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說盡在故事遞!手機版

首頁玄幻 → 成神的我重生失敗后單依依

成神的我重生失敗后單依依

非叁非 著

連載中免費

主角是單依依的小說《成神的我重生失敗后》清音幽韻、月章星句,書名正在起點小說網火熱連載,由作者非叁非為您帶來《成神的我重生失敗后》在線閱讀:單依依平地摔跤,撿到會說話的布袋,聲稱那是她來世,還是個神仙,要教她躲過修真界災難,還教她修仙,這是認真的嗎?怎么覺得有點不靠譜的樣子…

更新:2019/12/19

在線閱讀

主角是單依依的小說《成神的我重生失敗后》清音幽韻、月章星句,書名正在起點小說網火熱連載,由作者非叁非為您帶來《成神的我重生失敗后》在線閱讀:單依依平地摔跤,撿到會說話的布袋,聲稱那是她來世,還是個神仙,要教她躲過修真界災難,還教她修仙,這是認真的嗎?怎么覺得有點不靠譜的樣子…

免費閱讀

  小先生心想:那難道真是單依依姐姐看錯了?

  那她當時確實也不大確定的模樣,唉,難道又是竹籃打水一場空么?

  他看向先生:“那此事……”

  先生這才抬起頭來,嘆氣道:“我會前往一觀?!?/p>

  “康兒病情嚴重至此,哪怕僅有一線希望,我也會全力嘗試。既然依依長姐有所提及,無論是否認錯,我也前往一尋,便在稍后出發?!?/p>

  小先生立馬笑開懷:“是是是,師父說得是,徒兒隨您去?!?/p>

  先生妻忽而停了抽泣,目露糾結地牽住先生的手:“小伍說,那大山危險……”

  先生道:“既知危險,我們怎能讓依依一家替我們冒險?

  依依有此心意,無論結果如何,我們都該感謝她。想我平素時常呵斥責罵她,臨到頭來,卻是她最關心我家之人,還愿意為了我兒入山涉險,唉?!?/p>

  先生妻抿了抿唇,又是不舍又是擔憂。

  先生主意已決,也不想耽擱時間,當即起身要出門了。

  聽說那大山又大又深,為了效率,他一咬牙,帶上自己的長子次子。

  這時正好王大夫為幺兒聽診出來了,先生看向王大夫:“那大夫你……”

  王大夫想了想:還真是父愛偉大。

  他道:“非是我不愿讓康子好,而是……唉,老周,那山大概率不會有藥,你可得做好心理準備?!?/p>

  周先生沉沉點頭:“我明白。深山危險,我也不讓大夫與我涉險,便勞大夫告知,以康兒如今病情,該多少藥才能醫治?”

  王大夫算了算道:“最好有個三錢量?!?/p>

  周先生一聽:唉,是一開始的三倍。

  聞說此藥藥性強,通常入藥,只要些微便可。

  如今一翻便是三倍,他看了病榻上的愛子一眼,心中沉痛。

  很快他帶著建議的挖土工具,要離開了。

  王大夫實在不相信那里有藥,但又忍不住想去看看,便也跟上,說入不了大山,便在山底下逛逛,也好找找有無其他草藥。

  于是一行人出門了。

  彼時單依依正在帶穆雙雙修煉。

  穆雙雙今日還是沒有什么進展,但是單依依哄她哄得可好了,讓她一點點的心理負擔也無。

  兩個小孩坐在小木床上,專心致志地吸納著。

  不知過了多久,屋外傳來腳步聲。

  由于單依依還惦記著先生的事情,便不敢完全投入到修煉,連小周天也不運行,只做簡單的吸納。

  一聽到聲音,她立馬跳下床往外跑:“阿娘阿娘!”

  她阿娘的腳步聲她認得最清楚了,一開門,果然是阿娘回來了。

  看到單依依又在家里,她奇怪地問:“你逃課啊?”

  單依依搖搖頭:“先生的小兒子不好了,不上課。而且我們聽說小兒子需要的一味草藥,在我們山上有,阿娘,我想給先生找藥去?!?/p>

  單阿娘更奇怪了:“什么藥?藥房沒有么?”

  單依依道:“叫什么紅石葉,野生的,藥房找不到了,也種不了?!?/p>

  “它能夠迅速退熱,還能治療肺病,大姐早晨看過這圖,說好像在山上見過?!?/p>

  她說著,將小先生畫的草圖遞給阿娘。

  單娘接過草圖細細一看:嗯……沒什么印象。

  又問單依依:“大丫在哪里見過?”

