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說盡在故事遞!手機版

首頁總裁 → 林莎林少棠全文免費

林莎林少棠全文免費

葫蘆小小包 著

連載中免費

故事遞為你帶來作者葫蘆小小包的小說《總裁無良小妻要上房》,故事流水行云、渾然一體。這里提供男女主是林莎林少棠的全文免費閱讀,《總裁無良小妻要上房》描述了:林莎堪堪踏入婚姻,就遇到了媽寶男還出軌,好在離婚為時不晚,后又碰上女人眼中的香餑餑林少棠,她可害怕,這樣的男人惹不起,偏偏這樣的男人,卻纏上了她。

更新:2019/12/19

在線閱讀

故事遞為你帶來作者葫蘆小小包的小說《總裁無良小妻要上房》,故事流水行云、渾然一體。這里提供男女主是林莎林少棠的全文免費閱讀,《總裁無良小妻要上房》描述了:林莎堪堪踏入婚姻,就遇到了媽寶男還出軌,好在離婚為時不晚,后又碰上女人眼中的香餑餑林少棠,她可害怕,這樣的男人惹不起,偏偏這樣的男人,卻纏上了她。

免費閱讀

  “嗯,我不怪她,也是擔心你,為了你好?!蔽殷@訝于我竟然可以嘴角帶笑的十分平靜地說出這句話,但是只有我知道,我內心的痛苦和怨恨是多么的深重!

  但是顯然電話那頭的程坤比我還要驚訝,他愣了半晌,才說:“你要是早想通這一點多好,咱倆也不會離婚了?!?/p>

  我輕輕合眼,是啊,我繼續在你家當牛做馬,然后等著你和小麗的孩子生下來,萬一生了個女兒,還是要給你的小麗讓位。

  “是啊,今天見到你,我也是想到咱們好歹過了兩年,夫妻不成恩愛在,看到你現在家庭美滿我也替你開心?!?/p>

  “你……”

  說著,我的聲音有些哽咽了起來,不等他回復,便接著道:“小麗對你好嗎?知道你最愛吃什么嗎?你的衣服有沒有每天都給你疊整齊放好?媽她有沒有照顧好?”

  程坤愣了半晌,他肯定以為今天免不了受我一頓責罵,結果剛開始吃完飛醋,就開始回憶起了曾經的恩愛日常。

  他嘆了口氣:“小麗脾氣倔,不像你,三天兩頭跟我媽吵,我現在也是糟心的要命?!?/p>

  也不知道他的話是真是假,我只管接著說下去:“本來我還想著……結果沒想到你這么快……唉算了,既然成家了就好好過吧?!?/p>

  聽著我悲傷的語氣,程坤的語調也動了幾分情:“莎莎,是我對不住你,我媽催的急,不然我怎么會這么快就……”

  “好了好了,既然過去了那就過去吧,我今天就是看到那個女人牽你這么緊,心里有點兒不舒服,可是轉眼想想,如今你們倆才是兩口子,我又何必呢?”我說的酸溜溜的,成功地讓程坤心里泛起了點兒漣漪。

  “莎莎,你不怪我了?”程坤小心翼翼又帶著些期盼地問道。

  我握緊雙拳,可語氣中仍然含笑:“怎么會呢,我知道你也不容易,以后我不在了,就得你一個人供養老人了,替我跟媽說聲抱歉,以后不能照顧他老人家了……唉,算了,今天我一時吃醋才給你留了電話,想著你現在也拖家帶口的,以后我還是不打擾你了,你好好過吧,我一個人……就這么著吧?!?/p>

  說著我就開始道別:“再見了,程坤,時候不早了,你快回去陪老婆吧?!?/p>

  聽我作勢要掛電話,程坤突然激動了起來:“莎莎!等等!”

  “你小聲點,別吧你老婆吵醒,該誤會你了!”我焦急地說道,關切的態度溢于言表。

  程坤更加動容:“明天……明天你有空嗎?我想請你吃個飯……算是,我對你的補償吧?!?/p>

  我心中冷笑,這就上鉤了。

  可語氣仍舊小心翼翼:“可以嗎?你老婆……”

  “別提她!”他突然提高聲音說了一句,“我明天訂好酒店,給你發過去位置,不見不散?!?/p>

  我笑的開心:“嗯,不見不散!”

  掛斷電話,我的揚起的嘴角慢慢落了下來,黑色電視屏幕中臉看上去竟如此的陰森可怖。

  堅硬的智能手機幾乎要被我的手勁捏個粉碎。

  程坤,你傷害我的,我一定會讓你加倍奉還!

  忍著睡意玩兒了半晚上的電腦,第二天一早,看著鏡子里的兩個大黑眼圈,我忍不住笑了,看上去我是真的慘兮兮啊!