  “咱們下山的路上?!?/p>

  為了安全,以及方便日后大家上山避難,單娘已經在山中開辟出一條安全的小道。那里大野獸不常來,道旁也被單娘設置了許多陷阱,能夠防止意外發生。

  此道也正是單依依帶大姐二姐挖秘籍所走的山道,所以位置是一樣的。

  單阿娘又想了想,看了看單依依,終是點頭:“那行吧,我替你找去?!?/p>

  單依依忽然張開手,緊緊抱住單娘的大腿,紅粉飛揚的小臉揚得高高的,眼睛亮亮地看著單阿娘。1

  單阿娘一看:行了,撒嬌。

  “你也想去?”

  單依依點頭點頭點頭。

  “你不修煉了?”

  “我想捉兔兔?!?/p>

  單阿娘又想了想:“可是……”

  “好嘛好嘛好嘛!阿娘對我最好了!”

  單阿娘:“……”

  行吧,捉兔兔就捉兔兔吧。

  單依依見她點頭,耶了一聲,繞著她轉了好幾個圈圈,興奮得不行。

  然而一轉身,看到穆雙雙扒著小房間門框,怯怯地望著自己和阿娘。

  單依依一怔:哎呀……

  又回頭抱娘大腿:“阿娘啊……”

  單阿娘:((′-_-)-_-)-_-)1

  “你負責保護她嗎?”

  “我負責?!?/p>

  “那你們只能在道上走哦?!?/p>

  “也……行吧?!?/p>

  單娘又看向穆雙雙:“你想去嗎?”

  穆雙雙在“不能給嬸嬸添麻煩”和“好想捉兔兔”之間來回搖擺了好久,還是小心翼翼地點點頭:“我想去?!?/p>

  不等單娘開口,她又補充一句:“我會聽話,我跟著依依走,不添亂?!?/p>

  單娘挺喜歡這個小姑娘,并且上次單爹回來,跟她說了小姑娘家里的一些事情,讓她很是惱怒。

  看小姑娘現在小心翼翼的樣子,她的心一下便軟了,開始收拾帶上山的工具:“那嬸嬸教你捉山兔?!?/p>

  兩個小姑娘頓時歡呼雀躍,手拉手在屋里亂蹦。

  單娘看得沒脾氣,一邊呵斥單依依別帶壞雙雙,一邊帶好工具背起籮筐,又給兩個小姑娘噴了一層防蟲藥,一層強效的防蛇藥,給了兩人一人背一個帶草蓋的特制小籮筐,帶著她們上山。

  這三人前腳一走,后腳先生幾人也到了。

  此處叫漁家村,周先生來過兩次見單依依家長,所以認得路,也認得單依依的家。

  他們走到她家門前。

  “請問,有人在家嗎?我是周先生?!?/p>

  周先生一來便敲門。

  無人應答。

  周先生又問了問:“依依,你在家么?先生來找藥,不知令姊何處見過此藥?”

  還是無人應答。

  眾人便疑惑了:難道出門了?都不在家?

  小先生道:“莫非已經上山了?”

  周先生想了想,在屋子半開的窗口往里望了一眼,確實無人。

  他又看向大山:高而幽綠的大山,如開天巨人橫臥在前方。

  這樣的原始深山,野獸必定極其多。也就是單依依一家有膽量,敢在山腳前頭住,還敢往山里闖。

  他捏了捏掌心,聲音干澀地對兩位愛子道:“你們……”

  兩人都知阿爹想說什么,不等他說完便道:“康兒是我們小弟,是家人。為了他,我們不怕?!?/p>

  周先生眼眶瞬間紅了,張了張嘴,欲言又止。

  最后他揮手道:“走吧。咱們別分開太遠,一有不對立馬出聲,給大家信號?!?/p>

  又讓王大夫在山底等待,還做了最壞的打算,請求王大夫屆時代為安撫自己一家,并盡力醫治自己的小孩。

  王大夫卻表示自己也要上去。

  他不同于周先生,周先生乃讀書人,活動場地是在書案上,鮮少出門。

  一看到這種大山,自然容易腦補過多,然后全往壞處想。

  而王大夫是大夫,是需要時常上山采藥的。雖說所上的均是城周圍的小山,那也比周先生經驗多,知道發現危機該如何做,所以對比于周先生無甚經驗的驚慌,他顯得鎮定多了。

  并且還是那句話,他想看看山上有無紅石葉。

  現下紅石葉已成珍稀的草藥,若他真能夠在此山尋得,將草葉帶回,日后鎮上乃至全城的好些病,都只有他能夠醫治。

  再看此山綠植郁郁蔥蔥,與近來擋不住頹勢的山林差別巨大,他不由自主產生“鐘靈毓秀”“得天獨厚”“洞天福地”等聯想。

  這樣的地方少不得還有其他草藥,在草藥越來越少的當下,此處保不準是他成為城中甚至朝廷搶手名醫的機會。

  所以他一改先前的推測,覺得此地可能真有奇跡。

  聽聞此山并無山主,若山中果有豐富藥材,他必想辦法將此山承包下來。

  周先生私心也是歡迎大夫跟隨的,因為這樣一來,他們不容易犯錯,找到目標了,讓大夫一看,便知是否就是那藥材,省時省力。

  為了自己的小兒,他頭一次將道德、禮儀拋諸身后,二話不說讓大夫隨自己一同往上。2

  而他們并不知道上山還有安全的小道,自然是沿著最近的山路,直接上行。

  一路毫無發現,而隨著大山的深入,山中野草已經到了沒膝的長度。

  為了防蛇,他們不得不先將前方的草打開,再將草踩平一些,確認無事,這才繼續往更深山處前行……

  …………

  在周先生等人入山的同時,單依依幾人已經找到地方了。

  單依依沒想到先生來得這么快,這還才是隅中呢,算上先生家與自己家的距離,她覺得至少得是日中以后才能到。

  不過她也已經加快速度,很快在山中靠近山洞的位置,找到好大一片符合小先生描述,也符合草圖模樣的紅石葉。

  攀爬在巖石上的通身火紅的葉藤,若非被高高的野草擋住,其實十分顯眼。

  葉子很像河邊的鵝卵石,圓圓的,比其他葉子要厚一些,名副其實“紅石葉”。

  單依依不由佩服大姐的觀察力,都被野草層層疊疊掩住啦,竟然還能看到這葉子,還能記住它的模樣。

  她立馬與穆雙雙一起,蹲在灑了驅蟲藥和驅蛇粉的道道上,采起紅石葉來。

  她阿娘則往深處走,采那些長在野草底下的紅石葉。

  可是采了幾株,單依依忽然撓頭:先生需要多少株啊?

  跑去問阿娘:“娘娘娘,你說先生需要多少藥?”

  單娘詫異道:“你沒問?”

  單依依又不好意思地撓撓頭:“小先生不讓我上山,可我也不想先生和小先生上山,所以我假裝讓小先生回去請示了先生再過來,也就沒有問……”

  單娘也跟著傷腦筋了:這孩子,心怎么這么大?

  倒也沒指責,想了想:平時一劑藥方,每種至少也要個幾錢的藥材吧?

  聽說先生小兒病重,那么藥材鐵定也得翻倍,至少得要好幾兩?

  她看了看地上紅石葉的數量,大手一揮:“都采了吧?!?/p>

  可是單依依看看這些葉子,有些不樂意:“需要這么多嗎?”

  “小先生說了,這個紅石葉別的地方沒有了,我們要將現在這些也采了,這個葉子可能就徹底沒有了?!?/p>

  “要是這個葉子沒有,以后災難嚴重,有其他人生病,還需要這個葉子怎么辦?”

  “不說其他人,咱們家還有五個人呢,還有雙雙一家人呢,這么多人,萬一需要這個葉?”

  單阿娘沒想到單依依能夠想得那么遠,聞言又沉默了一下。

  她們方才找了一路,也就這附近有。這座大山很大不錯,但是也保不準哪里還有,還有多少。

  所以單依依說得很有道理。

  而且小先生說這個葉需要連根入藥,也不能留根,所以全拔走,代表著不能再生長了。

  單娘重新算了算數量,對單依依道:“你身后那一堆便留著吧,咱將腳下的采掉?!?/p>

  腳下這一片紅石葉也不少了,采下來,應該是夠的。

  而且經得單依依提醒,單娘決定采了草,先問先生需要多少,按量給,若不夠,再回來采,若有剩的,則帶回山里再種下。

  單依依得到準信,很愉快地拉著穆雙雙,繼續拔紅石葉。

  有一些單依依見長得實在太好了,不忍心拔,便又放過了它們。

  很快三人拔出半個小籮筐底那么多的紅石葉,單娘見應該足夠了,把它們集中放到單依依的小籮筐里,準備先下山。

  這一路她們沒有看見路過的山兔,那么只能將藥給了先生再來找兔窩,畢竟人命關天,不能耽誤了。

  然而就在她們準備往下走時,忽然,單依依尖叫了一聲!