  十點多的時候程坤給我發來一個地址和時間。

  看著“薄云飯店”四個大字,我心里冷笑。

  結婚兩年,別說正經餐廳了,就連街邊的小館子程坤都沒帶我去過,這眼瞧著我現在有了錢,竟然舍得請我去五星級餐廳吃飯。

  我收拾了一下,準備好好宰他一頓。

  與昨天的紅裙不同,今天我穿了一條黑色真絲長裙,披上件真實度十分高的白色人造皮草外套,只不過沒有再化昨天那個艷麗的妝,故意沒涂口紅,露著黑眼圈,能讓人一眼看得出我昨晚沒休息好。

  程坤這種自戀且喜歡自作多情的,八成會以為我昨天見了他之后茶不思飯不想了。

  中午的時候大黑回來接上我,說以后的的日子他就專門聽我的差遣了,可是我記得大黑一直是林少棠的貼身保鏢兼司機來著,看來林少棠為了對付程坤也真的肯下手筆。

  到了薄云,大黑將來意一說,立馬兩個年紀不大的男服務員就笑瞇瞇地過來開路了。

  上了二樓,沒想到程坤還定了個包間,真舍得出血!

  見我進來,程坤立馬起身將一張椅子拉開,笑意吟吟:“莎莎坐這兒?!?/p>

  我點點頭坐下。

  程坤見大黑還在寸步不離地跟著我,抬手指了指:“他……”

  “哦,他是我的貼身保鏢,你不知道,現在我做這行吧,利潤太大,同時也有點兒風險,所以不得不隨身帶個保鏢?!?/p>

  程坤上下看了大黑一眼,似乎沒認出來大黑就是那天在我公司將他扔出去的那個。

  “大黑,你先去門口等著?!蔽译S手一揮。

  大黑十分配合,恭恭敬敬地對我鞠了一躬:“好的林總?!?/p>

  說完便走了出去。

  “昨天我就聽他喊你林總,莎莎,你現在到底是什么身份……”看的出來程坤正極力的克制著想要迫不及待對我刨根問底的古欠望。

  “嗨,這不是投資成功了嗎,不但把當初給你那一百萬的窟窿填上了,還翻了十倍,我就干脆入了股,這不就多了這么個不實用的身份?!?/p>

  我隨口說道。

  “這怎么不實用呢?”程坤仔細打量著我,看我一身奢華無比,只是臉色有些憔悴,“莎莎,昨天沒休息好吧?”

  我點點頭承認:“看到你幸福,我本來也該開心,可是就是控制不自己……”我不好意思地捂住臉,“是不是太丑了?”

  程坤連連搖頭:“怎么會呢!你還是那么漂亮,比在學校的時候還漂亮!”

  學?!?/p>

  想起當初的青春年華,我忍不住吸了下鼻子,程坤卻以為我還在擔心他的看法,連忙走過來抱住了我的肩膀。

  我的身子一僵,強烈的惡心感直沖心頭,下意識地就將他一把推開。

  似乎沒想到我的力氣如此的大,竟將程坤一個大男人推的向后踉蹌了好幾步,他不可思議地看著我,愣愣地叫:“莎莎……”

  我一呆,瞬間反應過來自己反應似乎過大了,于是臉一垮,幾乎哭出來。

  “我們都離婚了你干什么還這么親近我!難道你看我現在還不夠難受嗎?”聽我哭著來了這么一句,程坤連忙走向前,再次抱住我:“莎莎對不起,對不起,都怪我!”

  我按捺著惡心啜泣了一陣兒,然后道:“行了,說好過來就吃頓飯而已,你快點菜吧,我昨天晚上就難受的沒吃下東西,這會兒餓得不行了?!?/p>

  聽我這么說,程坤才放開我,連忙叫來服務員。

  “莎莎,今天是我作為補償,你想吃什么點什么吧?!背汤ひ荒樥~媚的笑,將菜單遞給了我。

  剛才在路上的時候我已經做好了攻略,假裝自己一副已經常來的模樣。

  “我今天沒什么胃口,還吃老一套吧,你們這兒極品干鮑來兩份,鮑參翅肚羹兩份,四份大澳龍,最后……來份你們這兒的招牌刺身吧?!?/p>

  佯裝十分熟練的點完,我才抬頭看了眼程坤:“誒對了,只顧著自己點了,你想吃點兒什么呀?”

  程坤頓時驚?。骸澳泓c的……不都是兩份?”

  我捂住肚子,露出蒼白的臉色:“昨晚都沒吃飯,現下餓的緊?!?/p>

  程坤“哦哦”了兩聲,想了想,加上一句:“我就來一份那個什么羹就行?!?/p>

  “這怎么行?一份羹太少了,再加份鵝肝,你現在得照顧老人和老婆,可得好好補補!”