  單依依雖然年紀小,卻很少這么一驚一乍大喊大叫。她一叫,嚇得穆雙雙也跟著一叫,單娘更是心都懸起來。

  “依依!”她回頭看單依依。

  卻見單依依的左腿小腿,被一條青翠如玉的極漂亮的小蛇纏住!

  毒蛇?!

  還是受得住她家驅蛇粉的毒蛇?!

  單娘二話不說,當即從袖間甩出數枚梅花鏢,打向小蛇的嘴巴、咽喉、七寸和尾部位置。

  她走鏢走了近二十年,每一次看到部下被蛇纏身,都是這么處理的,既防蛇咬又能迅速殺蛇。

  尖銳的梅花鏢果然又快又狠,眨眼就要刺中目標了!

  然而這時,此蛇不知怎么的,竟然好似有意識,繞著單依依小腿一轉一挪,鏢打歪了,竟沒有刺中要害!

  同時細小的蛇尾一甩,還將她的鏢打開了一枚!

  單娘走鏢多年,從未遇過行動反應比她的梅花鏢還快的蛇,更毋論此蛇還擋了她的鏢。

  并且蛇身中了數鏢,也不知松開,還纏在單依依腿上,并又纏緊了數分!

  單娘更著急了,又從袖中取出一枚鏢,這次想直接釘到正面對自己的蛇嘴里,讓它沒辦法咬合。

  然而就在這時,單依依忽然大喊一聲:“等一下!!!”

  她實在太害怕啦,先前是發現此蛇纏她太快,所以怕蛇,現在是怕她阿娘的梅花鏢!

  她阿娘的鏢有多厲害她是見識過的,百發百中,殺傷力極大。

  要不是方才小蛇纏成一團,不怕鏢打歪,她現在已經被扎成篩子啦。

  她看阿娘又想再扔一枚,真的不敢讓她扔了,那鏢唰唰唰的,比被蛇纏還害怕。

  喊停后,她看了看腿上的小蛇,忽然又發現其實蛇身也就她的三根指頭寬,蛇頭也不到她的半巴掌大。她想起她和二姐“一起”逮蛇的歷史里,這條蛇連那些蛇蛇的小弟它都當不上。

  于是她忽然撇撇嘴,無所畏懼手一伸,一把捏住蛇的頭。

  單娘穆雙雙:“單依依!”

  單依依手一緊,徹底捏住蛇嘴巴,蛇嘴不能動了,像她二姐抓蛇時一樣。

  單娘穆雙雙:……

  而蛇:ヽ(。_°)ノ

  之后單依依捏緊蛇頭,確定以它的力氣斗不過自己后,便徹底放寬了心,開始抓著蛇腦袋,拖著蛇身往外拉。

  小蛇掙扎著不肯松,單依依扒著扒著皺起了眉,看了眼釘在它身上的梅花鏢,小手往里摁了下。

  蛇:Σ┗(@ロ@;)┛

  她又挑了另幾枚,依次順著轉了圈。

  蛇:_(′?`」∠)_

  最后它不堪重負,終于松開單依依。

  單依依眉開眼笑的,將它整條一舉高:……

  “哇,真沒用,肉都不夠塞牙縫?!?/p>

  蛇:┏┛墓┗┓…(((m-__-)m

  單娘看到她這樣,算又刷新對自家小姑娘的看法了。

  見那蛇都快斷氣了,被單依依捏在小手里,像只被捏住的小雞崽,實在有損毒蛇臉,便過去接過她手中的小蛇,掰了蛇牙。

  之后她仔細一看蛇頭和蛇尾,忽然一怔:“咦?我好像認錯了,這不是毒蛇?!?/p>

  此蛇蛇頭更圓潤,眼睛大而黑,蛇尾也是翠綠翠綠的,所以是無毒的翠青蛇,而不是頭成三角、尾部焦紅的竹葉青。

  所以她方才認錯了。

  哎呀,白驚慌一場。

  小蛇此時已經無力抵抗,軟綿綿地垂在單娘手中:愛咋咋地吧。

  單娘見它沒有毒,又被拔了牙,便放心將它又遞到單依依手里:“你自己處置吧?!?/p>

  單依依拎著它:渾身是血的,嫌棄得不得了,便隨手往身后的小籮筐一放:“今晚煮蛇湯?”

  單娘:“太小了?!?/p>

  “養養再煮?”