  服務員微笑著點頭記下,然后轉身走了出去。

  程坤看著我,露出一絲狐疑:“莎莎,你最近常來這兒吃嗎?”

  我歪著頭,靠在椅背上,似笑非笑地望著他:“是啊,前段時間身體不行,就讓大黑過來這兒給我提這兒的極品干鮑,是十頭鮑,味道不錯,你不來一份兒嗎?”

  聽我說完,程坤的臉立馬黑了一陣兒,十頭鮑本來就價值不菲,何況又是這種高檔酒店,兩份鮑就花出去大兩千,何況我還點了別了。

  不過可能是顧忌著什么,很快他的情緒就調節回來了。

  我心中好笑,看他還能忍到什么時候。

  “哦……哦,對了,還沒來得及問你,現在到底投資了什么?怎么突然賺這么多?”

  終于,到重點了。

  我伸手端過杯子喝了口水,隨意說道:“你知道P2P嗎?就是給人貸款的?!?/p>

  程坤愣了愣:“知道,可是最近這行情不是說……”

  “正常,什么行當不也有賺有賠,像你們房地產,不也有做空的時候?只不過這個利潤大了去了,又是短時間內的巨大漲幅,所以聽上去比較嚴重,但是其實你只要找到一個靠譜的公司,完全穩賺不賠!”

  我說的夸張無比,然后身體微微前傾,一雙大眼緊緊地盯著他,神秘兮兮道:“你知道我投進去五十萬,現在手里有多少錢?”

  程坤被我盯的咽了口口水:“五百萬?”

  我不屑地“切”了一聲:“五百萬?零花都不夠?!?/p>

  我沖他得意地挑挑眉:“再加個零?!?/p>

  程坤登時驚呼出聲:“五千萬?!”

  我笑著抿了口水,看著窗外,眼神中布滿了只有有錢人才有的平靜和淡然:“到年底,我能抽回八千萬?!?/p>

  程坤端起眼前的水杯一飲而盡,然后瞪著我說道:“莎莎,玩笑可不能這么開!”

  我沖他冷冷笑了笑,然后給他看了眼手中的包,指了指身上的貂,又伸手顯擺了一下“鴿子蛋”,最后一挑眉,直視著他的眼睛問道:“我像是在跟你開玩笑嗎?”

  “我已經付了定金,只等著年底分紅到手,就在西郊你們鴻鼎的別墅區買套房子頤養天年了?!蔽倚π?,“我現在對愛情沒了期待,只想安個窩自己呆著?!?/p>

  程坤張了張嘴,剛準備問什么,上菜的服務員突然推門進來。

  琳瑯小碟擺滿了我的面前。

  我忍不住咽了口水,當然不能被程坤看到。

  程坤看著我面前這一盤盤的“錢”,臉色十分不好,可是我抬頭去看他,又立馬換上了比哭還難看的笑容。

  “餓了,吃吧?!?/p>

  我假裝優雅地拿起勺子,卻恨不得風卷殘云一般。

  這吃的時候還要假裝優雅,實在是太難了。

  不知道為什么,我的眼前突然浮現起了林少棠胡吃海塞的模樣,他一向不拘小節,吃起來更沒個形象,而且很少用刀叉,拿著筷子就往嘴里塞,一點兒都不符合小說里對霸道總裁的描寫。

  甚至上次在家吃飯的時候,我切了兩塊兒奶油蛋糕,他竟然還沾到嘴角一些,我忍著沒說,結果他竟毫不知情地就準備去上班。

  最后我還是沒他那么沒良心,好心提醒他一句,他竟然還反過來說我故意捉弄他,非逼著我舔掉才算作罷。

  有時候我真的搞不懂他,時而滿眼戾氣,只盯我一眼都讓我怕的不行,時而又像個幼稚的小孩兒,讓人無語。

  我忍不住笑了出聲。

  “想什么呢?”程坤蹙眉看著我,突然發問。

  我微笑著抬起頭,毫無縫隙地鏈接到一起:“我想起咱們上大學的時候,有一回我去看你畫畫,結果不知道怎么的,突然腳下一滑,整個摔在調色盤上,你那件衣服可讓我洗了七八回才洗干凈?!?/p>

  聽到我的話,程坤張了張嘴,有那么一瞬間,我竟在他的眼神中看到了一絲疲憊和真摯。

  不過我連忙搖搖頭,強迫自己清醒了過來。

  “是啊,那個時候,是咱們倆感情最好的時候?!背汤し畔率种械纳鬃?,起身坐到我的身邊,拉住了我的手,誠懇地盯著我:“莎莎,如果……我是說如果,還有機會,你愿不愿意再……”

  “咚咚咚!”

  我正等著他能說些什么,門突然被敲響了,他連忙松開了我的手。

  我轉頭看著走進來的大黑:“怎么了?”

  “林總,剛剛碰張總也過來吃飯,聽說您在這邊,就把賬給結了?!?/p>

  “結了?”

  程坤臉色頓時一喜。

  我心中發笑,但還是強裝淡定:“張總講義氣,咱們不能失禮,把他們這兒的招牌菜全部點一份給他送過去,就說是我林莎送的!”

  大黑點頭,退了出去。

  我余光瞥見,程坤坐在后邊長長地松了口氣,坐回去開始大口吃喝。

  “你剛才說什么?”我忍著笑看他。

  程坤正一口鵝肝塞進去,聽見我問,想說話卻被噎了一口,頓時憋紅了臉咳嗽起來。

  我看著好像一個小丑一樣的他,停頓了一會兒,才假裝十分焦急地走了過去:“哎呀!老公……你沒事兒吧?”

  “你……你叫我什么?”程坤一時間又驚又喜,抬起頭一把抓住我的手。

  看著他滿臉的油膩飯渣,我惡心的胃里直泛抽抽我趕忙低下頭:“程……程坤,抱歉?!?/p>

  我連忙松開他的手,假裝十分不好意思:“我……我不該這么叫你的,你已經有家室了……我怎么能……哎呀,我沒臉在這兒待著了,我先走了,有機會我們再見吧?!?/p>

  說完,我就匆匆忙忙地往外跑,一副嬌羞小女人的模樣。

  程坤想追上來,結果一動,忍不住又咳嗽了起來。

  我咚地一聲關上門,忙往樓下跑去。

  下樓見到大黑已經將所有飯菜都打包好了。

  “趕緊走!”

  我拽著他的胳膊往外跑,剛出門,就聽到里面傳來一聲:“莎莎……你……你還沒……”

  “開車!快!”

  車子騰地開遠了。

  看著程坤跑出酒店大門,又被服務生給拽了回去,我忍不住哈哈大笑起來。

  可是笑著笑著,就突然覺得臉頰涼涼的,伸出手摸了一把,上面竟一層濕潤。

  瘋了……

  “林小姐,這些怎么處理?”

  大黑頭也沒回地問我。

  我只覺得累的要命,靠在椅背上:“這些天你跟我辛苦了,以后還要麻煩你一段日子,你就拿回去吃掉吧?!?/p>

  “這怎么……”

  “我睡會兒,別叫我?!?/p>

  看著車窗外不斷退后的景色,我一點兒睡意也沒有,看著有些接到熟悉無比,曾經是我走過無數次的路,還路過了曾經的公司。

  公司外還拉著那條我做的橫幅:“只要人人都獻出一點愛,光明文案公司就是你美好的明天!”

  美好的明天……

  我冷笑一聲,轉身扭過了頭。

  手機響了起來,拿出來一看,是程坤的電話,我沒有猶豫的直接掛斷,緊接著就關了機。

  我是把我們這一桌子的菜都給結了,但是新點的這些,可都還沒來的及結。

  就先讓他吃點兒小虧做個預告,等我有了精力再去跟他解釋一番。

  昨晚沒睡好,回家我洗漱完就鉆進了被窩。

  也不知道睡了多久,突然感覺身上癢的要命,癔癥地睜開眼,就看見光著上身,頭發還沒干的林少棠正在我懷里親吻。

  瞬間我就清醒了,下意識往后躲,可是整個人被他牢牢地壓制住了,根本無處可躲。

  “你……你不是說這幾天不回來嗎?”

  我顫抖著去推他的肩膀。

  見我醒了,他一句話沒說,挺身吻上了我的嘴。

  粗壯的手臂像兩根鐵棍一般,我連挪動一下都做不到,更別提反抗。

  我心中微微苦澀,但也知道,這是我必要經歷的,與其惹怒他再承受這一切,不如就這么順從了他,少受些傷害。

  林少棠的吻從來沒有過幾分溫柔,我被他的唇堵的一句話都說不上來,只能不斷地退守……退守……再退守……

章節在線閱讀

查看全部目錄

版權說明

網友評論

發表評論

您的評論需要經過審核才能顯示

最新評論

    更多評論

    為您推薦

    總裁小說排行

    人氣榜

    捕鱼达人3电脑版 股票投资100招 宜昌血流麻将微信群 网络赚钱博客 互联网0成本暴利项目 博彩公棚 pc蛋蛋大古 内蒙古11选5一定牛 九游怎么开挂 浙江11选5选号技巧 江西多乐彩视频开奖