  “活得了嗎?”

  “那回頭看看吧,不行給二姐做試驗,她說她研發了新型打蛇藥?!?/p>

  “好?!?/p>

  “雙雙你要看小蛇嗎?要看回家給你看,還能給你摸摸它?!?/p>

  穆雙雙:“還是不要了吧……”

  蛇:愛咋咋地吧。

  它忽然聞到單依依籮筐中,紅石葉特有的靈氣的氣味,便掙扎著挪過去,一口一口啃食起最嫩的那幾株……

  另一邊。

  在深山越走越深,最后逐漸看不清地方的周先生等人,不得已停步。

  他們找了一路,感覺幾乎翻過小半座山,找不到任何一株紅石葉,倒是找到好些少見的野生草藥。

  再往里走,王大夫說,那里比山腳還要潮,實在不可能有紅石葉。并且再走天黑野獸多,屆時就是真的出不去了。

  周先生滿滿的不甘與傷心,可是與他入山的兩個也是他的兒子呀,還有無辜的大夫和他的年輕徒兒,他也無法看著他們再涉險,于是一咬牙,讓大家伙兒往外撤。

  便在這時——嗷嗚!

  一聲狼吼,驚得大家身子抖三抖!

  周先生是距離那吼聲最近的人,聞聲一回頭:是一頭大野狼!

  不,是一群!

  數頭成年野狼此時正以環形包圍著周先生幾人,虎視眈眈地看著他們,同時緩步向他們逼近。

  從它們背部緊繃的線條來看,它們已經準備好隨時進攻了!

  周先生腿忽然一軟:“這、這……”

  他都不曾上過幾次山,上山也是文人踏青所上的安全的小山,哪里見過真狼群?

  他不知該如何應對,只聽說遇見狼群不能慌,不能跑,于是他咽了口唾沫,小小聲對自己的兩兒子和先生道:“別、別動、都別動……”

  王大夫也小聲道:“別低頭、別露怯、千萬別慌,盯著它們眼睛……”

  于是眾人齊齊盯著眼前野狼的眼睛,盡量迫使自己不要慌張。

  可是哪能真的不緊張?哪怕王大夫也沒遇過這樣的狼群,腿一軟,忽然往后退了步。

  卻是一滋溜——他腳底踩到一圓石,猛地打滑摔地上了!

  本來都在盯著其他人的狼群眼珠子一轉,齊刷刷盯到他身上!

  距離他最近的那匹猛地撲過來,張著血盤大口!

  “跑啊啊啊啊!”周先生再顧不得其他,拽起王大夫便跑!

  兩個兒子和小先生緊隨其后,一邊護著周先生和大夫,一邊馬不停蹄往山下奔!

  可是人跑哪里比得上狼跑,不到一會兒,跑在最后的周次子被追上了!

  野狼一口咬上他背部,但是沒咬著肉,咬著他的后衣擺。

  周次子一下失衡摔地上,后方數只野狼全撲了過來,咬他衣擺的野狼開始撕扯他衣服!

  “啊……啊……啊!!!”

  周次子嚇得失聲尖叫!

  前方的周先生一聽一回頭:“安兒!!”

  周長子忽然暴起,紅著眼睛爆著青筋,掄起背后的鐵鋤便往狼群沖:“我跟你們拼了!!!”

  “平兒!!!”

  周先生忍不住了,自家兩個兒子都在與狼群奮斗,他當即也拿出籮筐中的鏟子,呼呼呼地沖向前。

  小先生手中沒有長工具,便只能干著急地看著。

  兩人揮了好一會兒,兇狠的狼群暫時被這不要命的兩人逼退,周次子得以爬起來。

  他也顧不得自己的傷勢,連傷到何處都沒感覺了,抓著阿爹和兄長繼續跑:“跑啊!!!”

  而王大夫在短短的間隙間,脫了外衫取了火折子點燃。

  看到狼群又來了,他一下子扔出著火的外衫祈禱道:“哎喲喂,可別把林子點了啊!”便轉身往下跑!

章節在線閱讀

查看全部目錄

版權說明

網友評論

發表評論

您的評論需要經過審核才能顯示

最新評論

    更多評論

    為您推薦

    玄幻小說排行

    人氣榜

    捕鱼达人3电脑版 快乐8平台下载 欢乐岛棋牌 股票发行价格如何确 打东北麻将技巧 捕鱼大亨手机版 血流成河换三张怎么打 东风科技股票分析 大连娱网棋牌 福建22选5走势图 国外网站赚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